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三十六章 我也要突破

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瞬间将时间法则运用到了神阵之中。

很快,虚空神阵之内的时间流速似乎变慢了许多,但孙修齐的身上依旧源源不断的强大灵力汇聚,让他不断的变强。

但就像是我猜测的那样,这对我的挑战性很大,我必须将精神力分成三份,一份需要来维持虚空神阵内的灵力充沛,另一份需要加固虚空神阵,第三份,需要运用时间法则来改变神阵内的时间流速。

我将大道天衍经运行到了极致,燕都春秋图世界中的灵力疯狂的被我吸收。

如今已经到了第三天,虚空神阵之内的灵力近乎消失殆尽。

但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就算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的灵力消耗光了,我手中还有孙修齐给我的无数灵石。

让他突破到化神期,应该不难。

与此同时,一行任家的强者纷纷降临在虚空门。

为首那人身上的气息极为恐怖,隐隐又要突破到化神期的感觉,竟然比任志强的实力还要强那么几分。

除了他之外,还有十多号任家的强者,每个人的实力竟然都在元婴期。

这么恐怖的阵容,放眼灵界,已经能组建一支强大的宗门了。

如今却齐齐降临虚空门。

虚空门无数弟子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这些人若是真的想要灭掉虚空门,恐怕也能。

当然,前提是虚空门不会开启虚空神阵。

“孙修齐何在?还不速速来拜见大祭司?”那为首强者身边,一名元婴后期的强者开口说道。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都是胆战心惊,那为首老者,竟然是任家的大祭司。

传闻中,大祭司战斗力极强,虽然只是元婴巅峰,但已经能够与化神初期的强者交手了。

而大祭司也是整个任家,除了任家之主外,身份和地位最高的一人,此刻竟然亲自来虚空门。

几名虚空门的长老连忙上前,恭敬地说道:“大祭司,十分抱歉,我们门主自从那日跟任长老交手过后,离开宗门,不知去了何方疗伤了。”

那元婴后期强者冷笑一声:“他堂堂虚空门门主,竟然离开宗门,这是将虚空门放在眼中了吗?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成为虚空门的掌门?”

虚空门的几名长老,都是面色十分难看,脸上明显有几分不悦,但也清楚这次来人的身份和地位,都是整个任家站在巅峰的存在,他们不敢得罪。

大祭司恐怕就是抬手指尖,就能杀死他们了。

大祭司面无表情,冷漠地开口说道:“孙修齐在不在都无所谓,今日我奉家主之命,来重新任命虚空门门主。”

即便这个消息早已传遍了整个虚空门,但此刻通过大祭司的口中说出,虚空门的无数弟子,还是十分震惊。

虚空门为首的长老这时候走了出来,一脸愤怒地说道:“自从虚空门建立以来,从来都是我们虚空门自己拟定门主,何时轮到任家来拟定了?”

大祭司一脸轻蔑的看了说话那位长老一眼,大祭司身边那名元婴后期强者目光一寒,冷漠道:“郑长老,你这是活腻了?竟然敢跟大祭司这样说话!”

郑长老满脸都是寒意,咬牙切齿地说道:“不是我对大祭司不敬,而是虚空门建立百年来,从未有过被任命门主的先例。”

“如果我们坚持要拟定门主呢?”大祭司这时候终于开口。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整个虚空门都弥漫着在一股强大的威压之下,无数弟子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大祭司。

而郑长老浑身都被一股强大的威压覆盖,“扑通”一声,郑长老被生生镇压,单膝跪倒在了地上,嘴角还有鲜血流出。

但郑长老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双目通红,努力的挣扎着,用自己仅有的元婴中期修为,来抵抗无限接近化神初期的大祭司的威压。

眼看郑长老就快要撑不住了,这时候,大祭司忽然撤去了威压,郑长老这才感觉好了许多。

虚空门的无数弟子,也在这一刻感觉松了一口气。

刚刚大祭司只是针对郑长老的威压,却能让他们感觉到那么强大的威压,可想而知,郑长老的实力有多强。

郑长老面色极为难看,但大祭司却看都不看他一眼,手中忽然出现了一张真丝卷轴,如同圣旨一样。

“任家家主令,因孙修齐实力骤降至元婴中期,再无资格担任虚空门门主一职,经任家会议研究决定,任命任红兵为虚空门门主,特此通告。”大祭司拿出卷轴,一脸认真的宣读。

而这时候,从他身后走出一名元婴巅峰的强者,双手恭恭敬敬的接下了卷轴,微微躬身说道:“谢家主!”

