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三十章 任家来人

两人的大掌瞬间攻击在一起。

“轰!”

强大的能量碰撞,将我震退七八步。

但是孙修齐也不好受,被震退了五六步。

此刻的我,毕竟是燃魂状态下,实力暴增。

而在这一掌对轰之下,我也感受到了孙修齐的修为境界,大概是在元婴后期之境。

我本就只有结丹巅峰实力,能爆发出元婴中期的战斗力,已经很不凡了,但依旧无法与元婴后期强者交手。

“老狗,你敢阻挠我,我杀了你!”我怒喝一声,手中的烈焰长矛陡然间剧烈燃烧了起来,顷刻间整个虚空门像是都要化作烈焰火海。

虚空门的弟子都是面色大变。

还有虚空门的几个长老,也在这时候挡在了虚空门弟子的前面,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我。

我冷笑一声:“虚空门还真是厉害,竟然整个宗门要与我一战,你们真当我是软柿子,好捏不成?”

话音落下,我浑身战意更浓,在燃魂秘法的加成之下,我的实力不知道暴涨了多少。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瞬间朝着整个虚空门的弟子蔓延而去。

一刹间,整个虚空门都在我强大的精神力笼罩之下。

所有人,都有种被我针对的感觉。

尤其是那些虚空门的弟子,更是震惊不已,似乎只要我想要他们死,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小子找死!”孙修齐大怒,双手凝印,陡然间遮天蔽日的巨大灵力笼罩整个虚空门。

“无量神印!灭!”孙修齐陡然间一次武技攻击落下。

陡然间,一个巨大的五星芒阵凝聚在我头顶之上的虚空。

五星芒阵四周金光闪烁,其中竟然蕴含着天地大道之能。

轰!轰!轰!

忽然间,那天空之中的神印向我落下。

我想要躲闪,竟然发现此刻被禁锢了一般,竟然无法动弹一下。

数道神印将落下,每一次的神印落下,我都感觉自己双肩之上被压了万斤巨石。

一连数次神印落下,我的身躯被硬生生压倒在了地上。

“小子,你敢杀我虚空门副门主,还敢对我虚空门的弟子动手,简直不知死活,今天,我就杀了你,以振虚空门的威严。”孙修齐站在我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盯着我说道。

我有些恍然,孙修齐给我一种感觉,他像是真的要杀了我。

原本只是我们之间的一场戏,但现在,我是真的感受到了他强大的杀机。

“老狗,你敢杀我?”我怒喝道。

“哼!”孙修齐怒喝一声,陡然间一掌朝着我落下。

“给我破!”

我怒吼一声,体内的灵力疯狂的燃烧了起来,陡然间一股强大的灵力从我体内爆发。

轰!轰!轰!

原本压在我身上的无数神印,此刻竟然纷纷崩碎。

孙修齐面色大变:“你竟然能挣脱无量神印!”

“老狗,给我去死!”我怒吼一声,陡然间爆发全身的力量,一拳轰出。

嘭!

一拳落下,打在了孙修齐的胸膛之上,即便他是元婴后期强者,此刻也在我这至强一击之下,击飞了出去。

“门主!”无数人都是惊呼一声,连忙朝着孙修齐冲了过去。

而我在这时候,陡然间转身,大吼道:“虚空门,你们给我记住了,总有一天,我还会卷土而来,等我再来之时,就是你虚空门的灭门之日。”

孙修齐身上的气息急速萎靡了下去,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

“给我追!”孙修齐怒吼一声,转身就朝着我的方向冲了过去,而身后全都是虚空门的弟子,全都追了出来。

虚空门是在一座山峰之上,四周全都是茂密的山林。

想要找到我,根本不可能。

铁牛早在我之前与任建成交手之时,就让他离开了。

此刻只有我一个人,整个虚空门也不可能找到我。

“可以了!”就在我以为自己肯定能逃脱的时候,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我前方响起。

我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挡在我前面的白发老者,惊讶道:“你该不会真是来杀我的吧?”

“哈哈!”

他大笑一声:“你帮我铲除了异己,那就是我孙修齐的恩人,我又如何会对你赶尽杀绝?”

这缥缈入仙人一般的白发老者,自然是虚空门门主孙修齐。

刚刚被我一拳击中,原本还以为能重创他,现在看他的样子,哪里还有办法受伤的样子?

