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八十九章 我答应给你

“师兄,你一定要成功啊!”

蓝灵心中充满了担忧。

其实从我和她第一次相遇,救了她之后,她内心深处便开始有些依赖于我,如今看到我很有可能因为一时的冲动吞下灵麒麟,而被巨大的灵气撑爆身体,心中就是一阵刀绞般的痛。

“张公子,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这一次,难道又是要给我们带来震惊吗?”

云倾城这次却冷静了下来,心中也十分的担忧,目光复杂的看着我,轻声喃喃着。

她感觉自己是越来越看不透我这个人,一番感慨后,十分真诚的祈祷道:“但愿你能够和之前一样平安的活下来!”

“齐龙,我知道你们之前所有的倚仗,都是因为有那个嚣张的小子存在,但现在这小子马上就要因为他的自信而亡了,我看你还怎么能够承受得住我们这些人的怒火!”

白金虎此刻可以说是在场中,唯独一个心情最为兴奋的,随意的看了我一眼,就收回目光,一脸威胁地看向齐龙。

别人羡慕嫉妒我的能力和天赋,但在白金虎看来,我已经是个必死之人了。

因为即使一个人的天赋在高,也绝对不可能在断时间内将一只灵兽的灵气吸收掉,更别说像眼前灵麒麟这种,只有在传说中和古籍中,才出现的稀有灵兽。

一番争斗下来,我也琢磨到这灵麒麟并非是我能够承受的,可是让它离开就太可惜了,于是我想到将所有灵气吸收入燕都春秋图中,使里面的灵气越来越浓,有益于我以后的修炼。

更何况,此时云家这边遇到这么大的麻烦,我也没心思浪费时间在这里缓慢争斗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在吸收灵麒麟的时候,我将所有灵气都吸入了燕都春秋图,而并非是吸进我自己体内。

只是他们不清楚,看起来是我在吸收灵麒麟的灵气,我虽然自信,但也不会狂妄到去吸收一头灵麒麟所有的灵气。

燕都春秋图就是我手中的一个宝贝,别说是一只灵麒麟,就算是成千上百只灵麒麟,只要有时间,都能被燕都春秋图吸收。

而那时候,燕都春秋图说不定也能进化成为更加高阶的宝物。

即便是现在,依靠燕都春秋图世界中的灵力战斗,都能对我帮助极大,如果再升级呢?

“张公子他……他的身体怎么开始膨胀了?他不会真出事儿吧?”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整只灵麒麟便在一阵惊天动地的挣扎中,看似纷纷被我吸收,而一直紧紧为我捏了一把汗,故作淡定的云倾城,此刻却再也淡定不了了。

因为周围人太多,我不能将燕都春秋图的秘密让他们知道,所以只能通过将灵气先自身吸进体内,同时在从体内纷纷进入燕都春秋图里。

但是春秋图原本是为我自身提供灵气的,现在我用自身反倒是朝里面递进灵气,导致过程有些慢,我的身体立马就被灵气撑的肿胀起来,身形看上去都一瞬间增长了一倍,如同天空中的巨人一般。

但是我身上的衣服都被撑破成碎片了,皮肤也出现了裂纹,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倾城,我师兄他一定不会有事儿的对不对!”

蓝灵紧张的语无伦次,看似在问身边的云倾城,其实自己内心也一片质疑,甚至她认为我这次,可能真的挺不住了。

“龙叔,有什么办法能帮助张公子吗?”

云倾城顾不上回答蓝灵,而是脸色惨白的问道齐龙。

“我也很想帮张公子一把,但是无能为力啊!”

齐龙看上去,在这一刻都仿佛苍老了几十岁,原本四十多的年龄,现在却有股七八十岁老头的模样,头发都瞬间花白了不少。

因为他知道,我一旦出事儿,现在身边的所有云家人都必定会被周围白金虎这群恶人撕碎,而且这些人一旦离开神之遗迹后,还会同样去覆灭了整个云家,所以内心才会瞬间有这么大压力。

叹了口气又继续道:“我原本以为张公子是个聪明人,但是他显然还是太年轻了,一看到宝物内心就不淡定了,终究还是野心太大!”

“可是张公子他不应该是这种人!”

云倾城有些难以相信眼前的现实,但事情却已经摆在眼前,周围所有人都是认为我立马就会死,这让她不得不接受现实。

齐龙恢复稳心情后,不着痕迹的靠近云倾城,在她耳边小声的提醒起来。

“大小姐,这些人现在都在关注张公子,等张公子身体一旦炸裂,完全吸引到他们的时候,就跟我往前冲!”

“我去杀了面前那名元婴后期的强者,你立马趁机离开,最好想办法迅速离开神之遗迹!”

“这里面实在太复杂,这一次你真不应该进入!”