这一套程序,搞的还真像是宣读圣旨一般。

整个虚空门之人听到大祭司的话,都是一脸呆滞。

郑长老顿时暴怒:“我们不服!这是我们虚空门自己的事,为何要让外人担任我虚空门的门主?”

“我们不服!就算真要免去孙门主的门主之位,那也要等到门主回来,现在门主不在,你们凭什么要这样做?这是对我们虚空门的不敬!”

有一名虚空门的长老开口说道,脸上满是怒火。

整个虚空门,所有人此刻都是同仇敌忾,冷冷地盯着大祭司。

大祭司冷笑一声:“你们不服又有何用?这是灵界,强者为尊的地方,如果你们有谁能击败任红兵,我代表门主来任命你为门主。”

大祭司这句话说出口,顿时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

因为这就是事实,任红兵是元婴巅峰的强者,整个虚空门,即便他们所知道的孙修齐,他们也只是以为孙修齐是元婴后期的修为。

在他们看来,就算是孙修齐归来,也不是任红军的对手。

“既然没有人能击败他,那就统统闭嘴,弱者只有服从!”大祭司冷漠无比地说道,浑身都是冷意。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虚空门禁地之内,陡然间一股强大的气势冲天而起。

轰隆隆!

整个大地顷刻间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朝着禁地方向看了过去。

一股极为令人惊骇的气息,从禁地的方向传来,同时还有一股极为强横的威压,像是要让所有人跪伏。

“那是虚空门的禁地?”大祭司震惊地问道。

因为即便是他,都能感觉到禁地方向传来的惊人威压。

“那就是虚空门的禁地,除了门主之外,没有人有资格进入。”一名任家的强者开口说道。

听到他的话,大祭司的面色更加难看了起来。

如今从禁地方向,传来如此强大的灵力波动,说明了一个问题,现在制造出如此强大灵力波动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孙修齐。

毕竟他是门主,也只有他才有资格进入禁地。

“这是突破的气息!怎么会如此强大?”大祭司皱眉说道。

他本就是元婴巅峰的强者,对于这股突破的气息,极为熟悉,这就是元婴巅峰突破到化神初期的灵力波动。

“似乎突破的气息还不是只有一股,而是两个强者在突破!”大祭司身边的那名元婴后期强者一脸震惊地说道。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在虚空门的境地突破?而且还是两人?不是说,只有虚空门的门主,才有资格进入吗?”大祭司怒道。

“一定是孙修齐这个混蛋!”那元婴后期强者惊恐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孙修齐本就只有元婴后期的实力,而且才服用了赤焰丹,他的实力只能后退到元婴中期,这两股气息,一股是元婴巅峰破境入化神初期的气息波动,另一股气息是结丹巅峰破入元婴初期的气息波动,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是孙修齐。”大祭司怒道。

“大祭司,会不会是孙修齐之前故意隐藏了修为?”那元婴后期强者忽然震惊地问道。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大祭司面色大变:“不好,孙修齐要突破了,我必须去阻拦!”

他话音落下,瞬间化作一道残影,朝着虚空门禁地的方向冲了过去。

看到大祭司的举动,虚空门的几名长老都是面色大变:“不好,大祭司是要冲入禁地!”

“就算是死,我们也决不允许任何一个外人踏入禁地!”郑长老怒吼道:“所有长老,跟我一起去阻止!”

“是!”所有长老,竟然没有一个人畏惧,所有人齐齐冲向了禁地的方向。

与此同时,正在禁地之内的我和孙修齐,此刻两人的身上都是有一股极为强大的灵力波动。

原本我还想要压制孙修齐破境的气势,但却没有想到,凭借我的实力根本无法压制,整个虚空神阵都已经被震碎。

而孙修齐的周身都是强大的天地大道之威,我的实力本就是在元婴后期,一连三天的高强度消耗,此刻我的身体如同海绵吸水一般,疯狂的吸收着孙修齐释放出来的天地之威。

他毕竟是一名元婴巅峰强者要入化神初期,可想而知,他周身的灵力是有多么的恐怖,所以我也达到了突破的临界点。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