直到这一刻我才意识到,他的实力根本不是刚刚表现出来的那样,而是远强于那种状态。

“前辈,你的修为,究竟是在什么级别?”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孙修齐笑了笑:“元婴巅峰!”

听到他的话,我翻了一个白眼,我是结丹巅峰,他是元婴巅峰,完全超越了我一个大等级。

刚刚如果他真的想要杀我,就算是十个我,也不够他杀。

只是为了掩饰一切,他只能装作被我击伤的样子。

“好了,先跟我去个地方,这里并不安全。”孙修齐忽然开口说道。

我跟随着他一路而去,到了一处山谷的地方,一直走到了一座山壁前停下。

“这是我虚空门的禁地,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可能进入。”孙修齐忽然笑着说道。

他话音落下,双手凝印,很快,前面光秃秃的山壁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山洞。

我一脸震惊,不愧是元婴巅峰强者,竟然又这样的手段。

跟着他进入山洞后,才知道,这哪里是一个简单的山洞?而是一个充满灵力的宫殿。

偌大的大厅内,四周全都是书籍,还有一些古剑,整个大厅中,都弥漫着一股极为令人惊骇的气息。

我有种感觉,这大厅就像是一个恐怖的强者,这强大的气势,就是从他体内爆发的。

而我也终于彻底放下了心。

之前原本还担心孙修齐会真的对我动手,尤其是他爆发武技的时候,我甚至感觉到了他实质一般的强烈杀意,但没想到的是,竟然是他故意压制了境界在与我战斗。

“前辈,您带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孙修齐笑了笑,走到一处藏书架,拿出一本古朴的书籍走了过来,递给我说道:“这是完整的大道天衍经,这段时间,任家一定会寻找你的下落,但这是我虚空门的禁地,就算是任家,也不敢轻易踏足,这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接下来,你就在这里修炼大道天衍经,争取早日破境入元婴期。”

看到书籍之上‘大道天衍经’五个大字,我的心忍不住剧烈颤抖了起来。

这本书看起来极为普通,但我却十分清楚,我能拥有如今的一切,都是这本书,才让我拥有了这一身修为。

而且还只是大道天衍经的上部分,就能让我如此强大,若是等我修行了完整的大道天衍经,我又会强到什么地步?

“谢谢前辈!”我激动地说道。

孙修齐似乎十分高兴,大笑一声:“这是你应得的,这段时间就安心的在这儿修炼吧!这里还有其他古籍,还有许多武技,你都可以看,或者是修炼,等你实力破境入元婴之后,我再来找你。”

“好!”我高兴地说道。

孙修齐转身离开,顿时偌大的宫殿内,就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连忙拿出大道天衍经,开始按照上面的记载修炼。

这是完整的大道天衍经,前半部分的修炼都和南离师傅传授我的功法完全一样,我直接从后面开始修炼。

就在我正在虚空门禁地修行的时候,任家强者已经来到了虚空门,当他们看到任建成的尸体时,满脸都是震怒。

“孙门主,你给我们一个解释!”一名任家的元婴中期强者,一脸愤怒地看着孙修齐怒喝道。

孙修齐咳嗽了几声,面色十分苍白,脸上满是不忍:“这件事,我只能说抱歉!因为这本身就是任门主主动跟对方生死之战,只是没想到,任门主竟然会输给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

“什么?杀死他的人,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那任家强者一脸惊怒。

孙修齐点头:“没错,就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但实力已经达到了结丹巅峰,但任门主为了得到对方手中的小灵丹,将燃魂秘法传授给了那个年轻人,才让那个年轻人实力暴涨,杀了任建成。”

“是任建成传授对方的燃魂秘法?这怎么可能?孙修齐,你是不是当我任家好欺骗不成?”任家强者怒道,一脸不相信。

“我句句属实,如果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话,尽管可以去查,那天虚空门的弟子都在场,那日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亲眼目睹,如果我不是亲眼所见,甚至跟他交手,也不会相信这天下竟然会有这么强的年轻人。”孙修齐冷漠地说道,显然被质疑也不高兴了。

“好,这件事我会调查,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也就罢了,可如果让我知道,是你帮助那个年轻人杀了我任家的强者,任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任家强者冷漠地说道。

孙修齐冷哼一声:“我孙修齐难道还会怕你任家的调查?如果跟我没关系,你任家必须给我道歉!否则老夫也不是好欺负的。”

说完,孙修齐愤怒地转身离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