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九十章 我奉劝各位还是离开的好

听到刘琴的质问,我笑了笑:“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你们别管我,继续!”

趁机,我跟杜依涵说道:“依涵,我先去跟我们班的几个兄弟喝几杯。”

杜依涵似乎也不愿在这儿待了,起身说道:“我跟你一起去见见你的朋友。”

她都开口了,我只能答应下来,今晚就是为了给杜依涵当挡箭牌的,只能一切都依了她,任由她抱着我的手臂。

走到童话几人的旁边后,童话立马笑呵呵的站了起来:“张泽,你小子还真是深藏不露,竟然跟杜依涵美女勾搭上了。”

张帅也笑着说道:“怪不得素宿舍都不回了,原来是有了美女忘了兄弟。”

张帅是我的舍友,这时候另一个舍友杨冠宇也笑着说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张泽这是在外面金屋藏娇,天天有美女陪伴,要是我,我也不回宿舍。”

几人都笑了起来,我有些担心杜依涵生气,结果她没有一点生气,笑呵呵的说道:“你们可别误会,我还没有跟他在一起,一直都是我在主动追求他,但是这家伙太清高了,一点不给我机会,今天能答应我参加这次的联谊会,我已经很满足了。”

“卧槽!”童话故作惊讶道:“张泽,有杜依涵这样的美女主动追求你,你竟然还不答应?”

“简直是个禽兽,不对,是传说中的禽兽不如。”张帅点头同意道。

杨冠宇也贱贱地一笑:“不过看样子今天可以在一起了,晚上记得采取安全措施哦!”

“滚!”我笑骂了一句:“要是在这样开玩笑,我就走了啊!”

“别,别,我们不开玩笑了。”童话连忙拉住了我的手臂。

虽然大学四年过的挺苦的,但是好在几个舍友都不错,也就他们几人,让我感觉到了大学之间的同学情。

杜依涵陪着我坐了下来,几人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后,童话忽然小声说道:“张泽,你小心点马飞,这家伙打着联谊会的名义,其实就是为了追求杜美女,现在你跟杜美女关系这么亲近,可别被马飞这家伙玩什么手段了。”

如果是在其他的地方,我或许会把童话说的这些当回事,但这里是不夜城,算是我的地盘,就算马飞想要把我怎样,也肯定不会如愿。

我笑着点了点头:“放心好了,我不会主动招惹他的。”

如果马飞真敢在这里闹事,我还真的有办法让他跪下来求我。

刚才马飞装逼的时候就已经说了,他爸跟杜卓阳的关系很好,也能听出来他对不夜城老板的恐惧,如果真让他知道了我取代了杜卓阳的位置,而且还是李杰的义子,估计他都能跪下来求我,不过可惜的是我注定是个不喜欢装逼的人。

我跟童话几人正聊着天,忽然包厢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光头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一看就知道是个醉鬼,醉鬼进来后,朝着周围看了眼,似乎才知道自己走错包厢了,打个一个酒嗝,嘿嘿一笑:“包厢怎么突然有这么多的美女了啊?”

原来还是不知道自己走错了包厢,醉鬼说着朝着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女生扑了过去,巧的是,这个女生正好是杜依涵的舍友刘琴。

看到醉鬼扑了过来,顿时尖叫了一声,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躲开了醉鬼。

醉鬼嘿嘿一笑:“小妞,别跑啊,陪老子喝几杯,老子有的是钱。”

醉鬼说着,从口袋掏出了一叠红色的钞票扔在了茶几上,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那一叠钞票。

看样子应该有个五六千,能随手就从口袋里掏出五六千的人,肯定不一般。

但是马飞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顿时眉头一挑,朝着醉鬼怒道:“光头,你走错包厢了,给你一个机会,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听到马飞的话,醉鬼顿时怒了,虽然喝醉了,但是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清楚的,怒道:“你特么说谁是光头?”

