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七十一章 杀意

云飞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尤其是云倾城破境入元婴中期的时候。

虽然云倾城的实力依旧还是比自己低一个境界,但他也不过是在神之遗迹中才突破元婴后期之境不久。

关键是云倾城的年纪比他还要小,如今却已经破境入了元婴中期,如果云倾城的修为再突破,那就跟他同境了。

到时候,云倾城就是整个云家,天赋最强的年轻一辈,即便是女辈,将来也有可能继承云家之主的位置。

更何况,如今云家的家主,还是云倾城的父亲。

想到这些,云飞翔忽然感觉到了十分巨大的压力。

可如果她死在神之遗迹呢?

人在疯狂的时候,只会越来越疯狂,就像是现在的云飞翔,脑海中刚出现这个想法,这个想法就疯狂的占据着他的整个脑海。

“云倾城在做什么?”

云飞翔身后那化神初期的强者,神色凝重地说道。

他已经感觉到了,云倾城虽然刚刚才破境,但此时,她身上的气息,竟然还在源源不断的变强。

而且增强的速度还十分迅猛,按照这个进度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时间,她还会再度破境。

如今云倾城已经是元婴中期的强者了,如果再破境,那就是元婴后期的强者了,到时候就跟云飞翔同境了。

他们之所以敢义无反顾的跟随在云飞翔的身后,除了他们是云飞翔派系的门下之外,还因为云飞翔的天赋。

在整个云家,他都是最为优秀的一辈,也就云倾城,还有资格跟他比较天赋。

但那也是过去,云飞翔基本上能稳稳的压制云倾城两个小境界,如今却在短短几分钟内,云倾城就破境了,跟云飞翔的差距也只剩下一个小境界。

若是她再破境,那岂不是说,今后的云家,云倾城才是天赋最佳的后辈?

如此一来,云家未来家主之位,极有可能落在云倾城的身上。

想到这里,他神色顿时极为凝重,忽然开口道:“翔公子,这毕竟是神之遗迹,进入时间有限,我们之前为了等倾城小姐,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如果继续浪费下去,恐怕我们更没有多少机遇了。”

听到他的话,云飞翔瞬间明白他的意思。

不仅仅是云飞翔派系的化神初期强者赵四海,感受到了云倾城身上的气息在不断变强,其他人都能感觉得到。

“云倾城,海叔说的没错,我们为了等你,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既然你要跟我交手,来争夺天行之剑,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云飞翔话音落下,便已经朝着云倾城冲了过去。

而且他一出手,就直接是最强的一招武技。

陡然间,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拳头之上爆发,瞬间朝着云倾城攻击而去。

“云飞翔,你敢!”

齐龙顿时暴怒,直接冲了过去,想要保护云倾城。

“齐龙,这是倾城小姐,自己提出要跟翔公子交手,来争夺天行之剑的,你想要插手其中?”

齐龙刚向前一步踏出,就被赵四海挡住了去路。

齐龙顿时双目通红,怒道:“保护小姐!”

不等他吩咐,云倾城派系的其他四人,已经冲了过去。

蓝灵此时也冲了过去,自然要保护云倾城。

云飞翔那边,除了他和赵四海之外,还有五名强者。

而云倾城这边,除了她和齐龙外,只有四名强者,但如今蓝灵加入战斗,正好五对五。

一时间,赵四海缠住了齐龙,云飞翔派系的其他人缠住了云倾城派系的其他人。

只有云飞翔朝着云倾城攻击而去。

正在全力帮助云倾城提升实力的我,陡然间睁开了双目,眼神中迸射出两道寒芒,骤然间一字爆喝而出:“滚!”

“轰!轰!轰!”

伴随着他这一字呵斥而出,云飞翔的周身瞬间数道惊雷落下,硬生生将他阻挡在了距离云倾城十米之外。

而这时候,他的武技攻击已经朝着云倾城攻击落下。

之间我大手一挥,虚空之中,陡然间凭空出现了五柄不同颜色的长剑,瞬间落下。

“轰!轰!轰!轰!轰!”

五把元素之剑,瞬间落在我和云倾城四周。

嘭!

而这一瞬间,云飞翔的武技攻击已经落下,一道虚幻的拳影瞬间朝着云倾城袭来。

只是那武技刚刚进入云倾城和我的四周数米之外,那武技爆发的强大能量,瞬间湮灭消失。

所有人都是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云飞翔也瞪大了双眼,刚刚的武技,是他最得意的武技,甚至要比云家的顶级武技级别都要高,是他父亲在一次拍卖会上,花费了极大的代价购买的武技。

武技卷轴只有一个,而且是一次性的,也就是说,在他学会这个武技之后,武技卷轴就会彻底的消失。

如此强大的武技,此时却连云倾城的身体都无法碰触到。

“阵法!”