云倾城微微皱眉,齐龙显然是要牺牲自己保护她了,这让她心中十分感动。

但她本就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女生,更何况身边还有蓝灵和其他云家人,内心善良的她,根本无法做到这般自私的举动。

旋即,她没有任何的犹豫的摇摇头,眼神中满是坚定:“龙叔,我是不会走的,要离开大家一起离开,要死就一起死,我是绝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

“大小姐,求你别犹豫了!”

这让齐龙十分为难起来,他自然也是清楚云倾城的脾气,说到就做到,但眼前的情况,让他实在想不到比这更好的第二条选择了。

“快跑!”

齐龙不在犹豫,也顾不上等我彻底爆体,将化神初期一般的灵力运出来,将云倾城猛然一把超前推出包围圈。

同时,将剩下的浑身一般灵力,运到右掌,朝挡在前面那名元婴后期高手的胸膛拍去。

轰!

齐龙虽然只有一半力量用来对付那名元婴后期实力的高手,但是这也已经足够了,当场打爆了根本没来得及回过神的元婴后期高手的胸膛。

而云倾城也被他那一把,强行推出了包围圈外二百米之外。

“想跑,可能吗?”

白金虎之前就看到齐龙在云倾城耳边低语,虽然不知道在说什么,但他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几乎是在齐龙动手的同时,白金虎也动了。

所以当云倾城被推出包围圈的同时,白金虎也一个箭步跨了过来,立马挡在云倾城身边。

“倾城,叔叔也并非是想为难你,你就乖乖的把天行之剑交给我吧!”

威胁一声后,白金虎伸出手等着云倾城交出天行之剑。

他满脸看似温和的笑意,如同慈祥的长辈一般,但是身上却将化神初期的威压释放的淋漓致尽,以此来压制云倾城。

云倾城的实力仅仅只有元婴后期,在白金虎面前,就如同小绵羊被恶虎盯上了一样,哪怕是微微一有逃离的想法,都会瞬间被撕碎,更别说是一战了。

“白金虎你确定要这样做吗?我保证你一定混后悔的,我想你们白家家主,也不希望你如此,我云家毕竟也不是好欺负的!”

云倾城此时已完全没有出路,她只得搬出家族来施压。

“白金虎,你这畜生,有种就冲我来,你欺负倾城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快点让她走!”

一边的齐龙,此时被白金虎带来的两名化神初期高手同攻击的不断后退,整个人如同血人似的,而这些血都是他自己口中喷出来的,但他仍旧不忘担忧云倾城那边的情况。

他本以为牺牲自己,就可以为云倾城争取离开的时间,但根本没想到白金虎竟如此阴险狡猾,比之前的高彦兵都难以对付。

“啪!”

就在这时,白金虎突然一巴掌狠狠扇在云倾城的脸上,至于一边齐龙和蓝灵的怒吼,他根本没有理会。

“白金虎,你这人面兽心的畜生,有种你就杀了我!”

云倾城被扇出数十米,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感觉大脑一阵晕眩,但她态度却依然坚定。

“臭丫头,我劝你别再试探我的耐心了,在这神之遗迹里,任何人都有可能死,现在周围都是和我一起联手的人,就算我杀了你,也没人告诉云家!而且等到离开神之遗迹,我第一个就去灭了你们云家!”

白金虎怒气冲冲的靠近云倾城,脸上也不再是从前的笑容,而是一片前所未有的阴冷杀机。

“白家和云家以前不是关系挺好的吗?现在怎么变成了生死仇人?”

“来到神之遗迹中,谁还顾忌在外面的家族关系,我听说是云家的人想杀人灭口,这才惹怒了白家!”

“我倒是听说,是白家看重了云家的一件宝物,我估计云家杀人灭口这也只是白金虎那只老狐狸打出的幌子,看来我们也不能轻信其他家族了!”

……

周围不少被之前的灵麒麟所吸引来,但没有加入白金虎的联盟中的一些门派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还有不少人,则是用自己的宝物拿来做赌注,赌最后是云家赢还是白家赢。

对于被周围一些指责声,白金虎却根本不在意,他轻易的几手,就将从地上翻起来和他拼命的云倾城再次压制。

这次他更是过分的将云倾城一脚踩在地上,看着衣衫偻烂,露出了一丝丝春光的云倾城,他眼中竟浮出一抹充满兽性的炙热光芒。

“看你这么水灵的份上,我突然不想杀你了,你要是想活命的话,我就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那就是交出天行之剑,然后乖乖地跟着我,做我的奴仆,我保你在这神之遗迹里能完好的活下去!要么我现在就杀了你,然后自己从你身上搜!”

“不要脸!”

听到白金虎一个长辈,此刻竟然对自己说出这番话,云倾城又羞又愤。

骂了一声后,云倾城突然眼中精光一闪,咬了咬牙对白金虎说:“我答应给你天行之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