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客劫 8.8分
作者 :小鱼大心 更新至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番之孰长孰短?
完结

前世今生

古代言情

古言

女祭司

小鱼大心

搞笑

灵异神怪

痞子

穿越时空

美男

胡颜

轻松爆笑

霸气

风流

253.8万字 1.0万人气 0.1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有一种女子,她叫胡颜,她是女祭司,无论她一举一动一嗤一笑,都格外招人恨。偏偏,她又嘴贱心狠手段了得。一路行来,各路美男子心心念念的都是她,唔,承认吧,是想着如何虐死她!胡颜却觉得,这世上,想让她死的人千千万万,区区几位美男子又算得了什么?人活在世,没几个人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齿,活得岂非太没有存在感? 美男子们发现,女祭司很猥琐很强大,却有一个致命弱点——女祭司以身侍神,若想除之而后快,必须破了她的处子身!只是,这事儿不好群起而攻之吧?

第一章:贱剑溅

一处天然洞穴的墙壁上,爬满了喜阴的植被,开着幽兰色的小花。一颗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被以七星北斗的布局,镶嵌在洞穴的顶部。空气中浮动着一种淡香。那若有若无的味道有几分清冽,可细闻之下,又偏偏生出了那么一缕缕的靡丽。

薄如蝉翼的淡青色帷幔,如一只静开的莲,层层叠叠地垂在白玉床的周围。床上,交错着两只人影,影影绰绰看不清,却有痛苦的低吟传出。

花青染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衣襟大开,裸露着的瓷白肌肤上,布满了青紫色的淤痕,以及……用血绘出的暗红色复古图腾。

他那绸缎般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白玉床上,随着他身体的轻颤而微微滑动着。他的眉峰微触,挺直的鼻峰上隐见汗水,一张似花瓣般柔软的唇瓣紧紧抿着,似在承受着痛苦。

胡颜悬身于花青染之上,一抹艳色红衣挂在单薄笔直的身体上,看不出妖媚,反而显得清冷了几分。她的脸上带着一副古朴的银制面具,看不清表情,唯那双眼泛着幽幽的光,在细细打量着花青染的反应。

胡颜伸出近乎透明的纤纤玉手,缓缓抚过花青染起伏着的胸膛,在他的腹部用力一按!

“呜……”花青染发出一声低哑的痛呼,身体随之弹起,修长的脖颈后仰,形成一道诱人的弧度。一滴汗,沿着他那精致的下颚,倾斜着划过修长的脖颈,隐入左侧性感的锁骨。花青染的身体再次软倒在白玉床上,就像任人揉搓的面团。汗水流淌而出,将那些复古的图腾冲洗得面目全非。

胡颜吐出一口血,沿着面具滴落到花青染的身上,触目惊喜。她却混不在意,拢了拢红衣,翻身躺在了花青染的身边,缓缓闭上了双眼。片刻后,她睁开眼睛,动作缓慢地侧过身,单手支头,看着花青染醒来。

花青染的黑色睫毛像两只蝴蝶的翅膀,轻轻地振翅后,缓缓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初时有几分朦胧,就仿若江南的烟雨般惹人怜爱。两个呼吸间,朦胧退去,展露出银河般的浩瀚与瑰丽。

花青染察觉到身旁有人,立刻警觉地坐起身,看向胡颜。他的起身过猛,只觉得一阵眩晕,身体禁不住晃了晃。

胡颜枕着自己的手臂,慵懒且惬意。她的声音从银质面具下传出,充满了戏谑味道:“青帐暖床影轻摇。”

花青染听闻,眸光一凛,瞪向胡颜。

胡颜勾唇一笑,视线在花青染身上肆无忌惮地扫视着,嘴贱的继续道:“瓷肌玉树暗风骚。”

花青染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是衣不附体!他低头去整理衣袍,却看见自己遍体的青紫痕迹,以及几滴鲜血。他的瞳孔骤然缩小,攥着衣襟的手指掐得已然泛白。他深吸一口气,狠狠地一扯衣襟,遮挡住了自己的身体。

胡颜坐起身,将放在枕边的佩剑抓在手里,赤脚走下白玉床,一边随手将佩剑别在腰间,一边信口又道:“巧手略施功夫好。”

花青染被气得一哆嗦,一把掀开帷幔,赤脚踏在地上,紧紧盯着胡颜的后背,质问道:“为何?!”

