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医

第2章 中医针法

闵柔美眸怒视着吴晨,银牙紧咬,很不客气的说的说道:“要是我姐姐有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吴晨轻笑一声,也不搭理这个令他反感的小丫头,只是专心自己的治疗,手指轻捻银针。

钱飞和周明亮几个医生双手环胸,抱着一副看戏的姿态,等着看吴晨出糗。

针灸的手法他们也知道,中医治疗手段的一种,但是中医有一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治疗时间长,效果缓慢。

就算吴晨会点医术,短时间内,闵莹的双腿根本不可能治好,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尽情的嘲讽这个口出狂言的臭小子。

闵莹见吴晨停下手里的动作,柔声问道:“完了吗?”

吴晨摇了摇头,呼出一口浊气,认真道:“没有,休息一下。再来一次你的双腿就会有知觉了。”

钱飞闻言一阵冷笑,怒极反笑道:“开什么玩笑,距离闵小姐出车祸已经两个月,你随便弄两下,就敢说她的腿会有知觉,鬼才信呢。”

周明亮随即附和道:“小子,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学来那三脚猫的医术,可要是闵小姐有什么闪失,我一定会将你送进局子,你以后的时间,就准备在牢里度过吧!”

周围的医生一听,咱赞周明亮高明,姜还是老的辣,现在那搞得医院颜面尽失的臭小子,心理压力一定很大。

闵莹微微皱眉,望了眼这些平日里受人尊崇的医生们,此时却觉得那些面孔是那么面目可憎。

吴晨对于周明亮的威胁不屑一顾,搓了搓双手,调动一丝内力,顺着银针输入到闵莹体内。

闵莹只觉得自己的下肢传来一阵阵酥麻,犹如遭到了微小的电击,她的脸色不由古怪起来。

“接下来可能有些痛,忍着点。”吴晨轻声道,手里捻动银针的速度猛然加快起来。

闵莹脸上的潮红陡然变得苍白,就在吴晨拔出最后一根银针的时候,她还是没忍住大叫了一声,“啊!”

闵柔一把推开吴晨,急切的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这……这怎么可能?闵小姐应该没有知觉才对。”钱飞一脸震惊的喃喃自语。

周明亮脸色阴沉,不甘心自己辛苦请来了专家,想要攀附上闵家这棵大树,却被吴晨这个臭小子搅黄了。

不行,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周明亮心思急转,厉声道:“这不是有知觉,一定是病情更加严重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先叫保安将这个小子抓起来。”

周明亮颠倒黑白的本事倒是炉火纯青,四周的医生顿时大呼小叫响应,将吴晨围了起来。

闵莹大口喘着气,剧烈的疼痛令她冷汗涔涔而下,不大一会衣衫就被汗水湿透了。

她的眼眸里闪动着晶莹的泪光,不是因为痛,而是双腿真的已经有知觉了。

闵莹神情激动,见这些庸医竟想要将吴晨送去派出所,不由一脸寒霜的说道:“你们都闪开,是我请他治疗的,即便出了什么问题,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更何况我觉得他的治疗很有效果。”

闵柔担忧的望着她,小声问道:“真的是有效果,而不是更严重了?”

闵莹点了点头。

钱飞和周明亮几人被闵莹一说,顿感老脸一片火辣辣的难受。

周明亮这个副院长脸上更是挂不住,一群医院的精英加上一位专家,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打脸。

吴晨至始至终都一脸的平静,表现出与他这个年纪不相符的沉稳,他老气横秋的说道:“我只是帮你疏通了经络,断骨的愈合需要长时间的疗养。还有,除了针灸还要配合推拿。至于这家医院……我看不来也罢。接下来的治疗,你随便找个中医,完全可以解决。”

钱飞瞪着吴晨,气得胸膛起伏,随便找个中医,这不是专门针对他说的?他可是走到哪里都会成为座上宾的专家,结果在这里竟被人冷嘲热讽了。

周明亮也是红了眼睛,不明白事情怎么会搞成这样,眼见着闵莹对医院失去了信心,他现在想杀吴晨的心思都有了。

吴晨拍了拍衣服,二丫头真讨厌,先把自己衣服弄破了,现在又弄脏了。自己怎么去见姐姐哟!

闵莹见吴晨要离开,急忙叫住他,“等等。你这是要去哪?”

