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二十七章 狂战

这一刻,烈焰长矛的尖端,吞吐着一股极为恐怖的杀意,一旦刺入任建成的心脏,他将没有丝毫的活路。

周围那些虚空门的弟子,在看到我和任建成的狂暴战斗的时候,全都惊呆了。

任建成毕竟是元婴期的强者,而我只是区区结丹期强者,却能跟元婴期的强者交战到这种地步。

眼看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就要刺入他的身体,甚至已经碰到了他的身体。

但就在烈焰长矛接触他身体的那一瞬间,一股强大无敌的气息从任建成的身上爆发而出。

轰!

强大的能量波动,竟让我如此致命一击无法再往前一分。

烈焰长矛像是被一道无形的盾牌阻挡住一般。

“滚!”任建成的口中陡然间爆喝一声而出,强大的气劲直接将我震退了七八步才站稳身体。

全场一阵死寂,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我的嘴角有鲜血流出,刚刚任建成身上陡然间爆发出来的气息实在太强,竟让我没有丝毫抵挡之力,就被震退了这么远。

但任建成明显也不好过,嘴角同样有鲜血流出,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上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可以确定的是,为了阻挡刚刚那一击,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或许是借助了什么防御性的法宝也有可能,如果他真的能那么强,我也没有机会跟他交手这么久了,恐怕刚一交手,就被他击杀了。

虚空门门主瞳孔之中也有几分意外,不过很快他就看明白了。

随即传音而来:“为了阻挡你这一击,他损失了一件极为重要的宝物。”

得到这个消息,我才好受了一点,果然是接住了宝物,能阻挡我致命一击的宝物,肯定不是俗物。

“老狗,简直一点脸都不要了,为了对我这样一个小辈,竟然借助防御类宝物,否则你现在已经死了,哪里还有跟我一战的力气?”我直接用烈焰长矛的尖端指着任建成,一脸讽刺地说道。

我话音落下,全场一阵哗然。

刚刚谁都感受到了我那一击的强大,但偏偏任建成没有任何对我的攻击,我反而被震飞了出去,现在听到了我的话,他们才明白,原来是这个原因。

任建成的脸色也极为难看,他并没有狡辩,瞳孔中迸射出两道寒芒,死死地盯着我说道:“小子,休要狂妄,真当老夫好欺负不成?原本还想要放你一条活路,既然你要送死,那我成全。”

知道了我的实力之强后,任建成也收起了对我的轻视,陡然间浑身气息暴涨,不知道他是不是用了什么秘法,只是短短一瞬间,他身上的气息竟然强大了不少。

虽然我没见过元婴中期的强者,但我也大致能猜到,此刻的任建成,他的实力忽然暴涨到了元婴中期。

这股强大的气息,让我也感觉到了一阵心悸,原本还以为他只能爆发元婴初期的实力,就已经是最强状态了。

可没想到,他竟然还能变得如此之强。

“铁牛,你退下!”我忽然沉声说道。

如今的铁牛,根本就没丝毫再战之力,若是真的被任建成攻击到了,铁牛只有死路一条。

“那你怎么办?”铁牛目光冰冷如霜,死死地盯着任建成。

我沉声说道:“你放心,我还要去救我的父母,怎么能死在这个老狗的手中?退下!”

铁牛即便是有多么的不甘心,但也清楚任建成的强大,也知道他如果还在战场中,不仅帮不到我,反而会成为我的累赘。

“师傅,你快阻止这场战斗吧!任门主的气息已经暴涨到了一大截,张公子只是结丹巅峰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任门主的对手。”蓝灵忽然看向虚空门门主说道。

虚空门门主名叫孙修齐,就是她的师傅,所以才会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出面阻挠。

朱悦和叶颖也都是一脸凝重地看向孙修齐。

“任门主,点到为止即刻,张公子远道而来,本就是客,你收手吧!”就在这时,孙修齐忽然开口说道。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身上弥漫而出。

这股气息,依旧要比此刻的任建成强大不少。

他到底有多强,我根本无法探寻到。

但可以确定的是,他的实力至少是在元婴后期,甚至是巅峰。

任建成并没有因为孙修齐的话而停止对我的敌意,身上的气息反而越来越强,他冷眼瞥了眼孙修齐:“门主,你这是打算要偏袒不成?刚刚这个小子,可是想要杀了我,既然他这如此强,也算不得是我欺负小辈吧?”

