绝品仙医

第3章 欺我姐者死

“这个傻子。”吴月心里叹息一声,嘴角却悄然勾起,她猛然起身,勾住吴晨的脖子,将他夹在夹在腋下,恼火道:“臭小子,回来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哎呀!疼!疼!疼!”吴晨发出一阵惨叫,听他的叫声,就像被人千刀万剐一般。

吴月冷哼一声,放开他,一边哽咽的抽泣,一边说道:“你就装。每次一收拾你,就叫的跟杀猪一样。”

吴晨嘿嘿一笑,将她轻拥进怀抱,“因为我叫得越大声,你越不忍心收拾我。别哭了,你看,我都将自己的绝招告诉你了。”

吴晨伸手抚摸她脸上清晰的五道指痕,柔声问道:“疼吗?”

他的眼眸里却散发着嗜血残忍的光芒,他不会放过哪些欺负姐姐的混蛋。

吴月摇了摇头,看着恍若变了一个人,更有男人气的吴晨,她真的好高兴,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她心说,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喜极而泣吧!

吴晨暗暗探查了一下吴月的伤势,没有内伤,除了脸上被人打了一巴掌,手臂被玻璃划出一道口子,现在已经包扎好了。

吴晨拦了辆出租车,跟吴月回到花店。

一路上吴晨终于让吴月重新焕发了笑颜,回来后又跟她讲了些部队里的生活。当然,有些东西没有让她知道。

通过聊天,吴晨也知道,前来花店闹事的是这一片有名的地痞,好像是什么黑虎堂的小头目。

吃晚饭的时候,吴月再次警告吴晨,不许他管自己的事情,她都能处理好。

吴晨点头答应,心里却盘算着怎么去讨这笔债。

吃晚饭,吴晨帮着收拾完碗筷,从门外探头对擦拭桌子的吴月说道:“姐,我出去转转。四年没回来,有些地方都变得认不出了。”

吴月笑骂道:“还是那在家呆不住的性子,出去散散步也好,要不等我忙完一起去。”

吴晨急忙摆手,“不用了,我去转转就回。”

吴月再抬头,这小子已经没影了。

她只能摇头轻笑,坐在椅子上感慨唏嘘,有他在这个家才像个家。也不知道臭小子这次回来能陪她多久。

……

吴晨转过几个街角,来到一处很热闹的街面。

街面上霓虹闪烁,虽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街面上依旧很热闹。

这条街有酒吧、迪厅、KTV,还有饭店,烧烤,可谓是吃喝玩乐一条街。

吴晨来之前就已经打探过,那个小头目经常在这里出现。

他扫视一眼四周,就发现在一处烧烤摊上,坐着几个光着膀子,身上有狰狞纹身的社会人。

烧烤摊挺大,客人也不少,但这桌人的周围却空无一人,显然是怕这几个人喝多了,被殃及池鱼。

吴晨走过去,在这些人旁边的桌子坐下,招来服务小妹,随便点了几样东西。

他的出现,倒是引来旁边那桌人注视,见吴晨只是一毛头小子,也都收回了目光。

“MD,老子要的酒怎么还不来?”

那桌有一人拍着桌子不满的喊道。

说话那人膀大腰圆,身材魁梧,光着上身,脖子上带着一条金光闪闪很有分量的金链子,胳膊上纹着面目狰狞的虎头,他大刺刺坐在椅子上,目光极其猥琐的盯着服务小妹。

服务小妹急忙扔下手里活计,搬了箱啤酒,低头走到那桌前,十分歉意道:“对不起,对不起,客人有些多,招待不周,还请您谅解。”

她声音虽低,却十分清脆动听。

那年轻汉子一怔,突然伸出右手,托起服务小妹下颌,大笑道:“吆喝,不光声音好听,模样长得也不赖。”

服务小妹吃了一惊,急忙退后。

桌上几人看她羞窘的模样,一人大笑道:“赵老大,这妞身材更是好,要是晚上能一起滚床单,那滋味……”

他的话虽没说完,却引来桌上几人心领神会的哄笑。

被称为赵老大的人目光盯着急忙退去服务小妹的曼妙身形,目露邪光,抓起酒杯,猛灌几口,压下心头那股邪火。

“虎哥,今天花店那娘们真是不识好歹,而且泼辣的很。对付这种娘们,我觉得咱们来硬的不太好使。”

赵虎身边一个面目面目阴鸾的青年低声说道。

“老子看上她是她的福气,谁知道她软硬不吃。算了,不提这事,咱们喝酒。”

赵虎很是郁闷的灌了一口啤酒,见服务小妹从身边走过,伸手便在那丰满挺翘的浑圆臀部拍了一记。

服务小妹被这突然惊吓,手里东西没拿稳,都掉到了地上,一张小脸满是委屈,泫然欲泣。

咣当的声响吸引来众人视线,看着呆立的服务小妹和她脸上红晕,立刻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

“看什么看,再看挖出你们狗眼!”

