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十三章 能不能别偷看

我能感受到这几个大汉的真诚,没想到今天晚上发生的麻烦事情,在我这里却变成了好事。

并不是说我被他们的兄弟之情感动了,才让他们来不夜城当打手,实际上之前在强三儿的几个兄弟围殴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几人和普通人不一样,看起来我赢得很轻松,但却只有我自己知道,好几次如果不是我小心,现在都会受到不轻的伤,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和以前王强手底下的几人差不多。

也就是他们遇到了我,才毫无还手之力,如果是普通人,他们每个人都能一个打两三个。

在强三儿几人的感恩戴德中,结束了谈话。

虽说他们愿意今晚就开始工作,但我还是让他们先回去了,等明天了再过来。

打发走了强三儿几人,我才忽然有些头晕的感觉,轻轻地摸了下头顶,顿时眉头皱了起来,之前马飞为了讨好强三儿,竟然打了我一瓶子,现在头上还疼。

看了下时间,这个点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给手底下的几个主管安排好了工作之后,我就先离开了。

刚走出不夜城,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回头就看到杜依涵向我这边跑了过来:“张泽,等等我!”

今晚的杜依涵十分漂亮,或许是要参加两个专业的联谊会,她化了点淡妆,本就十分精致的容貌,此时化了淡妆后,更加漂亮了起来。

她下身穿着一件水洗牛仔,脚下踩着一双白色运动鞋,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虽然扎着马尾,却一点不影响她的美貌,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青春有活力的样子。

跑到了我的面前后,她微微有些气喘,衣服下面的两团一颤一颤的,一时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加速了许多。

“张泽,今晚的事情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应对马飞。”可能是刚才跑的时候有些累了,杜依涵的脸上有些红晕。

我微微一笑:“没事,举手之劳而已。”

或许是因为招手了强三儿五人,虽说脑袋上还挨了一酒瓶,可是我的心情挺不错的。

杜依涵的目光这时候落在了我的头顶,有些担忧的说道:“张泽,前面我看你头上挨了一酒瓶,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我本就打算自己去医院看看,虽说伤得不重,但我也怕玻璃渣刺入脑袋里面了,听杜依涵一说,就答应了下来。

杜依涵跟着我似乎挺开心的,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给司机说了人民医院。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因为头晕,我一直闭目养神,杜依涵也不打扰我,十分钟的样子,出租车停在了人民医院大门口。

杜依涵抢着付了车费,又陪着我跑前跑后,这么晚了,也没有多少人,很快就找到了值班医生在,稍微检查了一下后,上了点药,又开了点消炎药就离开了。

“张泽,现在这么晚了,我们女生宿舍已经关门了,怎么办?”刚离开医院,杜依涵忽然说道。

我有些错愕的看着她,被我这样盯着,她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看的我一阵发呆。

这么晚了,她跟我说女生宿舍已经关门了,也就是说今晚没办法回学校睡觉了,难道是在暗示我什么?

我虽然有些木讷,但也不是一根木头,杜依涵今晚的行为十分反常,又是糊弄大家在追求我,又是主动抱着我的胳膊,现在又一定坚持要跟我一起来医院检查,现在又说没地方睡觉。

看着眼前身材前凸后凹,五官精致的美女,我的心忽然有些痒痒了起来。

虽说我现在已经结婚了,可毕竟只是有名无实的婚姻,而苏婷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女朋友,虽说现在她也在不夜城工作,可我也不愿意跟她过多接触,毕竟过去的回忆对她来说很痛苦。

如果真的能跟杜依涵谈个恋爱,貌似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张泽,你知道附近哪有安全点的酒店吧?”杜依涵见我半天不说话,忽然开口说道。

似乎又怕我误会什么,连忙又说:“我就想着一个人在酒店,还是要找个安全点的才好。”

既然她都这样说了,如果我还沉默,那就真的有点禽兽不如了。

“明天是周六,今晚的酒店还真不好订。”我说道。

听了我的话,杜依涵顿时有些急了:“那我晚上要去什么地方啊?”

看着她着急的样子,我笑了笑:“我也只是根据实际分析了一下,并不是说一定找不到酒店,这样好了,我陪你找酒店,等找到了,我再离开。”

杜依涵脸色这才好了许多,一脸开心的说道:“那就麻烦你啦!”

