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五十九章 刚才都是误会

神之遗迹的灵力本就十分的充裕,而刚刚我又经历了那么一场消耗巨大的交战,此时,我的身躯像是吸水的海绵,疯狂的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

我的头顶汇聚着一阵极为恐怖的灵气,如同末日降临一般,无数灵气疯狂的涌入我的体内。

不愧是能被称之为神之遗迹,果然非凡,就在我短短修行数分钟的时间内,恐怕已经能赶得上我在世俗修行大半年了。

本就因为极度的消耗,此时的我,对灵气的需求达到了一种极为恐怖的地步。

我本就是元婴后期的强者,而且是实力即将破境的那种,如今的我修行简直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身上的气息不断的变强。

这种状态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忽然间,我头顶上空的汇聚的灵气越来越强大,而我的实力已经到了真正要破境的时候。

轰!轰!轰!

天空之中的惊雷陡然间炸响,无数闪电划过天空,像是要撕裂那片天空。

惊雷疯狂的落在我的四周,就在惊雷落下之前,我神念一动,燕都春秋图已经冲天而起,挡在了我的头顶上方。

自从我的实力达到元婴期后,基本上每一次破境的动静都十分的巨大。

此时头顶之上的那无数惊雷,更是凝聚着极为恐怖的威压,以我如今的实力,似乎很难承受。

但是燕都春秋图中就是一方世界。

有它在,就能帮助我吸收多余的惊雷。

而且我有种感觉,每一次燕都春秋图吸收天地间各种属性的能量时,都能在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衍化出这种属性的能量。

就像是此时的雷能,如果能大量的吸收,那今后在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也将会拥有大量的雷电属性的能量。

我在世俗的时候,就曾经将内丹和雷灵丹融合为了一体,如今我的实力虽然达到了元婴期,但我的元婴也是从内丹变化而成的。

也就是说,我如今的元婴,本就自带累属性。

可想而知,雷电之势对我修行的重要性。

我之所以要祭出燕都春秋图,并不是为了帮我将所有的神雷抵挡,还想要让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也拥有雷电之势。

凭借我现在的实力,即便不会死在神雷之下,但也无法将所有的雷能吸收,我现在自身吸收炼化一部分雷能,多余的全被燕都春秋图吸收,这样一来,每一次我修行的时候,都不会有一丝能量的浪费。

毕竟只有破境之时的这种雷电之势,最为恐怖,也对修行最为重要。

轰咔咔!

无数惊雷从天而降,我的身体陡然间凌空而起,双手张开,仰头望天。

骤然间,数道神雷落在我的身上,闪电在我周身游走,而其他的雷电皆尽被燕都春秋图吸收。

不远处的独角兽,此刻惊恐的匍匐在地上,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直到这一刻,它才意识到我有多么的强大。

无数的灵气汇聚在我的头顶,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灵力漩涡,如同要将整个神之遗迹的灵力都要吸收过来一样。

可能是因为这里是神之遗迹,此时落在我身上的神雷,更加霸道,像是要将我的身体毁灭一般。

雷光环绕着我的周身,每一道闪电落在我的身上,都感觉自己的身躯快要炸裂一般。

但我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因为我对自己的身躯强度十分的清楚,而且随着无数神雷落在我的身上,我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强度正在不断的增强。

每当我的身躯被雷电毁坏一点的时候,强大的自愈能力,立马让那崩坏的身躯自动修复。

我的眼中忽然充满了疯狂之色:“难道说,我的身躯就快要炼成大道之躯了?这一次破境之后,我的修为或许只是元婴巅峰,但我的身躯强度,却能达到化神初期!”

这并不是我狂妄,而是的确如此,我的身体强度本就远强于同境强者,此时又不断的经过神雷炼化,身体之内雷音咆哮,身躯之上雷光闪烁,整个人都像是化作雷神。

“既然神雷无法毁坏我的身体,那我又有何惧?”

我忽然大笑着说道,直接将燕都春秋图收了起来。

没有了燕都春秋图的保护,无数惊雷齐齐炸响,疯狂的落在我的身躯之上。

轰!轰!轰!

