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三十一章 无惧一战

看着孙修齐离去的背影,任家强者双目微微眯了起来,目光中满是寒芒。

“吩咐下去,立刻对虚空门进行调查,任建成的死,必须查出真相,我任家的人,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杀。”任家为首强者,对手地下的人吩咐道。

“是!”任家众强者纷纷应声喝道。

任家调查组立即入驻虚空门,开始调查任建成的死因。

然而越查越是让他们感觉到震惊,因为所有人的口径都统一,甚至就连那些任家埋在虚空门的探子的口径都一致。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知道,孙修齐并未说谎,真的是一个年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强者,杀了任建成。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威胁,一个只有二十六七岁的结丹巅峰强者,在使用了任家的燃魂秘法之后,竟然能击元婴初期的任家强者,而且还是使用了燃魂秘法的元婴初初期强者。

也就是说,对方有结丹巅峰的境界,就能击杀元婴中期的强者。

这简直就是妖孽中的妖孽天才人物了,这样的人物,如果盯上了任家,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很快,这个消息传回了任家。

当任家高层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一个个满脸都是震惊,任家之主立马召开了家族会议。

所有任家的嫡系全都在场,一个个面色都十分沉重。

“下面,我们就来说说,任建成被杀的事情。”任家之主坐在上首位置,一脸凝重地说道。

“家主,经过我们调查组入驻虚空门调查发现,一切都和孙修齐所说相同,的确是一名只有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杀了孙修齐。”

“而且对方只有结丹巅峰之境,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刚刚从世俗来到灵界,而且也只是看着任建成使用了一次燃魂秘法,然后就能施展秘法,以结丹巅峰之境,击杀了元婴初期的任建成。”

入驻虚空门的任家调查组的组长,此刻满脸都是凝重。

如果不是调查了多日,并非发现任何异常,他也不会相信这个事实。

“调查组调查的结果都出来了,各位也听到了,只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就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简直闻所未闻,即便是在灵界,也没有听说过这种妖孽人物,你们认为我们该如何面对这个年轻人。”任家之主沉声说道,目光一扫众人。

“家主,我认为这件事,我们可以选择怀柔手段,找机会将他拉拢到我们任家阵营,如果能为我们任家所用,对我们家族来说,将是一件大好事。”一个任家的老者开口说道。

任家主点了点头:“其他人呢?你们怎么看?”

“家主,我认为,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对方也只是跟任建成之间有矛盾,并不一定会跟我们任家作对,毕竟他只是一个刚刚进入灵界的强者,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我任家能杀他的人,很多。”有一个任家老者开口说道。

“家主,我觉得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为了杜绝后患,我建议还是想办法先找到他,然后将之击杀,只有他死了,才会给我们任家减少不可预测的后果。”有一个任家老者开口。

一时间,其他任家嫡系,也纷纷开口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整个会议厅内,都是各种各样的意见。

良久,任家之主开口说道:“这件事,可以算是我们任家的一个隐患,这种天才人物,想要拉拢很难,就算现在能让他加入任家,可等到以后,等他见识到了灵界更加强大的宗门,说不定也会背叛。”

“所以,我决定,将之斩杀,只有他死了,才会将这个隐患彻底的消失在摇篮中,现在他还很弱,若是再给他一段时间,谁知道他会成长到什么地步,到时候即便是整个任家,都不会是他也一人的对手。”任家之主开口说道。

听到家主都这样说了,其他人也不敢在发表意见,于是纷纷开口数道:“既然家主已经决定,那我等就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了。”

“好,接下来,派出任家所有人,去虚空门,寻找那个年轻人的下落。”任家之主起身说道。

“家主,我们还要去虚空门吗?”有人疑惑地问道。

任家之主冷笑一声:“孙修齐这个老匹夫,他早就想要脱离我们任家的掌控了,即便那个年轻人能击杀任建成,但我依旧不会相信,他竟然还能伤到孙修齐。”

“家主的意思是说,这是孙修齐和那个年轻人演的一场戏?只是别人都被蒙在鼓里?”那人惊讶的开口问道。

任家之主说道:“不排除这种可能,孙修齐的实力如果真的只是元婴后期,或许还有这样的可能,可如果他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巅峰了呢?”

