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十五章 得罪林南

林南果然没有人认出我来,看着他愤怒的样子,我就一肚子的火,而陆军坐在一旁,冷笑连连的看着我,似乎再说:“你小子不是很厉害吗?有本事跟林氏的继承人硬着来啊?”

此时包厢内除了林南和陆军之外,还有陆一菲的秘书白雪。

看见我忽然出现,她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轻松,听见林南呵斥我滚出去,白秘书连忙说道:“林总,他是陆总离开前特意指定的代理总裁,张总。”

就在白秘书刚刚介绍完,这时候刚刚被我打败的那两个林南的保镖,也紧跟着我进入了办公室,气势汹汹的挡在了林南的面前。

而林南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我是突破门口的两个保镖进入办公室的。

此时两个保镖的脸上都有青紫,显然是刚刚几十秒之内发生的变化,林南的脸色瞬间阴沉了起来。

林南盯着我好一会儿,才忽然皱眉道:“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面?”

原来是想起我来了,这时候,陆军解释道:“林总,他就是一菲给一凡招的上门女婿。”

听见陆军的介绍,白秘书的目光中也有几分惊讶,显然是那句上门女婿,陆一菲之前介绍我给白秘书的时候,只说了工作上的事情,并没有介绍我的身份。

而林南听了陆军的话后,恍然大悟,眼神中满是冷漠和不屑:“我当什么张总呢,原来就是一个上门女婿。”

陆军也趁机说道:“张泽,公司是我们陆家的,你只是一个卑微的上门女婿,别以为陆一菲让你当代理总裁,你就真的是公司的总裁,我手里还有公司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

我冷眼看着陆军:“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说这样的话?陆一菲和陆一凡可没有你这种禽兽不如的父亲,我是没有公司的股份,但陆一菲是公司的总裁,她既然指定我来当这个代理总裁,那我现在就是代理总裁。”

说着,我直接伸手指着陆军:“你!”

接着又指着林南:“还有你,都给我滚出去!”

听到我的话,白秘书的眼中满是震惊,而林南的脸色也彻底阴沉了下来,至于陆军,眼中则是幸灾乐祸的期待,似乎就等着我跟林南碰头了。

如果十一前,或许我会忌惮林南的身份,但现在我是李杰的人,就是林南的父亲,也不敢得罪李杰,只要林南敢动手,我就让他后悔。

此时的我,一脸的强势,虽然不知道林南和陆军在谈论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为何会在陆一菲的办公室里谈,但我却知道,这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好事。

眼看陆一菲就要回来了,我必须守好公司,将一个完完整整的公司交到她的手里。

林南忽然一拍桌子,猛地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我:“小子,你刚才说什么?有本事你给我再说一遍!”

显然,在林南眼中,我只是一个任他宰割的小角色,而且他对我的印象也仅仅在于当初的饭局上,他对我的侮辱和逼迫,当初如果不是陆一菲用酒瓶碎片自残救了我,估计也没有现在的我。

连我站在他面前,他都没有想起来我是谁,更别说清楚我现在的情况了,在他眼中,或许我只是一个代理总裁,陆一菲手底下的一条小狗。

看着愤怒的林南,我没有丝毫的畏惧,向前迈步走去,他手底下的两个保镖顿时更加紧张了起来。

一直走到了距离两个保镖一米距离的位置,我停下了脚步,冷笑一声:“你还真当你们林氏在米方市就是大佬了?我告诉你,米方市很大,比林氏背景强大的人很多,而你这么嚣张,也不过是仗着你老爹的光环才能活到今天,否则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张总,你快别说了。”白秘书此时都快急哭了,连忙劝说了起来。

我知道白秘书是害怕我得罪林南,不过现在我不怕,朝着她淡淡的一笑:“放心好了,一个小小的林氏,得罪就得罪了。”

在白秘书的眼中,就算是非凡,与林氏相比,也是老虎和小猫的对比,我得罪林南,就是小猫得罪老虎,但她不知道的是,林南并不是老虎,只是老虎刚生的幼崽,而我就算是猫,也是一头战斗力最强的猫,更何况,我背后还有一条龙,能吞虎的巨龙。

林南被我的话刺激的已经愤怒不已,而陆军始终坐在沙发上,一脸期待的样子,似乎就当着看好戏了。

“你找死!”半晌,林南的口中才吐出了这几个字。

我嗤笑一声:“林南,就向我刚才说的,离开林氏,你什么都不是,我是上门女婿没错,但我就是吃软饭,也是靠我自己的能力,你却只会依靠自己的家族,你不是很嚣张吗?有本事别依靠你的保镖,你自己滚出来啊!”

