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八百六十二章 雷霆之怒

孤毒带领原宇文家族和公孙家族的强者,一行六人,直接奔赴鬼门。

等他们来到鬼门的时候,就看到两大主神传承者正在围攻鬼九一人,其他三名主神传承者,也正在与十多名鬼门强者交战,现场一片混乱。

尤其是看到鬼九一人独战两大主神传承者的画面,更是令人心惊,他们交战之处,皆近化作废墟。

鬼九一手握着宙斯之盾,另一手掌控雷霆神兵,整个鬼门上空,都是乌云密布,时不时从云层中爆发出一道道刺目的闪电,还有一阵阵的惊雷声响彻整个鬼门。

似乎只有鬼门所在的位置有这样的天气异象,而燕京其他位置都是晴空万里乌云。

这一切,显然都是从鬼九手中的雷霆神兵引出来的天气异象。

但即便如此,鬼九依旧受到了极大的伤势,此刻体内气血翻滚,显然消耗十分巨大,整个人都是衣衫褴褛不堪,极为狼狈。

这还是鬼门的人第一次见到鬼九如此狼狈的样子。

鬼九虽然不好过,但赫拉和波塞冬两人也不好过,原本一身的华服,此刻也是破烂不堪,赫拉本就是天后赫拉的传承者,姿色也极为美颜,此时露出大量的肤色。

“宙斯,你已经消耗太多,根本不可能抵挡的了我们两大主神传承者的攻击,你,必死无疑!”波塞冬手中的三叉戟直指宙斯,一脸冷漠的说道。

赫拉手持金莲权杖,从权杖之上有一股股威压不断的弥漫而出,她的神色极寒,死死地盯着宙斯,也开口说道:“宙斯,受死吧!”

两人话音落下,齐齐冲向鬼九。

这一刻的鬼九,仿佛真的是天神下凡一般,手中的雷霆神兵猛然间指向天空。

轰!轰!轰!

一道道惊雷从天而降,他的周身已经化作了雷霆海洋,弥漫着极为恐怖的雷神之威。

手中的雷霆之上,也是雷光闪烁,而他周身也是细小的雷电布满。

他的双眸陡然间落在正冲向自己的赫拉而去,手中的雷霆神兵陡然间挥舞而出。

“雷霆之怒!”只听到鬼九怒喝一声,陡然间那满天的雷电,齐齐朝着赫拉而去。

原本还想要攻击鬼九的赫拉,这一刻神色大变,因为宙斯的这一击,携带着一道极为可怕的天地大道之威,而且宙斯还只是锁定了她攻击。

没有人知道的是,这是鬼九自创的武技。

他不到三十岁便已经无限接近天级之境,原本他早已在灵界修行,但却在百年之前,遭遇好友背叛,夺走他的大道气运,实力破境入天级,去往那令人向往的灵界,而他自己却因此而遭受重创,曾一度一蹶不起,直到后来,他承受住了一起,不断的让自己变强。

即便不是灵界修行之人,他也要修成灵界的修行之体,翻阅无数古籍,才终于摸到了一丝灵界修行的方法,沉淀数十年如一日,终于修成灵界修行之体,并且自创了这雷霆之怒。

他为了变强,为了能去往灵界,为了能找到当年那个他视为好友,却反而害了他的宇文之姓的仇人,付出了多少代价?

岂能在这区区世俗就被斩杀?

“给我爆!”

这一刻的鬼九,浑身雷光闪烁,惊人的气息从他体内爆发,只见他手中的雷霆神兵直接朝着赫拉挥舞而去,满天神雷也从天而降,直接落在赫拉身上。

轰!轰!轰!

瞬间,无数道神雷落下,攻击在赫拉的身躯之上,即便她是天后赫拉传承者,此刻也无法承受鬼九独创的武技,雷霆之怒。

“赫拉!”波塞冬一声怒吼,想要冲入雷海去营救赫拉,然而赫拉周身全都是极为恐怖的九天神雷,似乎触之即灭。

“杀了他!”被困在雷海中的赫拉,双目中满是恨意。

听到赫拉的话,波塞冬没有丝毫犹豫,振臂一挥,一戟朝着鬼九落下。

天地仿佛都在这一击之下要崩灭。

此时鬼九正在持续施展武极雷霆之怒,一旦这时候解除雷霆之怒,赫拉或许只能受到一丝轻伤,即便是被波塞冬攻击,他也要想办法先灭掉一人。

眼看三叉戟就要落下,但就在这时候,孤毒正带领着五名半步天级强者到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去!”

孤毒没有丝毫犹豫,手中的灵魂锁链瞬间离手而去,如同闪电一般,瞬间来到鬼九身前,化作一条雷蛇。

哗啦!

锁链震动,直接将波塞冬的三叉戟缠绕。

波塞冬想要再让三叉戟攻击鬼九,根本无法再向下一分。

孤毒身形爆闪,瞬间降临鬼九身前,一拳朝着波塞冬挥出:“滚!”

随着一声怒吼,孤毒的拳头之上带着一丝黑气,直接冲向波塞冬而去。

波塞冬顿时面色大变,孤毒的这一击极为强悍,而且还带着剧毒,他不敢硬抗,连忙将三叉戟收了回去,鬼九顿时压力大减,手中的雷霆神兵再度挥向天空。

“雷霆之怒!咆哮吧!”

