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二十八章 燃魂秘法

好在我能施展时间法则,结合时间法则的运用,任建成想要命中我,很难。

但他毕竟是元婴期的强者,境界和实力都比我强许多,时间法则对他的影响,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但就是那忽略不计的影响,却能让我刚好躲开任建成的攻击。

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只能结合时间法则,不停的移动。

既然现在的你还很强,那我就想办法让你这种变强的效果消失。

我就不相信,他还能一直保持这种巅峰战斗力,一旦他使用秘法提升实力的效果消失,那就是我还手的时候。

这一刻,所有虚空门的弟子都看呆了,他们从未见过任建成如此强大的一面,但就是爆发了如此强大的实力,依旧无法轻易将一个只有二十六七的年轻人击杀。

此时的我,想要单纯的借助自身的灵力已经远远不够我的挥霍了,只能不断的从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汲取能量。

无论是高强度的躲闪,还是时间法则的施展,都需要消耗极大的灵力,凭借我结丹巅峰的境界,体内贮存的灵力远远不够我的消耗。

任建成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觉察到什么异常,可随着越战越久,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眼中满是狰狞:“小子,你区区结丹巅峰境界,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多的灵力?”

我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他这句话,显然已经把我给暴露了,就算别人不清楚我身上有燕都春秋图,但也会猜到,我身上绝对有很强的宝贝,甚至能源源不断的供给我灵力。

既然无法隐瞒,我也不打算隐瞒,冷笑一声:“你管我用什么手段保持如此充沛的灵力,我还没有问你,是怎么忽然提升了这么多的实力呢,要不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提升实力的,我告诉你我是怎么恢复灵力的?”

话音落下,我当众拿出一把丹药,一股脑全部塞入了口中。

这些全都是我自己炼制的丹药,都是能迅速补充精气神的丹药。

看到我的举动,所有人都不由的吸了一口凉气,即便是孙修齐,双目中也满是惊讶。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笑了笑:“我知道了,原来,那就是蓝灵的贵人。”

他之前派出蓝灵和叶颖外出历练,就已经算到了她们命中会有一劫,但结果却是好的,还能找到高阶炼丹师。

只有找到了高阶炼丹师,才能帮助蓝灵炼制镇压灵丹,来镇压她体内的神物,原本他还以为可以通过我找到高阶炼丹师,可当他看到我一把拿出许多丹药的时候,终于明白,我就是那个炼丹师。

“你怎么可能会拥有这么多的丹药?”任建成震惊地说道。

即便是在灵界,丹药也是可遇而不可求,如今我随身携带这么多的丹药,怎么能不让他震惊?

我冷笑一声:“你废话还真多。”

话音落下,我忽然随手抓出一大把丹药,一眼看去,竟然有七八颗,每一颗都蕴含着一股极为惊人的能量。

“这是小灵丹!”任建成算是有点眼力,一眼认出了我手中的丹药是什么。

我笑了笑:“任门主,不如我们做笔交易?你将可以提升修为的功法传给我,我将这些小灵丹全部给你?”

“小子,你真当老夫是傻子不成?”任建成虽然心动,但也不可能交出燃魂秘法,能如此大幅度提升修为的功法,品阶自然不会低,即便小灵丹也很珍贵,但依旧无法跟燃魂秘法相比。

“这样好了,你在我面前完整的施展一边燃魂秘法,让我开开眼,我就将这些小灵丹都给你,如何?”我笑着问道。

这一次,任建成心动了,他双目冷冷地看着我说道:“小子,你确定?”

“当然确定,我只是想到打不过你,说不定就要被你杀死了,就想要在临死前,见识见识你的秘法,也好让我知道,我是死在了什么秘法之下。”我笑着说道。

“好,我现在就给你演示一番。”任建成当然不会拒绝。

只是向我演示一番,如果我就能偷学会,那就真的天赋逆天了,他可从未听说过这种能看一遍就能学会功法的天才。

周围的人都看呆了,原本正在生死战的两人,此刻忽然停止攻击,开始交换各自的宝贝了。

任建成身上的燃魂效果似乎也快要消失了,他连忙吞下一颗丹药,随即双手凝印,随着他凝印的手势越来越快,他身上的气息也在不断暴涨。

这一刻的我,爆发全身的精神力,死死的锁定任建成,他身体上的每一个动作,甚至就连他的呼吸节奏和体内灵力的运行路线,我都清清楚楚的用精神力复制在了脑海中。

知道他最后一个凝印结束,他的实力再度暴涨。

虽然依旧很强,但我能明显感觉到,这一次提升实力后的他,并不如第一次那么强。

毕竟是能大幅度提升实力的秘法,如果真的能无限的施展,那这门秘法就真的要无敌了。

看来,施展燃魂秘法对自身的损伤也很大,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就在任建成再次施展燃魂之后,他体内的伤势又加重了许多。

即便表面上看起来很强,但也是强弩之末,或许在他看来,凭借现在的实力,想要将我击杀轻而易举。

从我能随手拿出这么多的丹药来看,我身上一定拥有很多宝贝,只要杀了我,就算让他受点重伤,又如何?