“你堂堂虚空门副门主,如今却对一个救了虚空门弟子的小辈动手,甚至还想将他诛杀,如果这件事传了出去,今后我们虚空门的弟子在外遇到了强敌,还有谁敢出手相救?”孙修齐语气平静,像是在说一件多么普通的事情。

“这不可能,门主就算现在能挡阻止我杀他,难道还能一直护着他不成?他总要离开虚空门吧?难道那时候门主还能一直跟随他不成?”任建成的话语中充满了威胁。

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谁都没有想到,任建成竟然会当众威胁一个后辈,简直是一点脸都不要了。

孙修齐目光中闪过一丝寒芒,声音也冷了几分:“你这是打算要违背门主之名不成?”

“门主又是公允,我自然不会妥协,如果门主真要阻止,那就杀了我吧!”任建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誓要杀了我。

孙修齐刚要说话,这时候我开口说道:“既然任门主执意要跟晚辈决死一战,那我奉陪便是,只是,若是我不小心杀了任门主,任门主的家族不会因此而报复晚辈吧?”

“什么?他竟然答应要跟任门主交战,他这是不想活了吗?”无数虚空门弟子都是一脸惊讶。

就连孙修齐这位门主都出面了,显然要保我,可是我却主动决绝。

并不是我非要冒死跟任建成决一死战,而是他逼我不得不战。

就像是他说的那样,就算孙修齐今天能保住我,可我毕竟是要离开虚空门的时候,等我离开的时候,他依旧有机会对我下手。

那时候或许就是暗中对我出手了,被一个元婴初期的强者盯上,并且暗杀,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我宁愿当着所有人的面跟他一战,或许他还有几分收敛。

除此之外,我还想要得到完整的大道天衍经,孙修齐手中有完整的功法,我自然想要得到,除此之外,我也想要得知师傅的下落。

只有得到了完整的大道天衍经,我救除父母的把握也就大了许多。

任建成听到我的话后,满脸羞怒:“你放肆!我任家也是巅峰家族之一,岂会对你一个小辈动手?”

“既然如此,那我便能放心了,毕竟刚刚,我可是差点失手杀了任门主,既然有第一次,那自然有第二次,任门主现在对我的杀心如此强烈,我只能拼命而战了,再说,我的境界本就远低于任门主,若是失手杀了你,也可以理解,对吧?”我笑呵呵地说道。

说话间,我手中出现了一颗小灵丹,不着痕迹的吞服了下去。

任建成已经愤怒到了极点:“门主,既然他都接受我的生死之战了,你也没有理由在阻挠了吧?”

孙修齐神色凝重地盯着我,忽然传音道:“小子,你冲动了,任建成爆发了任家的燃魂之法,战斗力大幅度的提升,他现在的实力,甚至比拟元婴中期的修为,你确定要战吗?”

我自然不能当众回应,冷笑一声说道:“任门主,要战便战吧!”

我这句话自然也是对孙修齐的回应,他看了我一眼,忽然叹了口气,接着传音道:“既然你要战,就算你输了,我也会尽全力保你不死。”

这一次,我倒是高看了孙修齐一眼,原本还以为他只是想要借助我的手杀了任建成,现在看来,杀任建成是真的,但他也想要保我。

他手中既然有完整的大道天衍经,说不定跟南离师傅还有一些交情,否则我实在想不明白,他是怎么一眼看出我修炼了大道天衍经,又为何会帮我?

我在服用了一颗小灵丹后,体内的灵力如同火山要爆发一般,不断的充斥着我的四肢。

此时的我,浑身都是强大的战意,手中的烈焰长矛,像是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此刻也剧烈地燃烧了起来。

“小子,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吃我一剑!”任建成怒吼一声,直接向我冲了过来。

此时的他,浑身都是力量,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人还未至,凌厉的剑意却已经到了。

剑意不像是真的剑,能穿透烈焰长矛而攻击我,虽然不是真实的长剑,但对敌的攻击力却依旧很强。

我不敢迎接,脚下瞬间移动,消失在了原地。

轰!

就在我刚离开原地的瞬间,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剑痕。

可想而知,刚刚那一击如果命中我,我会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

原本我以为凭借我现在的实力,就算杀不掉任建成,他也杀不了我,但此刻我终于明白,是我狂妄了,如果只有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击杀任建成,反而有很大的可能被他所杀。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