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四十七章 蓝灵的天赋

寒月珠瞬间被我吞入体内,这一刻,我只觉得体内有一轮极阴之物,像是要将我的五脏六腑全都冰封了一样。

转瞬之间,我的身上已经布上了一层细腻的冰霜,孙修齐和蓝灵的眼神中满是呆滞。

蓝灵满脸都是泪水,善良的她,以为是她害了我,实际上只有我清楚,我是为了变强,才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

当然,其中还有想要救蓝灵的想法,毕竟如此巨大的风险,我也不敢轻易尝试。

之前之所以告诉孙修齐,我有办法掌控寒月珠,也不过是为了让他放心。

我这是在冒险,一个很大的风险,甚至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但为了变强,我没有选择,只能这样做。

毕竟现在我的父母都在武宗地牢关押着,而武宗的宗主,据说实力已经是在化神巅峰了,甚至有可能更强。

我如今的实力虽然已经达到了元婴初期,但距离化神巅峰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

所以但凡是能让我变强的办法,我都会冒险一试。

修行之路,本就处处都是危险,如果遇到危险就止步不前,那又怎么可能会出现那些真正站在巅峰的大能人物?

我对成为大能人物并不敢兴趣,只是想要保护我所爱的一切。

孙修齐红着双眼说道:“张泽,你这个疯子,一定要成功!”

他现在就算是阻止,也已经迟了,因为寒月珠已经被我吞入了体内,一切都只能靠我自己,谁也无法帮到我。

我不知道在炼化寒月珠的时候,会发生什么,趁着我还有力气说话,我挣扎着说道:“师伯,带蓝灵先离开这里!”

“好!等把她送到了安全的地方,我来亲自为你护法。”

孙修齐话音落下,直接带着蓝灵离开。

就在他们刚刚离开,我意念一动,直接进入了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

只有在图的世界中,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就算我真的因为无法控制寒月珠,而彻底的魔化,至少我在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没有意识的我,是不可能伤害到任何人的。

进入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我瞬间盘膝而坐,大道天衍经疯狂的运行了起来,整个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都弥漫着一股极为强横的灵气。

原本在世俗的时候,我因为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的灵气就已经非常的浓郁了,可当了灵界之后,我才惊喜的发现,在灵界,燕都春秋图中的灵气,更加浓郁。

这张神奇的图卷,似乎跟随所处地界的灵气变化而变化。

如果我现在能进入一个灵气更加浓郁的地方,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灵气也会更加的浓郁。

如今图中的灵气,远远比外界的灵气要浓。

如今的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完全就是一个充满灵气的海洋,而我就是这灵气海洋中的一个小帆船,不停的摇曳。

寒月珠果然极为恐怖的邪物,就在我吞入体内的短短数十分钟内,我的五脏六腑都像是被这些写起侵蚀。

但即便如此,但让我高兴的是,这些邪气在侵蚀进入我的体内后,竟然能被我炼化,被元婴所吸收。

此时的元婴,就像是一个贪吃的小宝宝,疯狂的吞噬寒月珠中源源不断渗透而出的邪恶气息。

只是寒月珠中所蕴含的邪恶气息是在太过庞大,凭借我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彻底的吸收炼化。

与此同时,我体内像是感觉到了寒月珠的阴寒之气,瞬间化作火海,将寒月珠包裹在了中间。

寒月珠的封印虽然已经破碎,但此时我的体内,却忽然出现了无穷无尽的烈火,像是又将寒月珠重新封印。

寒月珠像是感受到了火海中的威胁,疯狂的挣扎了起来,但是每当碰触到火海边缘的时候,都会被火海将它灼伤。

此时,我的丹田之内,一阵火热,刚吞下寒月珠的时候,还是非常的阴冷,但此刻却浑身都是暖洋洋的感觉。

而丹田之内的元婴和寒月珠,此刻也像是忽然拥有了自己的生命,能感知到彼此的存在,疯狂的作斗争。

这只是我的美好比喻,但实际上,此时我所要承受的痛苦,简直非人。

无论是丹田之内的火海,还是寒月珠的阴寒,都将我的丹田化作了冰火两重天。

这样的感觉,恐怕我还是第一个感觉到的。

当孙修齐将蓝灵送回房间,再来到禁地的时候,却发现我已经不见了。

“张泽,你在什么地方?”

