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三十九章 任家的恐惧

这一幕,惊呆了无数人。

大祭司的实力是有多么的强大,谁都清楚,那可是站在元婴巅峰的强者,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化神期,可如今却被孙修齐一掌拍出数十米。

可想而知,如今的孙修齐实力是有多么的恐怖,显然,孙修齐的实力是真的破入了化神期。

大祭司虽然被孙修齐一掌击飞,但还没有死,只是受到了重伤,他双目中满是强烈的怒火,一脸狰狞地看着孙修齐:“你敢对我动手,那就等着任家的怒火吧!”

“聒噪!”

孙修齐冷喝一声,随即身形瞬间出现在大祭司的面前,手中一把青色长剑,没有丝毫的留情,直接朝着大祭司刺了过去。

“孙修齐!你敢!”大祭司怒吼了起来。

噗!

鲜血飞溅,孙修齐用实际行动回应了他,到底敢不敢。

此时全场震惊,任家实力仅次于任家之主的二号强者,竟然死在了孙修齐的手中。

大祭司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恐怕直到死,他都没有想明白,孙修齐竟然真的敢杀了他。

很快,虚空门的几位长老也回来了,都是一脸失望而归。

“门主,让您失望了,人都跑了。”郑长老开口说道。

孙修齐淡淡地开口说道:“无妨,既然跑了,那总有再来的时候。”

此时许多人的目光都在我的身上,之前我从禁地出现,然后帮助虚空门解决了三名元婴期的强者,甚至还帮助他们抵挡大祭司,都让他们十分震惊。

毕竟前段时间,我才刚刚虚空门的围攻下离开,甚至还与孙修齐动手。

如今不仅从禁地出现,甚至实力还暴涨。

“门主,张小友这是怎么回事?”郑长老这时候疑惑地问道。

对我的称呼也变了,显然知道现在的我是友非敌,孙修齐笑了笑:“张泽,你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微微点头,随即朝着众长老拱手说道:“各位前辈,之前多有得罪,还请赎罪。”

我先是赔罪,众长老连忙摆手说道:“张小友实力和天赋都极为惊人,如今既然是跟门主一起从禁地出现,又帮助我等共同面对任家强者,如果不是张小友帮助我们阻挡了大祭司,恐怕我们死伤会十分严重,说起来,多亏了张小友,我们才没有一人死亡。”

我笑了笑:“各位前辈不必客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说起来,我孙门主算是我的师伯,我们也是同门,至于那日所作所为,皆为无奈之举,若是我当众表现出与虚空门的友好关系,任家肯定会借此机会对付任家,还有朱悦她们,也会被我所连累,所以才有了那天的挑衅。”

“原来如此!”众长老都是一脸恍然大悟。

再想想那日发生的一切,他们终于明白,我说的都是真的,否则孙修齐也不可能跟我共同进出虚空门禁地了。

“只是,这次还是曝光了我和虚空门的关系,任家肯定会借此再对虚空门发动大战。”我忽然有些内疚地说道。

如果不是我自不量力,就在孙修齐突破的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没有维持住虚空神阵,也不会让任家知道孙修齐突破到了化神期,也不会知道我和虚空门的关系。

听我提起任家,众人顿时有沉默了下来,毕竟任家掌控虚空门许久了,如今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甚至就连任家的二号强者大祭司,都死在了这里,可想而知,任家之主得知这里发生的一切后,会有多么的愤怒。

“从我踏入化神期那一刻开始,任家就不足为惧,任家底蕴虽强,但却也只有任杰一人是化神初期,如今既然我的实力迈入了化神期,任家又有什么好怕的?”

孙修齐一脸无惧,浑身都带有一股极为缥缈的气息,他接着又看了我一眼说道:“再说,我们还有能掌控虚空门神阵的张泽,他既然能借助神阵击杀元婴后期的强者,那任家有有谁敢一战?”

听到孙修齐的话,所有人的目光中都是精芒闪烁。

原本,虚空门只是单独存在的宗门,可是自从任家出现了一名化神初期的任杰之后,一切都变了,虚空门不得不暂时归顺任家,否则就会招来灭门之灾。

这一切都是因为任家拥有一名化神初期的强者,如今孙修齐突破到了化神初期,任家又有何惧?

