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七十三章 倾城一笑

“赵四海!”

齐龙也发现了赵四海正爆发最强武技向我攻击而来,顿时怒吼一声,瞬间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其他人这时候也纷纷回过了神,一个个惊讶的看向赵四海。

“是赵四海的成名武技,升龙!”

“他这是要杀那个年轻人吗?”

“他疯了!如果真把那个年轻人杀了,云倾城肯定不会放过他。”

……

除了云飞翔已经知道了赵四海要杀我之外,其他人都不清楚。

此时看到我赵四海向我攻击而来,瞬间明白了他是想要杀我。

云倾城下示意的挡在了我的身前,我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会拿自己的命来帮我阻挡攻击。

我心中暗骂一句:“傻女人!”

同时,我随手一推,一股柔和的力量,瞬间将云倾城推了出去。

与此同时,我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陡然间一股极为强盛的力量在我的双手之上凝聚而成。

只见我一手握拳,一手凝掌。

轰!轰!轰!

骤然间,数道惊雷凭空而现。

我双手之上的气息骤然间暴涨到了一个巅峰。

“升龙!”

“天地造化拳!”

赵四海和我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将武技爆发而出。

吼!

就在赵四海的武技爆发而出的瞬间,他的拳头像是化作了一条巨龙,瞬间向我吞噬而来。

我眼神中满是冰冷的杀机,左掌和右拳瞬间合拢,骤然间朝着赵四海的方向重重挥动而下。

“轰!”

两人的武技瞬间碰撞在一起。

巨大的能量波动,瞬间产生一股极为强横的毁灭力量,朝着四周不断的播散而去。

齐龙面色大变,顾不上来帮我,瞬间挡在了云倾城的面前。

其他人也都是面色大变,纷纷用尽全力来抵挡我和赵四海武技碰撞之后,产生的巨大毁灭之力。

蹬!蹬!蹬!

我的身体瞬间暴退七步,而赵四海也不好受,也后退了六步。

与此同时,我体内气血翻涌,赵四海的实力极为强横,刚刚那一击跟我碰撞在一起,我有种自己是被真龙碰撞了一般。

即便我的战斗力已经堪比化神初期了,但毕竟真实的修为还是元婴巅峰,而刚刚又是赵四海忽然偷袭,一出手就是最强的武技攻击,我能硬接下他的武技,也极为不容易。

赵四海站稳了身体之后,双目中充满了震惊和恐惧。

他十分清楚,我的实力就是元婴巅峰,而他却已经是化神初期的强者了,但此时跟我对轰,而且还是他偷袭的情况下,竟然只让我后退了七步,但他也后退了六步。

如果我们正面交手呢?

赵四海终于意识到了我的强大,眼神中更加冰冷如霜,对我的杀念也达到了巅峰。

云飞翔此时也双目圆瞪,他见过天赋出众的,但却从未见过我如此年轻,就拥有如此强大战斗力的年轻人。

我现在还只是元婴巅峰,可如果我的修为达到了化神期呢?

恐怕我一人,就能将他们所有人击杀了。

不仅仅是云飞翔派系,云倾城派系的强者,也都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尤其是齐龙,他本身就是化神初期的强者,对于化神初期和元婴巅峰之间的差距十分的清楚,完全就是天壤之别,但我却以元婴巅峰之境,跟化神初期的赵四海不相上下。

从两人碰撞之后,后退的距离来开,我只是比赵四海多退了一步,而且还是在赵四海先下手为强的情况下。

所有人都十分的震惊,而我眼神中的杀念也渐渐凝聚而成。

“你想死吗?”

烈焰长矛瞬间出现在了我的手中,我振臂一挥,烈焰长矛直指赵四海的脑袋。

赵四海面色十分难看,毕竟他是化神期的强者,此时却被一个元婴期的强者用长矛指着脑袋,可想而知,这对他是多么大的侮辱。

但他也明白,我有这个资格,因为我以元婴期的修为,就已经表现出来不弱于化神初期强者的战斗力。

“小子,别太嚣张了,真以为能接下我的武技,就真的能杀我了吗?”

赵四海神色冷冽地说道。

“是吗?”

我冷冷地说道:“既然你还能更强,那就滚出来一战,我倒是要看看,我元婴巅峰的修为,跟你堂堂化神初期的强者,到底谁更强?”

“小子,休要狂妄!”

赵四海怒道,他已经感觉到了我的强大,又如何敢轻易的与我交手?

