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二十五章 不要脸的副门主

这一刻的铁牛,浑身上下都是强大的杀意,强大的气劲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原本还想要跟铁牛一战的王凯,在这一刻,也终于意识到了铁牛的强大,但攻击已经报落下,想要躲避已经迟了。

我虽然知道铁牛修炼魔族功法之后比以前强大了不少,但也没有想到,铁牛会在虚空门,对虚空门的弟子下杀手。

我毫不怀疑,铁牛的这一拳落下,王凯就是不死,也会变成一个废人。

王凯可是结丹中期的强者,放在虚空门,已经是巅峰的存在了,如果铁牛真的动手杀了王凯,又或者是废掉了王凯,虚空门一定不会放过他。

“铁牛,住手!”我忽然大喝一声,与此同时,脚下陡然间一动,瞬间朝着铁牛冲了过去,想要阻止铁牛对王凯的攻击。

然而我还没有冲到铁牛的面前,却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忽然而至,只是瞬间,便出现在了王凯的面前。

是一个白发老者,身上的气息极为强大,轻描淡写的大手一挥,推开了王凯,与此同时,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从他掌心爆发。

“烈焰掌!”老者呵斥一声,从他的掌心爆发出一股炽热的灵力,直接攻向铁牛。

这老者明明可以阻止铁牛击杀王凯,但却只是推开了王凯,然后便对铁牛爆发了武技攻击。

这老者身上的气息极为强横,即便是我,也比不上他的实力之强。

“爆步!”我怒喝一声,速度倍增,瞬间冲到了铁牛的身边。

紧接着,我一手握拳,一手凝掌,瞬间拳掌碰撞在一起,一股恐怖的能量从双手中间爆发:“天地造化拳!”

话音落下,攻击也已经朝着那白发老者攻击而去。

“轰!”

两人的攻击瞬间对轰在一起,而铁牛也终于被我保护在了身后。

一声巨响,强大的攻击对轰,直接将我震退八步,喉咙深处忽然一甜,像是有鲜血要喷出,连忙被我压了下去。

我虽然十分狼狈,但对方也不轻松,直接退后六步,他的双目中满是震惊。

这一刻,周围所有的虚空门弟子,都瞪大了双目,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刚刚被突然出现的白发老者用柔力推出去的王凯,此刻也是震惊不已,双目只有浓浓地不可思议。

“张哥!”铁牛脚下一动,瞬间冲到了我的身边。

我微微摆了摆手,双目中充满了战意,死死地盯着那震惊不已的白发老者,眯眼说道:“堂堂元婴期强者,竟然对一个晚辈下如此重的杀手,这就是虚空门的强者?”

“闭嘴!”老者怒喝一声,双目中隐隐有杀意闪烁。

“任门主!”蓝灵和叶颖,还有朱悦三女,这时候也回过了神,连忙挡在了我的前面。

“任门主,这次如果不是张公子,我和师姐就要被侮辱了,还请任门主不要动怒。”蓝灵连忙说道。

“哼!”

任门主冷笑一声:“谁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救了你们,说不定本身就是冲着虚空门而来,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任门主,你这样说话,未免太过分了?”朱悦这时候站了出来,一脸怒意。

蓝灵和叶颖脸色也十分难看,但也站了出来,说道:“任门主,张公子真的没有恶意,是我们差点连累了他,往生殿派出九名结丹强者,其中还有两名结丹巅峰强者,都是张公子和铁公子仗义相救,才救了我们。”

“闭嘴!”王凯这时候走了出来,怒道:“你们是怎么跟门主说话的?”

“原本还以为虚空门是个值得拜访的宗门,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恐怕和往生殿是一路货色,一介门主,行事竟然如此卑鄙无耻,竟然当众诋毁两名小辈。”

我冷笑一声,没有丝毫的畏惧,目光直视着任门主说道:“你身为元婴期强者,刚刚明明可以阻止你的弟子对我兄弟的挑衅,却一直暗中冷眼旁观,可等到你发现自己的弟子不敌的时候,就忽然出来阻止,甚至一出手就是杀招,还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我这番话说出口,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个个震惊不已,没想到我竟然敢当众对虚空门的门主这样说话。

但我也隐隐猜到了,这任门主并不是虚空门真正的主人,因为在虚空门一处,我隐隐能感觉到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

眼前的任门主虽然也很强,但也只是刚刚入了元婴初期的强者,与里面那位元婴期强者,根本无法相比。

这任门主,或许只是一个副门主,看来,虚空门内部,也不像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和谐。

蓝灵几女都是一脸恼怒,尤其是蓝灵和叶颖,我和铁牛本就是被她们邀请来虚空门的,如今却被虚空门的强者如此针对。

三女都一步不让的挡在我和铁牛的面前。

“任门主,我认为张公子并没有说错什么,以您的实力,恐怕刚才王凯挑衅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了,可是你却任由王凯挑衅,甚至对铁公子动手。”

蓝灵一脸认真的盯着任门主说道:“可是当你意识到王凯不敌的时候,却忽然出现阻止,你是可以阻止铁公子对王凯动手,但为何要对铁公子下杀手?您身为虚空门的副门主,难道就是这样教导弟子的?”