随着鬼九的再一击落下,天空中乌云已经彻底化作翻滚的黑云,白昼似乎顷刻间化作了黑夜。

只有一道道不断落下的闪电,将这鬼门之地照耀的明亮无比,但却是闪亮,刺目的雷闪深深的震撼着每一个在场之人。

而孤毒见波塞冬想要退后,不给他丝毫继续后退的机会,手中的灵魂锁链化作一道长蛇,直接冲向波塞冬而去,同时,孤毒一拳又一拳的镇压而去。

轰!轰!轰!

一道道惊天的攻击落下,波塞冬一连后退了七八步,终于无路可退,他的神色一凝,手中的三叉戟陡然间虚空一震,一股极为浩瀚的力量从三叉戟中爆发而出,同时天地间的温度再度骤降。

“找死!”波塞冬怒喝一声,一戟挥出。

这一戟没有丝毫华丽的轨迹,极其平凡,但就是如此平凡的一击,却让孤毒瞬间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冰封的力量让他的动作似乎都变缓了许多。

瞬间放弃与波塞冬硬碰硬,脚下猛然间一踏地面。

轰!

一声巨响,孤毒脚下的大地瞬间崩碎,而孤毒的身影也骤然间暴退数十步。

轰!轰!轰!

而就在孤毒刚刚后退离开的那一瞬间,数道三叉戟攻击落下,落下之地正是刚刚他才离开的位置。

只见原本已经被他猛踏地面崩碎的地方,瞬间飞石都化作了齑粉而湮灭。

若是那一戟被命中,可想而知孤毒会遭受多么严重的伤势。

“哈迪斯,你终于也来了!”波塞冬冷冷地看向孤毒数道,刚刚孤毒一出现就与他交战在一起,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有了说话的功夫。

孤毒冷笑一声:“我不叫什么哈迪斯,我的九州名字叫孤毒!”

“不管你叫什么名字,都无法改变你的命运,我会亲自拧下你的头颅。”波塞冬满脸都是狰狞,浑身都是寒意。

他周身的温度更是冰冷,竟然有雪花飘零。

孤毒手中的灵魂锁链此刻也是蠢蠢欲动,像是感受到了波塞冬的强大。

“你要说的话,恰恰是我想要对你说的话。”孤毒嗤笑一声,随即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了巨变。

只见他的双目瞬间漆黑一片,浑身一震灰色的雾气翻滚,而他的气息顷刻间也暴涨了许多。

波塞冬感受到了孤毒的变化之后,神色也变得十分凝重了起来。

显然,他们这次完全低估了九州的主神传承者的实力。

原本他们以为凭借五名主神传承者就能彻底将九州的三名主神传承者击杀,但却没有想到,只是第一个见到的鬼九,波塞冬和赫拉两大主神联手,都无法击杀。

而鬼九手下的鬼使和金刚,还有神将和守护者,也都是极为强大的强者,再联手之下,即便是面对三名主神传承者,也丝毫不落败。

战斗到了这种地步,已经说明他们输了,而且这还是对方缺少一名主神传承的情况下。

赫拉和波塞冬的心中无比惊讶,但他们却不会表露于色。

“想要我死,那我就先要你死!”孤毒的声音冰冷如霜,仿佛他是来自九幽地狱的魔头,来自冥界的真正冥神。

下一秒,他的身躯已经离开了原地,骤然间攻向波塞冬。

波塞冬也不再有任何隐藏,彻底爆发,手中的三叉戟不断的挥舞而出。

与此同时,赫拉那边也受到了重创,鬼九施展而出的雷霆之怒,更是恐怖至极,但即便如此,依旧没能击杀赫拉,只是让她受到了极重的伤势。

此时的赫拉更加狼狈了起来,身上的华服只剩下了最后的遮羞布,大量的春光乍泄。

但鬼九也好不到哪里去,刚刚连续施展数次武技,此刻体内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干了,想要再爆发刚刚的巅峰战斗,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宙斯,我要你死!”赫拉满脸都是狰狞,她当年拼死一战,九死一生,才得到了主神赫拉传承,自从她得到传承开始,就从未受到过如此严重的伤势,更别说是如此的狼狈了。

但今天,她竟然被鬼九弄得如此狼狈不堪,在她心中,东方之地,本就是蛮夷之人,根本没有资格得到主神传承,即便得到,那也是玷污了主神传承。

可就是她眼中的卑贱之人,竟让她如此狼狈不堪。

有了孤毒的加入,鬼九的压力顿时大减,只是面对赫拉一人,即便他消耗极大,也有信心继续一战。

鬼九满脸都是狞笑,赫拉骄傲无比,他又如何不是骄傲之人。

从他经历了半年前的背叛之后,这百年来,从未有过今天这么狼狈,他心中同样怒意翻滚,对赫拉的杀意已经达到了巅峰。

“赫拉,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绝望!”宙斯话音落下,手中出现了一颗黑色的药丸,随即直接吞服了下去。

就在他吞服下去的那一瞬间,一股更加强横的气息在他体内爆发。

这一刻的鬼九,似乎比之前更加强大了。

赫拉满脸都是震惊之色:“你,你吃了什么?”

“赫拉,接受我的审判吧!”鬼九自然不会回答她,手持雷霆和宙斯之盾,直接冲向赫拉而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