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四十六章 你疯了

孙修齐顿时面色大变,蓝灵的实力竟然在这时候突破了,这不是要命的事情吗?

蓝灵缓缓睁开了双目,她的脸上充满了痛苦之色。

“砰!”

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她丹田之内响起,像是挣脱了枷锁一般。

“师傅,杀了我!”

蓝灵眼角有泪水流出,她已经感觉到了,自己丹田之内,刚刚才镇压完毕的寒月珠,忽然震碎了最后的封印之力,而镇压之力,也顷刻间化为虚无。

陡然间,一股强大致邪的气息,从蓝灵的体内疯狂的涌了出来。

刚刚还有意识的蓝灵,就在这一瞬间,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双目中漆黑一片。

她的浑身都是被一阵邪恶的力量充斥着,缓缓起身,身形忽然一闪,瞬间来到了孙修齐的面前。

啪!

就在我的震惊中,蓝灵伸出一条手臂,猛然间抓在了孙修齐的脖子上。

下一秒,孙修齐的身躯竟然被蓝灵单手举了起来。

我眼中满是震惊,蓝灵此时的实力,已经完全超越了元婴巅峰,这应该是化神期才有的实力吧?

孙修齐也是满脸震惊,眼中满是不忍,陡然间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体内弥漫而出。

轰!

蓝灵手臂直接被挣脱,孙修齐怒吼道:“蓝灵,给我醒过来!”

这一刻的孙修齐,像是疯了一样,疯狂的咆哮。

只是蓝灵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也不认识他,脚下一动,再次出现在了孙修齐的面前。

轰!

蓝灵一掌挥出,孙修齐直接被拍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之上。

此时的蓝灵强大无比,宛如化神地狱魔女,一身化神初期的修为,与孙修齐不相上下。

但孙修齐明显还不愿意放弃蓝灵,并不肯对她动手,只是大喊着蓝灵,试图唤醒她。

只是蓝灵已经被寒月珠的邪恶之力侵蚀,根本不可能听到他的话,也不可能认出他,只有疯狂的攻击。

看着孙修齐一次又一次的被蓝灵击飞出去,我心中也有些焦急,如果这样下去,极有可能孙修齐被杀了。

一旦孙修齐被杀,整个虚空门都无人能对付得了蓝灵,甚至有可能,让整个虚空门都陷入危机之中。

可能是我的实力太弱,蓝灵自动忽略了我,只盯着孙修齐不断的攻击。

“蓝灵,你快醒醒,还记得我说的话吗?决不放弃!你怎么能被邪恶控制?快给我醒过来!”孙修齐愤怒的咆哮道。

蓝灵根本不听,一次又一次的疯狂攻击,像是要杀了孙修齐。

而孙修齐也不躲闪,任由蓝灵对他的全力一击。

“师伯小心!”

我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杀意,只见蓝灵瞬间化作一道残影,冲向了孙修齐。

与此同时,蓝灵手中出现了一把长剑,直接朝着孙修齐刺了过去。

眼看蓝灵的长剑就要刺入孙修齐的时候,蓝灵像是恢复了一丝意识,原本要刺入孙修齐心脏的长剑,忽然便宜了一点距离。

噗!

鲜血飞溅,长剑刺入孙修齐的胸膛,只差一点就要刺入他的心脏了。

“师,师傅,杀,杀我!”

蓝灵面部极为扭曲,痛苦地说道。

我也没想到蓝灵竟然还能恢复一丝意识,这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但她痛苦的样子,就能知道,她此时在承受多么巨大的痛苦。

对她而言,孙修齐就像是父亲一样,抚养她长大,如今却被她一剑刺入,刚刚只差一点点,就能杀了孙修齐。

孙修齐满脸都是痛苦:“蓝灵,你快醒醒,我求你了,快醒过来吧!”

“杀,杀我!”

蓝灵痛苦到了极限,面部都是扭曲的痛楚。

终于,她刚刚恢复的意识,彻底消失,瞳孔中漆黑一片,手中的长剑猛的抽了出来,再次朝着孙修齐刺了过去。

就在这一刻,孙修齐忽然一把抓住了蓝灵的手腕,夺过了这一剑。

他的目光中满是不忍,浑身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爆发而出。

刚刚还是化神初期的孙修齐,在这一刻,他身上的气息更加强大,显然是催动了什么秘法。

蓝灵想要挣脱手臂,竟然没能成功。

孙修齐的双目中满是痛苦,目光紧紧地盯着蓝灵:“下辈子,就让你当我真正的女儿吧!”

他心中满是痛苦,但却不得不杀了蓝灵。

右手之上,凝聚着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显然是真的要忍痛杀蓝灵了。

“师伯!等等!”

就在这一刻,我忽然大吼了一声,身形爆闪,瞬间冲到了孙修齐的身边。

“师伯,我能救蓝灵!”我一脸认真地说道。

孙修齐自然知道我想要做什么,红着眼说道:“如果你那样做了,你会死!”

