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八百四十章 联手镇杀

我十分清楚灭天杀阵的威力,当初去百族的只有五名半步天级强者,而且最终还是在损失了一人的情况下,召唤出来的杀阵,都差点将我镇杀在杀阵之中。

灭天杀阵,据说每一个召唤杀阵之人,都会拥有所有人叠加起来的实力,而且随着血祭的活人数量越多,被血祭的强者实力越强,灭天杀阵的威力越强。

在场一共有二十四名半步天级强者,如果真的被他们联手召唤出了灭天杀阵,那岂不是说,每个人都拥有二十四名半步天级强者叠加起来的实力?

若是到了那个时候,我还有活路吗?

即便如今的我实力再强,恐怕也无法抵抗杀阵中任何一名强者的实力。

只是我不清楚的是,灭天杀阵最多只有四名强者联手召唤,根本不存在四人之上的强者召唤。

“暂时还没有到召唤杀阵的时候,我们这里有二十四名半步天级强者,难道还对付不了他?他就算再强,也不是天级强者,一下子出动二十四名半步天级强者对他动手,他就算是被杀,也是他的荣幸了。”宇文州冷笑一声说道。

听到他的话,我倒是放心了下来。

只是短时间内,我还是不愿意动手。

即便我再强,也有把握从这里离开,可是现在我身边还有孤毒,而他伤势极重,我又无法接触他的身体,若是能多争取一点时间让孤毒来恢复,或许他能解除至尊毒体状态,只要我能接触他,我就有把握先带他离开这里。

“你们身为四大隐族强者,为了得到几颗不值钱的丹药,就要联手这么多人对付我一个小辈?未免太小题大做了?传出去,你们也不怕丢人?”我冷笑连连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公孙王城冷笑一声说道:“小子,既然你认为你手中的丹药都是不值钱的东西,何不交给我们来换取你们的两条命,非要跟我们作对?”

“这小子分明就是在故意忽悠我们,想要用这种办法消除我们对你手中丹药的兴趣,你小子还很嫩。”宇文州也笑着说道。

“好了,废话少说,既然他不交出丹药,那就动手,迟多生变。”轩辕家主这时候开口说道。

听到他的话,其他几名家主都冷静了下来,交换了一下目光。

诸葛家主问道:“谁先来?”

“我宇文家族,先来试试,这小子究竟有几斤几两。”宇文州直接向前一步踏出。

而他身后的那些宇文家族的守护者,也纷纷跟随着他一起站了出来。

竟然有六名半步天级的守护者。

当初在百族发生的大战,我和孤毒可是经历过五名半步天级之境强者,而且还是在对方召唤灭天杀阵的情况下,我们都能活下来,如今凭借他们六名半步天级强者,就想要镇压我?

可别忘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如今的我,早已不是一个月前的我,实力大涨后的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我目光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孤毒,此刻的他,正在尽全力控制至尊毒体,他身上的毒性虽然弱了许多,但依旧还是剧毒,毕竟至尊毒体的毒,可是非比寻常。

轰!

我手中的烈焰长矛直接从地上拔了出来,此刻的我,单手握着烈焰长矛,就像是一尊金光战神。

一股强大的气息从我体内爆发,即便我对这些人的杀意十分的强烈,但如今,我依旧不得不压制自己的实力。

毕竟孤毒还在恢复中,不需要他百分之百的恢复,只要他能恢复一点,能跟随我先离开这里,我就能放手一战了。

“小子,你如此年轻,就能拥有如此实力,已经非常的了不起了,难道非要跟我们作对?你应该清楚,四大隐族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根本不是你一个小小的世俗百族所能相抗衡,如果你现在愿意归顺我们隐族,我想,四大隐族都会十分欢迎,绝对不会亏待你半分。”宇文州带领五名强者,站在我不远处停了下来,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我冷笑一声:“要战便战,哪里来的废话?”

我的话还未说话,我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手中的烈焰长矛如同一记火流星,骤然间而至。

宇文州的话音刚落,就感受到了一股炽热扑面而来,直接朝着他攻击而去。

“退!”

宇文州怒喝一声,猛然间一脚狠狠踏下,大地狠狠地颤抖了一下,而他也借助这反弹力,身躯猛然间暴退。

其他五名半步天级强者在得到宇文州命令的那一瞬间,也齐齐后退。

只是相比而言,他们要比宇文州弱了不少。

这也是真正的半步天级之境强者和制造出来的半步天级强者之间的巨大差距。

我也没有想过现在就大开杀戒,目光依旧落在宇文州的身上,就在他刚刚退后的瞬间,我已经紧跟而上,手中的烈焰长矛挥舞而出。

“杀!”我怒喝一声,烈焰长矛直取宇文州的喉咙而去。

他毕竟是宇文家族的家主,真正的半步天级之境强者,而且还是那种在半步天级之境很多年的那种,实力十分的稳定。

面对已经压制实力的我,他勉强能一战。

铛!

