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八十章 突破危机

我冷笑了一声,没有理会黑袍,手中的烈焰长矛疯狂的挥动而下。

我们是一起使用燃魂秘法的,而黑袍的修为本就比我强,也就是说,燃魂秘法在他身上的效果时间,只会比我更短。

他这样下去,一旦燃魂秘法的效果消失,那就是他最危险的时候。

看到我愈加疯狂的攻击,黑袍却不以为然,冷笑道:“看来,你是想要趁着自己还有最后一丝力气,速战速决。”

轰!轰!轰!

烈焰长矛疯狂的攻击而下,我们四周的大地已经彻底的被毁灭,那些参天古树,早就被弄断了大片。

满地狼藉,而我的战斗力却丝毫没有减弱的势头,反而有种越战越强的感觉。

燕都春秋图中的灵力,不断的被我吸收炼化,来补充我丹田之内的元婴。

如今的我,元婴像是一个已经成熟的婴儿,此时却又像是一个贪吃的婴儿,疯狂的吞噬者我炼化进入体内的灵力。

我身上的气息隐隐又涨了几分,像是即将要破境入化神初期了。

黑袍也注意到了我身上的气息不断变强,神色中满是震惊。

他知道,如果现在还不能将我杀了,一旦我破境入化神初期,那就是他的死期。

毕竟现在,他已经爆发了最强的战斗状态,却依旧无法奈何我,如果我破境之后,战斗力肯定会更强。

感受到即将破境的气息,我并没有任何的压制,反而战斗更加疯狂了起来,每一招下去,都有一大片瞬间被以为平地。

此时的我,并没有急着要杀黑袍,而是试图通过强大的攻击,来以战入道。

据说实力达到化神期之后,实力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最关键的是,化神期,是需要悟道之后,才能破境。

我之所以还没有破境,除了实力为达到之外,还因为我没能悟出我自己的道。

黑袍本就是魔族强者,大部分魔族强者的道,都是魔道。

再像是孙修齐,虚空门之名,本就来自于虚空门之上的虚空神阵,而孙修齐作为门主,他的道,自然是阵道。

还有云家强者齐龙,他的道,如果我没有感觉到,应该是战道。

我自己的道,又是什么?

我修炼的是大道天衍经,难道说,我的道,应该是天地之道吗?

想到这里,我忽然感悟到了什么,说不清,也不着,仿佛我的道就在眼前,触手可及,但却又有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这种奇妙的感觉十分玄妙,但我知道,我距离悟道破境已经不远了,之所以会产生这种似近非近的感觉,是因为我还距离破境,还有一段距离。

“每个人,还像都只有一种道,可是我拥有诸多能力,是否能同时将所有的能力,都悟道融合,成为同一种道吗?”

“天地之间,万物皆为大道所化,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又或者是人类和动物,全都是天地大道所化。”

“我如今之所以能达到现在的实力,是因为我所修炼的功法,大道天衍经,除此之外,还有我的机遇,又或者说是气运,还有我自身的努力。”

我心中暗暗说道,像是忽然间,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脑海中全都是关于大道的理解和感悟。

“不好,他这是即将破境的感觉!”黑袍忽然也感觉到了什么,顿时大惊失色。

原本他打算让我消耗,等我消耗殆尽的时候,他在爆发最强攻击。

但是我们交手了这么久,我像是没有一点消耗,每一招都入刚开始那么凌厉强大,他每一招都无法躲闪,只能硬接。

如此一来,他不仅没能保持战斗力,反而消耗极大。

他手中的死神权杖,瞬间向我攻击而来。

可就在他的权杖即将碰到我身体的时候,我脚下忽然一动灵活的身体如同一条游鱼,瞬间躲闪开了他的攻击。

当他在攻击而来的时候,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已经化作火流星,向他冲了过去。

“铛!铛!铛!”

他无法躲闪,只能用死神权杖阻挡。

每一次攻击落下,黑袍都觉得自己的手臂像是要被震断了一样。

“天地造化掌!”

“雷拳!”

“爆步!”

“天地造化拳!”

“虚空神阵!”

“五行神阵!”

……

“时间静止!”

陡然间,我身上的气息暴增,一瞬间,我将自己所掌握的所有能力,全都施展而出。

黑袍即便再强,也无法躲闪我这么多的攻击,很快被五行神阵困住。

就在我用处时间法则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冲到了黑袍的面前。

嘭!

黑袍毕竟实力极强,只是瞬间,挣脱了时间法则的束缚,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杀意袭来之后,他面色大变,脚下猛的一动。

“噗!”

