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六十六章 再见了,师兄

“想要我的丹药,这不可能!”

蓝灵一脸寒意,瞬间拔出长剑。

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的确是十分的温柔,但那也只是对待自己人。

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她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听到蓝灵的话,两名强者双目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意。

“既然美女如此不珍惜生命,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们只能亲手夺了!”

为首强者开口说道,手中拎着一把大刀,浑身都是杀意。

另一名强者也祭出了一把权杖,眼神中充满了寒意。

蓝灵虽然很漂亮,但她们却不会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在这种地方怜香惜玉,那就是在找死。

而且,只要实力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要在神之遗迹中寻找?

这两人十分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此时都有丝毫的犹豫,瞬间爆发身上的气息,瞬间朝着蓝灵冲了上去。

蓝灵也没有丝毫犹豫,脚下猛然间一踏,身形顿时爆闪,手持一把长剑,直接冲向两人。

“铛!铛!铛!”

此时的蓝灵,就像是一只轻快的小精灵,身形十分灵活。

她虽然只是刚刚才破境入了元婴后期,但毕竟是继承了虚空门前任门主的血脉,而且多年的寒月珠侵蚀之下,让她的体魄也得到了很强的变化。

可以说,如今的蓝灵,她的修为虽然只有元婴后期,但她的体魄,却能媲美元婴巅峰极境,寻常的元婴后期强者,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但对方毕竟是两大强者,而且还有一人跟她的修为同境,另一人即便境界比她弱,但也是即将破境的那种。

可想而知,此时蓝灵所要面对的强者,实力有多么的恐怖。

即便如此,蓝灵也没有丝毫的畏惧,眼神坚定如霜,手中的长剑不停的挥动而出。

随着她每一次长剑挥舞落下,都带着数道凌厉的剑意,朝着两人杀了过去。

“铛!”

长剑刚与达到碰撞在一起,另一人的权杖立马又朝着蓝灵攻击而来。

蓝灵无法同时面对两大强者的联手攻击,只能飞速后退。

就是这样的战斗,不停的持续着,每一次她跟其中一人交战的时候,另一人都会瞬间攻击降临,让她无法专心的跟同一个强者交手。

“美女,你不是我们的对手,我奉劝你最好还是痛痛快快的将丹药交出来,否则死在了这里,就不划算了,毕竟神之遗迹很大,只要活着,你还有机会得到更多的机遇。”

为首强者也意识到了蓝灵的不凡,此时不由的开口劝说道。

毕竟蓝灵如此年轻,就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和战斗力,身份和背景肯定都不凡,如果能杀了那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一旦蓝灵活着离开,那就是他们的末日。

这是许多进入神之遗迹之后强者心中的想法,他们或许要比许多人强,但并不是所有人,他们都敢去得罪。

一般情况,如果能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

毕竟能进入神之遗迹的人,任何一个人的背后都不会简单,一旦击杀失败,那后果十分严重。

如果不是蓝灵手中的破境丹药太重要,他们也不会铤而走险。

蓝灵眼神冰冷如霜,冷冷地说道:“废话少说,要么你们现在离开,要么继续一战,只要我不死,你们休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

此时的蓝灵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眼神中满是冰冷的杀意。

她的柔弱,从不会向任何一个敌人表现。

更别说是一个想要得到她宝物的敌人。

在神之遗迹中,破境灵丹这种丹药,简直就是宝贝,毕竟能进入神之遗迹,并非刻意得到重宝,但如果你的实力能忽然暴增一大截,那你得到宝物的机会也会增大许多。

所以说,许多人都会为了破境,而不择手段。

看到蓝灵如此坚定,两人脸上都有几分挣扎。

“大哥,只要我们能得到破境丹药,你就能破境入元婴巅峰了,在神之遗迹,虽然存在化神初期的强者,但却没有几人,元婴巅峰,也算是站在巅峰的强者。”

这时候,元婴中期的那强者,忽然开口说道,眼神中满是笃定。

听了他的话,为首强者神色渐渐变冷:“没错,只要杀了你,那我就能得到你手中的破境丹药,等我实力达到了元婴巅峰,在这个神之遗迹,还有多少人会是我的对手?我想要得到更多的宝物,也不是没有可能!”

“看来,你们是坚持要跟我生死之战了!”蓝灵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你逼我们要杀你,怪不得别人!”为首强者冷冷地说道,脚下一动,瞬间冲向了蓝灵。

另一人也朝着蓝灵冲了过去。

一时间,大战再次爆发。

蓝灵猛的吞下一颗恢复灵力的丹药,也再度挥动长剑冲向了敌人。

“铛!铛!铛!”