五月的天,晚上还是有点凉,一阵清风吹来,杜依涵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

她上身只穿着T恤,不冷才怪,我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杜依涵的身上,她顿时一愣,旋即眼中满是感动。

我连忙说道:“北方的五月,晚上还是挺冷的,以后出门多穿点。”

杜依涵柔和的一笑:“我这不是也没想到今天会这么晚。”

我没好气的说道:“就算没想到今天会这么晚,那也应该提前做好准备,至少带一件薄一点的外套。”

杜依涵噗嗤一笑,我有些无奈的看着她:“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杜依涵说:“你说的对,就是我怎么感觉你跟我妈一样,小时候在家里,每次出门都这样叮嘱我。”

说着,她的情绪微微有些低落了起来,可能是想家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陪在她身边。

“张泽,等会儿找到了酒店,你是要回家吗?”走着走着,杜依涵忽然问道。

我忽然一愣,旋即笑了笑:“怎么?不会是想让我陪你住酒店吧?”

让我惊讶的是,杜依涵轻咬嘴唇,微微点了点头:“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住酒店,有点害怕,你能不能陪我一晚上?”

如果说之前她的反应让我有些怀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她真的对我有意思。

我刚这样想着,杜依涵连忙又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是想着开两间房,你住我隔壁。”

原来是我多想了,我有些尴尬的一笑:“等会儿再说,谁知道能不能好到空房子了。”

就在这时候,正好看到了如家酒店,我和杜依涵进去后,刚开口问有没有两个连在一起的单间,前台就说道:“不好意思,我们酒店今晚已经满了。”

“哦!”杜依涵有些失望跟我离开了酒店。

就这样,一连跑了好几家酒店,包括小宾馆,一直到了第五家,一个叫做星期五旅馆的店里,终于有空房了。

“就剩最后一间大床房了,你们住吗?”前台一个四十多岁,嘴里叼着烟的女人,一脸古怪的看着我们。

那双眼睛似乎在说,一男一女来开房,还找什么单人间啊?

杜依涵的脸上满是为难之色,这时候女前台又说:“我看你们也别再折腾了,这都大半夜了,明天又是周六,今晚能有空房间都很不错了。”

“阿姨,我们都跑了五家酒店了,怎么都没有空房间啊?”杜依涵问道。

女前台嗤笑一声:“在大学城附近,一个周五,一个周六,晚上根本就没有空房间,至于为什么没空房,你们都是大学生吧?你们应该最清楚才明白,我就这样跟你们说吧,我这儿的住客全都是大学生,而且我这里也只有大床房,什么单人间和标准间根本没有,因为有了也没人住。”

听了女前台的话,杜依涵的脸蛋更红了,忽然抬头看向了我,我有些尴尬的笑了下:“阿姨说的对,这么晚了,就别折腾了,大床房就大床房吧,将就一晚上好了,到时候我打地铺。”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女前台眼中的鄙视,目光还下意识的朝着我的某个部位看了眼,玛德,竟然被怀疑了。

听我同意了,杜依涵这才订了最后一间大床房。

等我们进入房间的时候,就被床上放着的一堆小物件惊呆了。

皮鞭、蜡烛、冈本……

一大堆不可描述的物件,本来还想着要打地铺,可是在看到房间的空间之后,才知道这不可能。

房间很小,除了一张大床,就是一个透明的浴室和卫生间,床下只有小小的一块空地,除非侧着身体,否则别想躺下去。

杜依涵满脸通红,小声说道:“要不就这样讲究一晚上吧!”

我当然求之不得,答应了下来,说是大床,其实就是一张比单人床宽那么一点点的床,两个人睡在一起,肯定是要靠在一起的。

杜依涵都说了讲究一晚上,如果这时候我还要拒绝,那我的性取向就真的有问题了。

简单的洗漱后,我就躺在了床上,透明的浴室和卫生间,别说是洗澡了,就是上个厕所,都十分的不方便。

等杜依涵洗漱完了,她站在窗前,眼中满是挣扎。

看着她挣扎的样子,我以为她是不好意思上来,笑了笑:“你放心好了,我睡在一边,不会跟你贴的很近。”

谁知我刚说完这句话,杜依涵就红着脸说道:“我想冲个澡,你能不能别偷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