吴晨一头雾水,我去哪关你什么事啊?幸好这话他没有心直口快的说出来,否则人姑娘要多伤心。

他挠了挠头发,沉声道:“我来医院是探病的,额……还不知道她住哪个病房,我得问问去。”

闵莹轻哦一声,又说道:“可是刚才你被撞了一下,还没去检查呢。还有,我还没谢谢你呢。”

“我没事。至于谢谢就不用了。刚才你已经说了。”

闵莹一愣,自己刚才什么时候说的。她突然明白他指的什么,他将自己抱下车的时候,自己说过谢谢。

闵莹的脸上不由又是一红,娇羞道:“那个不算。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说,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一定尽力而为。”

周明亮听着闵莹的话想要哭了,要是这臭小子不出现,这话应该是对他说的。

吴晨想了想,认真道:“我没什么需要的。我赶时间,先走了。”

闵莹一愣,莞尔一笑,也许他不知道闵家有多大的能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周明亮又想杀了这小子,你没啥需要,跟我们争什么,让我大好的机会白白的飞了。

周明亮来到闵莹身边,堆出一张笑脸,“闵小姐,我们医院的实力你是知道的。可别听这小子一派胡言。”

闵柔当即不客气的说道:“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就知道开刀,开刀两个字嘛!”

周明亮老脸一红,尴尬的笑着。

闵莹这次没有说闵柔,看似有些疲惫的对周明亮说道:“我累了,你们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是,是。”周明亮略有不甘的点了点头。

闵柔推着轮椅走出医院。

闵莹突然抬头说道:“小柔,你帮我查查刚才那少年。”

“查那小子干什么?”闵柔疑惑的问道。

“我要请他继续帮我治疗啊!”闵莹哭笑不得的说,自己这妹妹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笨的很。

“他不是说随便找个中医就行。我给你找最好的中医,干嘛非要找他。”闵柔很不乐意的说。

“妹妹啊!你怎么这么讨厌他?可你不觉得他很奇怪吗?出了医院我才发现,我竟然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闵莹悠悠的说道。

闵柔一愣,姐姐的记忆力她可是知道的。她歪着小脑袋仔细的回想,想了半天恼火的说道:“哎呀!我也不记得了。”

……

吴晨想了想,不能这个样子去见姐姐,看见洗手间他就钻了进去。

“叮,恭喜您《功德系统》开启,功德量加1。”

“谁?”吴晨警惕转身,他身后却空无一人。

吴晨甩了甩脑袋,难道是自己内力消耗过度,出现了幻听?

吴晨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自己回来时曾在一间古刹露宿一夜。

古刹供奉了一尊药王像,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残破不堪。

在那晚,吴晨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一个年轻人唉声叹气的跟他说,自己本是天庭的御医,因为给嫦娥仙子看了一次妇科病,就被玉皇大帝怀恨在心,处处给他小鞋穿。

他一怒下偷溜下界,可现代的医生不信鬼神,不来祭拜,结果没一直找到一个好的宿主,就在他仙识将要消散的时候,很有缘分碰见了吴晨。

从今以后,他就要与吴晨同甘苦,共生死。

“难道说……那个梦是真的?”吴晨喃喃自语,一脸的惊诧。

他调动内力检查了一下身体,也没感觉出有什么异样,而且那声音再也没出现过。

“不管了,还是先见姐姐要紧。”

吴晨将换下的衣服丢进背包,走到大厅服务窗口,微笑道:“您好,请帮我查一下患者吴月在哪个病房。”

护士MM看了眼吴晨,然后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打着,很快她奇怪的说道:“没有吴月这位患者。”

吴晨一愣,不是说在中心医院吗?

他随即一拍脑袋,这么说姐姐伤的并不重,他高兴的笑道:“谢谢,麻烦你了。”

吴晨说完,急匆匆的跑向医院急诊室。

在路过走廊的时候,他的身形猛然停在,透过走廊内落地窗,他看见蹲在冬青旁,毫无顾忌放声大哭的那道熟悉身影。

在吴晨的记忆里,从来没有看见她哭过,她总是那么坚强的站在自己身前,保护着受欺负的他。

吴晨和吴月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两个人都是孤儿。

小时在福利院的时候,吴晨因为营养不良显得瘦小,沉默寡言,经常受到欺负,每次吴月都像大姐大一般站出来,保护着他。

吴月送他去参军的时候,两人还大吵了一架,因为吴晨不想离开。

吴月正哭得伤心,就看到一个身影站在她身前,跳着笨拙而滑稽的鸭子舞,嘴里唱着:“我是一只小鸭子啊,咿呀咿呀哟!”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