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八十六章 山洞的秘密

高彦兵毕竟实力不弱,刚刚那一击并没有完全要了他的命,此时被高家弟子搀扶着坐在地上,满脸恐惧的看着我。

正当我距离高彦兵还有五六米远的时候,白金虎突然迅速冲过去挡在了高彦身前,不悦的对我说道:“张公子得人处且饶人,你已经将他打成了重伤,何必赶尽杀绝!”

“怎么?你想多管闲事?”

我的目光顿时一寒,不屑的冷声道:“我张泽想杀人,你能挡得住吗?”

“小子,休要狂妄!”

白金虎怒不可遏。

刚刚原本都要得到云家的宝物了,却被我阻挠,如今他对我的杀意很浓。

“白叔叔,就算你不愿意帮助我们云家,也不能阻挠我们对付高家吧?”

云倾城脸上也升腾起几分怒意。

毕竟刚刚,她为了劝说白金虎帮助我,不惜拿出了云家的至宝,可高家根本什么都没有给他,他却这时候站在高家那边。

“倾城,你不用跟这种混蛋多说一个字的废话,既然他要插手,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话音还未落下,我身形一闪,已经跨越了挡道狗白金虎,出现在了高彦兵。

啪啪!

旋即,手中之前抢来高彦兵的长链,猛地抽下。

仅仅只是一下,高彦兵的一条胳膊便被生生抽断成两截,而且身上的肋骨也纷纷被抽断。

他最后的一丝气息,也是瞬间消失。

顿时间,周围一片死寂,所有人直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谁都没想到,我竟然如此轻松的解决掉了他们眼中高高在上,霸气无比的高彦兵。

“你……你想怎样?”

见我身上充满杀气,冰冷的目光又看向了自己,白金虎一时间也慌了。

若是之前那,他或许还会仗着自己年龄大实力较强,在我面前装出几分深成。

但现在,他根本无法淡定,他心中十分清楚,只要我动手,他和高彦兵一样,绝对不会有活命的机会。

直到此时,他都是一阵懵,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初入化神初期的强者,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

最主要的是,我还如此年轻。

以他的实力,即便放眼整个神之遗迹,都是巅峰的存在,可如今,却遇到了一个能随手斩杀跟他同级别强者的强者。

可想而知,高彦兵此时内心的恐惧。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实力明明只有化神初期,为什么可以如同化神巅峰强者一样秒杀化神初期的高手?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白金虎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脸色满是惨白,随着我的靠近,他不断后退,根本不敢让我靠近。

毕竟哪怕是化神中期实力的高手,也做不到刚刚我那般迅速而又凶残的斩杀。

而且还是在他这名化神初期巅峰强者的阻挡下。

“这些,你下辈子都没资格知道!”

我冷漠回应一声,顿时举起长链。

我虽然不是杀神,但是我十分清楚,白金虎之前迟迟不动手,是因为他还想得到云倾城的天行之剑。

但是高彦兵他难以对付,若是让高彦兵将我斩除了,高彦兵也会受到重伤,而他便可以趁虚解决了高彦兵,至于云倾城等人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就这一条,足以让我杀了他。

“小子,你别欺人太甚!”

白金龙惊叫一声,立马转头对云倾城叫道:“倾城,我之前可是好心要帮你的,你现在难道要过河拆桥,做忘恩负义之人吗?这可不像你们云家人的作风!”

云倾城的心底,终究是比较善良的,她虽然也清楚白金虎不怀好意,但他毕竟也没有对自己等人动手,所以立马劝道:“张公子,算……算了吧!白叔叔并不是高彦兵那种小人!”

“你确定,要放虎归山?”

我微微皱眉,问道云倾城。

今天,就算不杀了白金龙,但是这之间的恩怨也算是结下了。

云倾城顿时有些为难起来,她自然也知道我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又不忍心看我杀了往日里云家的好友。

“云小姐,张公子,手下留情!”

就在云倾城挣扎时,齐龙从洞府中挑了出来。

他衣衫偻烂,身上满是伤痕,气息十分虚弱,显然是之前在洞府里被高彦兵伤的不轻。

“龙叔!”

云倾城看到齐龙,顿时激动的泪水掉落,连忙跑过去小心的搀扶住齐龙。

“给老夫个面子,让白先生走吧!”齐龙虚弱的求情道。

“还不快滚!”

既然云倾城和齐龙两人都这样选择了,我自然没必要在杀了齐龙。

“多谢齐先生!”

白金虎对着齐龙拱手一拜,旋即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便仓皇而逃。

随后,云倾城拿出云家的疗伤药帮齐龙稳住气息。

齐龙的脸色这才逐渐恢复正常,他讲了之前被高彦兵偷袭被打昏迷过去的时候,又说目前没必要和白家发生冲突,不然白家肯定会联手高家踏平了云家。

我这才明白,为何齐龙要阻止自己杀了白金虎,原来是担心白家和高家联手对付云家。

“你们先帮龙叔疗伤吧,我去洞府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因为我一招斩杀了高彦兵的缘故,此时除了这两个丫头,哪里还有人敢和我直视,对于我去洞府自然是没有任何不愿。

“师兄,我和你一起!”

