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七十五章 天行之剑

云飞翔被齐龙一击击飞,身上的气息极度萎靡了下去。

所有人都是震惊不已,而云倾城此时也一脸呆滞,但是很快,她的嘴角弯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笑眯眯地看着我:“你有救了我一命!”

就在齐龙想要杀云飞翔的时候,赵四海内心挣扎了半晌,终于下定了决心,瞬间挥剑朝着齐龙攻击而去。

“赵四海!”

齐龙感受到身后的强大杀意,顿时暴怒,放弃击杀云飞翔,转身就是一拳挥出。

“铛!”

两把长剑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响。

两人的身躯也纷纷后退数步,可想而知,这一击,两人用了多大的力量。

而赵四海身体站稳的瞬间,冲到了云飞翔的前面,手持长剑,一脸愤怒地盯着齐龙:“你这是要对翔公子下杀手吗?”

齐龙冷冷地说道:“刚刚如果不是张公子,云飞翔就杀了云小姐,按照云家的规矩,但凡是自相残杀者,杀无赦!云飞翔就算能走出神之遗迹,那也是死罪!”

“谁说翔公子是要杀云倾城的?他只是心中不甘,对云倾城出手而已,再说,云小姐有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而是翔公子受到了重伤,而你就是罪魁祸首!”赵四海咬牙说道。

他虽然心中明白,自己说的这些根本没有一点说服力,毕竟刚刚云飞翔可是当众对云倾城偷袭,还扬言要让云倾城死。

这件事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

即便如此,他还是要想办法保护云飞翔,毕竟只要还没有走出神之遗迹前,一切皆有可能!

只要云倾城派系的人全都死了,那这件事就能隐瞒过去了,所以说,即便他对云飞翔十分的失望,但也绝不会在离开神之遗迹前,放弃他。

“赵四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注意,是不是觉得只要保住了云飞翔一命,然后再想办法将我们全都杀了,这件事就不会传出去了?”齐龙跟赵四海当了这么多年的对手,又怎么会不清楚赵四海的心思?

“你放屁!”

赵四海被戳破了想法,也不慌乱,怒道:“你休要诬陷我,要战便战,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等我走出神之遗迹了,我倒是要找家族长老会,将这里发生的事情说一遍,让长老会来评评理,到底谁是谁非?”

“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齐龙冷笑连连,虽然他很想要杀了云飞翔,但也明白,有赵四海在,他想要杀了云飞翔,根本不可能。

当然,这是在没有我的情况下,如果我愿意帮忙,杀了云飞翔,轻而易举。

我刚刚只是救下了云倾城,并没有插手他们云家内部的事情,毕竟云家也不算是一个小家族,那可是存在化神巅峰强者的家族。

即便是虚空门,都远远不及,如果我真的插手其中,对我今后在灵界的行动,十分不方便。

当然,前提是对方威胁到了我的生命。

就在这时候,云倾城忽然开口说道:“龙叔!”

听到云倾城叫了自己,齐龙就知道,云倾城是打算要放过云飞翔了。

果然,云倾城开口说道:“龙叔,既然我已经没事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说完,她又看向赵四海,冷冷地说道:“今天的事情,我记住了,你最好把云飞翔保护好了,千万别让他死在了神之遗迹中,不然,等从这儿离开之后,你赵四海,在灵界将没有任何生路可走!”

云倾城的气势极强,声音中充满了杀意,说的话也满是威胁的味道。

但是赵四海却清楚,云倾城并不是说笑,他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就是因为他是云飞翔派系的人。

可如果云飞翔死了,那今后的云家,将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跟云倾城相比,到时候恐怕很多原本追随云飞翔派系的人,都会临阵倒戈。

毕竟没有了云飞翔,那云飞翔派系,也将不会有任何的机会,今后云家,云倾城派系,只会越来越强盛。

但是他也清楚,只要在离开神之遗迹前,能想办法将云倾城派系的人全都杀光了,那等离开了神之遗迹,将又会是另外一种局面。

“那就多谢云小姐了,云小姐的话,我也记住了,一定不会让翔公子出事!”赵四海沉声说道。

“小姐,你不能放他们走!”

齐龙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说道:“云飞翔刚刚要杀你,这件事大家都看到了,只要离开神之遗迹,家族就会调查这件事,到时候云飞翔只有死路一条,赵四海也将会失去靠山,既然是必死之路,他们肯定会想办法在神之遗迹中将我们抹杀了,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机会翻身!”