“师伯,我相信,我能成功,如果我试了,蓝灵一定可以被救下,而我并不一定会死,如果我不试,蓝灵只有死路一条。”

我一脸认真地说道:“现在的选择只有两个,我不试,蓝灵必死无疑,如果我试了,蓝灵一定可以活着,而我未必会死,这样的选择,难道还需要考虑吗?”

“你是我师弟的徒弟,我不能让你出事。”孙修齐一脸痛苦。

蓝灵也在疯狂的挣扎,随时可能挣脱孙修齐。

我咬牙说道:“师伯,让我试一试,就当是为了这天下苍生,一旦我能成功,寒月珠的危害将彻底的消失,如果我失败,师伯就像是要杀蓝灵这样,将我杀了就好。”

孙修齐听到天下苍生这几个字,浑身一颤,红着双目说道:“你们为什么要让我来承受这样的痛苦?”

“师伯,已经没时间了,让我试一试吧!”我红着眼说道。

蓝灵眼看就要彻底的被寒月珠吞噬而抹除意识,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蓝灵就算能救活,也是一个没有意识的傻子了。

“你向我保证,你能活着,我就允许你一试!”孙修齐咬牙说道。

“我保证,一定能活着!”我顾不上那么多,当即发誓。

“好,那你试吧,你一定要给我活着!”孙修齐是真的内心痛苦到了极点。

一边是自己如同女儿般的徒弟,一边是自己师弟的徒弟,无论是哪一个,他都不愿意亲手所杀。

刚刚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对蓝灵下杀手了,可是我却忽然让他动摇,如今不用杀蓝灵了,却又要面对可能杀我的决心。

得到了孙修齐的允许之后,我不敢有丝毫耽误,双手凝印,顿时一股强大的气息从我体内爆发。

陡然间,一股极为强大的精神力,如同一把大手,直接深入蓝灵丹田之内,将寒月珠死死的包裹了起来。

感受到我的精神力,寒月珠像是感觉到了危机,陡然间暴怒,疯狂的挣扎,要见我的精神力吞噬。

这一刻,我有种大脑被挖了感觉,头部一股强烈的痛楚袭来。

我死死地咬着牙关,不断的爆发更强的精神力。

寒月珠可以吞噬灵气,但却无法吞噬精神力,对寒月珠而言,精神力就像是天敌,它很讨厌,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疯狂的挣扎。

就在我精神力将寒月珠包裹起来的那一瞬间,蓝灵的意识终于再度恢复,她睁开眼,就看到正在她面前的我。

“师兄,不要!”

她浑身虚弱无力,刚刚寒月珠的爆发,对她的危害极大,她当然明白我在做什么。

我没有理会蓝灵,继续爆发精神力,试图将寒月珠完整的从她丹田之内取出。

即便这样可能会对她的丹田造成极大的危害,但在生命攸关之际,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她的性命。

“给我凝!”我怒吼一声,更强的精神力疯狂的出现在寒月珠四周,见之死死的包裹在中间。

这一刻,我有种感觉,我的精神力已经彻底的将寒月珠包裹了起来,现在只需要将之引出蓝灵的体内,蓝灵就能得救了。

孙修齐看到蓝灵竟然真的恢复了意识,脸上有几分惊喜,但看着我痛苦的样子,他的欢喜有瞬间消失,一脸凝重地看着我,只能祈祷我成功了。

此时的我,正在承受着极大的威压,精神力不断的被反噬,这就是要将寒月珠取出来的代价,我必须承受。

精神上的痛楚,远比身体上的痛楚更加强烈数倍。

“师兄,不要!”

蓝灵的泪水不断的流出,她能感觉到,寒月珠正在不断的离开她的身体,但她明白,一旦寒月珠离开她的身体,必须重新寻找寄主。

而我既然这样做了,那就是要将自己当做寄主。

为了救蓝灵是一方面原因,但我同样是有我自己的私心。

寒月珠中的邪恶气息,却能被我炼化吸收,就像是燕都春秋图世界中的精纯灵气一般,能轻易的被我利用。

如果能将寒月珠封印在我的体内,我的修为会越来越强,就算我不修炼,也会有源源不断的灵气被吸收炼化。

这对我的修行而言,简直就是神助。

我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父母,出现了陆一凡和陆一菲,还有苏婷。

尤其是父母和苏婷,现在还被关在武宗的地牢,谁知道他们在承受多么巨大的痛楚。

只有我变强了,才能救出他们,所以,我一定要变强。

“给我出来!”

我忽然大喝一声,寒月珠直接被我用精神力控制,从蓝灵的体内控制。

下一秒,在孙修齐和蓝灵的震惊中,我将整个寒月珠吞咽了下去。

“张泽,你疯了!”

孙修齐顿时大惊失色。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