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三十三章 孙修齐重伤

任志强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孙修齐的意思很明确,就算凭着自己重伤,也要让任志强倒下去。

他元婴巅峰强者,竟然被一个元婴后期强者逼到了这种地步,而且还是在使用了燃魂秘法之后,还当着无数虚空门弟子和任家强者的面。

如果他真的倒下去了,不仅仅是丢了自己的脸面,甚至就连任家的脸面也彻底的丢了。

看着孙修齐冲向自己,任志强一脸恼怒:“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

他怒喝一声,陡然间浑身都是强大的气势爆发,脚下一动,瞬间冲向孙修齐。

两大元婴巅峰极境战斗力的强者,彻底爆发了最后的决战,强大的战斗让这个虚空门都弥漫在一股极为恐怖的威压之中。

轰!轰!轰!

两人对轰之后,强大的气息波动,将虚空门长老们联手布置的结界都快要震碎。

“不好,结界即将破碎。”

为首虚空门的长老,忽然大喝一声说道:“虚空门所有弟子,全部离开虚空门五公里外。”

虚空门的弟子,实力基本上都在结丹之境,如今孙修齐和任志强爆发的战斗之强,甚至都快要超越元婴期,这种级别的战斗,结丹之境的强者,根本没有丝毫抵挡之力。

顿时所有虚空门的弟子纷纷退后,朝着五公里之外地方退去。

只有几个元婴期的长老,还在战斗现场,联手稳固结界。

任家强者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一名任家强者开口说道:“我们也联手布置结界,保护虚空门。”

顿时所有任家强者一起出手,在任志强和孙修齐交战四周开始布置结界。

并不是他们想要保护虚空门,而是他们不得不这样做,就算孙修齐死了,但虚空门毕竟是任家掌控下的势力,若是真的毁掉了,那对任家而言,也是极大的损失。

所以无论如何,他们在这时候,都必须想办法制造结界来保护虚空门的建筑。

毕竟虚空门内,还有许多功法和武技,如果真的毁于一旦,那虚空门也算是彻底的覆灭了。

孙修齐彻底进入了最强状态,鲜血早已染红了衣襟,但依旧不肯放弃,每一招都爆发了他的最强攻击,即便每一招都需要承受无比强大的压力,但他却不得不这样做。

任志强也爆发了最强的状态,浑身都是强大的气息不断的涌动,整个人都如同一个暴躁的野兽。

两人此刻的战斗力相当,但孙修齐的战斗力隐隐要强任志强那么一点。

但想要杀死任志强,根本没有一点可能,现在只能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

战斗又持续了十分钟,任家和虚空门的强者,这才松了一口气,因为两人的战斗虽然还在持续,但消耗却极大,两人此刻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甚至只有寻常的元婴初期。

两人伤势都极重,都在凭着最后的力量战斗。

“这两个家伙疯了,这样下去,就算不死,他们今后的武道生涯也算是彻底的结束了。”任家一名强者,震惊地说道。

另一人开口说道:“他们现在已经是不死不休了,之间的恩怨根本无法解开,别说是今后的武道生涯,甚至还会出人命。”

“那该怎么办?我们不能看着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倒下去。”任家强者一脸凝重。

任家虽然不喜欢孙修齐,但却不得不承认,孙修齐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性,都极强,在虚空门的声望有最高,他是最合适的虚空门门主。

所有人都只能看着两人的交战,任志强此时也是浑身是伤,身上的气息极为紊乱,这是使用燃魂秘书后的副作用。

孙修齐本就是服用了赤焰丹,强行大幅度的提升了实力,本就极强,此时任志强虽然再跟他交战,但却始终无法再伤到他一分。

“就是现在!”孙修齐的双目中陡然间迸射出两道寒芒,下一秒,孙修齐的身体消失在了原地,瞬间出现在任志强的身前。

“给我去死!”孙修齐怒喝一声,手中的长剑没有丝毫犹豫,一剑刺入。

噗!

