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八十五章 怪不得我了

白金虎刚想果断拒绝云倾城的请求,但是当他听到云倾城说愿意将所有宝物送给他的时候,他那张老狐狸般精明的眼中,瞬间有了神采。

显然,云倾城的话让他心动了。

但他还是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

看了蓄势待发的高彦兵一眼,对于云倾城说道:“倾城啊,不是白叔叔不帮你,我们三家的关系平日里毕竟也不差,我现在要是因为你给了我一些好处,就和高家作对!这事儿将来要是传到灵界去,你让大家怎么看我啊?”

“白兄,你可是答应我了不会动手的,这是我和云家的恩怨!”

高彦兵自然是也看出了白金虎的心动,此时在一旁虎视眈眈盯着,手中拿着一条灵器长链,却也不敢贸然动手。

毕竟白金虎还没有做出选择,如果这时候动手,那就算是彻底得罪了白金虎,这样一来,白金虎没有任何犹豫,就会对他高家动手。

云倾城也有些急了,她担心高彦兵也同样会拿出宝物做交换,要是那样的话,到时候不仅我会死,就连他们整个云家的人都得死。

“白叔叔,算我求你了,行吗?”

她只好再次诚恳的催促一声。

同时,更加另外意外的是,她这次为表诚意,竟然拿出了之前齐龙临去洞府前,留给他的那把云家宝物,能够爆发出化神巅峰强者一击的天行之剑。

“大小姐,您三思啊!”

看到天行之剑,云倾城背后其他几名云家弟子,脸色顿时大惊,连忙叫她停止这疯狂的行为。

“这剑,乃是你云家的天行之剑?”

白金虎看到天行之剑,双眼都红了,泛着浓浓的炙热的光芒。

云倾城看了眼手中的天行之剑,显然她也十分肉疼,但最终还是咬了咬牙道:“没错,这正是我云家的宝物,我愿用此剑,换做白叔叔你保护我们的筹码!但是,只能暂借与你,在神之遗迹中动用,等出了神之遗迹,你必须还给我,毕竟即便是我,也没有资格随意将这件宝物交给别人。”

看着她的举动,我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没想到我只是随手救了这傻女人一命,她此刻竟愿意如此保护我。

或许,她也清楚,这天行之剑虽然是个好东西,但以她的修为也不一定能够成功的击中高彦兵,此时就连小命都不保了,还不如拿出来换个平安。

“云小姐,不如你将这把天行之剑给我,我们之间的恩怨就算是一笔勾销了,我保证不会再伤害这小子半分,而且我愿意在给你们一些其他宝物,你看如何?”

这一次,不止白金虎心动了,就连高彦兵愣了片刻后,竟然也是立马改变了主意,甚至不惜饶了我这个生死仇人。

“我就算把这天行之剑摧毁了,也绝对不会交给你!”

云倾城性子倒是倔强,即使高彦兵示好,她也不答应。

因为她知道,白金虎绝对不会为了和高家之间那一丝虚伪的友好关系,从而放弃这么好的机遇。

她眼中带着玩味儿,信心十足的对白金虎说:“难道白叔叔还要犹豫吗?高彦兵是什么人你也不是不清楚,而且这天行之剑在我云家宝物中也只是鳞毛凤角,是最低级的宝物了,只要你这次帮了我,等离开之后,我必然有重谢!”

“谁让我们两家关系好呢,在这神之遗迹中我作为长辈,保护你也是应该的!我保证从现在开始,没人在敢伤害你们!”

白金虎听懂了云倾城的言外之意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尤其是听到最后的必有重谢几个字,他心脏跳得更加猛烈,脸上再也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了,而是一副讨好巴结。

旋即,他难掩激动的伸出微微颤抖的手去接天行之剑,还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笑道:“你云家的仇人也不少,以后肯定还会有很多危险,倾城你这是让白叔叔我骑虎难下了啊,唉……那这把剑,白叔叔我就先勉为其难的收下……”

“既然白先生这么为难,那就别答应倾城的请求了!”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着的我说话了。

之前就觉得这姓白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见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我就更加确定,他和高彦兵的人品不相上下。

最主要的是,即便云倾城将天行之剑暂时借给白金虎了,他也绝对不会再还给云倾城。

只有这个傻女人会相信,白金虎还会把这把宝物还给她。

这毕竟是云家最高的至宝,无数顶尖宗门和强者都想要得到,一旦落入强者之手,又如何拿回来?