烈焰长矛瞬间洞穿了他的胸膛,刚刚如果不是他动了那么一下,恐怕洞穿的位置就不是他的胸膛,而是他的心脏了。

“你找死!”

黑袍见自己的胸膛被洞穿,面色顿时大变,手中的死神权杖疯狂的向我攻击而来。

轰!

我一脚飞出,黑袍的身体直接飞出了数十米。

他猛的一口血喷出,满脸都是狰狞地看着我说道:“小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落下,他转身就跑。

我刚要去追,可就在这时候,我的头顶上空,凝聚起了一股极为可怕的能量威压。

无数黑云在我头顶忽然翻滚了起来,整个天空都像是要朝着我压了下来。

“该破境了!”

我面色平静,无喜无悲。

既然来了,那就突破吧!

“那是什么?”

无数人都是一脸凝重地我头顶上空。

“他要破境了!”

不远处的齐龙,惊讶地说道。

“破境?”

云倾城瞪大了眼睛。

我即便只是元婴巅峰,就已经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了,如果我再破境呢?

“灵儿,你师兄应该不到三十岁吧?”

云倾城忽然看向一旁的蓝灵问道。

蓝灵微微点头,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我的方向,开口说道:“师兄今年二十七!”

“二十七岁的化神期强者!”

云倾城一脸无语:“竟然真的存在,而且还救过我的命,我这算是幸运吗?”

“张公子一旦突破,整个神之遗迹,我们都将不会再有任何敌人,而且他的突破,至关重要,千万不能被打断!”齐龙却没有云倾城她们那么乐观,一脸凝重地说道。

“龙叔,您的意思是?”云倾城惊讶地问道。

齐龙开口说道:“张公子破境的动静太大,恐怕会引来许多人,如果只是寻常强者也就罢了,可如果是顶尖宗门的那些人呢?”

冰雪聪明的云倾城,瞬间意识到了危机,凝声说道:“这样的人,要么能为我所用,要么斩杀在神之遗迹中,这应该是那些顶尖宗门之人的想法吧!”

“没错,张公子的表现太过惊艳,或许那些顶尖宗门不知道张公子的战绩,但就凭张公子如此年轻,就要破境入化神期,这天赋,即便是那些顶尖宗门,也没有几个。”

“不管他加入那个宗门,都会成为那个宗门敌对宗门的威胁,所以说,很多人恐怕都会选择直接斩杀。”

齐龙一脸凝重地说道。

“龙叔,这该怎么办?凭借我们几人,根本没有办法帮他护法!”云倾城顿时急了。

“现在,一切只能看他自己了!”齐龙开口道。

云倾城一脸认真地说道:“如果到了必要时候,就使用天行之剑,如果杀了为首的强者,也算是杀鸡儆猴。”

齐龙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说道:“小姐,千万不能这样做,如果真的要对张公子动手,肯定是顶尖宗门的强者,如果真的杀了他们的人,顶尖宗门一定不会放过云家的。”

“可如果不这样做,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张公子被杀了吗?”云倾城怒道。

她是真的非常的担忧,毕竟我救过她两次,如果什么都不做,我就被杀了,她会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齐龙脸上也满是挣扎:“我知道,张公子对我们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可是我们也不能为了他,将整个云家置身危险之中,如果可以,我甚至愿意为了张公子去死,但却不能为了他,而让整个云家覆灭。”

“龙叔,我是云家的人,天行之剑如何用,我说了算!”云倾城咬牙说道。

“小姐……”

齐龙刚还想要劝说,云倾城一脸认真地说道:“如果我什么也不做,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杀了,那我也不会独活!我这条命本来就是他救的,而且还救了我两次,我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杀!”

云倾城一脸决然,这让齐龙满脸都是苦涩,但他也清楚云倾城的性子,既然她这样说了,那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意外,肯定要使用天行之剑。

“希望一切都是我多想了,那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吧!”齐龙忽然自我安慰道。

但他也清楚,这样的可能,几乎不存在。

现在只能寄希望在我的身上了。

此时的我,浑身都是金光大盛,身上的气息也不断的再变强,天空之中的黑云越来越厚。

轰!轰!轰!

陡然间,数道惊雷落下,紧接着,天空之中密集的黑云,顷刻之间,全部化作雷电,落在我的四周。

我所在的位置,瞬间化作雷海。

燕都春秋图直接飞了出去,盘旋在我的头顶,来帮助我吸收大部分的雷电。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