重伤可以恢复,但宝贝却是可遇而不可求。

“小子,我已经将燃魂秘法又施展了一次,现在可以将小灵丹交给我了吧?”任建成心中还想着小灵丹。

我笑着摇了摇头,直接将小灵丹全都收了回去,笑了笑说道:“任门主,我是答应过要给你小灵丹,但却不是现在,我们还在战斗中,万一你等会儿打不过了,忽然服用我给你的小灵丹,来杀了我,那我岂不是冤死了?”

“小子,你耍我?”任建成怒道。

我摇了摇头:“我怎么敢耍你?答应给你的小灵丹,自然不会食言,反正我们要生死战,等到我死了,我身上的一切都属于你,这样总可以了吧?”

“好,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死了,你身上的一切都属于我。”任建成冷笑一声说道。

“当然,前提是没有人愿意跟你抢。”我笑着说道。

虚空门的那些弟子,看向我的眼神都变了,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明明要被杀死了,可我却依旧这幅笑呵呵的样子。

只有孙修齐,双目中有几分淡淡的笑意。

“小子,看在你答应给我你身上所有宝贝的份上,我可以答应给你留个全尸。”任建成忽然说道。

“那就多谢任门主了。”我拱手说道。

“好了,废话少说,我们继续!”任建成说完,就准备要继续再战。

“任门主,稍等片刻。”我连忙说道。

“你又想做什么?”任建成怒道。

我说:“着急什么?现在的我,完全就是刀俎上的鱼肉,就等着你来切了,让我缓缓。”

“好,那我让你再多看这个世界三十秒,三十秒后,我会毫不留情的将你斩杀。”任建成冷笑着说道。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我脚下陡然间迈出数步,与此同时,双手飞快的凝印,即便速度满了许多,但依旧能看出来,这是燃魂秘法的凝印手势。

看到我的举动,任建成冷笑一声:“还真把自己当成是不出世的天才了,只是看了一遍我运行燃魂秘法,你以为就能学会了?任何一门功法,凝印只是最基础的动作,但真正的核心是运气从经脉而过的时候,所选择的路线,没有详细的讲解,根本不可能学会一门秘法,否则这天下所有人都拥有秘法了。”

不管任建成怎么说,我都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精神力瞬间爆发而出,脑海中全都是刚刚用精神力拓印下来的燃魂秘法施展动作和运气的经脉路线。

“这家伙该不会真的傻了吧?”

“谁知道呢!只是看了任门主施展了一次燃魂秘法,就以为自己可以施展了。”

“他不是说了吗?只是想要在临死前,长长见识。”

……

虚空门的弟子,一个个都开口说道。

但就在这时,我身上的气息陡然间暴涨了许多,随着我凝印的速度加快,我身上的气息竟然还在暴涨。

短短一瞬间,我的实力已经大幅度的提升,此时的我,哪里还像是一个结丹巅峰的强者?

恐怕就是元婴初期强者,身上的气息也不如此刻我身上的气息强大的吧?

任建成一脸震惊,嘴巴微微张开,满脸不可思议:“这不可能!我只是施展了一次燃魂秘法,他怎么可能学会?这一定是他用其他办法提升了实力,一定是这样!”

就在他震惊之间,我身上的气势已经暴涨到了巅峰,我第一次施展燃魂秘法,成功!

感受到体内不断翻滚的强大气息,我心中满是震惊。

此时我浑身都是用不了的力量,这种力量让我渴望,渴望更加强大。

就在我的丹田之内,我隐隐有种错觉,原本的内丹,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就像是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迷你婴儿,似乎正在酣睡。

神入气中,气养神,神养气,温养,量变产生质变,神能聚气成形,就像是女人十月怀胎产婴儿。

“这就是元婴期才有的变化吧?”我喃喃低语道,心中满是震惊。

但我清楚,我并没有达到元婴期,而我丹田中的内丹发生的变化,或许只能称为是假婴。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