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章 我当老板

打我电话的人是苏婷,只是我刚接通,她就问道:“张经理,我们以前是不是很熟?”

听到苏婷的话,我皱眉道:“什么意思?”

苏婷说:“刚才我邮箱收到了一些照片,全都是我们俩的照片,有些照片甚至很亲密。”

我能听出来,苏婷的声音都在颤抖,此时我浑身都是寒意,自从苏婷忘记了我之后,我即便心中难接受,也在努力的与她保持距离,后来发现她也在不夜城上班之后,本来见面的机会更多了,但我却始终与她保持距离,尽量不跟她接触,就是担心她恢复我们曾经的记忆。

然而就是我如此的小心翼翼,可此时却有人给她发了我们过去的相片,我毫不怀疑照片的真实性。

但让我愤怒的是这个人到底是谁?

为何要把我们曾经的照片发给苏婷?

我现在又要如何解释?

万一苏婷看到这些之后受了刺激,恢复了曾经那些痛苦的记忆,我又该如何面对?

此时我满脑子都是担忧,见我半晌不说话,苏婷又说:“张经理,到底怎么回事?”

听见她再一次质问,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尽可能让自己平静的说道:“苏婷,你先别急,把照片给我发一份,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谁知道是不是合成的。”

苏婷那边这才好受了一些,说了声好就挂了电话。

电话刚挂,很快我的微信上就收到了十多张照片,当我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顿时心里一沉,全都是我和苏婷过去的一些照片,而且每一张都非常的自然,每一张都非常的亲密。

甚至有一张是我们俩接吻的照片,根本就是真实的照片,我怎么向苏婷解释?

到底是谁?为什么他的手里有我和苏婷的照片?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一时间,我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想到苏婷在选择性忘记我之前发生的那些痛苦的事情,我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打寒颤。

就在沉默中,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是苏婷的。

看着苏婷的来电,半晌我才选择了接听。

“张经理,照片是真是假?”苏婷只问了如此简单的一句,但语气却是质问。

我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苏婷,这明显就是一个恶作剧嘛,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拍过那么亲密的照片?再说了,你这么漂亮,如果不是我已经结婚了,我还真不介意去追求你,可是我已经结婚了,你没机会了。”

我故意开着玩笑,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情绪稳定。

“真的是恶作剧吗?”苏婷显然也有些怀疑了,毕竟她已经彻底的选择性忘记了跟我相关的一切,根本想不起来和我的过去。

“当然是真的,如果不是我们都在不夜城工作,或许我们这辈子都没机会见面,哪里可能曾经见过面?”我轻松的说道:“苏婷,这些照片到底是谁发给你的?简直太可恶了,幸好只是发给了你,如果让别人知道了,这不误会你吗?”

苏婷沉默了片刻后,才说道:“好的,我知道了,打扰张经理了。”

苏婷说完主动挂了电话,也没有回答我到底是谁发给她的照片,但我能从她的语气中听出,她的情绪并不稳定,显然不太相信这些照片是假的,本就是最真实的照片,又如何说是假的呢?

电话是挂了,可我的心里一点都不平静,隐瞒了这么久的真相,貌似已经被揭开了一觉。

让我生气的是发给照片的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虽然很愤怒,但苏婷不愿意告诉我是谁发给她这些照片的,我只能祈祷不要有更麻烦的事情发生。

晚上,准时到了不夜城上班。

今天见到了许久未见的老板李杰,李杰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看到我的时候,笑呵呵的说道:“张泽,这段日子表现的不错,我很满意。”

周围都是不夜城的员工,看到李杰跟我这么亲密的说话,一个个眼中都是羡慕。

李杰收我当义子的事情整个不夜城都知道,李杰膝下没有子嗣,而我又成了李杰的义子,也可以这样说,我就是不夜城的少东家。

看着李杰高兴的样子,我笑了笑:“李叔,有什么喜事?看你高兴的。”

李杰哈哈一笑:“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从明天开始,黄鹤楼也属于我了,哈哈哈哈!”

听到李杰的话,我内心十分的震惊,不夜城和黄鹤楼本就是对峙的存在,两个相当的庞然大物,现在李杰告诉我说黄鹤楼也属于他了,我能不震惊吗?

“恭喜老板!”

李杰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有机灵点的人立马恭喜了起来。

我也回过了神,连忙说道:“恭喜李叔!”

李杰哈哈一笑,说:“走,跟我去黄鹤楼!”

如果黄鹤楼都属于李杰了,那这一片李杰就是顶级的boss了,还有谁敢来闹事?

