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六十四章 三十年前的天才

云倾城看着我,神色忽然变得极为凝重。

“化神之上,为炼虚,据说,但凡修行到炼虚境的强者,寿命都会增加许多,如今就是最年轻的炼虚境强者,也有七八十岁了,甚至还有数百岁的连续境强者。”

云倾城神色凝重地说道。

我心中暗暗震惊,即便是最年轻的炼虚期强者,都已经七八十岁了吗?

甚至有数百岁的老怪物,人类真的能活那么久吗?

我忽然对这个世界越来越感兴趣,真不知道这世界的最强者,又是什么境界。

当然,这些对我而言,还太远,目前,我最需要做的,就是尽快的将实力突破到化神初期。

化神期的每一个境界,修行都极为艰难,谁知道我多少岁才能修行到化神巅峰。

但是想到父母还在武宗的地牢,我心中又燃烧起了熊熊烈火。

“你知道武宗吗?”我忽然开口问道。

云倾城如此年轻,实力就达到了元婴初期,而且还能以元婴初期之境,进入神之遗迹,已经说明了她的天赋不凡,身份自然也会不凡。

或许,她还知道一些关于武宗的事情。

“武宗?知道啊!你怎么忽然提起了武宗?”云倾城疑惑地问道。

“听说武宗的门主,就是化神巅峰的强者?”我问道

云倾城微微点头:“武宗也是近几年才出现了一名化神巅峰强者,地位也是一升再升,否则,武宗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家族。”

听云倾城这口气,应该来头要比武宗还大。

“那你们云家呢?跟武宗相比,如何?”我忽然问道。

“那种垃圾宗门,有什么资格跟我们云家相提并论?”

云倾城下意识地说道,言语中充满了武宗的不屑:“据说,武宗修行的功法极为霸道,武宗的名声极差,为人也很不好,甚至就连自己宗门的人,都随意斩杀。”

听了云倾城的话,我倒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她真的跟武宗有什么瓜葛,那我又该如何去对她?

“武宗竟然这么无耻?”我故意问道。

云倾城点头,义愤填膺地说道:“据说在三十多年前,武宗出现了一个百年一遇的修行天才,可是就因为这个天才出身于小家族,就被武宗现任的宗主,将他修为废除,并且夺走了他的气运,否则现在的武宗的宗主之位,也轮不到现在的武宗宗主。”

“三十多年前?发什么什么事情?”

听到云倾城的话,我忽然神色十分凝重了起来。

我如今二十七岁,距离三十也只有三年了,而我这一身逆天天赋,我本身就怀疑过,自己身份可能不凡,否则我父母又怎么会被武宗抓走?

如今听了云倾城提起三十年前的事情,我忽然就想起了父母,这件事,会不会跟我的父母有关系?

云倾城开口说道:“具体是多少年前,我也记不清楚了,就当是三十年前吧!”

“武宗是个等级分明十分严重的宗门,原本武宗只是一个小宗门,但因为出了一名化神期的强者,也就是现在的武宗宗主,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武宗到处拉拢人进入武宗。”

“于是,吸纳了不少小家族势力,说好听点是为了扩大宗门,实际上,武宗也是为了敛财,刚开始宣传的时候,还没有提灵石的事情,等那些人被忽悠的加入宗门了,就威逼利诱,让他们将整个家族都并入武宗之内。”

“也就是用这种办法,武宗渐渐扩大了起来,随着武宗的不断扩大,他们的目标也渐渐变大,刚开始加入武宗的那些小家族,到了后面,完全没有存在感,被逼之下,只能离开武宗,而且家族的一切,早已经成为了武宗的一切。”

“就这样,武宗一步步强大了起来,而武宗之主,实力也不断的变强,直到三十年前,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化神后期,可就在这时候,武宗出现了一个天才,只有三十岁不到的年纪,他的实力却已经达到了化神初期。”

“一般情况下,这种天才人物,都是自身带有大气运的天选之子,武宗之主为了夺走他身上的大气运,竟然将他一身化神初期的修为废除。”

“有人说,武宗之主得到了那天才的气运,但也有人说,他什么都没有得到。”

“反正后来,这年轻人不知道怎么离开了武宗,然后就彻底的消失了,甚至有传闻称,这天才去了世俗。”

“不过就算他是去了世俗,恐怕也没有丝毫建树吧!就算他身上的大气运还在,可是却无法改变他被废修为的事实。”

听了云倾城说的这么多,我更加坚定,那天才就是我父亲。

一时间,我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双手猛地抓在了云倾城的双肩之上,情绪激动地问道:“你说的那个天才人物,叫什么名字?”