他手中的一把古朴长剑直接挡在了前面。

烈焰长矛直接攻击落下,击打在他的长剑之上,两把兵器碰撞,爆发出一道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声音震撼天地,如同一记能量音波,不断的朝着四面八法传播而去。

“给我镇压!”

我怒喝一声,猛的一挥,烈焰长矛直接飞向天空而去。

与此同时,我的双拳已经交替落下。

宇文州连忙挥舞长剑回击。

这时候,我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小心头顶!”不远处的公孙王城忽然大喝一声。

宇文州这才意识到头顶的危机。

烈焰长矛如同天降神兵,烈焰燃烧,如同一记火流星,高速朝着宇文州的头顶直接贯穿而下。

宇文州大惊失色,连忙闪避。

轰!

就在他刚刚离开原地的瞬间,烈焰长矛已经落入大地,大地猛然间剧烈颤抖了起来。

大地之上,直接出现了一个深不可见的洞口,而烈焰长矛也随即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真的从这个洞口进入消失。

而这时候,我的身影已经冲到了刚刚躲避站稳身体的宇文州的身前,猛然间一拳挥动而出。

嘭!

这一拳之下,宇文州的身躯直接倒飞了出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宇文州已经飞了出去。

原本跟随宇文州一起来杀我的那五名半步天级强者,根本无法跟上我和宇文州交战的轨迹,像是傻子一样,一直追着我。

只是每一次他们追到我的时候,我都已经离开了原地,对宇文州展开了猛攻。

宇文州被我这一拳击飞十几米才停住身躯,此刻的他,满脸都是羞怒。

当着所有隐族半步天级强者的面,被我这么一个年轻后辈如此当众打脸,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耻辱。

“小子,我要你死!”宇文州满脸狰狞,擦了把嘴角的鲜血,手中的长剑飞舞而来。

其他五名半步天级强者也齐齐向我围攻而来。

一时间,我各方位受敌。

尽管如此,我依旧没有任何畏惧。

在刚刚的试探中,我对自己如今的实力,也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如今的我,实力已经超越了半步天级强者很多,但不知道为何,却距离天级依旧有一段距离。

我有种感觉,我如今的实力,距离真正的天级强者并没有多少,甚至可以一战,只是我的境界没有到天级而已,仿佛就差一步,但就这一步,却让我无法度过。

而我这一步,与半步天级强者的那种半步,却又不一样。

可以这样解释,如今的我,修炼境界,似乎与所谓的天地玄黄并不一样,就像是,我的实力进入了另外一种等级。

就像是当初我第一次融合三幅燕都春秋图得到残图,得到了完整的图,进入图的世界中,我的实力先是被降低到了玄级初期,当我再突破的时候,实力却直接达到了地级后期。

并不是我从玄级初期道地级后期越过了很多个小境界,而是我本身的实力等级,根本就不是天地玄黄,而是一种全新的境界分级。

玄级初期或许就是那个实力分级中比较弱的一级,而地级后期,是另一个境界,如今的我,是第三种境界,或许我的实力是到了全新等级分级中某个境界的极限。

我有种感觉,如果这一次我的实力在突破,恐怕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而且我十分确信,我如今的实力等级,根本不是天地玄黄。

这一切,都是这一个月来,我在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悟出来的。

从我得到完整的燕都春秋图开始,我的境界就已经进入了全新的境界。

或许,这就是燕都春秋图的秘密。

独自一人面对六名半步天级强者,我却没有丝毫压力。

刚刚独自面对宇文州的时候,我的实力就是刚刚好,如今独自面对六名半步天级强者,我的实力好像还是刚刚好能应对,只是稍稍有些吃力而已。

“这小子有古怪!”正在不远处看着交战现场的公孙王城,忽然沉声说道。

听到他的话,其他人纷纷看向了他。

“我也发现了,这小子的确有古怪!”轩辕家主也开口说道。

诸葛家主微微点头,一脸凝重的说道:“他好像在故意压制实力对战,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受伤,但却又能在不知不觉之中,让宇文家族的强者,伤势越来越重,宇文州在之前那一击中,已经受到了不轻的伤势,而现在,实力更是大打折扣,或许就连隐族的寻常守护者,都不如,而其他几名半步天级强者也同样,也相继受到了不弱的伤势,这样下去,他们就算不死,也会因为耗尽体力而无再战之力。”

“这样说来,这小子像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公孙王城又说道。

“可是他为何要拖延时间?”

轩辕家主单手拖住了下巴,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正在不断恢复伤势的孤毒身上。

此刻的孤毒,浑身沐浴幽光,他身上的气息也渐渐增长了不少,而他周身的毒雾,也已经彻底消失。

显然,他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不少,就算没有恢复巅峰战斗力,但至少不会成为我的累赘。

“不好,他是在为孤毒拖延时间,真正目的是要带走孤毒!”轩辕家主猛然间惊喜。

听到他的解释,其他三大家主瞬间反应过来。

“既然如此,那我们更不能让这个小子活着离开,可以压制实力都能爆发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如果他的实力全开呢?”诸葛家主一脸凝重。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我们联手将他镇杀与此!”公孙王城怒道,随即脚下猛然间一踏,身影化作残影而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