胡颜侧头,用无比幽怨地口吻缓缓道:“破晓君忘颜色娇。”转回头,眼含狡黠笑意,抬脚向着石门的方向走去。她打开大门,示意花青染自行离去。然后转身,向着浴室走去。

花青染望着女子单薄的背影,眸光闪动了两下,他向前迈出一步,却因体力不支而跌坐回白玉床上。

胡颜打开石门,走进浴室,刚准备脱下衣裙,却听见花青染唤了声姐姐。那声音有丝沙哑,好似从很很遥远的地方漂泊而来,尽管历经了沧桑,却仍旧有着滋润万物的力量。不妩媚勾人,却生生地令人愉悦。

胡颜转回身,看见花青染披散着黑色长发,赤着双足,身穿白底银线的华服,双颊泛着淡粉色的红晕,整个人犹如坠落凡尘的谪仙般,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他的眼里,有浓得化不开的色彩。

他说:“姐姐,一同沐浴可好?”

胡颜微愣,暗道不妙。

花青染脚下一个踉跄,直奔胡颜而来。

胡颜闪身躲开花青染的碰撞,任由他磕碰到浴池沿上。花青染的衣襟散开,两条修长的大腿微曲着,贴在冰凉的地面上,有种肆虐的艳丽。

过了半晌,花青染支撑着身子,缓缓爬起,向后退开。他的眼中似有氤氲,只轻轻地瞥了胡颜一眼,便低下了头。那一眼,若换了其他女子看到,怕是恨不得将万贯家财都捧到他的脚下,换取他片刻的笑颜。

胡颜摇头一笑,刚要挥手让花青染出去,一把长剑却刺进她的腹部!

原来,花青染在跌倒的瞬间,竟抓起了胡颜放在石台上的佩剑。

胡颜的身体后仰,跌进浴池里,红色的衣裙就像浸满了血的彼岸花,摇曳着绝美的妖艳。她的眼中有震惊,有不解,有愤怒,最后竟化为一个自嘲的笑,以及看透生命的淡然与薄凉。

若是以往,花青染刺出的这一剑,十有八九会落空,可今日她不但体力透支,且脑子越发浑浊。近几年来,她总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她什么时候会死。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会死在一个玩笑上。哎,再厉害的女人都抵不过一个会发贱的美男子啊。

花青染手中的宝剑名曰“三界”,是胡颜的随身之物。它通体乌黑,刃如秋霜,此刻正散发着阴冷的寒气。它在吸食了胡颜的血之后,竟开始嗡鸣震动。

花青染是个狠角色。他用双手紧紧攥住“三界”,竟又上前一步,想要给胡颜补上一剑。

胡颜满是不屑地瞥了花青染一眼,伸手在水中一弹,一股气流直冲向浴池壁上的一个小孔。

在花青染震惊的目光中,浴池底部竟从中间分开,那一池的浴水连同红衣女子一起向下跌落。

任谁也想不到,这浴池竟然是悬空而建!

巨大的断壁上,有一块凸起的石头。浴室正是将石头挖空而造,说不上鬼斧神工,但能将沐浴建在这里的人,绝对拥有一颗十分强悍的内心。而浴室的下方,则是奔流着的滚滚长河。

花青染趴在浴室台上,看着女子的身体在急速地坠落。莫名其妙的,他竟在胡颜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解脱。再想细看,却瞧不真切了。

胡颜的身体在被河水这只怪兽卷入腹部之前,竟竖起食指和中指,凑到银制面具的唇边,轻轻地触碰一下,并冲着花青染扬了扬手指!