“你看看,包厢里除了你,还有谁是光头?”马飞眼中满是嘲讽。

醉鬼似乎对别人叫自己光头这个外号很不满,听到马飞的话顿时就怒了,摇晃着身体朝着马飞扑了过去:“你敢说老子是光头,老子弄死你。”

醉鬼摇晃着身体,虽然外表看起来挺魁梧的,但谁都知道,他只是个醉鬼,就是个女的,现在都能放倒他。

马飞冷笑一声,直接抡起茶几上的一个酒瓶,就朝着醉鬼的光头上狠狠砸了下去。

我毕竟是不夜城的经理,本就分管安全这一块工作,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顿时急了,连忙阻止道:“马飞,住手!”

然而我的话像是丢入大海里的石头,没有泛起一丝涟漪,砰的一声,酒瓶狠狠的砸在了醉鬼的光头上,顿时鲜血顺着光头流了下来。

包厢内的一些胆小的女生已经发出了尖叫声,醉鬼脑袋被开了瓢之后,顿时也酒醒了几分,摇晃了一下脑袋,摸了一把,看到满手都是鲜血之后,醉鬼的眼中怒火突现,咬牙道:“小子,你竟然敢打老子,你找死。”

醉鬼说着,挥动铁拳就朝着马飞的脸上狠狠地砸了过去,虽然动作还是有些漂浮,但这一拳还是打在了马飞的脸上。

不知道醉鬼用了多大的力气,一拳就让马飞鼻血流了出来,满脸都是。

马飞顿时也怒了,直接招呼道:“兄弟们,上,打死这个光头,出事了我负责。”

然而马飞刚喊出这一嗓子,只有几个他的狗腿子跑了过来,其他男生没有一个出来。

看到这一幕,马飞顿时更怒了,咬牙道:“人家都欺负到我们的头上了,男生都特么的出来啊!”

马飞这一喊,其他男生才纷纷向前一步,但明显都是站出来撑场面的,如果真的动手,估计没几个人。

而我就是唯一一个没有动的那个人,不是我不愿意帮忙,而是我本就是不夜城负责安全的,现在出了事,我也只能调解。

“张泽,你特么的是不是男人?”马飞看到我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的时候,顿时就怒了。

刘琴也是满脸嘲讽的看着我:“就你这样的废物,还想打杜依涵的主意?我看你还是死心吧!胆小鬼!”

杜依涵的脸色也不好看,小声道:“张泽,你帮帮吧!”

听了杜依涵的话,我这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着马飞说道:“马飞,这本就是你自己招惹的麻烦,看你的样子,应该经常来不夜城,那就应该知道不夜城的规矩,这个家伙是闹事了,你可以寻求不夜城的帮助,可偏偏你要动手,如果把事情闹大了,我想就算是你口中关系很好的杜经理,也压不下去吧?”

“杜卓阳?”醉鬼这时候也清醒了许多,听见我的话后,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马飞看着醉鬼听见杜卓阳的名字惊讶的样子,顿时也顾不上跟我较真了,冷笑一声:“没错,我父亲跟不夜城的杜经理是生死之交,你今天赶在不夜城闹事,只要我现在给杜经理打个电话,你肯定吃不了兜着走,看在你也被我打了一酒瓶的份上,我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你向我同学道歉,然后我就放过你。”

听了马飞的话,醉鬼愣了那么一下,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杜卓阳早特么的像是孙子一样离开不夜城了,听你小子跟杜卓阳很熟啊?行啊,你给他打电话啊!看看他会不会管你?”

醉鬼也不急着动手了,索性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拿出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

马飞的脸色微变,怒道:“你敢这样说杜经理,你找死。”

“小子,别装逼了,老子看你们都还是学生,而且这里又是不夜城,我也不想惹事,你开了老子的瓢,给老子跪下来道歉,说不定老子心情好,就放过你了。”醉鬼一脸嚣张的说道。

正说话间,包厢的门砰的一声,被撞开,接着就看到五个跟光头一样身材魁梧的壮汉冲了进来,看到醉鬼,几人顿时一愣,旋即说道:“大哥,你怎么跑来这里了?”