“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记得,不过好像是姓张!”她思索了半天,回应道。

轰!

我只觉得大脑中一片轰鸣声,三十多年前的武宗天才人物,一声逆天的修为,又据说去了世俗,而且还跟自己一个姓。

现在,他基本上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云倾城忽然间,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杀意,从我的身上不断的爆发而出,她吓了一大跳。

我现在忽然可以理解,为何自己气运会这么好了,极有可能,当初武宗之主并没有从我父亲的身上得到大气运。

后来,这大气运,被我父亲传承到了我的身上。

也因为此,所以我才能如此幸运,遇到钟叔传说我温养调息法,让我初入武道。

接着又遇到了南离师傅,传授我大道天衍经,让我修行之路更加迅速。

甚至还让我得到了燕都春秋图,并将基本上不可能凑齐的三幅残图,凑齐了,实力更是暴涨。

再到后来,经历了许多次的危难,我都能顺利的度过,甚至来到了灵界,又进入了神之遗迹。

这一切,冥冥之中,似乎都是注定的,但我现在终于明白,并不是我运气好,而是这些都原本属于我父亲的大气运,到了我的身上。

所以我才能拥有如今的一切。

如果我没有猜错,我父亲是武宗那天才人物,而我母亲,是我父亲进入世俗之后,才遇到的,然后有了我。

三十年虽然只是大概,并不确定,但却跟我的年龄基本上吻合。

想到父亲被废除修为,被逼夺大气运,想到父亲承受的一切痛楚,还有现在父母,还有苏婷都被带去了武宗地牢受罪,我心中翻腾起一股股怒火,让我忽然有种想要杀人的感觉。

“你,你没事吧?”

半晌,我才听到云倾城的声音,这才渐渐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下去。

“对不起,我失态了!”我开口说道。

云倾城有些怀疑地看了我一眼:“你跟那个人,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啊?”

我故作惊讶的样子,连忙摇头,笑着说道:“怎么可能?”

“你也姓张!”云倾城忽然说道,神色无比认真。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就知道,她从我刚刚的反应中,应该已经猜到了什么。

我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就在这时,云倾城忽然开口说道:“没关系,你不用向我说!”

“其实,那个人,原本跟我的父亲,是很好的兄弟,这些年来,我父亲也一直在寻找他的下落,虽然不说,但我却能感受得到,他对那位兄弟的感情有多深。”

“毕竟那位前辈,身上有可能还有大气运,我父亲并不对任何人提及,即便是我,都不会多说一句话。”

“一旦我乱说,被武宗的人得知,肯定会逼问我的,虽然我们云家也不惧武宗,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武宗很强。”

听了云倾城的话,我心中微微有些感动,没想到父亲还有这么好的兄弟在,如果他知道了,应该很高兴吧?

但我也只是猜测,那天才人物就是我父亲,即便确定,我也不可能告诉云倾城,这件事毕竟事关重大,而我跟云倾城认识还没有多久,这种事情自然不能说。

云倾城也不再多说那件事,而是笑着看向我问道:“你又来自哪个宗门?哪个家族?如此年轻,就已经是元婴巅峰强者,而且还能越境跟化神初期的强者交手而不败,甚至能击杀化神初期强者,应该也来自大宗门吧?”

我微微摇头:“我来自虚空门。”

“虚空门?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宗门?”

云倾城疑惑地问道,显然,虚空门太小,她又是大宗门之人,不知道也可以理解。

“虚空门是个小宗门,你应该没听说过。”

我随意解释道,并不愿意多说。

云倾城也不再多问,这时候忽然拿出一副地图,又看看四周,目光回到地图,指着一个位置说道:“我们应该是在这个位置。”

“你竟然还有神之遗迹的地图?”

我惊讶地说道。

云倾城微微一笑:“这只是一份十分粗略的地图,基本上,每个大家族都有神之遗迹的地图,毕竟每一年,都有很多人进入神之遗迹,每一次离开,都会有人将这里的情况绘制成地图。”

“那岂不是说,所有的遗迹都在地图上能找到?”我问道。

云倾城摇了摇头,说道:“这怎么可能?这地图只是路线,就算真的有遗迹,也早就被前面的人得到了,又有谁会傻傻的将遗迹的位置也在地图上标注出来?”

我一想也是,笑了笑,没说话。

“我和家族强者约好了是在这里见面,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他们了。”

云倾城高兴地说道:“我们家族也有即将破境入化神初期的元婴巅峰强者,为了表达感谢,以后就有我们家族的强者来保护你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