我本不是这样嚣张的人,只是清楚林南的嚣张,对于这样的人,最好就用更嚣张的姿态去面对,曾经我已经幻想着有一天把林南踩在脚底,今天就是个契机。

林南被我刺激,顿时直接怒了,赤手空拳就向我这边冲了过来:“你特么的找死!”

然而林南还没冲过来,就被他的两个保镖挡住了,其中一人对林南说道:“林总,这小子是个高手,您别冲动。”

听了保镖的话,林南直接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怒道:“给我滚开!”

老板都这样说了,还打了自己的耳光,保镖也没有理由再阻拦,只能让开。

林南气势汹汹的冲到了我的面前,抡起拳头就朝着我的脸上打了过来。

此一时非彼一时,此时的我早已不是大半年前,那个任由他宰割的小绵羊。

就在他拳头挥动过来的瞬间,我的脚已经踹了出去,嘭的一声,我的脚与林南的胸膛亲密的接触,接着他的身体像是断线的风筝,直接高高飞起,撞在了陆军的身上。

这一下子撞击,陆军的眼镜都摔落在地上碎了,陆军嗷的一声惨叫。

自己老板都被我打了,林南的保镖此时也怒了,两人同时向我扑了过来。

本就是手下败将,对我有何威胁?短短几十秒,两个保镖像是死狗一样躺在了地上。

一旁的白秘书早就惊呆,而林南这一刻也知道了我的变化,眼中多了几分凝重,但怒火不减,死死的盯着我。

我不屑的一笑:“现在,可以滚出我的办公室了吗?”

林南毕竟是林氏的继承人,也不是那种只会嚣张没有脑子的废物,这种情况之下,他肯定知道待下去只能自讨苦吃,朝着我冷笑了一声:“你很好,我记住你了。”

说完,林南直接转身,离开了办公室,他的两个保镖也连忙跟着离开。

而陆军,刚才林南撞在他身上的时候,高度数的眼镜掉在地上,虽然还能用,但陆军却找不到。

此时陆军像是一个睁眼瞎子,在地上摸着眼镜。

“陆军,你怎么还不走?”我故意呵斥道。

听见我的声音,陆军满脸涨红,低声道:“能不能帮我找一下眼镜?”

“好啊!”我笑了笑,走到了陆军的眼镜旁,对陆军说道:“在这儿,你自己捡吧!”

陆军连忙走过来,就在他刚弯腰准备捡眼镜的时候,我的脚忽然动了一下。

咔!咔!

眼镜片直接被我踩碎在脚底,我故作一脸歉疚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刚响起你的厉害来,被吓的一哆嗦,把你的眼镜踩碎了。”

“噗嗤!”白秘书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来。

陆军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起来,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我看着他那副恶心的模样,说道:“我要办公了,赶紧滚出去!”

陆军气的直咬牙,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旋即摔门而去。

该离开的都离开了,顿时办公室就剩下了我和白秘书两个人,白秘书躬身将陆军破碎的眼镜捡起来丢入了垃圾桶,接着又去给我倒了一杯水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张总,你太坏了,把陆经理搞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我接过白秘书递过来的水,微微一笑:“对付什么样的人,就要用什么样的办法,这叫什么来着?”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白秘书笑着说道。

我笑了笑:“对,就是这一句,林南嚣张,我就比他更嚣张,陆军坏,我就比他更坏。”

白秘书忽然有些担忧的样子:“张总,你今天动手打了林南,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听说林南更一些黑色背景的人关系很好。”

以前就知道林南有黑色背景,不过没关系,既然我敢得罪林南,就没想过怕这个字。

“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我安慰了一句,接着又十分疑惑的问道:“对了,林南和陆军今天怎么忽然来公司了?而且还是在陆总的办公室?”

白秘书的脸色微变,有些愤怒的说道:“是陆经理,他今天刚来公司就直接来了陆总的办公室,我本来是拒绝的,可是他说是陆总同意的,毕竟他是陆总的父亲,我也不敢阻拦,只能任由他进来,可谁知他刚到没一会儿,林南也来了。”

听了白秘书的话,我的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他们都谈了什么?”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