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八百四十二章 那个世界的强者

我的烈焰长矛刚刚要刺入诸葛家主的身体,就在这时候,一道长剑,忽然划过虚空,直接朝着我飞了过来。

感受到来自于身后的巨大危机,我不得不放弃继续刺杀诸葛家主,只能强行收力,振臂一挥,烈焰长矛在虚空划出一道弧度,直接与长剑碰撞在一起。

铛!

一道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响彻整个公孙家族。

就在两把兵器碰撞在一起的那一瞬,我感觉自己的双臂都被震碎了一般,这还是我这次出关之后,所遇到的第一个如此强大的敌人。

只是凭借手中的长剑,飞掷过来,就能爆发如此强大的实力,简直骇人听闻,更何况,还是如今的我。

我的身躯不由的暴退五六步才停住步伐。

“武道执法者!”诸葛家主顿时惊呼一声。

伴随着他这一道惊呼,我的目光也朝着已经出现在了四大隐族众强者面前的那道身影。

只见一名身穿青色长袍的白发老者,此刻手中正握着一把刚刚才与我对轰过的古朴长剑,剑锋之上寒光闪烁。

而这老者,浑身都是强大的气息,就跟我身上的气息一样,虽然很强,但依旧没有达到这个世界的天级强者强度。

有了诸葛家主之前的解释,我知道,他就是从那个世界而来的修行者,筑基巅峰强者。

就在我正看向对方的时候,对方的目光也正朝着我看了过来,老者的眉毛高高凸了出来,周身有股强大的气劲环绕。

此刻,老者那双眸子,正死死的盯着我,眉宇间满是怒意。

“你为何要在百族打开杀戒?”那老者忽然开口质问,不怒自威。

我冷笑一声,看着老者说道:“你应该是搞错了一件事,不是我要在这里大开杀戒,而是如果我不动手,他们就要杀了我的好兄弟。”

我可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从那个世界而来,只知道,我的兄弟,不能死,这就够了。

“你身为灵界修行者,却要在这个普通人的世俗对这些人动手,若是我在晚来一步,恐怕这些人已经死在你的手中了,难道这不是大开杀戒?”老者眉头轻轻上挑,声音中充满了怒意。

对方毕竟是从那个世界而来的强者,如果能不交恶,再好不过了。

而我也抓住了他口中的一个关键词,灵界?

“灵界?”

我皱眉问道:“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你不知道灵界?”我的疑惑,让老者一时间也十分惊讶了起来。

这时候,诸葛家主连忙上前一步,对老者恭敬的解释道:“执法者大人,他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人,根据我们的调查,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灵界。”

显然,诸葛家主是故意对老者这样说的,因为之前他就已经表明,如果我不是灵界的人,那就不可能拥有灵界的修行手段,这就说明我手中存在至宝,而那个世界的强者,似乎都十分强势,一旦得知我手中有至宝,就会强行夺取。

果然,听到诸葛家主的话,老者的眼睛忽然金亮了起来,他微眯着双目,盯着我说道:“既然不是灵界的人,那就说明,你手中有至宝,如果我没有猜错,多年前,曾被带来这个世界的燕都春秋图,应该就在你的手中吧?”

四大隐族的人,此刻一个个都是幸灾乐祸的看着我,似乎已经等不及看到我被武道执法者强行夺走我的至宝了。

我的眉头顿时深深皱了起来,没想到对方竟然知道燕都春秋图,此时他的双目中充满了贪婪之色。

不过也能理解,毕竟燕都春秋图,就算是在灵界,也是十分珍贵的至宝,对方的实力,隐隐在我之上,他又如何会不动心?

“你说什么燕都什么图?我根本不知道。”我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手中有燕都春秋图,而且还是完整的图。

就是因为有了这幅燕都春秋图,才对我的修行有了很大的改变,也让我受益匪浅,若是现在承认,就算能摆脱眼前的老者,今后也会遭遇其他武道执法者。

“小子,别想要忽悠我,你如此年纪就能拥有筑基巅峰的实力,即便是放在灵界,也能称得上是天才修行者了,而你刚刚也承认了,你从小就在这个世界长大,既然不是灵界的人,又拥有灵界才有的修行手段,你告诉我你手中没有燕都春秋图,你觉得我会相信?”老者冷笑连连的说道。