这几人的出现,让包厢内的气氛顿时更加紧张了起来,杜依涵也紧张的抱着我的胳膊,指甲都刺痛了我。

“嘿嘿,来的正好,刚才进错包厢了,竟然被一个学生开了瓢,这里有好多学生妹,正好哥几个一人挑一个。”光头醉鬼笑呵呵的说道。

顿时许多胆小的女生都吓哭了,光头醉鬼的几个小弟听了这句话,顿时眼睛里都是光芒,一个个目光在包厢内到处寻找,竟然开始挑选了。

马飞这时候也被吓坏了,眼中出现了许多恐惧,忽然态度软了几分说道:“今天的事情是个误会,你们也知道这里是不夜城,如果在这里闹事,后果有多严重,我建议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请几位大哥喝一杯,就当交个朋友,如何?”

光头醉鬼却没有放过马飞的意思,翘着二郎腿,呵呵一笑:“小子,老子混江湖这么久了,还从没有被一个学生开过瓢,这简直就是老子的耻辱,但比这可恶的是你竟然敢交老子光头,你知道吗?老子最恨别人叫我光头,现在你如果不跪下来求饶,老子绝不饶你。”

“你别欺人太甚!”马飞咬牙说道。

“我还真就欺负你了,你不是认识杜卓阳吗?正好老子跟他也有仇,你给他打电话啊!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光头醉鬼怒道。

这时候光头醉鬼的一个小弟说道:“大哥,杜卓阳已经被逐出不夜城了,他现在可没胆量来不夜城。”

“哦!我差点忘了。”光头醉鬼恍然大悟。

“小子,你不是要给杜卓阳打电话吗?快点打啊!”光头醉鬼的一个小弟一脸戏谑的看着马飞说道。

马飞这时候也是骑虎难下了,犹豫了片刻后,放了句狠话:“你们等着,我现在就打电话。”

马飞说着打了电话,没一会儿对方接通,就听马飞说道:“爸,我在不夜城遇到了一些麻烦,你帮我给杜经理打个招呼,好不好?”

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只看到马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半晌,马飞才一脸不甘的说道:“我知道了。”

我已经猜到了结果,杜卓阳早就被逐出了不夜城,当然不会出现帮助马飞了。

挂了电话后,马飞忽然换了一副嘴脸,从茶几上拿起了一个酒瓶,顿时光头醉鬼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砰的一声,在所有人的惊讶中,马飞一酒瓶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顿时鲜血顺着他的头流的满脸都是,一脸哀求的说道:“大哥,刚才是我不对,求你放过我。”

马飞道歉,光头醉鬼和他的小弟们才知道怎么回事,脸上满是笑意,光头醉鬼朝着马飞勾了勾手指,马飞立马走了过去,光头醉鬼抡起茶几上的一瓶酒朝着马飞的头上咣的一下砸了上去,马飞直接倒在了地上,包厢内一阵尖叫。

“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老子就原谅了你。”光头醉鬼说道,旋即站了起来,刚准备带人离开,忽然看到了角落里的我。

准确说,他们看到的不是我,而是正一脸紧张的抓着我手臂的杜依涵。

“呦!这里还有个美女。”光头醉鬼眼看就要离开了,却忽然看到了杜依涵。

“美女,陪哥哥去喝几杯?”光头醉鬼笑呵呵的摇晃着身体,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本来我都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没想到他们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杜依涵的身上,我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杜依涵紧张的抓着我的手臂,浑身都在颤抖。

我将她拉到了我的身后,一脸平静的看着光头醉鬼:“这儿是不夜城,就你们刚刚的行为,如果被不夜城知道了,也够你们吃一壶的,我奉劝各位还是离开的好,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的气势陡然间上涨了起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