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九十三章 一矛之威

我连忙朝身后看去,动手的竟然是刚刚伤的看似比我更重的白金虎,而他身后则是跟着那灵剑的强者。

经过之前一番战斗,此刻除了能在他们身上看出极度的愤怒,那抹凌厉的杀机倒是没有往常狂暴。

这就让我感到意外,明明是两个看起来对我构不成多大伤害的人,为何我内心会莫名的感觉到,让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气息?

“有问题!”

我暗道一声,毫不犹豫的将身边的云倾城一把推出去。

旋即,爆发出全力超前攻击去。

原本我打算不留余地的一击,将白金虎两人斩杀,但这股不妙的感觉,还是让我在两人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收回了几分力道。

轰哧!

两人根本没有任何防御的动作,我能抓到他们千百种破绽让他们致命。

所以我也没有用什么花哨的动作,只是单纯的运足灵力,对上两人的攻击。

但是让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伴随着那道地震般的响动,双方灵力碰撞在一起的瞬间,再次倒飞出去的身形竟然是我。

之前还没来得及完全修复好的经脉,瞬间又是断裂,我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震碎。

可是偏偏白金虎和拿着灵剑的强者,两人看起来没有受到丝毫伤害,脸上挂着玩味儿的笑意。

“先给我砍下他的四肢,我要亲手杀了他!”

白金虎大吼一声,拿着灵剑的强者顿时脚下生风朝我刺来。

此时我大脑还是一阵闷响,我有些想不明白,刚才双方的对攻,看起来明明是我略胜一筹,而且就算是他们两人的实力强,但也绝不可能对我造成这般惨重的伤害。

拿着灵剑的强者显然不给我考虑这件事儿的时间,对着我撑在地上往起来的手臂狠狠砍下来。

看着一米多长的灵剑,我目光突然看了眼白金虎,想到了什么。

没错,一定是灵器宝物,刚刚那一击绝对有问题,否则我现在不会倒在地上。

“这小子怎么不动弹了?该不会真要死了吧?”

周围不少人目光疑惑的看着我。

那把一米多长的灵剑,此时已经距离我手臂只剩几厘米的距离,凌厉的剑气已经将我衣服袖划成碎片。

“天地玄黄!”

我低吼一声,身形瞬间旋转着飞起,躲过灵剑的攻击,我大手猛然朝锋利的剑刃一把抓去。

虽然之前的攻击有些狼狈,但是在我刚一倒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运起了天地玄黄经。

在场众人看到这一幕,却都以为我是疯了。

因为仅仅是散发出的剑气,都能够削石如削泥。

这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足以说明了剑刃有多么锋利。

而我此时竟然空手抓上去,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作死。

咯嘣!

然而,下一秒,下一秒却是让在唱吧所有人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只听一声清脆的金属断裂声,那把威风凛凛的灵剑,当场被我一把抓断裂成了两截。

剑刃上的灵气也急速流失,变得如废铜烂铁一般。

“我的……我的灵剑……”

此时心中最为震撼的还是属于这把灵剑的主人,他瞳孔骤然瞪大,如同见了鬼一般,喉咙不断如同,目光中除了震惊,便是浓浓的畏惧。

“一把灵剑而已,待我杀了这小子,再给你找一把!”

白金虎咽了咽喉咙,对那男子说道一声。

他倒是显得比较淡定,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感觉到我的诡异,所以才会找来帮手,后面更是亲眼目睹了我将另外两名帮手弄死,而他们手中的灵器,也是纷纷被我摧毁。

说话间,他也再一次的朝我冲来,脸上反而还挂着几分自信。

这让我更加断定,白金虎身上肯定还有其他诡异的灵器,不然他此时绝对不会还有这么大单量来挑衅我。

“去死!”

我嘴角顿时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紧接着,脚尖微微一点地面,手中剩下的半截剑锋,直接插通灵剑强者的心脏位置。

那强者或许做梦都没想到过,他最终竟是死在了他自己的宝物灵剑之下。

已经冲过来的白金虎,脸色也更加惨白,之前的自信也消失了不少,毕竟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能够面对我了。

“臭小子,给我去死吧!”

这一次,他同样是没有拿出什么宝物,而是赤着拳头对着我的胸口砸来,和之前的攻击如出一辙。

嘭!

两人的拳头又是碰撞在一起,我再一次的倒飞出去。

嘭!嘭!嘭!

白金虎又运起了他的移动宝物,快如鬼魅一般,对我穷追猛打。

我每一次的回手,都会被震断经脉,胸膛的肋骨都断裂了树根。

白金虎反而战神一般,越战越勇,闲的十分凶猛。

“这什么情况?白金虎怎么越来越厉害了?”

