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九十章 你没资格

“嗯?”

如此痛快的答应,让白金虎感到意外。

不过,云倾城又说话了:“但是你要保证不能碰我,还有先让那些人住手!”

“呵呵……这就对了吗,既然你这么听话,我就答应不欺负你了,只要拿到剑,我就立马离开!”

白金虎虽然不知道云倾城为什么会突然答应,但还是十分乐意的同意。

“不过,天行之剑在龙叔手里!”

云倾城直接说道,旋即对一旁快要撑不住的齐龙叫道:“龙叔,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你就把天行之剑交给白金虎吧!”

接着冰冷的看了白金虎一眼:“你自己过去拿吧!”

“好!”

白金虎一脸笑意,当即转身朝齐龙的方向迈步走去。

“嗖!”

就在这时,白金虎背后突然一道强烈的杀机,带着破风声响起。

动手的,赫然是刚刚答应给白金虎天行之剑的云倾城。

而她的手中紧紧握着天行之剑,那浩瀚的气息,将周围树木都瞬间压的折弯了腰,现场更是一片尘土飞扬,地上拳头大小的石块都纷纷被带动的飘浮在空中。

不少人见状,吓得脸色惨白,纷纷朝后躲开。

“天啊,难道这就是云家传说中那把,能够爆发出化神巅峰一击的天行之剑吗?这能量果然非同凡响啊!”

许多人看到这一幕,心中都充满了震惊。

此刻的白金虎感受到这强悍的能量,也是如临大敌的浑身汗毛竖起。

但是他的脸上,却看不出畏惧,而是几分谨慎和惊喜。

因为他早就从云倾城的目光中看出来,这丫头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答应的,这毕竟不像她这个云家大千金小姐的做事风格,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幕发生。

而他等待的,也同样是这一刻。

“去死!”

云倾城怒吼一声,将所有灵力都运在手中的天行之剑上。

她等待的同样也是这一刻,就是白金虎转过身,偷袭的最佳时机,所以这一剑她几乎没有丝毫留余地的完全爆发。

凌厉的剑气,让她心中都同样震撼。

脚下的地面,瞬间被剑气划开一条深邃的沟壑。

但是,让云倾城失望的是,即使自己已经爆发了自己的全力,却没能成功偷袭到白金虎。

“就这点雕虫小技还想杀我!”

之前那原本看上去比毫无防备的白金虎,此刻还哪有他的身影,早已在感觉到背后寒意的时候,他就已经成功的躲避了,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眨眼的瞬间。

空气中,这个会留下他拿到不屑的冷哼声。

“大小姐,小心!”

“倾城,小心!”

云家的弟子们,早在刚刚大战爆发的时候,就已经被白金虎找来的帮手斩杀,此时只剩齐龙和蓝灵两人在嘶喊。

“快把剑给我拿过来!”

白金虎神行一闪出现在云倾城身边,伸手就去抢夺。

本来就听说过云家的天行之剑威力很强,刚刚亲眼目睹了那一丝剑意的强悍,他就知道这和传说中一样强,更加坚定了他抢夺天行之剑的决心。

他知道,就算是离开神之遗迹后被云家知道这件事儿,他背后的白家家主也不会责怪他。

“给我滚!”

云倾城俏脸一阵惨白,她本是自信满满的偷袭,心想这白金虎即使在强悍,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就算不至于被一剑斩杀,至少也会被剑气重伤。

但她此刻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白金虎的奸诈,以及他那快如鬼魅般惊骇世俗的躲避速度。

噗呲!

一声闷响,双眼通红的白金虎顿时被云倾城手中挥舞天行之剑,所散发出的剑气划在肩膀。

“好强!”

白金虎闷哼一声,心中更加震撼。

他一咬牙,身形又是几个闪现,令周围人都一阵感叹他的速度,显然他身上是藏有移动类的宝物。

云倾城此时也有些慌乱,她的实力和白金虎本就相差极大,能成到这会儿也完全是因为天行之剑,不然早都不知已经死了多少回了。

“啊……”

突然,白金虎一个闪现出现在她身旁,重重一个肘击砸在云倾城的胸膛,那丫头口中猛然一口血喷出,身体更是高高飞倒出去。

手中那把威力慑人心魄的天行之剑,也总算是让白金虎如愿所得。

“哈哈哈……我早就说了,这天行之剑我势在必得,你们云家一群废物拿着,简直是浪费了资源!”

白金虎脸上难掩激动,手握天行之剑挥舞了几下,目光戏谑的看向云倾城:“死丫头,乖乖做我的奴仆吧,我的实力你应该也看到了,现在我有拥有了天行之剑,完全就是绝配,只要我一念之下就能让你魂飞魄散,速速给我滚过来!”