赵四海神色极为凝重地说道。

云飞翔或许不清楚,但他却看得十分清楚,刚刚云飞翔的武技即将攻击落在云倾城身上的时候,竟然被阵法给瞬间吸收。

那个年轻人刚刚只是随手一挥,就布置了一个阵法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年轻人,未免太强了。

此时,我浑身金光闪烁,烈焰长矛重重地落在他的面前,像是一把燃烧的长矛,正在为我护法。

我身上元婴巅峰极境的气息,也瞬间爆发而出。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一脸呆滞。

“元婴巅峰极境!”

赵四海不由的吸了一口凉气。

我的年龄,一看就不大,但却拥有了元婴巅峰极境的实力,而且是即将破境的那种。

此时的我,身上的气息,稳稳地将赵四海和齐龙压了下去。

他们可是堂堂化神初期强者,此时感受到我身上的气息,却让他们都感觉到了一丝极大的威压。

“混蛋!”

云飞翔咬牙切齿,双手凝印,再度酝酿武技。

就在这时候,赵四海忽然沉声说道:“翔公子,还是先等等吧!”

听到赵四海的话,云飞翔一脸不解,但看到他眼中的凝重之后,他知道,云倾城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并不简单。

一个字就能将他震退数步,随手一挥,就能布置一个阵法,而且身上爆发而出的气息,也极为恐怖。

还有他面前的那把燃烧的长矛,更是恐怖,强大的火焰威压,席卷而来。

可想而知,如果那个年轻人要动手,会瞬间将云飞翔秒杀。

赵四海这次进入神之遗迹,就是为了保护云飞翔而来,自然不能让他受到半分伤害。

此时的云倾城,身上的气息还在不断的增强,同时,她脸上也有几分痛楚。

她体内毕竟是有三大郁结,此时我只是化解了一个郁结,就已经让她的实力暴涨,如今她的修为,已经稳稳的保持在了元婴中期的极境,即将破境入元婴后期。

感受到云倾城身上即将破境的气息,赵四海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云飞翔也是如此,但赵四海都说了,现在还不能动手,肯定不能动手。

齐龙也瞪大了双目,死死地盯着我和云倾城的方向。

他能感觉到,等云倾城结束修炼之后,她的实力一定会突飞猛进,超越云飞翔,这是必然,甚至还会比云飞翔更强。

想到这里,齐龙忽然十分激动了起来,身躯都在微微颤抖。

“天佑我云家啊!”

齐龙双手合十,激动的仰头大呼。

此时的我,也极为不好受,毕竟是在给云倾城疏通三大郁结,而郁结又在她的体内,我必须小心翼翼,否则云倾城毕竟无法破境,反而还会受到重创。

所以我必须全神贯注,不允许任何打扰。

好在刚刚那一手,镇住了云飞翔他们,不然如果现在被打断这种状态,云倾城很危险,而他也有遭遇反噬的危险。

随着一股股强大的精神力不断的境入云倾城的体内,然后将她体内的郁结之处,慢慢地疏通。

整个过程,都不能急于求成,就像是在慢慢地把一个充满气的气球,把气给放了。

而放出来的气,就好比灵气,被云倾城的丹田炼化吸收。

如果灵气放的太猛,云倾城肯定会无法承受。

即便我已经将郁结中的灵气释放到了最慢,但还是有大量的灵气不断的冲入她的丹田。

此时的云倾城,就像是一个高速运行的机器,不断的炼化灵气,化作灵力来增强修为。

与此同时,我也会通过精神力,不断的引导那郁结之内的灵气,吸收进入我的体内。

必须这样做,才能保持郁结以一个极为平缓的速度来释放灵气,从而让云倾城不断的变强。

“轰!”

陡然间,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云倾城的体内爆发而出,她的丹田也在这一瞬间,忽然变大了数倍。

原本我还想要吸收炼化她体内的灵气,但却在云倾城破境的那一瞬间,将所有的灵气都吸收炼化。

“有破境了!”

赵四海双目圆瞪,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他见过破境快的人,但却从未见过破境这么快的人。

短短数分钟内,连续破了两个小境界。

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破境一个小境界,却让云倾城在短短几分钟内,连续破了两个境界。

“哈哈,好!好!好!”

齐龙激动的大笑了起来。

云飞翔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双目中充满了杀意。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