他并不怕跟我交手,怕的是跟我交手的时候,齐龙会对云飞翔动手。

毕竟齐龙是化神初期的修为,而我也堪比化神初期的强者,一旦双方之间爆发大战,云飞翔肯定会十分的危险。

眼下的情况来看,云倾城派系,已经超过了云飞翔的派系,如果继续争执下去,云飞翔非常危险。

“齐龙,既然云小姐已经破境入了元婴后期,而她毕竟是家主的女儿,天行之剑算我们让给你们了。”赵四海忽然看向齐龙说道。

齐龙没说话,看向了云倾城。

如果是之前,他肯定会答应,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毕竟赵四海刚刚可是爆发了最强的武技,要杀我,而我又是云倾城的朋友,甚至还救过她的性命。

云倾城面色也十分凝重,还不掩饰自己的怒意,冷冷地盯着赵四海说道:“你偷袭我的朋友,甚至还想要杀他,现在反而是一句将天行之剑让给我,就算完事了?”

“那你还想要怎样?”

赵四海冷冷地问道。

“既然说好了,我跟云飞翔一战,来争夺天行之剑的掌控权,那自然是要继续争夺了!正好我也破境入了元婴后期,跟云飞翔同境,正好让你们瞪大狗眼看看,谁才是云家年轻一代天赋最强者!”云倾城的声音中充满了怒意。

听到云倾城的话,赵四海面色十分难看,想要拒绝,可是云倾城已经主动提出挑战了,如果拒绝,那岂不是承认,云倾城是云家年轻一辈天赋最出众的人吗?

这件事如果传回云家,对云飞翔的影响很不好。

如此看来,云倾城必须死!

想到这里,赵四海眼神渐渐冰寒了下来:“云小姐,大家都是同一个家族,你如此咄咄逼人,是不是不太好?”

“赵四海,你简直他不要脸了,之前是你们咄咄逼人,云小姐只有元婴初期,你们却想要让元婴后期的云飞翔跟她一战,来争夺天行之剑的掌控权。”

“现在云小姐也突破到了元婴后期,要继续你们刚刚提出的挑战赛,如今你却说是云小姐咄咄逼人?”

齐龙一脸冷笑地说道,眼神中冰冷如霜,身上化神初期的气息瞬间暴涨,随时都有可能攻击。

赵四海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他不是不相信云飞翔,而是云倾城身上的气息,明显已经达到了即将破境的那种,而云飞翔不过刚刚破境入元婴后期。

如果真要交手,云飞翔有极大的可能会败。

云倾城本来就比云飞翔年轻好几岁,如果同境之内,云飞翔败在了云倾城的手中,那云倾城就是云家当之无愧的未来家主继承人了。

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画面,毕竟他已经追随云飞翔这个派系很久了,如果云飞翔失败,那他们这些外姓之人,都会受到清楚。

“海叔,既然她要求战,那我成全!”

就在这时,云飞翔走了出来,眼神冰冷而充满了杀意。

赵四海顿时一愣:“你真的要跟她一战?”

云飞翔微微点头,沉声说道:“我在神之遗迹之前,实力就比她强,如今进入神之遗迹之后,更强了,而她,不过是被强行提升了修为,根基根本一点都不稳,向我求战,她只有输!”

他根本不清楚,云倾城并非被强行提升修为,而是那三大郁结,本就是她自己修炼的时候,出了问题,才出现了郁结,而这同样是她实力的一部分。

只是被我化解了,彻底增强了她的修为。

从根基上来说,云倾城绝对要比他的根基强,如今又是即将破境入元婴巅峰的境界,云飞翔根本不可能获胜。

“哼!”

云倾城冷笑一声,也不解释,冷冷地看着云飞翔。

赵四海深深地看了云倾城一眼,随即又看向云飞翔,开口说道:“既然你要战,那边去吧,无论结果如何,在没有离开神之遗迹之前,一切皆有可能!只有离开神之遗迹了,那时候的实力,才是真正的实力。”

“好!”

云飞翔不着痕迹的从赵四海手中接过一颗赤红的丹药。

只是这一切,又如何能逃得过精神力强大的我?

我只是冷眼看了他们一眼,这种小手段,想要赢云倾城,简直就是在做梦。

“云倾城,既然你要求战,那边来吧!”

云飞翔走上前,一脸漠然地看着云倾城:“不过,我把丑话放在前面,毕竟刀剑无眼,若是不小心重伤了你,你可别怪我,到时候也是你自己咎由自取,非要跟我一战。”

“放心,既然我跟你交战,那就生死勿论!”云倾城冷笑道。

“好一个生死勿论,那也就是说,如果交战的时候,不小心杀了你,那也是你自己找死了?”云飞翔毫不掩饰自己对云倾城的杀意。

云倾城冷笑:“当然!”

“那最好不过了!哈哈!”云飞翔大笑了起来。

“倾城!”这时候,我忽然叫了她一声。

云倾城疑惑地看向我,其他人也都看向了我。

我随手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了她说道:“这颗小灵丹你拿着,如果打不过了,那就吃了!”

云倾城眼中流光婉转,笑眯眯地看着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