长剑跟对方的大刀,还有权杖,不停的碰撞在一起,爆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还有无数火花飞溅。

在偌大的神之遗迹之内,不仅仅是在蓝灵这边爆发了大战,还有许多地方,都爆发了很大的战斗。

一切都为了利益,为了变强,这就是灵界的残忍,强者为尊,只有真正站在巅峰的强者,才能主宰一切。

否则,任何阶层的强者,都会遇到更强的强者,也会遇到很多要杀他的强者。

神之遗迹又称之为天才的埋骨之地,并不是谎言,而是事实。

在神之遗迹中,尤其是遇到年轻的天赋强者,要么不得罪,一旦得罪,就必须拼尽一切将对方击杀。

否则一旦对方活着离开,那就是你的末日。

毕竟年轻的天赋强者,基本上背后都有一个实力十分强大的后盾,没有人愿意跟强大的势力做敌人。

但是为了变强,他们不得不这样去做。

就在蓝灵正在战斗的时候,我和云倾城也遇到了几处交战的战场。

也遇到了一些对我们有所觊觎的强者,可是当他们感受到我身上元婴巅峰强者的气息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毕竟一个元婴巅峰的强者,基本上没有任何的疑惑,这样的人,都是真正顶尖宗门的强者。

“有你在身边,还真是能减少不少敌人。”云倾城感受到无数的敌意瞬间消失之后,她笑着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毕竟没有人会为了宝物而送命,虽然在神之遗迹中,存在一些化神初期的强者,但这也的强者也是很难遇到,而元婴巅峰强者,也算是真正的强者,我们又如此年轻,很多人都会将我们联系在一起,你想想,两大强者一起出现,而且还这么年轻,背景会不会很强呢?”

云倾城笑了笑说道:“那强者也只是你,在这里,我只能算是最弱的弱者。”

的确如此,但两个人在一起,就算她实力并不强,可是年轻啊!

除非有更强的存在,确定我们身上有宝贝,否则根本不会轻易对我们动手。

“那边好像也有打斗声!”

就在这时,云倾城忽然看着一个方向说道。

我笑着说道:“很正常,说不定等我把你送到你们家族汇合点的时候,也正发生大战呢!”

“你可别乌鸦嘴,如果真的有大战,那肯定会十分的惨烈。”云倾城连忙说道。

我看了她一眼,这个女人虽然明白,云家并非所有人都对她很尊敬,也并非所有人都在乎她的生死,但是她却十分善良,担心自己家族的人受到攻击。

另一边,蓝灵跟两大强者的战斗,也达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战斗十分激烈。

蓝灵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此刻也被鲜血染红。

她虽然十分狼狈,但是对方也不好。

元婴后期那强者,脸上也被蓝灵划了一剑,身上也有许多剑痕。

而那元婴中期的强者,更是狼狈,身上的剑伤更多。

三人完全是拼了命在交战,蓝灵是为了给我保住一颗丹药,而另外两人却是为了得到丹药来破境。

即便是我,也不会想到,蓝灵为了一颗区区破境丹药,就如此拼命。

“我一定要保住这唯一的一颗破境丹药,任家的强者虎视眈眈,肯定正在寻找师兄的下落,如果师兄能得到这枚破境丹药,他的修为就能破境到元婴巅峰了,到时候即便是遇到任家的黑袍,师兄至少能多一点保命的希望。”蓝灵心中暗暗想到。

她即便是死,也不愿意将这颗丹药别人夺走了,简直就是一个傻女人。

“你为了区区一颗破境丹药,却要以死相拼,值得吗?”

为首那元婴后期强者,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的确对蓝灵产生了畏惧,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抢走丹药,但蓝灵却是拼命在保护那颗丹药。

这种女人,简直太可怕,原本没有杀她的打算,但是现在,必须杀了,否则一定后患无穷。

“大哥,跟她不用说那么多废话,我们必须杀了她!”元婴中期强者咬牙切齿道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只能杀了这个女人!”为首强者怒道,随即直接拿出一颗赤红的丹药服用了下去。

很快,他原本元婴后期的气息,瞬间暴涨到了元婴巅峰。

蓝灵顿时面色大变。

“本来是打算保命用的,但为了杀你,我不得不服用这颗丹药!”

为首强者眼神冰冷,充满了强烈的杀意。

蓝灵也神色极为凝重,紧紧地握着长剑,咬牙说道:“就算是死,你也别想要得到我的破境丹药。”

话音落下,她直接将唯一的一颗破境丹药握在了手中,似乎只要自己到了必死之局,她就要将这颗丹药给毁了。

“你敢!”

为首强者大怒道,脚下一动,拎着大刀就朝着蓝灵冲了过去。

“铛!”

一声巨响,蓝灵手中的长剑直接断裂,而她被对方强大的力量,直接震飞了出去,人还未落地,喷了一口血出来。

她身上的气息,迅速减弱,一瞬间,恐怕只有元婴初期的气息了。

“既然你们要这枚破境灵丹,那我现在就将它给毁了!”

蓝灵满脸愤怒,直接将丹药捏成了粉碎。

“你竟然真的将它给毁了!给我去死!”

为首强者顿时暴怒,好不容易击败了蓝灵,却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将丹药毁了。

蓝灵显然是意识到自己倒了必死之局,所以才会如此做。

“师兄,对不起,以后只能你一个人了!”

蓝灵双目中噙满了泪水,缓缓闭上了双目。

而这时候,为首强者手中的大刀,狠狠朝着她落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