花青染暗恨:真真是轻浮,恶劣,死不足惜!

他的目光清冷,一甩衣袍,转身离开。

河中水浪翻滚,似有巨物出没。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豪门婚宠:兽性老公夜夜撩

    花不离 著 家族破产,未婚夫将她甩掉。 雨雪纷飞的夜里,她遇上了金主厉君沉。 为挽救家族,她舍弃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匍匐在男人脚下。 一夜过后,她带着金主高调炫富,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 —— 真相大白那夜,她流下悔恨的眼泪,“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他清冷的看着她,“谋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原来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她离开别墅的那个夜里,她的车冲下悬崖,车毁人亡。 他得知消息后整个人都崩溃,原来爱她竟然是这样疼。
  • 萌妻十八岁

    周兰萍 著 她是落入民间的豪门千金,异国他乡,她邂逅他,他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和他的家人,以及她不曾相识的父亲,赶尽杀绝,她人间蒸发。他恋她成狂,她再造重生,变成另外一个她,拒绝与豪门父亲相认,避开陷阱,手刃豪门仇家,拯救疯狂落魄的他,逃避狂追,还是逃不出他的心 他正在授奖,突然之间,漆黑一片,应急灯之下,她仓皇逃窜—— 当舞台再次点亮,当他张口欲言,顿时间,后台传出一位女子的尖叫声。 他于拥挤之中,鸣响汽笛,她轻如飞燕,掠过他的视线,在他的豪车之上,刻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她辗转于地产
  • 极品狂医

    玉面浮屠 著 高手下山来,一心做个逍遥翁。 却不想因为一个极品美女,卷入是非漩涡之中。 美女在侧,江山在前。他要嬉笑怒骂,红尘随心! 龙游都市,傲世无双!他要搅动风云,叱咤天下!
  • 落难公主复仇记

    小松宏马 著 她本是金凤国皇上的小女儿,阴差阳错流落民间,成为一普通农人家的女儿。 她本和刘枫青梅竹马,两情相悦。 却无奈被万青死死纠缠,不肯轻易放她自由,让她很是憋屈。 为了躲避万青的纠缠,她吃尽苦头,终究还是没能够摆脱老天的捉弄。 万青派来的杀手,将她心爱的人给杀死,她恨,逝要为自己心爱的人报仇雪恨。 当她被万青抓回强娶之时,皇后娘娘及时阻止,并告知她真实身份,万金宝父子将皇后娘娘强行撵出府。 皇上亲自带人救出她,并将万青和万金宝给降职,万金宝父子为此怀恨在心,企图造反,杀害她并和朝廷对着干,她满心仇恨
  • 婚宠溺爱

    梧桐引凤来 著 她是单纯、平凡却又善良的女子,却在初入职场时,遭遇潜规,仓皇逃脱,义气沉默,却换来更多伤害。他是身份不凡,骄傲且疏离,不愿借助父辈力量,独自成长。偶然撞见她被欺负,他出手援助。命运之门悄然启动,感情开始交割不清,当人心的复杂,人性的丑陋,人情的冷暖,一一暴露在她面前,她又该何去何从?他不顾一切的守护和倾心的呵护,又能否收获她单纯的美好?繁华散尽,尘埃落定,他们又能否走过彷徨,牵手明天?
  • 盛嫁

    醉时眠 著 神秘的身世,稀有的血型,他娶她是为了传宗接代 豪门破产女顶替知名调香师,她以为终于获得幸福 白莲花太多,绿茶女不少,看似完美的婚姻,岌岌可危 「你只是负责用来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盛世婚,风光嫁 「我以为你要的是我的爱情,原来你要的是我的性命」 【盛嫁——豪门千金的盛世婚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