赵四海瞳孔微微皱缩,眼神中闪过一道强烈的杀意,这个齐龙,还真不是一个善茬。

云倾城挥了挥手,语气坚定道:“让他们走!”

赵四海冷冷地看了眼齐龙,随即说道:“我们走!”

话音落下,他带着云飞翔转身离开。

等赵四海他们都离开了,云倾城才开口说道:“龙叔,我明白你的担忧,但这件事事关重大,如果能将他们全部留在这里,我们可以将他们全都抹杀了,可是一旦他们当中有一个人活着离开,那就算我们能安然无恙的离开神之遗迹,到时候事情捅出去了,我们只有一死!”

“再说,以我现在的实力,云飞翔根本就不足为惧,只要能活着走出,那今后,云飞翔派系也将不足为惧,既然我们已经是获胜的一方了,为何还要冒险去杀了他们?”

听了云倾城的话,齐龙恍然大悟,连忙说道:“云小姐果然天资聪慧,是我愚钝,没有考虑那么周全!”

云倾城微微一笑:“再说了,如今我们身边还有张公子和蓝小姐,就算赵四海想要杀我们,也没有机会。”

我苦涩地笑了下:“这是你们家族内部的事情,可别再把我牵连进去了,这下倒好,我救了你,恐怕就将对方得罪死了,如果从这儿离开了,谁知道他们派系的长辈,会不会对我出手。”

云倾城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开口说道:“我留云飞翔一命,可不会真的要放他一条生路,只要走出神之遗迹,我会立刻将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家族,云飞翔和赵四海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我微微点头,对于这个女人,倒是有些佩服。

刚刚那种情况下,如果是我,恐怕会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将云飞翔杀了,但是她却能忍受,反而放云飞翔他们离开。

不得不承认,她的考虑更加完美,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她现在已经稳稳的将云飞翔压制,而云飞翔差点杀了他这件事,只要云家调查清楚,云飞翔他们只有一死。

可如果她命令齐龙他们动手,如果能将对方全都杀了也就罢了,可是一旦有活口逃走,那她的处境将会十分危险。

即便她父亲是云家的家主,云飞翔派系也会因为这件事大做文章,想办法除掉云倾城。

这个女人,的确很聪明,如果未来真的执掌云家家主之位,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好了,我们也走吧!”

云倾城忽然开口说道。

云倾城手中有神之遗迹的粗略地图,跟着他们,的确方便了许多。

而云倾城派系,算上云倾城,有六人,再加上我和蓝灵,一共八人。

其中还有齐龙这么一个化神初期的强者,再加上我这么一个战斗力堪比化神初期的强者,这支队伍,综合实力的确很强。

恐怕整个神之遗迹,也没有几支这样的队伍。

神之遗迹很大,到底有多大,没有人清楚,即便云倾城手中的地图,也只是这么多年来,云家不断有强者进入神之遗迹之后,绘制的地图,但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天行之剑是什么?很强吗?”

路上的时候,我忽然开口问道。

云倾城微微一笑,说道:“天行之剑是我们云家的重宝,如果不是为了这次神之遗迹之行,这把剑也不会被我们带出来。”

“哦?”我十分惊讶。

云倾城接着说道:“天行之剑,是一把能记忆剑招的灵剑。”

“能记忆剑招?”

我一脸惊讶,还从未听说过这么神奇的宝贝。

云倾城没有丝毫隐瞒:“这天行之剑中,能承受化神巅峰强者的一个剑招,也就是说,一旦遇到强大不可敌的敌人,只要我祭出天行之剑,就会瞬间爆发一个化神巅峰强者的一记剑招。”

听了云倾城的话,我内心更是震惊无比。

“只能使用一次?”我问道。

云倾城微微点头:“只有一次,每一次使用过后,都必须重新记忆剑招。”

也是,这种级别的宝物,如果真的能无限次数的记忆剑招,那云倾城就真的能横着走了。

而我也渐渐意识到,既然云家有这种攻击性的宝物,那其他的顶尖家族和宗门,肯定也有类似的宝物。

如果不是遇到了云倾城,恐怕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起来,也算是我幸运。

毕竟如果没有云倾城告诉我这些,等我今后再跟强者交手的时候,一旦对方手中拥有这种级别的宝物,一击就能将我秒杀。

当然,一般情况下,除非是遇到了生命危险,否则没有人会愿意提前使用宝物。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