鲜血飞溅,任志强的肚子上被孙修齐的长剑穿透,他的面色顿时十分苍白了起来。

“你竟然敢伤我!”任志强咬牙怒道。

“伤你?我还敢杀你!”孙修齐冷笑一声,陡然间身上一股更为强大的气息爆发,双手抓着剑柄,推着任志强向前冲了过去。

“孙修齐!你敢!”感受到孙修齐对任志强的杀念,任家强者顿时哥哥面色大变,纷纷朝着他冲了过来。

“你们不是说我孙修齐纵容一个跟我第一次见面的强者,杀了你任家的强者吗?既然你们怀疑我,那我就真的杀给你们看。”孙修齐怒吼了起来,浑身都是强烈的杀意,身上的鲜血早已染红了长袍。

任家强者这时候也纷纷冲了过来,瞬间将孙修齐击飞了出去,才抱住了任志强的一条命。

任志强虽然还活着,但身上的气息极为虚弱,他的双目中满是惊恐,刚刚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孙修齐对他的杀念,原本都以为自己要死了,任家的强者关键时刻出手,将他救了下来。

任家一名强者连忙拿出一颗黝黑的丹药:“任长老,速速服下这颗疗伤丹。”

任志强没有丝毫的犹豫,连忙服用了下去,开始修行。

而孙修齐被任家强者击飞出去后,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浑身的气息瞬间消失,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废人。

孙修齐脸上却没有丝毫后悔,只有决绝。

刚刚他并没有手下留情,是真的想要杀了任志强,但他也清楚,想要在那么多任家强者面前杀了任志强,几乎没有可能。

也只有他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杀意,才能彻底的接触任家对他的怀疑。

如果他一开始就爆发真正的实力,哪里还有任志强的事情?他早就在刚开始交战没多久被他杀了。

可是他这样一闹,好像真的是以死明志,也要来杀了任志强,在任家众强者看来,的确是不可能拥有元婴巅峰的实力。

“孙门主!”虚空门的几个长老也纷纷冲了过来,将孙修齐从地上扶了起来。

孙修齐眯眼看了正在疗伤中的任志强一眼,随即咬牙说道:“这笔仇,我会跟你记着,如果任家再敢欺辱我,我就算是拼上这条老命,也不会放过你们。”

话音落下,他在虚空门长老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步履蹒跚的离去。

虚空门的长老门,也按照他吩咐,并没有跟随一起离开,而是处理现场。

毕竟刚刚他和任志强交战,对虚空门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如今他们刚刚交战的地方已经彻底的化成了废墟。

还有虚空门离去的弟子,这时候也可以回来了。

看着孙修齐独自离去的背影,虚空门的长老们一个个咬着牙,眼中满是不忍。

任家强者也个个都是一脸沉重,孙修齐刚刚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和杀意,并非不能原谅,他们可以理解。

只怪任志强太过强势,欺人太甚,否则也不会将孙修齐逼到这种地步。

孙修齐离开虚空门之后,独自一人进入了虚空门的禁地。

他刚踏入禁地,哇的一口血喷出口,身上的气息更加虚弱了起来。

原本还在修炼中的我,在感受到了孙修齐的伤势后,也是面色大变,脚下一动,瞬间来到孙修齐的身边:“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孙修齐身上的伤势极重,体内的气息也极为紊乱,如此重创,让他几乎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我毫不怀疑,如果他的伤势再重一点点,或许就真的要死在外面了。

孙修齐擦去了嘴角的血迹,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放心,我还能撑住。”

“前辈先别说话,先服用这颗疗伤丹药。”我连忙拿出一颗丹药,给孙修齐喂下。

他并没有丝毫犹豫和怀疑,将丹药吞服了下去。

与此同时,我连忙施展医皇传承来检查他的伤势,让我震惊的是,孙修齐体内的经脉,竟然断了好多。

甚至就连元婴都受到了重创,奄奄一息的在丹田之中悬浮。

外伤也很严重,浑身都是细腻的剑伤,这些伤势,极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运行大道天衍经,顿时一股股精粹的灵力不断的被我输入孙修齐的体内。

很快,孙修齐的目光中充满了震惊:“你竟然在给我疗伤?”

我正在全力以赴的给他疗伤,连忙说道:“前辈先不要说话,运行功法来配合我的疗伤。”

“好!”

孙修齐也不在多说废话,盘膝而坐,立马开始运行功法。

我体内的灵力本就十分精纯,又通过医皇传承中的疗伤手段在给他治疗,他身上的伤势好转的极为明显。

只是他毕竟是元婴巅峰的强者,我只是结丹巅峰强者,治疗只能慢慢的进行,即便我已经将自己的医术发挥到了巅峰,但依旧效果不是很明显。

但就是这样的医治效果,却让孙修齐内心震惊到了无以复加。

他原本以为他的伤势,境界下降不说,甚至需要数月的时间来恢复,可就是从我开始给他治疗到现在,他的伤势已经有所恢复的迹象。

按照这个进度下去,最多半个月,他就能彻底的恢复。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