“家主,您是说,孙修齐有可能隐藏了实力,故意看着任建成被杀?”那人惊讶的无以复加。

“好了,废话少说,赶紧按照我的吩咐去做,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能等你们去查了,安排人去试探一下孙修齐,看看他的实力究竟是不是只有元婴后期。”任家之主冷漠开口。

“是!”

顿时任家的众人纷纷离去。

孙修齐虽然知道任家不会轻易地放过虚空门,但也没有想到速度会那么快。

任家的调查组才刚刚离开不到一天,结果带来了更多的任家强者。

整个虚空门,都被任家的巅峰强者包围了起来。

天地间都弥漫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所有虚空门的弟子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那么多的巅峰强者落在虚空门。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孙修齐带着虚空门的一众强者走出,一脸愤怒地看向那为首任家强者。

那为首任家强者,身上的气息极为恐怖,竟然已经达到了元婴巅峰,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元婴后期和元婴中期的强者,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极为恐怖。

“虚空门放走了杀我任家强者的歹徒,如果今天不给我们任家一个交代,虚空门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那为首任家强者,一脸冷漠地说道。

闻言,无数虚空门的弟子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没想到早上才刚刚解除的危机,下午就出现了更大的危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浓浓的威压,任家这是要将虚空门逼近绝路。

孙修齐双目微微眯了起来,冷冷地盯着为首强者呵斥道:“任强志,你任家未免太过霸道专横?任建成的死,你们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是他咎由自取,要接受对方的挑衅,甚至被对方偷学去了燃魂秘法,才被击杀,如今你任家反而将这一切算到我虚空门的头上,真当我虚空门是软柿子好捏不成?”

孙修齐一脸怒意,浑身元婴后期的气势爆发。

实际上他的境界是在元婴巅峰,但却不得不展现出元婴后期的实力,如果让任家知道他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巅峰,恐怕任家更加不会放过他。

所以就算是死,他也只能暴露元婴巅峰的实力。

“孙修齐,你这是想要与我任家开战吗?”任志强怒道,双目中陡然间爆发出一道寒芒。

他的实力本就在元婴巅峰,孙修齐还真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任家的嫡系,都会燃魂秘法,一旦他使用燃魂秘法,他的战斗力会更加强盛。

孙修齐一脸寒意,冷冷地说道:“虚空门自知,实力不如任家,但如果任家真想要当虚空门好欺负,那尽管来试试,就算是拼上整个虚空门,也要让你任家脱一层皮,如果你们真要开战,那边一战好了,我虚空门之人,无惧生死。”

“无惧生死!”

随着孙修齐的话音落下,无数虚空门的弟子都齐声呐喊了起来,一个个情绪慷慨激昂,竟然没有一个人怕死。

这让任家众人面色都十分难看了起来,原本以为虚空门会妥协,可没有想到的是,虚空门竟然没有一点要妥协的意思,还真的想要开战。

任家虽然无惧虚空门开战,但如果真的开战了,爆发了更大级别的战斗,对任家的损失也极大,或许他们任家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

虚空门能拼的起,大不了就是覆灭,但任家家大业大,却拼不起。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任志强双目微微眯了起来。

“任长老,还请三思,虚空门必须是我们任家旗下的宗门,孙门主这些年来,也未虚空门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如果真的要开战,对我们双方都不好。”

这时候一个任家老者站了出来,劝说了起来,随即又看向孙修齐说道:“孙门主,还请淡定,这次任家毕竟损失了一名元婴初期的强者,对任家而言,本就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任长老情绪有些激动,还请孙门主保持冷静,只有大家保持冷静,坐下来共同协商,才能处理好这件事。”

一个唱红脸的,一个唱黑脸的,还真是任家的手段,孙修齐心中冷笑,但表面上还是十分硬气的说道:“我虚空门无惧一战,如果任家愿意坐下来谈,我自然愿意,就看你们要如何选择了,到底是战?还是商讨?”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