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百零八章 武斗之战

听到朱宏的话,秦家之主哈哈大笑了起来:“朱宏,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啊,据说你的孙子朱铭已经被废掉了,不知道你朱家还能拿出什么人跟我们秦家斗?”

“消息倒是传的挺快,秦大勇,你也别嘚瑟,我朱家不是只有朱铭一人,还有其他人,我倒是要瞧瞧,你秦家有没有看得过去的强者。”朱宏冷笑连连地说道。

“你们两个糟老头子倒是一个比一个嚣张,真当我冯家是软柿子了不成?”忽然又是一道冷笑声响起。

是另一个方位的家族,让我意外的是,说话的竟然是个老太婆,看起来应该也有七十岁了,但神采奕奕,双目中满是精光,一看就不简单。

实力竟然也在结丹巅峰之境。

看来,在灵界想要拥有一定的势力和地位,首先家族要出现一名结丹巅峰的强者,这就是立族之本。

在这个武斗场,仅仅是朱照家族所在的区域内,就有好几个结丹巅峰的强者,显然都是家主。

更别说是整个东区了,还有整个灵界了。

我忽然有种感觉,即便是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结丹后期,也算不了什么。

“冯艳梅,你冯家不过都是些娘子军,我们秦家还真不会放在眼里。”秦大勇大笑着说道,语气十分嚣张。

冯艳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放心,等会儿我们冯家会重点照顾你秦家。”

“那最好不过了。”秦大勇有恃无恐。

他的身后站着好多秦家的强者,但让我不解的是,年轻一辈当中,只有一个结丹初期的强者,然后整个家族都是些筑基巅峰级别强者的后辈。

武斗的强者境界没有限定,但却限定了年龄,三十岁之内的年轻一辈,才能参赛。

这也是为了保证比赛的公平性,如果真的要将年龄限制抛弃,万一哪个家族找来一个活了一百多岁的老怪物来,岂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能获胜?

在灵界,强者的地位十分高贵,但天才人物的身份会更加的高贵,毕竟年轻强者的天赋就能代表他们未来能走多远。

但凡是越年轻的强者,所能受到的邀请的势力,也会更加的强横。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朱宏忽然开口说道。

跟朱家竞争的也只有冯家和秦家,也就是说,只要这三大家族中,哪家强者能获胜到最后,哪个家族就能得到炼体液的经营权。

听到朱宏的话,秦家和冯家的强者纷纷迈步走上擂台,他们是第一局的比赛,两人实力都不算强,不过筑基后期之境。

两人的年纪跟我差不多,此刻两人齐齐爆发最强的实力。

“开始!”

擂台裁判忽然敲在了一面铜锣上面,铛的一声,比赛开始。

就在铜锣声响起的那一瞬间,秦家和冯家的强者纷纷冲向了对方。

两人的实力相当,你来我往,一连来回数次,终于都忍不住了。

“碧落拳!”

“火云掌!”

两人忽然齐齐爆发武技,这一刻,擂台之上的两人,气势暴涨,武技的爆发,也预示着战斗到了最后时刻。

只是瞬间,两人冲到了对面,拳和掌的碰撞之下,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从两人交手的位置上,朝着四周播散而去。

轰!

强大的灵力波动,直接将两人齐齐震飞了出去。

让人目瞪口呆的是,这两个筑基后期强者,竟然都跌落擂台。

“这算谁胜谁负?”我看向一旁的朱照问道。

朱照听到我的话,才回过神,看着我说道:“算是平手吧!但这一局的比赛无关紧要,每个家族最多出战三名强者,最后剩下的那个强者是哪个家族的,就算哪个家族成功得到炼体液的经营权。”

“所以说,如果我直接上去,只要我自己能承受,就能一直接受对方的挑战?如果我能站到最后,即便朱家只有我一个人上了擂台,依旧算朱家赢?”我问道。

朱照点头:“没错,就是这样,你能废掉结丹初期的朱铭,实力自然是在结丹初期之上,我相信你,一定能帮助朱家拿下这次炼体液的经营权。”

此时的朱照,没有了刚开始见到我的那样奸诈狡猾,多了几分真诚和请求。

看着他严肃的样子,我微微点头:“放心好了,我会尽我所能!”

“哥,你不需要依靠他,我会代表朱家拿下最终的胜利。”朱悦这时候开口说道。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不过就是路过……”

我故意要说下去,朱悦脸上一片娇红,怒斥道:“闭嘴!”

