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三十七章 大祭司的畏惧

此时的我,体内的气息疯狂的暴涨了起来,短短几分钟内,我的气息已经达到了巅峰,原本体内的内丹,这时候也发生了变化。

原本只是一颗小小高度压缩的灵力内丹,此刻竟然像是一个小婴儿,渐渐地成长了起来,如果一个迷你版的我出现在了丹田之内。

就在虚空神阵破碎的那一瞬间,原本消耗殆尽的燕都春秋图,也在顷刻间,疯狂的吸收灵界中的灵气,几个呼吸之间,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灵气又恢复了巅峰状态。

孙修齐是从元婴巅峰破境入化神初期,而我是从结丹巅峰破境入元婴初期,两人同时破境,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会汇聚多少强大的灵力。

轰隆隆!

整个禁地都疯狂的震动了起来,我们的突破似乎与这片天地的灵力发生了共鸣,就在我们的头顶之上,汇聚着无数的恐怖灵力汇聚而成的强大灵气海洋。

如此浓郁的灵力对我和孙修齐的帮助都极大,我们体内的气息都在不停的暴涨。

轰!

陡然间,我体内一股强大的能量冲天而起,我丹田之内的迷你版小我也瞬间出现。

这一刻,整个天地似乎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当然只是我自己的感觉而已,毕竟我只是实力破境入了元婴初期。

在灵界,还有很多实力更为恐怖的大能人物,即便是孙修齐,等他顺利突破进入化神初期后,在灵界依旧还有许多实力远强于他的大能人物。

我的境界,也终于稳稳的停在了元婴初期之境。

而孙修齐体内的气势还在不断的暴涨,显然还没有突破,此时的我心中焦急万分,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境地外面,爆发了大战。

数道元婴期的强者,此刻正在不断的交战。

其中一方是虚空门的长老,另一方应该是任家派来的强者。

然而虚空门的强者实力有限,仅仅是元婴初期之境,但是任家派来的强者中,为首之人,实力竟然是在元婴巅峰之境。

若是让他冲入禁地,看到孙修齐在突破的话,一定会想办法阻挠。

我看了眼依旧在突破中的孙修齐,不再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冲出了禁地。

等我冲出禁地的时候,就看到禁地门口的大战有多么的惨烈,虚空门十多号元婴初期的强者,跟任家十多号元婴中期和后期的强者大战。

人数相差不大,但任家强者的实力却要强大数倍,可想而知,这场战斗是有多么的不公平,但为了保护禁地,虚空门的长老们没有丝毫的犹豫,只能拼死一战。

许多人都已经受到了重伤,但依旧没有一个人退后,全都爆发了最强的战斗力与人家的强者交手。

整个天地间都是强大的灵力碰撞,人家为首的是一名元婴巅峰强者,身穿一件黑色长袍,浑身都是涌动的强大灵力。

就在我出现的那一瞬间,那元婴巅峰强者的目光陡然间落在了我的身上,一双冷漠不带有丝毫感情的双目看了过来,这一瞬间,我忽然有种被看穿了感觉。

我毕竟只是刚刚才破境入了元婴初期的强者,对方却是元婴巅峰的强者,我根本没有办法与对方一战,但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只有拼死一战,或许还能活命。

“元婴初期!”这时候那为首强者忽然一脸震惊地看着我说道。

对方实力本就远强于我,一眼就能看出我的修为,并不难。

对方的目光中明显充满了震惊之色,毕竟我只有二十七岁,看起来十分年轻,但实力却已经达到了元婴初期,这样不难怪对方会震惊。

“你是什么人?如此年轻,竟然就已经是元婴初期的强者了。”为首巅峰强者忽然质问道,但却也没有对我动手的意思。

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任家的大祭司吧?”

之前在禁地中,孙修齐已经跟我输过任家的情况,所以我才会知道任家有大祭司这么一个恐怖的强者。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亲自来带领强者来到了虚空门,看样子还是来者不善。

在我问猜到对方身份的时候,大祭司眼中也有些意外,忽然冷笑一声:“没想到你竟然知道我,既然知道是我,那就该明白,以你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加入我们任家,我可以放过你一马。”

我嗤笑一声,想要拉拢我?