今天李杰的身边带着一个人,看起来三十五岁左右,精干的短发,整个人看起来都十分的精神,只是他看起来有点冷,让人难以接近的感觉。

李杰不说,我也不好问他是谁,不过我有种感觉,他应该是个高手,李杰既然能把黄鹤楼收到自己的手底下,肯定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内幕在里面,他的身份本就十分敏感,这时候肯定需要一个高手在身边。

上了李杰的劳斯莱斯,李杰带来的那个人开车,短短几分钟,车子停在了黄鹤楼的门口。

下车后,李杰点了一支烟,抬头看着黄鹤楼几个招牌大字,笑了笑:“黄鹤楼!这个名字不错,就让他保留吧!走!”

李杰说完首先朝着黄鹤楼走了进去,再次来到黄鹤楼,我的内心也是感慨万分,还记得刚跟着李杰的时候,李杰给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黄鹤楼把事情搞起来,没想到这才短短一个月不到,黄鹤楼就属于李杰了。

李杰一到,顿时一个个都叫了老板好。

在黄鹤楼里面转了一大圈之后,李杰直接带我去了设立在黄鹤楼的办公室。

“张泽,你觉得黄鹤楼怎么样?”刚坐下,李杰就忽然开口问道。

我笑了笑,说:“李叔,说实话,黄鹤楼档次很高,我觉得跟不夜城不相上下,我想整个米方市,也没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能耐吧?我敬李叔一杯。”

说着,我主动端起酒杯,李杰哈哈一笑,跟我碰了一杯。

“张泽,如果我把它送给你,你愿意接受吗?”李杰忽然笑呵呵的看着我。

这一刻,我瞬间傻眼,愣了那么一瞬,才用笑声掩饰了我的情绪,笑着说:“李叔,我胆小,你可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我怕自己的心脏受不了。”

李杰却在这时候微笑着摇了摇头:“张泽,我可没有跟你开玩笑,从今天起,黄鹤楼,就属于你。”

听到李杰的话,这一次我是彻底的傻眼,他是真的不是在跟我开玩笑?米方市顶级的夜总会,他说属于我?开什么玩笑?

我自认为自己很有实力,但这也不过是表面上的一点实力,我可不是一个傻子,从来不会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如此顶级的夜总会,说送就送?

“李叔,你别吓唬我了,我真承受不了了。”我笑了笑说道,喝了一口酒来掩饰尴尬。

谁知李杰的表情忽然认真了起来:“张泽,我跟你没有开玩笑,黄鹤楼是要给你,但并不是全部给你,而是给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八十还是属于我。”

李杰这样说,我的心脏倒是好受了一点,不过依旧惊讶,旋即连忙说道:“李叔,千万使不得,无功不受禄,这么多的股份,我不能接受。”

听了我的话,李杰脸色顿时微变,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生气,不悦道:“怎么?不听我的了?”

看着李杰不悦的样子,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生气?

我苦涩的笑了下:“李叔,我知道你对我好,无论你让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得到,绝无二话,现在能跟在你身边,你每个月给我开那么高的工资,我已经非常的满足了,真的不敢再奢求太多。”

听了我这番话后,李杰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些,说:“张泽,不管你信不信,我对你十分的看重,如果不是,我也不会收你为义子,你应该知道,我李杰马上五十岁了,一辈子没结婚,膝下也没有子嗣,既然收你当义子,说起了你也算是我半个儿子,可以这样说,等我死了,我的一切,只有你才有资格继承,现在给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当我提前给你的收买费,这样将来就算我老了,死了,也算是有个人给我养老送终了。”

说道最后的时候,李杰的目光中满是柔和,我浑身不由的一颤,连忙说道:“李叔,你千万别这样说,我跟着你不图任何东西,就算什么都不给我,如果真没人管你,我也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我的表情极其的认真,听了我的话,李杰一脸的感动,哈哈一笑,主动给我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来,陪李叔再喝一杯!”

又喝了一杯后,李杰直接拿出了几份文件出来,递了过来:“张泽,这是黄鹤楼百分之二十股份的协议,你看看,如果没什么问题,以后你就是黄鹤楼的法人了,我只拿分成。”

原来李杰在带我来黄鹤楼之前,就已经拟定好了协议,我虽然不愿意接受,可是李杰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实在没办法拒绝。

有些无奈的笑了下,说:“李叔,就当我帮你守着家业了,我签字。”

我协议看都没看一下,就直接在签名的地方签下了名字。

等这些手续弄完,李杰哈哈大笑了起来,搂着我的肩膀:“张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黄鹤楼的老板,李叔高兴,哈哈哈哈!”

李杰十分的高兴,就在办公室内,说是办公室,倒不如说是一个精致的高级包厢,里面吃喝玩乐住都有,就我们两个人,我陪着李杰一杯又一杯的喝了起来,喝道后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身边躺着一个女人,猛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接着就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而身边一个背对着我的女人,同样一丝不怪,只是不知道为何,看着她的背影,我忽然有些熟悉的感觉。

而在床单上,还有触目惊心的一点殷红,我的眼睛陡然间瞪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