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八百三十六章 我终于脱困了

公孙王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行将自己的怒火压制了下去,目光从孤毒的身上移开,最终落在宇文州的身上,冷冷开口:“宇文州,如何要放过百族的人离开,这是我公孙王城的事情,如何决定,也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任何人没有关系,如果你坚持要找我公孙家族的麻烦,尽管放马过来,我一概接着!”

“轩辕家主,你看公孙王城这是什么态度?”

宇文州有了之前的教训,也清楚今日是轩辕家主的主场,看向轩辕家主,咬牙说道:“他现在解释不了为何要放百族之人离开的原因,就想要用这样的手段,来让我们放弃调查真相吗?”

轩辕家主看了眼公孙王城,说道:“公孙家主,这件事,你还是给我们一个交代的好,毕竟事关隐族内乱,我不希望你有任何隐瞒!”

显然,轩辕家主这时候也站在了宇文州的这一边。

公孙王城冷冷地看了眼宇文州,随即看向轩辕家主说道:“既然你们坚持要问,那我就告诉你们,没错,昨夜百族的人试图拉拢我联合百族对付宇文家族的时候,我的确动心了。”

“你们都清楚,二十多年前的宇文州的父亲,就因为利用灭天杀阵,祭杀我公孙家族的强者,来打破自身桎梏,虽然宇文州的父亲最终被隐族圆桌会议决定镇杀,但他宇文家族也只是死了一个宇文州的父亲,但我公孙家族呢?死了四名守护者!”

“当年我公孙家族有多辉煌,你们在座的有谁不清楚吗?可结果被宇文州的父亲一人灭杀我公孙家族四名守护者,让我公孙家族底蕴一落千丈,最可恶的是,在这四名被杀的守护者当中,还有我的父亲,我如今身为公孙家族家主,对宇文家族有敌意,难道有错吗?”

“没错,我是心动了,但是我有答应联手百族,一起对付宇文家族了吗?如果我真的要联手百族,难道我会将昨夜百族之人来我公孙家族的事情告诉你们吗?”

公孙王城情绪异常激动,一连数次发问,在场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公孙王城的艰难。

宇文川身为杀父之仇人的儿子,如今又借助灭天杀阵,杀害公孙家族那么多的地级后期和巅峰强者,可想而知,公孙王城对宇文家族的记恨,已经到了一个地步。

良久,轩辕家主目光环视一周,随即开口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无法改变,如今鬼门对隐族虎视眈眈,随时可能爆发大战,如今正是我隐族最艰难的时候,这种时候,更不能出现伤筋动骨的事情。”

“轩辕家主说的没错,如今是我隐族最艰难的时候,本就外有强敌,如今若是我们内部发生什么争斗,隐族更是危机重重,这样下去,恐怕隐族就要在我们的手中而彻底没落下去。”诸葛家主也开口说道。

轩辕家主微微点头,随即目光在宇文州和公孙王城两人的身上来回,随即开口:“两位家主,今天我们上会研究的两件事,不管怎样,双方各有对错,既然如此,我建议,两人家主能一笔勾销。”

“哼!”

宇文州冷冷说道:“宇文川是为了斩杀强敌,而且事情也并非宇文川一人的决定,而是宇文家族和公孙家族一起商量,才祭祀在场地级强者,第一件事,如果分对错,宇文家族和公孙家族,也对半对错,但是第二件事,是他公孙家族错了,我宇文家族,问心无愧!”

“宇文州,如果你这样说,那我也有的说了,你今日杀我公孙家族管家,又如何说?按照祖训,岂不是理应将你镇杀与此?”公孙王城争锋相对。

“够了!”轩辕家主怒喝一声,随即目光一寒,看向两人说道:“既然你们不愿调节,那你们两大家族之间的事情,我也不管了,但是,我还是要警告你们,如今鬼门对我们隐族虎视眈眈,如果因为你们的个人恩怨,而导致隐族的利益受损,那到时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诸葛家主也应道:“没错,你们要坚持你们的矛盾,我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是因为你们的内斗,而对隐族造成巨大损失,这一切,都得你们两大家族负责!”

