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十章 初见林南

我知道今天的事情陆一菲很生气,可我怀疑这一切都是阴谋,只是我没有任何证据。

跟着陆一菲去了间至尊包厢,刚进入包厢,陆一菲反手就是一耳光扇了过来,啪的一声,我耳朵顿时一阵嗡鸣。

我有些生气的看着陆一菲,从我们认识开始,这是她第二次扇我耳光了,第一次是因为我的疏忽造成了陆一凡中毒,她打我也就认了,可是这一次,明明是林南的人在这里闹事,她却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给我一耳光,我怎么能不生气?

“怎么?不服气?”陆一菲脸上满是怒气。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带着几分情绪说道:“你不问清楚情况就对我动手,我当然不服气,今天我动手是不对,可你怎么不想想我为什么要那样做?”

“你对林南的人动手就是错!你知不知道林南的身份?我可以这样跟你说,如果他想要你的命,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且就算死了也是白死。”陆一菲情绪十分激动,怒火滔天的向我吼了起来。

原本我以为陆一菲打我是因为我动了林南的人,完全没想到是因为我,她怕我得罪了林南被报复,一时间我内心五味陈杂,难怪刚才我说自己不服气的时候她情绪会那么激动。

见我没再说话,陆一菲情绪也慢慢平静了许多,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当初我选你和一凡结婚,就是看中了你的老实本分,可谁知道你胆子越来越大,现在连林南的人都敢招惹,这次你就庆幸自己招惹的只是林南的一条狗,否则你怎么死都不知道。”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我低着头弱弱的说道。

陆一菲明明只比我大两岁,可在她强大的气场下,我总感觉自己像个小孩。

陆一菲没理我,好一会儿她才忽然道:“今晚八点,跟我去北园春饭店。”

“啊?去吃饭?”我傻乎乎的问道。

陆一菲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说:“刚才林南说了,是你先伤了他的人,这件事他可以不追究,但必须让你道歉,我已经答应他了,今晚八点在北园春一起吃饭,顺便把刚才的事解决了。”

听了陆一菲的话,我顿时急了,连忙说道:“菲菲姐,你怎么能答应请他吃饭呢?今天的事,分明就是个阴谋,再说了,本来就是她的人在包厢想要非礼那个女人,我虽然先动手伤了他的人,可这件事也算我们双方都有错吧?”

我的话引起了陆一菲的兴趣,她问:“怎么说?”

于是我把今天路过长毛的包厢,发现他在里面欺负苏婷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说完后我又继续分析:“今天你来视察,而恰好在这时候林南的人闹事,我想就算今天不是我,那个长毛也会想办法把事情闹到你出面,虽然我不清楚林南有什么目的,但直觉告诉我,一切都是林南算计好的。”

我的话让陆一菲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她沉思了片刻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林南,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

“菲菲姐,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他今晚约你吃饭是有目的,要不然就推掉?”我虽然不明白陆一菲说的目的是什么,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劝说道。

陆一菲摇了摇头,说:“我倒要看看林南究竟耍什么花招,今晚你跟我去。”

我心里暗暗叫苦,明知道对方有阴谋,她还要去,既然她要去,那我只能奉陪了。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陆一菲忽然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能说自己跑来喧泄的吧?

就在我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时候,陆一菲忽然问道:“你是来这找工作的?”

有了这个理由,我连忙点头道:“我本打算来这找工作,结果恰巧碰见了长毛在包厢欺负女人,就有了前面发生的事情。”

“既然你打算找在KTV的工作,那就在这实习好了,正好白天不耽误你上课,晚上过来帮帮忙,我让玫姐带你。”陆一菲冷着脸说道。

我暗暗心里叫苦,没想到还是在她的手底下工作了,可我刚才已经承认了自己是来这里找工作的,现在就算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只能答应。

在陆一菲的介绍下,我认识了玫姐,玫姐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正是这家夜色KTV的负责人,而陆一菲介绍我的时候,只说我是她一个远方亲戚。