朱照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朱悦一眼,很是好奇。

“我就想要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朱照忽然问道。

“哥!”朱悦怒道。

“好好好,我不问了还不行吗?”朱照没好气的说道。

朱悦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不在说话。

这时候,擂台赛的第二场比赛也要开始了。

因为刚刚秦家和冯家的强者都下场了,这时候只能按照谁先跌落擂台,算谁输了,最终裁判判了秦家获胜。

也就是说,冯家被淘汰了一人,现在就轮到朱家上擂台了。

而秦家也派出了第二个出战的强者,是一名筑基巅峰的强者。

朱家却派出了一个筑基后期的强者。

“你爷爷怎么派出了筑基后期的强者?这肯定没办法赢啊!”我疑惑的问道。

朱照摇了摇头说道:“这你就不明白了,就算是输,但至少我们能消耗秦家第二轮强者的体力,在这年终经营权的武斗争夺中,可不会给武者休息的时间,就算秦家赢了,也没有关系,接下来还有冯家第二轮强者,总能消耗一些对方的体力。”

听了朱照的话,我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不过这是朱家的事情,我也不好插手,任由他们自己决定吧。

第二轮的比赛开始,很快,朱家那名筑基后期的强者跌落了擂台,这本就是既定的结果,朱家倒是没有什么意外。

这时候,冯佳的第二个强者上了擂台,也是一名筑基巅峰的强者。

这是第三轮比赛,如此一来,朱家和秦家都有两名强者出战了,而秦家却还有两人。

“冯艳梅,这一轮,你们冯家恐怕又要输了。”秦大勇似乎跟冯艳梅过不去,故意说道。

刚刚虽然秦家和冯家的强者都掉落了擂台,但裁判却判了秦家获胜,秦大勇这时候很是得意。

冯艳梅一脸冷意:“你不要得意的太快,否则等会儿你们秦家的人是怎么输了,你都看不明白!”

“哈哈,希望你们冯家不会让我们失望,别到时候被我们秦家第二轮的强者,直接过了你们两大家族的筛子。”秦大勇哈哈大笑着说道。

朱宏也坐不住了,冷笑一声:“我冯家至少还有两名强者,你秦家倒是嚣张的很,再说,比赛并不需要计算谁家获胜的次数多,而是要看最后是哪个家族的强者笑到了最后,才算是获胜方,你现在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获胜了?”

“朱宏,你也别得意,今天算你们冯家运气好,才能避开第一战,才让你们现在还有两人未出战,不过这都没有任何关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算有点消耗,也无关紧要,看我秦家的第二名强者,打爆你们两大家族所有强者。”秦大勇很是嚣张得意。

朱宏只是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冯艳梅也不再说话,派出的强者已经上了擂台。

两大筑基巅峰强者的对战,很快开始。

刚刚是筑基后期强者之战,现在是筑基巅峰强者之战,看样子,下一轮的比赛,就是结丹初期强者之战了。

不过这也未必,毕竟冯家和秦家的第三名强者都还没有出现,或许都隐藏了起来,就等着最后一场比赛开始了才会出现。

我的实力本就在结丹后期之境,本身又有隐匿实力的手段,就算我在场,秦家和冯家也不会看出我的实力是在什么级别。

尤其是我的身份,极为敏感,在灵界能隐秘起来最好不过了。

就在这时候,朱家和冯家的强者已经开始交战了。

不愧是灵界的强者,筑基巅峰强者之战,简直燃爆了,即便是世俗刚刚出入天级初期的强者,恐怕也不是灵界筑基巅峰强者的对手。

两人一开战就是最华丽的武技之战,武技之战,对一个人的体力有很大的要求,可以说,谁的体力更强,谁就能笑道最后。

当然,这也只是针对同境强者而言。

两人的实力都极强,随着一个又一个的武技爆发而出,让人意外的是,这一局,竟然又是秦家获胜。

这也一来,冯家就剩下最后一名强者了,而秦家除了擂台上的那名筑基巅峰强者外,还有一名未出现的强者。

“朱悦,这一局,你上!”这时候,朱宏忽然开口说道。

听到他的话,我微微有些惊讶,要让结丹初期的强者出战了,擂台上不过是筑基巅峰的强者,朱悦上了,不是稳赢?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