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二十九章 大闹虚空门

但不管是是不是假的元婴,都可以确定的是,我真的学会了燃魂秘法,此刻的我,实力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根据任建成和我使用了秘法之后实力提升程度来看,燃魂至少能让元婴期之内的强者,实力增强一个小境界。

就像是任建成,他的实力原本只有元婴初期,可是在使用了燃魂之后,实力已经暴增到了元婴中期。

而我的实力只有结丹巅峰,但在使用燃魂后,实力暴涨到了元婴初期。

我本身的战斗力本就超强,属于那种能越近的强者,如今的我,虽然拥有元婴初期的气息,但实际上我的战斗力,却是堪比元婴中期。

任建成的战斗力也是堪比元婴中期,可以说,现在的我们两人在交手起来才公平。

虚空门的那些强者此刻全都惊呆了,即便是门主孙修齐,看向我的眼神也彻底的变了,目光中方同样有震惊之色。

毕竟我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天赋,完全超越了他们的想象,即便是在灵界,我这种天赋的强者都没有几个。

任建成看到我竟然真的学会了燃魂秘法后,脸色十分狰狞,他咬牙切齿,血红的双目死死地盯着我:“小子,我承认,是我小看了你,没想到你竟然只是看了一遍我使用燃魂秘法,就能偷学去,但我必须警告你,就算你学会了,也不能使用,因为这是我任家的不传秘法,一旦有外人会,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冷笑一声:“这可是我用小灵丹跟你交换的,为什么不能用?”

“我说了,不能用就是不能用,你放心,等我杀了你之后,你的小灵丹绝对不会去动,但是,你现在必须解除燃魂状态,并且跟随我回任家,将你的燃魂记忆清除。”任建成一脸狰狞地说道。

我嗤笑一声:“这是我凭自己的本事学会的秘法,凭什么要还回去?让我解除燃魂状态后,我还有活路吗? 就算你愿意给我活路,那等我跟你去了任家后,我还有活路吗?”

我的笑容中满是不屑。

任建成分明就是在拿我当傻子,如今我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和天赋,对任建成来说,就是一个潜在的巨大的威胁,如果我能活着,那今后肯定会成为任家的大敌。

就算他不杀我,任家的人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

再说了,如果我真的解除了燃魂状态,我还如何跟任建成一战?

“小子,你不要逼我!”任建成怒道。

我冷笑一声:“需不需要我把脑袋伸过去,给你一刀砍了?”

“放肆!”任建成怒喝一声,手持长剑就向我冲了过来。

这是他第二次使用燃魂,连续使用秘法,对他的身体已经造成了不轻的伤势,而且我也敢肯定,这一次的燃魂效果,一定没有第一次的燃魂效果强。

所以说,现在的我,可是占据着比他还要更大的优势。

既然你想要杀我,那我也不必手下留情了,脚下轻轻一动,瞬间离开原地。

烈焰长矛随着我离去的瞬间,也从地上飞出,主动飞回我的手中。

“铛!铛!铛!”

我手中烈焰长矛不断的挥动而出,跟任建成的长剑攻击在一起,爆发出一阵阵强大的灵气波动,不断的朝着四周播散而去。

孙修齐感受到我们战斗爆发出的巨大灵力波动,随手一挥,顿时一个大型的结界将我们战斗的现场,与其他的围观者隔绝了起来。

虚空门的弟子们,此刻全都惊呆了。

尤其是朱悦,她原本在朱家的时候就清楚我的实力如何,原本以为我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很强了,但却让她没想到的是,如今的我,竟然有能力跟虚空门的副门主一战,而对方可是元婴初期的强者,境界就要比我高那么一大境界。

但是此刻,就是境界更高的任建成,却被我处处压制。

果然如我所料,连续两次使用燃魂秘法,让任建成的伤势极重,而且这一次的燃魂效果也没有第一次那么久了。

随着我们交战时间的持续,任建成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眼看就要恢复元婴初期原本战斗力了。

而我体内依旧是不断涌动的巨大灵力,每一次攻击都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

“嘭!”

一声巨响,烈焰长矛一挥,打在了任建成的胸膛,伴随着几根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任建成的身躯直接飞了出去。

人还在虚空,他便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目,不敢相信,平日里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虚空门副门主,此刻竟然败了。

然而战斗还没有结束,我又如何会轻易的翻过任建成,脚下陡然间一动,身体爆闪而去。

就在他身体重重摔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我已经冲到了任建成的面前,手中的烈焰长矛,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朝着任建成的心脏中心刺入。

“门主救我!”任建成面色大变,什么都顾不上了,朝着孙修齐的方向大吼了一声。

孙修齐皱了皱眉,直接呵斥道:“住手!”