“废话少说,要战便战!”我冷漠的开口说道。

就在我话音落下的瞬间,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闪着幽光的烈焰长矛,我身上的气息也在请客间暴涨。

看到我的举动,大祭司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他话音落下,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权杖,权杖之上有一股极为强大的灵气波动,显然不是凡品。

我自然不敢怠慢,瞬间运行燃魂秘法,原本还只是元婴初期实力的我,在使用了燃魂秘法之后,我身上的气息竟然暴涨了一大截,竟然已经达到了元婴中期的战斗力。

之前与我交手的任志强,本就是元婴初期的实力,但在使用了燃魂秘法之后,也无法将实力提升一个小境界,但此刻的我,竟然在元婴期就能将战斗力提升一个小境界,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而我自身的战斗力本就极为强横,此刻估计能爆发元婴后期的战斗力,就到头了。

可对方却是元婴巅峰的强者,凭借现在这种战斗力的我,完全不能够对付。

大祭司在看到我使用燃魂秘法的时候,眼中满是震惊:“你怎么会我任家燃魂秘法?”

我冷笑一声:“我是怎么会的,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话音落下,我的脚下瞬间动了,一连数十步迈出,直接在大祭司的周身布置了一个虚空神阵。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感受到虚空神阵内的变化,大祭司双目中寒芒闪烁,眼眸深处还有几分忌惮。

他不知道我是谁,所以才会忌惮,因为我如此年轻,所表现出出来的实力,已经太过恐怖,如果我是那个顶尖势力的大能人物的子嗣,任家就要完蛋了。

“废话少说,跟我一战!”我当然不会告诉对方我的身份,脚下一动,瞬间冲向他而去。

即便对方的实力远远强于我,我也绝不会放弃,烈焰长矛之上火焰缭绕,瞬间向大祭司攻击而去。

这是在我的虚空神阵之中,无论是我的战斗力还是精神力,都有所提升,而大祭司却感觉到了几分压抑。

眼看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就要攻击过去,大祭司连忙挥动权杖。

铛!

两把神兵碰撞在一起,顿时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整个禁地外围都像是受到了两把神兵碰撞之后爆发而出的强大能量。

大地瞬间崩碎大片,随着我的攻势越来越猛,大祭司始终不敢轻易动我,只能不断的用权杖来阻挡我的攻击。

我所表现出来的天赋和实力,整个灵界也没有几个,所以大祭司才会如此忌惮。

任家虽然很强,但也只是在一定的区域之内,但灵界很大,还有许多更加强大的家族和宗门,若是他得罪了什么顶尖宗门的后代,任家只有覆灭。

所以在没有弄清楚我的身份之前,大祭司绝不敢轻易对我动手。

这倒是方便了我,即便我的实力远不如大祭司,但此刻我所爆发而出的攻势也极为强大,短短数分钟后,我却没有丝毫的消耗。

但是大祭司却因为连番硬抗我的致命攻击,消耗却极大。

毕竟我手中拥有燕都春秋图,想要让我消耗殆尽,几乎没有可能。

“你到底是什么人?大祭司被我连番逼退,也是怒不可遏,顿时暴喝道。

他从未有过现在这么憋屈,一个即将破境入化神期的强者,却被一个元婴初期的强者逼退了数十步,反而自己一次攻击都不敢。

就因为我的身份他无法确定,我冷笑一声:“我是什么人,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只需要明白,只要你敢动我一根手指,整个任家都会覆灭。”

此时的我,十分的无耻,许多虚空门的长老,其实都已经认出了我,但看到我正在跟任家强者交手,也没有人暴露我的身份。

大祭司听到我的话后,差点气吐血,但他心中却已经承认我是顶尖宗门大人物的子嗣,所以不敢跟我真正的交手,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抵挡我的致命攻击。

“大祭司,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顶尖宗门大能人物的后辈,而是才进入灵界没多久的世俗之人。”

忽然有人大声说道:“任门主就是被他所杀,如今他竟然敢对您动手,这足以说明,他跟虚空门的关系匪浅,并非我们所认为的那样。”

不知道这人是怎么知道了我的身份,但大祭司在得知后,面色变得极为阴沉了下来,咬牙说道:“原来你一直都在忽悠我,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他话音落下,浑身一股极为强横的气势从天而降,瞬间笼罩整个虚空门禁地。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