“门主说的没错,以前我们不敢与任家作对,那是我们没有化神期的强者,如今门主破境入化神期,这是我虚空门的大喜之事,今后任家又有什么好怕的?再说,我们虚空门还有虚空神阵,只要任杰敢来,自当让他有来无回。”郑长老大笑着说道,显然十分高兴。

其他长老都是一脸激动。

原本我还有些内疚,听了孙修齐这样一说后,我倒是好受了许多。

一开始之所以要帮助孙修齐隐藏突破,是担心任家强者前来阻挠,如今他既然已经突破,又有什么好怕的?

再说,我也能掌控虚空神阵,只要任家敢来,元婴巅峰之下,谁能是我的对手?

就算不借助虚空神阵,我本身也是元婴初期的强者,开启燃魂秘法之后,我的战斗力更是暴涨到了元婴中期,而我本身战斗力就强于自身境界,即便是元婴后期强者,也无所畏惧。

当朱悦和蓝灵几女得知我之前所作所为的真相时,都是激动的语无伦次。

朱悦更是双目通红,哽咽地看着我说道:“张泽,对不起,你为了救我,我反而误会你真的是那种登徒子。”

蓝灵和叶颖也都是一脸内疚,虽然后来她们猜到了真相,可是一开始的确没有想到,甚至还加入虚空门追杀我的队伍中。

如今我却以帮助虚空门的名义出现,她们如何能不自责。

眼前的三个女人,各有千秋,都是虚空门最漂亮的三个女子,此时同时出现在我的房间,倒是让许多虚空门的弟子都十分羡慕。

但也清楚我之前在大战中,连续击杀三名元婴期的强者,甚至还包括一名元婴后期的强者,更是与任家二号强者大祭司交手,谁都明白,如今整个虚空门,孙修齐之下,即便是虚空门的那些元婴期的长老,都未必是我的对手。

自然不敢有人在背后议论我什么,反而每次有虚空门弟子见到我的时候,都是一脸激动和恭敬。

这本就是一个武道为尊的世界,实力越强,越能受到别人的重视和敬意。

我笑了笑,看着眼前三名都是充满内疚的女子,说道:“你们不必内疚,所说是跟你们撇清了关系,大实际上那些麻烦本就是因我而起,若是还要连累你们,我自然无法原谅自己。”

与此同时,任家。

原本去虚空门的十多号元婴期强者,甚至还包括大祭司,等回到任家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半。

“到底发生了什么?大祭司呢?”

任家之主,任杰坐在上首位置,看着残兵败将,都是一脸震怒。

原本他以为凭借十名元婴期的强者,踏平虚空门都是轻而易举,可如今不仅没能让任家的强者继承门主之位,反而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都是残兵败将。

可想而知,任杰此时的怒火。

毕竟这一次大祭司带出去的任家强者,已经有一半了,如今又死了一半,那也就是说,这一次,就让任家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元婴期强者。

除此之外,还损失了虚空门这么一个宗门,甚至就连大祭司都死在了虚空门,综合而言,任家损失过半。

“家主,孙修齐那个老匹夫欺骗了我们,他的实力并没有因为赤焰丹而下降,反而突破到了化神初期,大祭司就是被他所杀。”一名任家的长老,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道。

“你说什么?”

闻言,任杰一脸震怒,一把抓在那名长老的脖子上,怒吼道:“你说什么?大祭司死了?孙修齐突破到了化神期?”

“家主,我说的句句属实。”被抓住脖子,这长老差点窒息。

其他强者也纷纷开口:“王长老所言属实,孙修齐已经突破到了化神期,一掌就将大祭司拍到了一座山峰之上,实力极为强大,还请家主赎罪。”

任杰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任家之所以能屹立灵界这么久,除了任家自身实力为,还因为任家不断掌控的小家族和宗门。

也因为此,任家的综合实力极为强大,可现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让任家损失如此惨重,任家数十年的努力,全都毁了。

轰!

他随手将那名长老丢了出去,愤怒道:“将你们去虚空门之后,发生的一切都给我完整的说一遍!”

任家强者不敢怠慢,连忙开口将虚空门发生的一切都说了一遍。

等说完后,任杰脸上的表情已经彻底扭曲了起来:“孙修齐,这些年来,恐怕你一直都在隐藏修为吧?服用了赤焰丹后,都不能让你修为减弱,反而让你突破到了化神期。”

“你们说的那个年轻人,到底怎么回事?他只有三十岁不到,却能掌控虚空门的虚空神阵?甚至还能击杀元婴后期的强者?而且还可以跟半步化神期的大祭司交手而不败?”

任家忽然又问道,这个消息让他都感觉到了恐怖。

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元婴期强者,甚至能掌控虚空神阵,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噩梦。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