“我说没有就没有,哪里来的老东西,还真当我是软柿子了?”我陡然间爆发身上的气势。

我刚刚明显在压制自己的怒意,但对方不仅没有放过我,反而想要抢夺我的燕都春秋图,即便是死,我也绝不会交出燕都春秋图。

听到我骂自己老东西,老者的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了下来,目光死死的盯着我:“见过无知的,但却没有见过你这么无知的废物,真以为你的实力很强?像是你这样的天才,死在我手中的也有很多,如果你现在愿意将你手中的燕都春秋图交出来,或许我还会放你一马,可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老者话音落下,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体内爆发。

感受到他忽然间变强的气势,即便是我,都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威压。

本以为这个世界,我已经是最强的人了,但今天才知道,竟然还有什么所谓的武道执法者,而且都是从灵界而来的修行者。

我虽然是灵界的修行体系,但却一直在这个世界长大,而且之前的实力等级也都是这个世界的等级,根本不清楚那个世界修行者的恐怖。

明明我们两人的实力等级相同,但此刻却让我感觉到了来自于对方身上的巨大威压。

然而即便对方要比我强那么一点,我也绝对不会放弃,一旦放弃,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至于他所说的如果我给他燕都春秋图,他会放我一马,也不过是想要不费吹灰之力就夺走我的宝贝。

“小子,给你十息时间,告诉我,你的选择!”老者手持长剑,双目死死的盯着我,就像是一头野兽盯着自己的猎物。

我能感受到他目光中的贪婪,我咬牙说道:“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并不知道什么燕都春秋图,我只是得到了一把古怪的短匕,然后就变的不一样了。”

“哦?”

听到我的话,老者目光顿时一亮,连忙说道:“速速将那把短匕拿出来,给我瞧瞧!若是真如你所说,我可以放过你。”

我故作一副不舍的样子,将深渊短匕拿了出来。

自从我的实力达到了半步天级之境后,就发现,原本对我帮助极大的深渊短匕,对我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如今的我,更是用不着这把传说中的杀神白起曾经用过的武器。

虽然我用不着,手底下的兄弟也能用得着,但这时候,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如果能用一把对我而言没有丝毫意义的深渊短匕换来平安,那再好不过了。

只是,就算我今日能离开,我也绝不会放过这老东西,敢抢我的东西,敢威胁我,以前敢这样对我的人,坟头的草都长了好长。

如今我手中掌控燕都春秋图,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再次突破,到时候在我眼中,这筑基巅峰的老者,又算得了什么?

老者接过深渊短匕之后,伸手抓在了刀柄上,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像是在感受什么。

“哼!”

很快,老者就将深渊短匕丢在了地上,怒道:“小子,你想忽悠我,你还很嫩!敢用一件废弃的东西欺骗我,简直不知死活!”

没想到,他竟然根本就看不上深渊短匕。

我故作一副着急的样子说道:“大人,我真的只有这么一件宝贝,再无其他宝贝了。”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杀了你,然后再找宝贝。”老者话音落下,脚下忽然一动,瞬间向我冲了过来。

他手中的长剑挥舞了起来,一道道锋利的剑气,如同实质的长剑一般,向我飞来。

既然对方都要杀我了,如果我还想要继续忽悠这老者,那我就真的是傻子了。

轰!

我直接爆发体内的战意,烈焰长矛瞬间火焰缭绕,一股强大的气息环绕着烈焰长矛,朝着老者的长剑攻击而去。

铛!铛!铛!

两把兵器碰撞在一起,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每一次兵器碰撞,我都能感觉到手臂之上所承受的巨大压力。

反观老者,似乎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痛楚,长剑不断的飞舞,一击有一击的碰撞在一起。

若是持续下去,很可能我的手臂会被震断。

四大隐族的强者,此刻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看着我被老者死死的压制住在攻击,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噗!

长剑忽然越过烈焰长矛,一击从我手臂上划过,接着对方又是一剑挥来。

我顿时大惊失色,连忙闪避,长剑落空,只是下一次的攻击又已经落下。

眼看长剑就要再度落在我的身上,这一刻,忽然一道幽芒直接向我飞了过来。

铛!铛!铛!

让我震惊的是,灵魂锁链竟然直接飞了过来,缠绕在了老者的长剑之上。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