赵老大桌上几人立刻起身,咋咋呼呼呵斥众人。

烧烤摊老板探出头看了看,见到这几人凶神恶煞的模样,不由把头又缩了回去,有摊位有家室的他根本不敢招惹这些地头蛇。

负责烧烤那哥们对这姑娘有意思,他倒也爷们,见自家小妹被占了便宜,便上来理论。

“马勒戈壁,你算什么东西。”

面目阴鸾的青年骂了一句,起身一脚把他踹翻在地,劈头盖脸就是一通狠揍。

烧烤摊也有几个男服务员,男人嘛,打架这东西家常便饭。

加上这青年似乎人缘不错,周围几人聚了过来,虽然惧怕这些人凶威,却也仗义执言几句,上来拉架。

面目阴鸾青年冷笑着,根本不怕事态闹大,先是一手放倒了一个一米八的家伙,又轻松放倒了两名青年,最后把上来劝架的三四个人一顿猛揍。

吴晨看着这面目阴鸾的青年一个人放倒了七八个,他出手刁钻,拳脚极有章法,没有什么多余的花哨动作,倒是有些根基的练家子。

面目阴鸾的青年放倒几人脸不红气不喘,看到有人掏出手机准备报警,提起椅子便扔了过去,冷笑道:“谁TMD敢报警,老子就揍得他爹妈都认不得,我还把话撂这里,这小妞今晚得伺候我们老大,我看谁敢管我们黑虎堂的事!”

地上七八个人咿咿呀呀的痛呼,服务小妹更是脸色苍白,一脸惊慌,早已泪流满面。

她蹲在那名最先出头烧烤哥们身边,双手死死抓着他的衣襟,眼眸中更是茫然失措,那畏惧颤抖的背影显得十分无助。

面目阴鸾的青年,扫视一周,见看热闹的众人都躲避开他的视线,不由更是张狂笑道:“草,一群熊货。”

烧烤哥们忍着剧痛挣扎起身,他鼻青脸肿一脸血污,很爷们吐出一口血吐沫,咧嘴道:“老子跟你拼了。”

面目阴鸾青年不屑的看着他,轻松躲过他挥出的右拳,反身一扭,一记势大力沉的侧踢顺势而出,如果被这一下踢中,起码要断几根肋骨,在医院躺上两三个月。

他这一脚踢出,突然察觉到一道身影急插过来,在他腿关节上一敲,那人顺势一推,他踉跄着倒退好几步,撞倒了一张桌子才止住了身形。

他怒视着出手搅局的少年,这人身躯挺拔,一张英气逼人的俊脸,犹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眉清目秀,甚是俊美。

“你是谁?”面目阴鸾的青年怒视吴晨问道。

吴晨冷笑,“我来讨债的。”

“找死!”面目阴鸾青年脸色也极其难看,也不废话,揉身扑向吴晨,出手快如闪电,拍向吴晨面门。

吴晨左手在他腕上一搭,顺势粘住他拳头,也不见他怎么蓄力,手腕灵巧的惊人,往下重重一顿,那青年身形顿时矮了几分。

面目阴鸾青年虽然不是高手,倒也有几分真本事,右拳无功,左掌从胸下穿出,期身近打,拍向吴晨胸腹。

吴晨右肩微沉,击出右拳突然张开,拳开化掌,身形一闪避开青年左掌,他的右掌直击便为横扫,狠狠拍了青年一个耳光。

“啪!”

清脆的声响顿时传了出来,那青年的脸上五道血红的掌印立刻浮现出来。

被扇了耳刮子的青年,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尴尬的后退几步。

一交手他便察觉出吴晨的厉害。

这少年的身上,竟带着几分从战场上下来的铁血气息,他见过几个从部队退下来的狠人,跟着少年身上气息极其相同。

赵虎几人也是一脸的错愕,这少年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让自己这边第一高手吃亏。

青年擦拭一下嘴角的血迹,已经心生退意的他颤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知道得罪我们黑虎堂的下场吗?”

吴晨冷笑,极其嚣张的说道:“我是武松,专门打虎的。来,来,继续。这次换我单挑你们一群。”

赵虎几人闻言纷纷加入战局,结果一群人很快就被吴晨给打趴下了。

众人均吃惊的看着横空出世的李明东,那青年已经十分厉害难缠,没想到眼前这个俊逸而年轻的少年更加的威猛,如天神下凡般无人可挡。

吴晨走到赵虎身边,冷漠道:“你的债要大一点,所以……”

在赵虎惊惧的目光中,吴晨一脚废掉他的胳膊。

吴晨回到家中,喊了声,“姐,我回来了。”

“你这次回来,在家呆多久。”吴月抬头问道。

“最近没什么任务。会在家呆的时间长一点,队里给我在市里分了个单位。我看看。”

吴晨从兜里掏出介绍信,一看之下,立马露出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

信上别的他没看到,只看见了锦州市中心医院几个大字。

吴晨哀嚎一声,这难道就是冤家路窄?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