“噗!”

就在他喊出这一声的时候,烈焰长矛已经刺入了任建成的心脏,大量的鲜血从他的心脏位置涌了出来,染红了他的衣衫,他的嘴角也有大量的鲜血,不断地向外涌出。

一切都结束了,不可一世的任建成,死在了我的烈焰长矛之下。

孙修齐本就想要让我杀了任建成,只是因为他虚空门门主的身份,不好明着帮我。

虽然在任建成求救的时候,他阻止了我一声,但却没有丝毫的举动,这也不过是做给任家看。

毕竟他还是很忌惮任家的,否则凭借他的实力,足够击杀任建成了,但他却没有,反而传音让我来杀任建成,就是为了避嫌。

全场一阵死寂,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我。

原本还想要挑衅我的王凯,此刻早已瞪大了双目,浑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哪里还敢跟我交手?

就连他的师父,都死在了我的手中,更何况是他。

蓝灵和叶颖也瞪大了双眼,伸手捂住了嘴巴,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朱悦更是娇躯一颤,心中满是担忧和着急。

她十分清楚,任建成的身份,即便是孙修齐,都不敢把他怎样,可想而知,任建成的身份有多么的了不得。

如今却被我杀了,这样一来,我和任家就彻底站在了对立面。

而我不过刚刚进入灵界,根本就没有可能抵挡的了任家的怒火。

“张泽,你们快离开虚空门。”朱悦忽然不顾一切的跑了过来,满脸都是担忧。

我冷笑一声,一把推开了她:“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话?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初到灵界,没有灵石,你真以为我会帮助你们朱家去打灵斗比赛?”

我的话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地刺入了朱悦的心脏。

并不是我想要这样做,而是我必须这样做,如今我已经杀了任建成,任家一定会调查这件事,如果让他们知道我和朱悦走的很近,任家绝对不会放过朱悦。

朱悦此刻满脸都是呆滞,通红的双目中,很快泪水流了出来。

“混蛋,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朱悦咬着红唇,愤怒地说道。

我冷笑一声:“你真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能入得了我的眼?我告诉你,在世俗的时候,我就是整个世俗,所有女子心中的恶魔,在世俗,我就是采花大盗,无数美女都被我揽入怀中,之所以会来到灵界,也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女人,我看你长得还挺不错,如果愿意当我的禁脔,我可以考虑收了你。”

“张泽,你混蛋!”朱悦满脸都是泪水,冲着我怒吼一声,转身就跑着离开。

蓝灵和叶颖都是一脸愕然地看着我。

“张公子,师妹她也是担心你,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叶颖不高兴地说道。

我的双目陡然间落在了她的身上,双目肆无忌惮的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个遍,尤其是她傲然的双峰之上,更是让我目光狠狠地看了几眼。

她浑身一颤,连忙向后退去几步,羞怒道:“你这个无耻小人,再敢乱看,我挖了你的眼珠子。”

蓝灵立马挡在了叶颖的身前,同样一脸羞怒,红着双眼说道:“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算我们姐妹俩瞎了眼,竟然还当你是好人。”

“哈哈!”

我大笑一声:“小美女,你们真以为我出现在那里是偶然吗?不过是因为看中了你们的美貌,才故意救了你们,之所以还要跟随你们来虚空门,就是为了看看,虚空门内,是否还有更多的美女,但让我失望了,竟然没几个能入得了我的法眼。”

我话音落下,脚下陡然间一动,瞬间朝着蓝灵和叶颖的方向冲了过去,同时大喊道:“既然没有其他的美人,那就是你们了,今天就算不行,也要跟我走。”

蓝灵和叶颖都是面色大变,一脸不可思议,两人齐齐后退。

其他虚空门的弟子也如同面临大敌,连忙向后退去。

眼看我就要抓住蓝灵和叶颖的手臂了,但就在这时候,一直没动的孙修齐,陡然间一动,瞬间挡在了她们的面前:“大胆贼人,杀我虚空门副门主,现在竟然还想要带走我虚空门的弟子,找死。”

他话音落下,陡然间一掌向我挥动而来。

我面色大变,没有丝毫的犹豫,体内的所有灵力,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

“天地造化掌!”我怒喝一声,同样一掌挥动而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