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十一章 张经理,您没事吧

我的话说出口,整个包厢短暂的陷入了安静之中,短短一瞬间后,光头醉鬼几人先爆发出了激烈的嘲笑声。

“哈哈哈哈!”光头醉鬼大笑着说道:“你们听见这小子说什么了吗?他说如果如果我们不离开,就别怪他不客气?”

“小子,你特么的这是在找死,知道吗?”光头身边的一个大汉一脸冷峻的盯着我说道。

我却一脸的平静,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嘲讽而有丝毫的变化,平静的看着光头:“我再说一遍,这里是不夜城,谁敢在这儿闹事,那就是跟整个不夜城为敌,你们确定你们这么嚣张,闹完事之后还能安然离开吗?”

“去尼玛的!”光头身边的一个大汉怒骂一声,就准备向我扑过来。

可是他还没有冲过来,就被光头阻止道:“慢着!”

自己的老大发话了,大汉才停下了脚步,一脸横肉的盯着我,似乎如果不是自己的老大发话,他已经冲过来打过我了。

光头醉鬼此时也酒醒了许多,显然还是有点脑子的,目光盯着我,顿了顿,说:“小子,你先自报家门,别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张泽,你特么的没本钱充什么大头?你不过是个穷逼,不夜城最底层的一个看车场的小保安,你现在是想要害死我们吗?”然而我还没有开口说话,马飞先朝着我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马飞这一开口,无疑是告诉了这些大汉,我只是不夜城看车场的最底层的小保安,不管他是故意的还是无心之举,但都给我带来了一点麻烦。

当然,只能算是一点麻烦,顶多就是多废一点展示自己实力的力气罢了。

躲在我身后的杜依涵,这时候急了,朝着马飞怒道:“马飞,你个混蛋,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张泽是为了我才跟他们较真的,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让我陪他们去喝酒?”

马飞脸色微变,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泡妞,连忙说道:“依涵,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和他们商量着来,能不把事情闹大最好了,可是张泽擅自做主跟这几位大哥装逼,这不是连累我们吗?”

马飞说着,看向光头,一脸谄媚的说道:“几位大哥,今天你们在不夜城随便玩,一切开销都算我的,就当小弟跟几位大哥认识一下,我是飞天有限公司总裁马建文的儿子马飞,还请几位大哥赏脸给我一个面子。”

“飞天有限公司?没听说过。”光头很配合的一脸疑惑,旋即摇了摇头。

光头身边的一个小弟似乎听说过飞天有限公司,小声说道:“老大,飞天有限公司是米方市的一家本土公司,估计在米方市能排进前十。”

听见光头小弟的话,马飞顿时脸上满是喜色,然而光头的下一句话,就让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哦!”光头说道:“勉强进入米方市前十的小公司而已。”

光头这话一出口,刚才说话的那个小弟跑过去就是一巴掌打在了马飞的脸上,怒道:“你看我们像是缺钱的人吗?谁稀罕你请我们玩了?”

马飞都快要哭了,连忙说道:“大哥,我错了,我不请你们了,你们自己花钱吧!”

谁知马飞这句话说出口,又被光头的小弟一巴掌打在了脸上:“你特么的明明说了我们随便玩,开销全算你的,你怎么变卦了?”

马飞这一次是真的哭了,泪流满面,包厢里的那些学生一个个都看呆了。

马飞哭着道:“大哥,你说,到底要不要我请你们?”

“请!当然要请!”光头的小弟连忙说道。

光头的小弟打完了马飞之后,又来到了我的面前,一脸讥笑道:“我当你有什么大来头呢,原来不过是个不夜城看车场的最底层小保安,小子,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条路,让你的女朋友陪我老大去隔壁包厢喝几杯,第二条路,我们揍你一顿,你别以为自己是不夜城的小保安,我们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我告诉你,就算我们群殴了你,不夜城也不会发现你已经被我们打了。”

我的嘴角微微上扬,目光看向光头,他是老大,这里的一切貌似都是他说了算。

在我看向光头的时候,光头也正看着我,当他看到我嘴角的笑容时,明显的有些犹豫了起来。

看的出来,光头是个挺有脑子的人,似乎在思索到底要怎么做。

“我最后再说一遍,你们现在离开我们的包厢,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否则后果自负。”我站在原地,眼中满是平静。

我现在是不夜城的总经理,除了李杰,就是我说了算,虽然才刚刚接手不久,但我却也知道不夜城的经理在米方市的能量有多大。

从刚才光头几人的对话来看,就知道他们还是忌惮不夜城的,所以说,这几个人,我能得罪的起。

这时候一直躲在我身后的杜依涵,似乎也害怕连累我,小心翼翼的说道:“张泽,要不我就去隔壁陪他们喝几杯?他们应该不敢胡来吧?”

