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五十三章 五行神阵

“嗖!嗖!嗖!”

就在这一瞬,我感受到了无数剑意穿过我的身躯。

让我惊喜的是,竟然真的成功了,那些剑意,并未能伤害我半分,在接触我身躯的那一瞬间,化作无数剑式。

我似乎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无数虚幻剑影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知道,这就是着一座神山之上的剑意,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将这剑意领悟。

此时的我,浑身都是一股股凌厉的剑意,我双目紧闭,脑海中是无穷无尽的剑招,很快,那些虚幻的剑影彻底消失。

显然,这才是真正的考验,恐怕许多人都跟我一样,感受到了剑招,但想要修炼成功,恐怕很难。

如果我没有猜错,在这一座神山之下感悟的强者,所有人都跟我一样,刚刚出现了剑意要冲杀自己的画面,一旦谁在那时候停止了感悟,那么他将彻底跟这座神山之中隐藏的剑意无缘。

仅仅是这一步,应该就能让许多人失去这一次的机会,而能经过考验,依旧在感悟剑意的强者中,每个人的脑海中只有一边剑招幻影,其中能领悟剑意的强者,那就更少了。

我不敢多想,进行修炼,刚刚的剑招,如果电影一般,在我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我并未着急开始去练,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将刚刚的剑招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依旧沉浸在我的感悟中,像是一切都与我无关,而我也根本不是来参加神之遗迹的,而是陷入了感悟之中。

跟我猜测的一样,许多人就在剑意杀来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感悟,当他回过神,想要再次感悟这座神山之中的剑意时,再也无法感悟到一丝剑意。

即便是那些没有在剑意杀来之时有任何躲闪的强者,剑招很快在他们的脑海中消失,当他们极力修炼,想要回忆起刚刚剑招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剑招已经彻底忘记,根本无法再继续修炼下去。

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还在继续修炼之中。

没多久,蓝灵也从修炼中结束,眼中有几分欢喜,显然有所收获,可当他发现我还坐在一旁修炼的时候,又有一些担忧。

仅仅是在第一座神山之下修炼,就已经耗费了许久,一炷香已经燃烧了三分之一。

按照蓝灵的修炼速度,最多能学会三座神山的剑招。

可是我却依旧在修炼,蓝灵轻轻地咬着红唇,心中有几分担忧。

稍作思索后,她转身离开,去了第二座神山之下,盘膝而坐,开始了第二座神山之上的剑意修行。

除了蓝灵外,紧接着,又有许多人从第一座神山之下修行结束,又去了下一座神山之下感悟。

而我的身边,也换了别人在修行。

我依旧沉浸在我的感悟之中,在这座神山之下的剑招,已经完整的刻在了我的脑海中,仿佛这剑招,本就属于我。

然却又有种感觉,我并没有领悟这一种剑意。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有种已经学会了这一种剑意,但又有一种欠缺的感觉,总觉得缺了什么。

“难道说,是因为我还没有领悟其他神山之中的剑意?”

我心中暗暗自问道。

虽然疑惑,但我也没有急着离开此地,陡然间精神力彻底爆发,一时间,五座神山全都在我的感知中。

我无法从其他四座神山之中感悟到丝毫的剑意,可能是因为我还没有从第一座神山的修行中离开,所以无法感悟。

但五座神山给我的感觉,却十分的玄妙,东西南北中,五大方位,而我所在的着一座山峰,恰好是东方的那座神山。

此时,我所在的这座神山,似乎整座山都化作了一把巨剑,周围全都是极为强大的剑意,而五族之主,是来这里镇压神剑的。

想到这里,我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这五座神山,根本不是山,而是剑!

五族之主之所以要出现在五座神山之巅,并不是想要站的更高,而是将他们融入了这五神山之中。

五座神山,连起来就是一个神阵,我们现在正在领悟剑意,也只是身在神阵之中。

想到这里,我的脑海中充满了震撼,如此说来,一旦能破解这个阵法,那每一座神山之中的剑意,我都将会瞬间领悟。

我本就会虚空神阵,虽然跟眼前的阵法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但至少让我对此地的阵法有了很深的了解。