“掌嘴!”任门主怒喝一声,脚下一动,瞬间冲向蓝灵,一巴掌朝着她打了过去。

但就在这时候,天地间忽然一道强烈的空间波动,下一瞬,一道缥缈的身影出现在了蓝灵的面前。

“任建成,过分了!”那道身影缥缈入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说出口,蓝灵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任建成一巴掌落空,脸色极为难看,看了已经出现在的那道身影,双目微微眯了起来:“门主,你这弟子对宗门长辈出言不逊,是不是该惩罚?”

原来这才是虚空门的门主,周围的虚空门弟子,看到这道身影,一个个满脸都是虔诚,连忙躬身:“门主!”

虚空门门主冷笑一声:“出言不逊?她到底说错了什么?就成了出言不逊?”

任建成一时间语噎,脸色有些难看。

门主为了一个弟子当众质问他,这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她刚刚说了什么,门主可以自己问问。”任建成依旧不肯善罢甘休。

我双目微微眯了起来,这虚空门内部,还真是一点都不稳定啊!

只是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任建成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嚣张,竟然还能被留在虚空门。

任建成此刻明显是在当众跟门主交锋,他毕竟只是副门主,却跟正门主交锋,本身就有些古怪。

难道说,是因为任建成背后的家族?

除了这一点,我实在想不明白,还有什么原因让他敢对自己宗门的门主如此无礼。

“任门主,如果您觉得我刚刚说的话是对您出言不逊,你想要怎样惩罚我都可以,但你也必须承认你做错了,你对我的朋友下死手,这件事,你必须向他们道歉,我就愿意任由你惩罚。”蓝灵这时候站了出来,一脸坚定地说道。

之前在外面的时候,我还没有看出这个女子竟然还有如此强势的一面,如今即便是面对宗门的副门主,也毫无畏惧。

但她的所作所为,至少让我清楚,她是一个值得结交的女子。

任建成双目微微眯了起来,同时还有几分怒意:“你的朋友?你们才认识多久?就成了朋友?谁知道他们是不是虚空门的敌人派来的间谍?谁又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救了你们,然后来我虚空门打探消息?如果不能证明,你凭什么说他们是你的朋友?”

“我证明!”朱悦这时也走了出来,咬了咬红唇,看了我一眼,接着又看向任建成说道:“他们就在半个月前,才刚刚从世俗来到灵界,还帮助我朱家赢得了东区炼体液的经营权,刚刚从世俗而来,他们怎么可能是敌人派来的间谍?”

“我也可以证明!”

叶颖也站了出来:“我们之前被往生殿的强者追杀,是我们打扰了他们的修炼,是我们主动向他们寻求庇护,甚至为了保护我们,他们还跟往生殿的强者交手,当着我们的面击杀了往生殿的强者,如果他们是敌人派来的,又如何会对想要杀我们的人动手?”

三个女子,而且还是虚空门最优秀的那几个女子,此刻竟然一起站出来为我们证明,这让任建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而虚空门的门主,此刻也安静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等着自己的弟子跟任建成交锋。

“你们还太嫩,谁说刚从世俗来到灵界,就不能成为敌人利用的对象?如果说,他们第一天进入灵界开始,就已经被我们的敌人盯上了呢?然后被他们收买,故意救下你们,之所以要杀往生殿的强者,就是为了故意获取你们的信任呢?”任建成怒道。

就在这时,我向前一步走了出来,冷笑一声说道:“任门主,你该不会是有被害妄想症吧?我们与你无冤无仇,只是救了蓝小姐和叶小姐,并护送他们回到宗门而已,你就对我们又如此大的敌意?”

“我实在想不明白,我们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怨,不过看你再三争辩我们是敌人派来的间谍,我忽然怀疑,蓝小姐和叶小姐在外面遇害,这件事,该不会是跟你有关系吧?不然为何我救了她们,你要如此愤怒,还想要对我们下杀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