我有些无语,也没有回应,只是挡在她的身前,等着光头的决定。

然而就在这时候,光头的决定还没有下达,他的小弟顿时就怒了:“你特么一个小保安,在我大哥面前装什么大佬?老子弄死你。”

小弟说着抡起酒瓶就朝着我砸了过来,然而我却像是没有看到有人拿酒瓶来砸我一般,站在原地动都不动一下。

这时候,光头终于意识到了反常,连忙阻止道:“给我住手!”

然而他的这句话已经迟了,就在他刚喊出这一嗓子的时候,小弟的酒瓶已经朝着我的头上狠狠砸了下来,就算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酒瓶就要砸在我的头上,甚至有女生已经尖叫了出来,就在一瞬间,我忽然间一拳狠狠地砸了出去。

嘭!就在所有人的惊讶中,本已经要命中我脑袋的酒瓶忽然偏离了轨迹,然而并不是光头小弟故意偏离了轨迹,而是在酒瓶即将打在我头上的时候,我的拳头狠狠地打在了他的手腕,酒瓶直接高高飞起,掉落在了马飞的头上。

刚刚才挨过两耳光的马飞,两眼一翻,差点昏迷过去。

而我在一拳打在光头小弟的手腕上的下一秒,曲腿,弹射,嘭的一声,一脚踹在了光头小弟的胸膛,他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碰都没有碰到我一下,整个人像是皮球一般,凌空而起,重重的摔在了光头的脚下。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短短几秒钟之内,本来拿着酒瓶冲过来的光头小弟,已经躺在了光头的脚下。

全场震惊!

最过惊讶的是光头,此时他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旋即变成了浓浓地悔意,这一刻,他显然知道了我不是一般的人。

踹飞光头的小弟之后,我单枪匹马,迈步朝着光头几人的方向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眼看就要走到光头几人面前了,光头忽然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他这一后退,其他几个小弟也纷纷跟着后退一步。

我每前进一步,他们就后退一步,所有人都见证了这奇妙的一幕。

一人进,数人退!

直到几人推到了包厢门口,才无路可退,光头锃亮的头上、额头上都是汗水,看着我还在前进,开口道:“这位兄弟,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兄弟,还望兄弟放我们一马。”

光头态度诚恳,我只能看到他的紧张和畏惧,并没有虚情假意的示弱后想着报复什么的。

就在我的所有目光全都放在光头几人身上的时候,忽然砰的一下子,我感觉自己的脑袋上一痛,顿时整个人都懵了,有些晕,而光头几人也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

“张泽,你特么的敢对几位大哥不敬,你这是找死。”马飞的声音在我身后响了起来。

马飞接着又对震惊的光头说道:“大哥,我已经帮你们把这家伙打残了,你们快群殴他,别找我麻烦了。”

刚才我一直关注着前方,却完全没想到后方还有人敢对我动手。

光头短暂的惊讶过后,眼中没有丝毫要动我的意思,脸色十分难看了起来,直接对小弟吩咐道:“这小子竟然敢动手,给我打!”

马飞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光头的一群小弟围起来狂殴了起来,顿时一阵惨叫声从马飞的口中响起。

一起来的那些学生都傻眼了,眼睁睁的看着刚刚在帮光头的马飞,反而被光头的人狂殴。

光头擦了把脸上的冷汗,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位兄弟,我们可不敢跟您动手。”

就在这时候,砰的一声,包厢的门被踹开了,呼啦一大群身穿不夜城保安服的保安冲进了包厢,一进入包厢就看到光头的人正在围殴马飞。

保安队长忽然发现了我,眼睛盯着我的头上,显然是被刚刚马飞打出血的头上吸引了目光,短暂的惊讶过后,连忙说道:“张经理,您没事吧?”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