孙修齐大惊失色,大声呼叫了起来。

我在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孙修齐即便再强,也不可能感觉到我的存在。

就在他正慌乱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地上留下的一段话,顿时恍然大悟。

是我留给孙修齐的,告诉他,我在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修炼,让他不要担心,如果真的魔化了,也会永远困在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

孙修齐双目通红,良久,他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你一定不要出事,否则我无法向你的师傅解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始终在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修炼,四周都是无穷无尽的灵气,根本不担心会消耗自己的灵力。

甚至根本不需要消耗图中世界的灵气,因为仅仅是寒月珠不断释放而出的邪恶气息,都能被我吸收炼化。

寒月珠虽然充满了邪恶之气,但却不得不承认,这真的是一件至宝。

因为此时我根本不需要修炼,完全是在想办法镇压寒月珠,但寒月珠源源不断渗透而出的邪恶气息,却自主被我的元婴吸收炼化,彻底化作了我的灵力。

就像是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的灵力一样,基本上不需要怎样炼化,就能直接供我吸收消耗。

此时的我,就像是一个坐化的老僧,一动不动,只有我身上源源不断变强的气息。

想要彻底炼化寒月珠,注定是一件非常艰巨的任务,此时的我,彻底的进入了忘我的境界,不停的用尽一切手段来炼化。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自从我吞噬寒月珠之后,已经过去七天了,但这七天来,我始终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炼化寒月珠。

而孙修齐,每一日都会来到禁地等候我许久,希望得到好的消息,但却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

直到现在,他甚至不知道,我到底是生是死。

只有内心的担忧和慌乱。

而这段时日,蓝灵的情况也渐渐好转,自从寒月珠被我从她体内取出后,虽然对她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但对她而言,却是一件好事。

毕竟没有了寒月珠的影响,她终于可以像是一个正常的女孩那样,来修炼,随着实力的不断变强,她的寿命也会越来越长,根本不担心活不过二十七岁。

“师傅,师兄到底怎么样了,你能不能告诉我?”

门主的房间内,蓝灵红着双目,看着孙修齐问道。

孙修齐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蓝灵,我真的没有骗你,就连我也不清楚,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几乎每一天,蓝灵都会亲自找到孙修齐询问我的情况,但是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

蓝灵也一直不肯相信孙修齐,总担心我是不是已经出事了,孙修齐只是怕她担心,所以不肯说出真相。

“师傅,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能接受,如果真的有他的任何消息,师傅一定不要隐瞒我。”

蓝灵红着眼说道:“我这条命都是他救的,如果就连他遇到了什么事情,我都不清楚,一辈子都不会度过心中的那道坎。”

孙修齐点了点头,一脸心疼的看着蓝灵说道:“放心好了,一旦有他的任何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蓝灵孤零零地离开,就在她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孙修齐忽然开口说道:“蓝灵,你不该这样消沉,如果我是你,就会努力的修炼,你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元婴初期,但放眼灵界,还是十分弱小的存在。”

“再有二十多天,就是神之遗迹开启的时候,我相信,张泽一定能敢在神之遗迹开放前出来,到时候他肯定是要去神之遗迹,如果你现在能变强一些,到时候还能帮到他。”

孙修齐一脸认真地说道,他原本是不打算让蓝灵去神之遗迹的,但后来想想,蓝灵已经不是小孩了,是时候出去历练一下了。

又想到我,只要能成功的炼化寒月珠,到时候在神之遗迹中,一定会大有所为,也能帮到蓝灵,对蓝灵而言,是一次大机遇。

但他也清楚,蓝灵这时候很是消沉,只有这样说,才能让蓝灵更加努力的去修炼。

果然,听到孙修齐的话后,蓝灵的眼神中忽然多了几分神采,顿时一脸坚定:“师傅请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等神之遗迹开启后,我跟师兄一起去神之遗迹!”

话音落下,蓝灵转身离开。

孙修齐苦涩地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样说,对你到底是好,还是坏?”

毕竟,我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是生是死都不清楚,二十多天后的神之遗迹,谁也无法确定,我到底能不能赶上。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