刚见到玫姐的时候,她穿着一身职业装,上身是一件紧身的黑色西装小外套,下身则是一条性感的黑色包臀短裙,这身服装搭配,完美的勾勒出了她傲人的胸围和纤瘦的身材,再搭配她那张美丽的容颜,简直就是高分熟女。

就是这样一个高质量的美女,竟然是月色KTV的负责人,真不知道陆一菲是怎么把她挖到这里来的,我想来这里的顾客,肯定大部分都是男性。

陆一菲丢下我一个人就离开了,而我则是跟着玫姐熟悉了下工作内容,让我意外的是,玫姐竟然把我放进了只有五个人的安保队,她笑呵呵的告诉我,这是陆一菲的意思,说是要练练我的胆量,这让我一阵的无语,难道在她眼中,我就那样的没胆量吗?

好在工作时间倒是挺合适我,每天晚上六点到凌晨零点,明天开始正式上班。

晚上七点半,我收到了陆一菲的短信,让我八点之前赶到北园春,我立刻从月色出发,七点五十的时候,到了北园春饭店,来到包厢的时候,只有陆一菲在,她让我先坐,可一直等到了八点半,也不见林南过来。

这一等又是半个小时,九点整,包厢的门被推开,林南终于到了,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今天下午才被我拿酒瓶威胁过的长毛,他的脖子上缠着纱布,甚至还有血迹渗出来,一看到我,他满脸都是怒火。

“菲菲,实在不好意思,公司出了点事,我迟到了。”林南一脸歉意的向陆一菲道歉。

这是我第一次见林南,他到了包厢后,就很是随意的将刚脱下来的西装外套放在了墙角的衣架上,一双黑眸深不见底,眼角微微上扬,完美的五官,满脸都充满了上位者的自信。

从始至终,林南看都不看我一眼,陆一菲招呼林南坐下后,就招呼服务员上菜了,很快一桌子美味佳肴都上来了,期间陆一菲每次想找机会说我和长毛的事情,都被林南故意说其他的事情回避了,我看的出来,林南分明就是故意的。

“林总,今天下午在月色的事情……”陆一菲再一次的开口,可还没把话说完,就被林南再次打断:“菲菲,你就别一口一个林总了,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清楚吗?我就想不明白,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你了,怎么就这么招你不待见呢?”

陆一菲的脸上瞬间阴云密布,冷冷的说道:“你没有什么得罪我的地方,我也知道你很优秀,是我暂时还没有要嫁人的打算。”

林南一脸无奈的说道:“我也没逼着你现在就嫁给我啊?我们可以先谈恋爱,培养一下感情,等你想结婚的时候我们再结啊!”

陆一菲脸色越来越难看,她似乎真的很讨厌谈论婚事,忽然开口:“我不想谈论这些,今天我是带人来向你赔罪,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林南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冷意,但他还是故作一脸无奈的说道:“每次你都是用以后再说来应付我,好吧,那我也不逼你了,咱们现在说说今天下午在月色的事情吧!”

林南的气势陡然间增强了,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凌厉,他的目光瞬间投向了我,这是从他进入这个包厢开始,第一次看着我,我被他凌厉的眼神盯着,忽然有些紧张了起来,这个男人的气场比陆一菲还要强大数倍。

陡然间,林南充满寒意的声音响起:“就是你,伤了我兄弟?”

我强忍着他带给我的压力,目光炯炯的看向他,说:“是他在月色想要强女干我的朋友,我才动手的。”

“张泽!”陆一菲突然带着几分怒火叫了我一声,我明白她的意思,在林南还没有来之前,她就提醒过我,不需要解释,只需要道歉,其他的交给她来处理,可我却没忍住,解释了一句。

“砰!”

然而就在陆一菲刚叫出我名字的时候,就看到林南忽然动了,我还没有回过神,就被他拎起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狠狠地砸在了我的头上,顿时鲜血和酒水混杂着流的满脸都是。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