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三十八章 大祭司之死

“小子,原来就是你杀了我任家的人,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让你好好感受一下绝望,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燃魂秘术!”

大祭司一脸冷漠,忽然间开始凝聚手印,陡然间一股极为强横的气息从他体内爆发而出。

刚刚我还能感觉到,他的修为是在元婴巅峰之境,可是这一刻,他的修为已经让我感觉不到了,那就说明他的实力暴涨了一大截。

“小子,准备面对我的死亡攻击吧!”大祭司怒吼一声,手中的权杖挥动而起,直接向我冲了过来。

天地间一股股极为惊骇的气息从我们头顶生成。

这一刻,我忽然隐隐有种错觉,整个虚空门,包括禁地在内,似乎都被一股极为强大的阵法所覆盖。

无论是虚空门的宗门,还是这禁地,甚至是虚空门之内的每一话一草,每一个亭台阁楼,似乎都一起组成了这个阵法。

而在这个阵法之内,还缺一个阵眼,只要能找到阵眼,整个虚空门的这个天然的虚空神阵,应该就能启动。

就在我正思索这一切的时候,天地间陡然间一股极为恐怖的强烈杀意降临,大祭司的攻击就要降临。

我双目依旧紧闭,沉浸在我自己的世界中,这一刻我的精神力瞬间全部释放而出,整个虚空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每一花一草,似乎都能被我感知到。

让我震惊的是,虚空门之内的一切花草树木,似乎都不是真实存在,而是阵法内幻化而出的一切。

我甚至开始怀疑,虚空门的那些建筑物,会不会也是虚幻的存在?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虚空神阵简直太神奇了。

我到底怎样,才能彻底的掌控虚空神阵?

此时的我,想要控制眼前的局势,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祭出虚空门四周天然的虚空神阵。

整个天地间都有股极为强横的灵力在波动,而大祭司的攻击即将落在我的身上。

“给我死!”大祭司的攻击终于降临,他一掌朝着我的脑袋狠狠录下。

可就在这一瞬间,我的身体忽然变得虚幻了起来,瞬间消失在原地。

当我睁开眼的那一瞬间,才发现大祭司已经出现在了我刚刚所在的地方,而我却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这一幕,让大祭司震惊无比。

但是我更震惊,因为我十分清楚,刚刚我根本没有躲闪一下,可是我竟然发生了移动,这还不是速度的快,而像是我忽然能瞬移了,所以才会在瞬间消失在原地。

这一切都给我一种做梦的感觉,难道说,虚空神阵之内,一切都是虚无?一切都是?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又是否是环境?

我忽然开始怀疑我现在所遇到的一切,都有可能是一场梦。

“你怎么可能在我手中躲开?”大祭司一脸震惊地问道。

他的话,对我的感触极大,原本还以为这一切都是虚幻的,可是大祭司又怎么解释,他明明就在这里,而且他刚刚的攻击也非常的清晰。

我还不怀疑,刚刚如果被他攻击命中,恐怕我真的会被瞬间秒杀。

“给我死!”大祭司怒吼了起来,再次向我冲了过来。

元婴巅峰的强者,一切行动都是瞬间完成。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来到了我的面前,手中的权杖向我攻击而来,当我想要躲闪的时候才发现,此时的我,竟然没有丝毫的躲闪之力。

就在权杖即将落在我的脑袋上的那一瞬间,整个天地仿佛都扭曲了起来,一股奇怪的能量从我身上爆发,我的身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呼!

我的耳边甚至能听到大祭司挥动权杖过来时候的呼啸声。

“不可能!你只是元婴初期,怎么可能在我手中逃脱?”大祭司瞪大了双目。

第一次如果是偶然,那这一次呢?

大祭司对自己的实力十分信任,可以说,他已经一只脚迈入了化神期,但此刻却无法击杀我这么一个元婴初期的小角色,可想而知,大祭司心中的震惊。

而我也渐渐地感觉到,大祭司并不是虚幻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此时的我,有种彻底融入到了虚空门所处的天然虚空神阵之中,这虚空甚至极为庞大,而我似乎就是阵眼,就在我感受到虚空神阵存在的那一刻,我就是虚空神阵,虚空神阵就是我。

在虚空神阵之内,我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瞬间去往任何地方。

大祭司再度攻击而来,而我瞬间消失在原地,这一次,比刚刚躲闪的更快。

“不可能!绝不可能!”大祭司疯了一般,疯狂的开始对我攻击,然而每一次攻击落下,我都会彻底的消失。

我终于确定,现在的我,是真的与虚空神阵融为了一体,虚空神阵之内的任何人,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要他死,他只能死,我要他活,他才能活。

“给我滚!”我忽然怒吼一声,大祭司刚冲过来,陡然间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从我体内爆发,他还未冲过来,虚空神阵之内一股惊天的气息爆发化作九天神雷,从天而降。

“轰隆隆!”