“这白金虎之前也被没见他实力这么强悍啊,而且那青年,之前以一敌四都不在话下,不应该被打成这样啊!”

“还真是见鬼了,白金虎既然这么强,一开始怎么不爆发全力呢?看来,这小子这次必死无疑了,唉……没什么可看的了,还是抓紧时间去寻宝物吧!”

周围众人见状,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起来,有些人更是坚定的认为我会死,连继续看下去的心情都没了。

我一边倒退,一边心中凝重的沉思着,白金虎这究竟用的什么宝物,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烈的气息。

哪怕是化神中期的强者,也不可能将我打的练练后退,他区区一名化神初期高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随着我身上的力量越来越小,我发现白金虎对我的攻击力量也同样是越来越小。

“难道是他也打累了?还是他的宝物,气息也越来越不足了?”

我依然有些迷茫,认为白金虎身上的宝物,或许和云家的天行之剑一样,有使用次数的限制,一旦最强的一击过后,就会变得越来越不看。

但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却有些其他的想法,而我又想不明白究竟问题出在了哪里。

“嗯?不对!”

这时,我脑海一道精芒瞬间闪过,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紧接着在白金虎再次打来的一拳时,我加大了自己手上的力道。

轰哧!

扑面而来的气息,瞬间同样增大。

“原来如此!”

又是几次试验,我总算是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完全是因为我的攻击太强悍,这才导致我也变得更加不堪。

没错,就是因为我的攻击太强。

因为白金虎爆发出来的力道,根本就不是他爆发出来的,而是我对他的攻击。

他的身上,自然是带着能够反弹性的宝物,我用多强的实力去对付他,我自身就会受到多强的攻击。

说白了,就是相当于我一直都是在自己打自己。

“哈哈哈……小子,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

白金虎见快要将我逼得无路可走了,顿时兴奋的狂笑起来:“小子,你要是还想留个全尸的话,就快点跪下来求我吧!”

“你以为依靠能够反弹实力的宝物,就能够杀了我?”

我冷笑一声,这一次也不再着急动手。

“嗯?你……你竟然看出来了!”

白金虎顿时一阵意外。

不过,很快这股震惊和畏惧,又立马荡然无存,他不屑的一笑,说:“没错,我身上的确是有可以反弹功力的宝物,但是你有能奈我何?”

“我还可以告诉你,我这宝物叫惑天珠,灵界的各大家族应该也听说过其威力,你不动手就会被我杀了,但你要是动手,那就会自己杀了自己!”

“小子,现在知道怕了吧?怕就给我跪下来!”

白金虎此刻十分自信,说出惑天珠这三个字的时候,脸上布满自豪。

果然,就连周围都有人议论起来,说一旦拿出惑天珠,一般的对手,最终都是死,而且还都是自己打死的自己。

不过这些我并不在意,宝物这种东西,有利有弊,它不可能说能够无限制的使用下去,就算没有天行之剑那般坑人的只能使用一次,但也绝对是,每使用一次,宝物的寿命就少一次。

不然的话,白金虎也不可能去找帮手了,反而是直接拿出惑天珠,看谁不顺眼就能杀了谁。

要是那样的话,要是化神巅峰高手对他攻击一次,还不得直接死在他手中,这必然是不可能的。

虽然想到了这些破绽,不过我也并不会用多攻击,使惑天珠缓慢化为齑粉的这种笨办法。

“白金虎,此刻就是你的死期了!”

我突然冷笑一声。

顿时间了,烈焰长矛再次爆发,在我头顶蠢蠢欲动,充满了力量。

天色骤然昏暗了几分,一道道雷电闪烁起来。

周围的灵气也纷纷汇聚在我身旁,白金虎原本还想趁机在靠近我攻击,但试了几次,都没有冲破我周围的气息。

“小子,你以为弄点灵气把自己保护住,就可以阻挡住我杀你吗?等你灵气耗尽了之后,我看你怎么办!”

白金虎以为我是被他的惑天珠吓唬住,想要一只防御。

但他却不知道,死亡正在来临。

“破!”

我突然爆喝一声,指尖对准白金虎。

轰!

啪!

空中一股雷电,瞬息而至,刚一出现在我指尖,便射向了白金虎。

“啊……”

下一秒,整个神之遗迹都仿佛充斥着白金虎的惨叫。

只见他被雷电包裹,四肢被炸的一团焦黑。

之前他说下砍下我的四肢,此刻我却废了他的四肢。

“去!”

紧接着,我仅仅只是一道意念,头顶的烈焰长矛便直接将白金虎爆头。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