说完,白金虎又对他找来的那些帮手说道:“感谢各位的伸手帮忙,现在我要的东西已经拿到了,至于云家这群废物身上的其他东西,那就属于你们了!齐龙那个废物已经没用了,你们直接斩杀了吧,那个小丫头你们倒是可以留下来,抚慰你们在神之遗迹中的空虚,哈哈哈……”

“白金虎你这遭天杀的畜生,要杀要剐都冲我来,放两个孩子离开!”

被人踩在脚下的齐龙,挣扎着抬起头对白金虎嘶喊。

但是,现在的他,在白金虎眼中连蝼蚁都算不上,还怎么可能听他的话。

果然,白金虎轻蔑道:“你区区云家一条狗,还没资格和我说话!”

云倾城咬牙切齿道:“白金虎,你想要的天行之剑已经得到了,有必要将事情做得这么绝吗?我是云家的嫡系,你要杀就杀了我,但是别伤害龙叔,否则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齐龙在云家一直负责保护云倾城,所以在云倾城眼中,她也早将齐龙当做自己的亲叔叔看待了,此时怎么可能被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杀。

但是,她此刻已经有些绝望了,一开始就知道,这天行之剑虽然是好东西,但自己并非能正确的使用,没想到在自己被逼上绝路的时候,还的确让自己失望了。

“龙叔?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你难道没看清,他现在就是一只任人拿捏的虫吗?”

白金虎顿时狂笑,得到天行之剑后,他可谓是心情大好,性情顿时也不再收敛,变得格外狂妄。

紧接着,竟无耻道:“你一口一个龙叔,叫道倒是蛮亲切,看你这么护着他,该不会是你俩早就搞在一起了吧?哈哈哈……”

“老东西,要杀要剐你倒是快点啊,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就在那这时,一道空灵的声音响起。

“谁?”

白金虎突然一愣,脸色顿时一阵阴冷,心中莫名的浮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因为这道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敢这样对白金虎说话?难道没看清他手中的天行之剑吗?”

“这人他……他好像是,好像是之前在天上吞了灵麒麟的那个家伙!”

“他竟然没死?天啊,他……他竟然还活着?他是什么时候从上面下来的?”

……

周围众人,很快就跟着声音来源出,找到了开口说话的人,正是我的位置。

那些人看到我,纷纷瞪大了眼珠子,之前就是因为我的原因聚集在这里的,但是刚刚目光又全部都被云家和白家的战斗所吸引。

倒是没人在注意我,毕竟之前的场面,就已经完全可以断定我是必死无疑了,相对于看一个疯子死亡的画面,他们觉得还是云家和白家的争斗场面更有意思。

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我根本没死,反而还活的好好的,就连身上破裂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新的,浑身被一股若有若无的金芒笼罩,入同比神灵一般。

此时,我已经完全的将灵麒麟那股浑厚到令人震撼的灵气,吸收尽了燕都春秋图中。

又从燕都春秋图里拿出一件衣服换上。

随后,我又快速的服下几枚丹药修复好之前断裂的经脉,让我意外惊喜的是,我发现天地玄黄经的功法对我身体修复方面有很大帮助, 速度十分快。

但是让我愤怒的是,地面上发生的事情,让我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感受天地玄黄经带来的惊喜。

之前因为云倾城和齐龙两人的求情,我放了这白金虎一条生路,结果他又找来帮手报复他们。

现在得到了天行之剑,还想再继续玷污了蓝灵和云倾城。

这两个丫头,一个是我的师妹,我必然会不留余地的去保护她在神之遗迹中的安全。

而另外一个,算是我在神之遗迹中,遇到的第一个好朋友,她的人品也值得我去保护她。

所以此时有人动她们两个,那就是在触碰我的逆鳞。

而触碰我逆鳞的结果,也只能是死!

更何况,还是被自己放过一次的白金虎,死罪!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是你小子?灵麒麟的灵气,为什么没有撑爆你?”

当白金虎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后,顿时见了鬼一般的表情。

他现在虽然手握长剑,但是看到我,内心深处莫名的浮起一股畏惧。

联想到我之前破境的场面,此时又从刚刚那种必死的情况下活下来,他心中一时间也没了底气,少了几分嚣张。

不过,看了看周围的帮手,他立马冷静了不少,对我威逼利诱道:“年轻人,我看你也是个天才,不如和我联手如何?为了一个女人得罪我们这些人没必要,我们三名化神期高手联手,你一个人也不可能对付得了,我白金虎保你以后再灵界混的风声水起!”

我冷笑一声,看白痴一样看着白金虎淡淡道:“你没资格!”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