一瞬间,所有惊雷都汇聚在了我的身上。

强大的毁灭之力,像是要撕裂我的身躯,要让我的身躯炸裂。

而我浑身的衣衫已经彻底在这神雷之中毁灭,古铜色的皮肤之上,全都是雷光闪烁。

每一道神雷落下,都能将我的身躯毁灭一点,但在下一道神雷落下之前,刚刚毁灭的身躯已经自愈。

神雷咆哮,越是攻击强烈,我身躯的自愈能力越是强大。

短短半个小时之内,我像是被天地炼化的宝物,浑身雷光闪烁,而天空之中的神雷没有丝毫熄灭的迹象,更加疯狂的炸响,落在我的身上。

此时,这九天神雷,竟然无法伤害我的身躯半分,我忽然有种十分奇妙的感觉,此时的九天神雷,就像是属于我一般。

就好比我手持烈焰长矛的时候,明明火焰缭绕,但那强烈的火焰,却无法灼伤我半分。

因为烈焰长矛已经被我彻底的炼化,所以它自带火属性的火焰,也同样被我炼化,伤害不了我,却能伤害到别人。

而现在的九天神雷也是如此,我感觉不到一丝对我的威胁,似乎我能掌控这九天神雷。

“哈哈!来啊!继续!”

感受到这种奇妙的变化之后,我忽然大笑了起来,仰天大吼了起来。

九天神雷像是尊严被践踏,愈加疯狂,无数的惊雷落在我的身躯之上,已经对我无法造成一点伤害。

神雷金属被我的身躯吸收,在我体内,雷音咆哮。

终于,我身上的气息骤然间暴涨了一大截,短短一瞬间,原本是元婴后期的我,实力陡然间暴涨。

一瞬间,就达到了元婴巅峰极境,我有种感觉,如果这破境势头还能继续一会儿,我甚至有可能一鼓作气,直接破境入化神初期。

但是很快,天空中的神雷消失,刚刚的乌云密布,顷刻间晴空万里无云。

我身上的气息也渐渐稳定了下来,最终达到了元婴巅峰极境。

我低头看着身躯之上依旧还在闪烁的雷光,已经体内隐隐不断的雷鸣之声,忽然十分兴奋了起来。

“元婴巅峰极境!我进入神之遗迹不过短短数小时,实力就已经从元婴后期达到了元婴后期极境,这里果然是处处藏着机遇。”

我双手紧紧地攥了起来:“只要我的实力能达到化神巅峰,就可以前往武宗救我的父母了!还有苏婷!”

一想到父母还在武宗地牢受罪,我浑身都是强烈的怒意,对实力的渴望,也达到了一种巅峰。

与此同时,我丹田之内,除了元婴之外,还有那颗被烈焰封印起来的寒月珠。

在刚刚的破境中,它好像也吸收了不少的雷电之势。

我忽然有种感觉,寒月珠好像自带吞噬效果,随着我实力的不断变强,它所蕴含的灵力似乎也更加强大。

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我现在只能想办法将它炼化了,或许才能彻底的控制。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到了一道不弱的气息,出现在了不远处,顿时眉头一挑,双眸陡然间看了过去。

就在我转身看过去的时候,才知道是一名长相极美的女子,看样子只有二十五六岁,但她身上的气息,已经达到了元婴初期。

能在这个年纪达到元婴初期的强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蓝灵的实力虽然也达到了元婴中期,但她跟寻常之人不一样,体内一直有寒月珠存在,她的丹田也远非寻常之人。

而且她是沉睡了百年之久,二十六年前才刚刚开始正式成长,说起来只能算是二十六岁。

否则,这次神之遗迹,她也无法进入了。

让我意外的是,那个元婴初期的女子,好像受到了重伤,此时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榴芒!”

她忽然惊呼一声,骂了我一句,随即连忙转身。

看着她满脸羞红的样子,我忽然有些好笑:“我怎么你了?第一次见面,你就骂我榴芒?”

我脚下一动,瞬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啊!臭榴芒!变太!”

她刚转身,就看到我有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顿时再次惊呼一声,连忙闭上了眼睛。

我这才感觉到了不对劲,低头一看,当我意识到身上的衣服早已在刚刚破境的时候,已经彻底毁灭了。

我刚刚一直沉浸在破境的欢喜之中,却忘记了穿衣服。

此时正一丝不挂的站在对方的面前,怪不得对方会骂我榴芒变太。

“你先把衣服穿上啊!”

这女人顿时都快要哭了,一脸娇羞,红润的脸上都能滴出水来。

此时不仅仅是她害羞,我比她更加害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神念一动,在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找了一件衣服出来。

穿好后,我才一脸慌乱地解释道:“我真不是变太,刚刚都是误会,我才破境,衣服被毁了,然后你出现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