蓝灵自然是我的跟屁虫,立马和我一同进入洞府。

一进洞府,浓郁的灵气顿时扑鼻而来。

越往里面走,里面的道路竟然是越来越复杂,交横纵错的出现了数十道小道。

我立马展开精神力,想看看里面的情况,但是我发现,我的精神力在这,竟然无法展现丝毫,彻底的被受限制。

我断定这里面,肯定有宝物存在,因为我的精神力无法展开,其他人一定也一样,所以根本不能准确的找到宝物。

“云倾城,你带云家弟子上来,这里的灵气很适合修炼!”

我对着洞府外叫了一声后,开始选择起路线。

“师哥……”

蓝灵抓着我的胳膊,刚想说话,就被我打断。

“你留在这里和他们一起修炼吧,我进去看看,没问题再叫你们一起进去!”

毕竟不能展开精神力,洞府里面也必然会有很多阵法和机关,稍不注意就会致命,我可不希望让蓝灵跟我去冒这个险。

“那你一定要小心,我等你出来!”

蓝灵还想说什么,但她也清楚我做的决定,肯定不会改变主意的,只好泪眼花花的说了一声,便安静的留在了原地。

我说了声好的,便朝洞中的一条小路走了进去。

一路上,虽然路况复杂,但相对还是很安全,其中还有不少洞府,但是里面并没有什么宝物,只有地上留下的一些尸骨残骸,估计是以前进入神之遗迹的高手,陨落在此。

咣!

然而,大概十分钟后,我走的小路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比较宽敞的洞府,但是背后小道却是咣当一声巨响,一道厚重的石门完全将我关闭在里面。

一股浓郁的寒意袭来,不该我并未惧怕,继续朝里面走去。

两边的墙壁上镶嵌着夜明珠,将整个洞府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这随便扣下来一块,拿到世俗都能换来一辈子花不完的钱,但我连看都懒得去看这些东西一眼。

毕竟,我如今需要的是继续提升实力,去救回父母和苏婷,金钱对我已经没有诱惑力了。

我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洞府正中间摆放着的一尊大红色棺木。

棺木中不断有一丝气息散发出来,仔细去品,就可以知道,里面散发的竟然是煞气。

这令我,也是感到几分凝重。

不过,这并未阻止住我的行动,因为从我踏上修炼这条路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条路充满了各种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付出性命。

所以即使知道这棺材里面,或许找不到什么机遇,反而极有可能因此触动机关死在里面,但我仍旧是来到棺材便,双手抓住棺材盖。

吱吱吱……

看似不太厚重的棺木盖,竟然充满了巨大的吸引力,依靠我自身的力量,发现竟然难以推开。

我将体内的灵力纷纷用在双臂。

咣!

又是一声剧相比,棺木盖突然腾空飞起。

我赫然发现,体内那股雄厚的灵力,竟然都步能阻止住一块棺木盖,任其脱手。

而我,也险些被那股巨力震飞出不去。

即使如此,我口中也没忍住喷出一股气血,直接喷进棺木内。

顿时间,棺木中金芒闪烁,我大脑一阵晕眩,四肢有种发麻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意识到情况不妙,我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棺木里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旋即,脑海中一声轰鸣,我一头栽进了棺木中,神志也有些恍惚起来。

过去了几分钟,我才稍微恢复了些,晃了晃头,我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棺木中,而眼前凭空浮现出一张枯黄色纸张,上面用古代繁体字写着几段修炼功法。

我努力让自己清醒,迅速的记住功法。

“天地玄黄……”

我下意识的将功法翻译过来,轻声的念叨了几句,发现有股无形的力量将我托了起来,我盘膝坐在棺木中,身体开始凭空缓慢旋转起来。

随着我口中不断德邦念叨着棺木中一闪而过的功法,意识也越来越清晰,到了最后完全却清醒过来。

但是我已经无法停止念叨功法了,一旦我停下来,浑身的经脉便会产生撕裂般的剧痛,让我无法去制止。

我能可以感觉的出来,一旦真的停止功法,我必然会爆体而死,这可并非是之前的幻境,而是完完全全的存在。

而且随着旋转的周数越来越多,我一阵头晕眼花,偏偏还停不下来。

我暗骂一声该死,只能加快功法念叨的速度,毕竟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

不知过了几个钟头,我将功法熟的都快要能倒背如流了,那股剧痛感才逐渐消失,反而让我有股前所未有的舒感。

但让我最头疼的是,我不知道究竟如何,才能够停止这一切,我可不想一辈子都在这棺木里转圈圈。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