我刚进入神之遗迹的时候,就已经杀了几名化神初期高手了,如今自身实力又突破到了化神初期,还用让他这种蝼蚁般的存在保护,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我之所以刚刚一直不说话,也只是想要看看,这个白金虎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听闻我的话,白金虎嘴角顿时狠狠一抽,脸色变得铁青之极,一双颤抖的手更是僵在半空中,去拿天行之剑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他本来还想从云倾城这里,得到更多的宝物,没想到竟然被看起来像个受女人保护的小白脸一样的我给阻止了。

这让他很不爽,竟抬起头,眼中布满寒光和威胁之意,冷冷道:“小子,我看在倾城的情面上,才好心答应帮忙,你一个只会躲在女人背后的家伙,不感谢我就罢了,竟然还要多管闲事!既然如此,那你就自己去承受高老弟的怒火吧!”

“白叔叔实在对不起!你先别生气,张公子他不是有意对你不敬的!”

云倾城好不容易才想到如此办法,将白金虎拉到了统一战线,而且还是为了我,她可不想就这么被我坏事儿,连忙道歉一声。

旋即拉住我的胳膊,急忙道:“张公子我知道你也是好心,不想让我为了你把宝物教出去,但你救了我一命,我就必须救你一命,哪怕是付出我自己的性命都可以,更何况只是一把剑!”

我没想到,云倾城竟然会这么想,而且从她那坚定的目光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她说的句句属真,并非做作。

“我知道你是想报答我,但是区区一个高彦兵,我还从未将他放进眼中,你难道忘了我当时救你的时候,就已经杀过化神初期高手了!更何况现在我的实力又突破前进了!”

我将云倾城拉到了我身后,旋即朝高彦兵走去。

“果然狂妄,才突破到化神初期实力,竟然说自己早就杀过化神初期的高手,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

白金虎因为我阻止了云倾城给他天行之剑,此刻自然也是将我恨之入骨,抱着胳膊站在一边一阵冷嘲热讽。

“谁给我的勇气,你还没资格知道!”

我面无表情的转头看了白金虎一眼,冷冷留下一句话,便再次看向高彦兵。

虽然只是平静的一眼,但是白金虎却瞬间有股仿佛被远古凶兽看了一眼的感觉,脸颊不受控制的流下汗水。

直到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之前似乎真的有些小看我了,因为刚刚那股无形的威压,他从化神巅峰高手身上也未曾感受到过。

“白兄,你现在看清这小子有多狂妄了吧,不如我们两个人联手杀了这云家所有人,那把天行之剑归我,他们身上其他的宝物都归你,我在另外送你几件宝物!”

不过高彦兵,却根本没将我当回事儿,依旧惦记着云倾城手中的天行之剑。

“你觉得就算现在把天行之剑给你,你还有机会用吗?”

白金虎只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没有去理会高彦兵,我则是冷笑一声。

“你找死!”

高彦兵见白金虎不帮忙,心中一阵恼怒,一瞬间将所有怒火发泄在我身上,爆喝一声后,立即挥舞手中长链朝我抽来。

“师兄,快躲开!”

“张公子小心!”

蓝灵和云倾城连忙惊叫。

长链爆发出的强大气息,令众人控制不住的朝后退去,空气发出的撕裂声,如同地狱中的鬼泣似的,听着就渗骨头。

但是对此猛烈攻击,我仿佛没有看到一般,脸上竟挂起一抹玩味儿的笑意,直视着高彦兵。

“这小子是疯了吗?竟然还不躲开?”

这是此刻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就连高彦兵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手上的动作微微慢了一丝,似乎在犹豫我到底还有什么底牌没有使出来。

呼呼呼……

长链很快,便出现在我面前,高彦兵面色发红,毫不留情的朝我天灵盖抽下,显然是要一击就要至我死。

嗖!

眼看着长链还差一毫米,就要抽到我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我死定了,而蓝灵和云倾城更是绝望的闭上眼睛,拼命嘶吼不要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白金虎脸上的笑意,也是荡然无存,整个人汗毛直竖,一副见了鬼般的模样瞪大了眼珠子。

“人呢?”

高彦兵微微一愣,紧接着一股凉意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他暗道一声不好,手中的长链都来不及收回,神行一闪就像转身。

轰!

但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显然晚了。

只听一声巨响,高彦兵的身体如同被舰炮轰了一样飞了出去,在半空中时,口中一股气血喷出。

落地的时候,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师父!”

高家弟子连忙充过去搀扶。

众人满脸懵逼,谁都没想到,化神初期巅峰的高彦兵,竟然被我这个才进入化神初期的高手,背后一掌救打废了。

不过令他们更加疑惑的,还是我之前是怎么消失在原地,又如何眨眼间出现在高彦兵背后的,而且高彦兵的宝物长链,也出现在我的手中。

“本来还想留你们狗命,但你们非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把玩着长链,朝着高彦兵一步步走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