我双目紧闭,精神力像是化作了一个小人,游走在五座神山中间。

这一刻,整个五神山都在我的感知当中,我能感受到每一个强者所在的位置,甚至能感悟到他们的喜怒哀乐。

有的人,一座神山之中的剑意都未曾领悟,也有人已经连续修行了三座神山之中的剑意,也有人已经走完了五座神山,却丝毫没有任何头绪,直接放弃离开。

短短一炷香不到的时间内,仅仅是放弃的人,就已经占据了半数,剩下的半数中,真正有所领悟的,却又剩下半数。

可想而知,这一关的难度有多高。

我不关心五神山的天赋测试有多难,而是想要破解五神山的阵法。

我像是进入了一个迷宫之中,无法走出,而破解五神山阵法,才是我唯一能走出迷宫的办法。

没多久,蓝灵又领悟到了第二座神山之中的剑意,她看了眼我的方向,见我依旧还在第一座神山之下,满脸都是担忧。

可当她看到在场的人已经只有半数之后,她倒是又放心了几分:“师兄至少可以将第一座神山的剑意领悟,只要他领悟深,一定可以得到进入神之遗迹的机会。”

“呵呵,小姑娘,你就别做梦了。”

蓝灵话音刚落,黑袍忽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冷笑一声说道:“虽然他上一关表现的很抢眼,这只能说明,他是力量修行者,所以在力量这一关,才能表现如此抢眼,但这不代表他的天赋也是最好的。”

蓝灵皱了皱眉,看了眼黑袍额头上的两道细小的金光,显然,黑袍也掌握了两座神山的剑意。

每次掌握一种剑意,额头上都会自动多处一柄金光小剑,一眼就能看到,在场之人所掌握的剑意有几种。

而我的额头上,却一柄都没有。

听到黑袍的话,蓝灵冷冷地说道:“师兄一定可以成功的,他只有二十七岁,就能成为元婴后期的强者,难道这还不能说明他的天赋?你呢?一个都快要接近五十岁的大叔,却跟我们年轻人一起竞争,真不要脸,如果师兄再修行二十年,等他到了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在他眼中,你又算什么东西?”

蓝灵一点都不客气,这番话说出口,她是痛快了,但黑袍却很不同快,浑身魔威滚滚。

就在这时,一道强大的威压瞬间降临在黑袍身上,显然是对黑袍的警告,黑袍大惊失色,连忙收敛气势。

那强大的威压这才消失,黑袍浑身都被冷汗浸湿,刚刚那种感觉十分恐怕,似乎只要对方一个念头,就能让他灰飞烟灭。

“小姑娘,咱们神之遗迹见,我倒是要看看,在里面,没有任何规则的时候,你是否还能像是现在这样伶牙利嘴。”黑袍狠狠地看着蓝灵说道。

蓝灵没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盘膝而坐,开始感悟第三座神山之中的剑意。

与此同时,距离一炷香的时间即将要到,一炷香只剩下最后一小截,估计五分钟左右,就能燃烧殆尽了。

而我,却依旧坐在第一座神山之下。

许多人都注意到了我,因为我很年轻,实力却已经达到了元婴后期,而且刚刚在第二关中,我能让战鼓连续发出十响,已经轰动了所有人。

很多大人物都对我关注有加,如今看到我在第三关却没有丝毫进展,许多人眼中都是对我的失望。

在他们看来,我不过是虚有其表,就连进入神之遗迹的机会可能都不会得到。

我自然不是没有丝毫感悟,就在这时,我已经在五座神山之中,感悟了无数次。

忽然,我看到了五座神山,瞬间化作五把神剑,而五族之主,每一个人都踏在一座长剑之上。

除此之外,我还能隐隐感觉到,五族之主,此时正源源不断的将灵力输入神剑之中,才能维持我们感悟剑意。

原本一开始,我们只看到五族之主,大手一挥,五座神山之上剑意出现,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剑意并不是五族之主所创,而是从五把神剑之中爆发而出的剑意。

只是需要五族之主的强大灵力输入,才能出现剑意,让我们来感悟。

五神山,每一座神山都是一把神剑,而五把神剑所连接的横线,即为五神剑阵法的边缘。

只有五把神剑之中的灵力相当,才能形成五神剑阵法,也就是说,正踏在五把神剑之上的五族之主,也必须保持相当的实力,才能开启这个阵法。

而我所在的着一座神山之下,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金元素力量的恐怖,这神山即为金之剑!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五行神阵?”我忽然大喜。

金木水火土,这五大元素,正好对应五把神剑。

当我再感知其他四把神剑的时候,的确感应到了其他四大元素的力量。

“我明白了!”

一时间,我恍然大悟,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就在我起身的那一瞬间,五座神山之中,一股极为恐怖的灵力冲天而起,无数人震惊的看向五座神山,此时,每一座神山之上,都有一把虚幻的巨剑形成。

而在这一瞬间,我额头上出现了五把细小的剑影。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