陡然间无数神雷从天而降,直接落在大祭司的身上。

他的身体犹如遭遇重击,瞬间被击飞了出去。

就在这一刻,我的意念一动,瞬间出现在了一名任家元婴初期强者的面前。

“死!”我一拳挥出。

轰!

一声巨响,这名元婴初期强者的胸膛直接被我一拳贯穿而出。

他瞪大了双目,满脸的不可思议,低头看着自己胸膛的那条手臂,嘴角有大量的鲜血涌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境界太低,我想要击杀比我境界高的人,很难,但却能轻而易举的击杀任何一个比我实力弱,又或者是跟我同境的强者。

原本还在跟那任家强者交手的虚空门长老,看到我一拳打死了一名元婴初期强者,他眼中满是惊恐。

就在这时,我的身躯再度消失,当我出现的时候,是在另一名元婴中期的强者面前。

“杀!”我话音落下,手中的烈焰长矛瞬间挥动而出。

噗!

鲜血飞溅,烈焰长矛直接洞穿他的心脏。

很快,我的身体再次消失,当我再次出现之时,又是一名元婴后期的强者被杀。

短短树秒之内,三名任家的元婴期强者被我所杀,一名元婴初期,一名元婴中期,一名元婴后期。

除了元婴巅峰的强者外,即便是元婴后期的强者,竟然也无法承受我的一拳之威。

所有人都是震惊无比。

“你掌控了虚空神阵!”一名虚空门的长老,满脸激动地说道。

其他人闻言,都是大惊失色。

大祭司本就见识很广,在听到虚空门长老说我掌控了虚空神阵之后,瞳孔之中满是惊恐之色。

“所有人,立刻撤出虚空门!”大祭司毫不犹豫的怒吼了一声。

与此同时,他直接向我冲了过来,我没有丝毫畏惧,手中的烈焰长矛陡然间挥动而出。

铛!铛!铛!

烈焰长矛跟大祭司的权杖碰撞,一股股极为强大的气息不断的爆发而出。

我想要借助虚空神阵之威来灭杀大祭司,恐怕很难。

而我也大概对布置在虚空门之上的天然虚空神阵,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在阵法之内,基本上能秒杀任何你最强战斗力所能爆发而出的实力。

也就是说,我在使用了燃魂秘法的情况下,我的战斗力堪比元婴后期,所以我能瞬间秒杀元婴后期强者,就已经是极限了。

而大祭司是元婴巅峰的强者,所以他即便是在虚空神阵之内,我也不可能杀了他。

毕竟我真正的境界只是在元婴初期,而对方可是堂堂元婴巅峰强者,而且还是即将跨入化神初期的强者,又如何能被我所杀?

如果现在是孙修齐掌控了虚空神阵,想要击杀大祭司,轻而易举,或许就跟我击杀任家那些元婴初中后期的强者一样,一拳就能秒杀一人。

“给我追!”虚空门的长老们看到任家强者要逃,顿时一个个士气大涨,齐齐朝着那些任家强者追了上去。

整个禁地之前,只剩下我和大祭司两人还在。

“在虚空门内,你是杀不死我的。”我冷笑一声说道。

大祭司双目通红,毕竟我刚刚当着他的面,杀了任家的三大元婴期强者,这对任家而言,就是一笔极为巨大的损失,如果不能杀了我,他没有脸再回任家。

“小子,我的确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竟然能将虚空门的虚空神阵召唤出来,看来,你一直都是孙修齐那个老东西的秘传弟子吧?”大祭司咬牙说道。

我冷笑一声:“我是何人,你没有资格知道,但可以告诉你的是,我跟虚空门没有任何关系,至于我为何能掌控虚空神阵,是因为我曾经得到过虚空神阵,此时与虚空门的虚空神阵产生了共鸣,才能如此轻易的斩杀你任家强者。”

我说的这些话,除了我跟虚空门没做任何关系这一句外,其他都是真的。

刚刚我也只是感受到了虚空门之内的虚空神阵,偶然间才召唤了出来,将自己化身为虚空神阵阵眼,才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

“小子,我不管你跟虚空门有没有关系,最好别离开,否则只要你出现在虚空门之外,我会第一时间找到你,并且斩杀。”

大祭司话音落下,转身就走,因为他也清楚,继续留在这里,根本奈何不了我。

我也没有去追,他奈何不了我,但我同样也奈何不了他。

眼看大祭司就要离开虚空门,就在这时,禁地之内,陡然间一股极为强横的气息爆发而出,顷刻间,整个虚空门都被这股强大的气息笼罩。

大祭司顿时大惊失色:“孙修齐,你这个老匹夫,竟然破境入了化神!”

“既然来了,那就永远的留在虚空门吧!”

陡然间,一道响亮的声音,响彻整个虚空门,紧接着,就看到孙修齐瞬间出现在了大祭司的面前,一掌挥出。

轰!

一声巨响,大祭司的胸膛都彻底塌陷了下去,而大祭司的身躯直接飞出数百米,重重地撞在了一座山峰之上。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