宇文州和公孙王城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目光中都是杀机慢慢,不过有轩辕家主和诸葛家主的话,他们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毕竟宇文家族和公孙家族,如今都是元气大伤,而轩辕家族和诸葛家族,却损失不大,基本上保持着全盛状态,若是这两个家族联手,如今的宇文家族和公孙家族,还真不一定会是动手。

一旦诸葛家族和轩辕家族联手第三个隐族,对第四个隐族动手,恐怕就是第四个隐族的末日了。

“好了,既然调节的事情失败了,那我们该商量商量,如何处理这个鬼门的小子。”轩辕家主也不愿再多管宇文家族和公孙家族的事情,目光落在了孤毒的身上。

一时间,其他几人的目光齐齐落在孤毒身上。

孤毒感觉到了数道强大的威压降临,而各大隐族的半步天级强者,已经将他重重包围在了中间。

一旦开战,孤毒就是插翅难飞。

就在四大隐族在公孙家族,召开圆桌会议,要镇压孤毒的时候,百族之内。

铁牛正一脸焦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踱步。

他和孤毒商量好,一人镇守百族,一人前往公孙家族,如今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孤毒依旧没有回来。

“也不知道,孤毒那边,到底如何了。”铁牛一脸着急的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铁牛感觉到了一股极大的压力,如今百族本就危机重重,如果孤毒发生了什么意外,对百族而言,就是致命的伤害。

燕京某处神秘庄园,鬼门老板,鬼九正在小溪边,一边欣赏溪水中的锦鲤,一边时不时的抓起一把鱼食,丢入人工小溪中。

每次丢入一把鱼食,都会出现成千上万的锦鲤,在水中翻滚,溅起一阵阵水花。

“老板,隐族召开圆桌会议,百族孤毒,已经被隐族困了起来,如今隐族正在商议,如何处理孤毒。”

忽然一道身影出现在鬼九的身后。

听到对方的话,鬼九没有丝毫反应,像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切。

一边继续喂养锦鲤,一边开口说道:“百族根本就不清楚,四大隐族之间的关系,他们虽然明争暗斗,但在对待外敌的时候,却是十分团结,想要设计让他们自相残杀,很难。”

“老板,那现在需不需要我们鬼门出面,救下孤毒?”那人忽然又问道。

老板只是笑了笑,没说话,继续喂养小溪中的锦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半晌,鬼九才对那人说道:“还不到出手的时候,先等着!下去吧!”

“是,老板!”那人连忙躬身离开。

等到那人离开后,整个小溪边就剩下鬼九一人,他撒了一把鱼食进入小溪,看着翻腾不停的锦鲤,喃喃自语道:“如今的燕京,就像是这潭溪水,没有搅拌的时候,清澈见底,可当我一把鱼食丢入的时候,成千上万的锦鲤顿时翻腾而起,溅起一朵朵浪花,原本清澈见底的溪水,也浑了,只是,一切都由我掌控,我要谁死,谁能不死?”

哗啦!

鬼九话音落下,最大的那条锦鲤忽然跳跃而起,直接被鬼九抓在了手中,瞬间挣扎了起来。

只见鬼九忽然五指弯曲,微微用力,那条活蹦乱跳的大锦鲤,瞬间变成一条死鱼。

西方,某处神祗宫殿,坐在宝座上的一道身影,缓缓起身,目光凝视着东方,忽然开口:“是时候,去东方了!”

他话音落下,随即一步踏出,下一秒,他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

而他离去的身后,无数人匍匐在地,满脸虔诚,

与此同时,其他基础神祗宫殿之主,纷纷离开宫殿,朝着东方而去。

但凡他们经过的地方,所有的强者,都感觉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压,浑身颤栗,即便是地级巅峰强者,在这些人的面前,都是那么的渺小。

就在外界发生无数大事件的时候,我依旧被困在燕都春秋图的世界中,整个人泡在液态能量之中,而我身上的气息,已经强到了一个巅峰。

终于,在今天,我的气息彻底稳定,不再有丝毫的增长。

这一瞬的我,忽然有种错觉,似乎我的实力已经触碰到了某个壁垒,一旦我跨越而过,我就会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轰!

就在我刚刚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忽然大地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而我周身的液态能量如同泄去的洪水一般,短短数秒之内,我已经躺在了地上,而那庞大的液态能量,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能动了!”

我忽然发现自己能动了,一时间狂喜。

猛的一下从地上翻滚而起,一股强大的能量在我周身凝聚,此时的我,浑身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手中的烈焰长矛似乎也十分欢快,烈焰缭绕。

而我的身上,似乎有股出尘的气息。

轰!

我猛然间向前挥动烈焰长矛。

顿时大地颤抖,一条粗大的裂缝,直接朝着前方不断蔓延而去。

感受到这一击爆发而出的强大能量,我的脸上满是震惊。

“好强!”

就连我自己,都能感觉到,此刻的我,是有多么的强大。

“难道说,这就是天级之境?”

我忽然自言自语道。

不是我狂妄,而是此刻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与之前我拼死在宇文家族和公孙家族强者召唤出的杀阵中爆发的实力相比,强了不是一星半点,而是巨变。

可以说,若是再遇到他们四大半步天级强者联手召唤杀阵对付我,我有百分百的把握,十秒之内脱困。

如果这样的境界还不是天级,那天级强者又会多强?

不管怎样,现在不是多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被困在这里,没日没夜的浸泡在液态能量中,也不知道外界过去了多久,现在我必须立刻出去。

一年一动,我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外界。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