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八百二十九章 杀宇文,拜公孙

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敢夜袭宇文家族。

就在这名地级之境的守卫刚刚被杀,另一名地级之境守卫,顿时瞪大了双目,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似乎没有想到,竟然真有人敢杀他们。

这名守卫刚刚要发出声音的瞬间,他还未来得及发出一点动静,一道黑影瞬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噗!

这名守卫,顿时双手紧紧地捂着脖子上的刀口,双目圆瞪,身躯直直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接下来,交给我了!”孤毒看向铁牛,轻声说道。

他说着,丢给了铁牛一个黑色的药丸,只听他说道:“这是解毒丹,你先服用了!”

“好!”

铁牛点头,随即跟随着孤毒一起上前。

孤毒每走出几步,都会点燃一支香,直到绕着宇文家族转了一圈之后,他才停止。

而这时候,整个宇文家族,都被一股浓重的烟雾所环绕。

“我们该离开了!”

孤毒看了眼骤然间灯火通明的宇文家族,随即转身就走。

铁牛嘿嘿一笑,紧跟着孤毒离开。

就在两人刚刚离开,一阵急促的警报声,瞬间响彻整个宇文家族,与院落的灯光,几乎同一时间响起。

只是这时候,孤毒已经离开了宇文家族。

“家主,宇文家族死伤过百,除了两名地级之境的守卫是被一刀封喉外,其他死伤之人,都是中毒。”

很快,管家走到了最中间那栋别墅大厅,对宇文州汇报道。

宇文州的脸上,平静如初,似乎没有任何的反应,但管家却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威压,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给我查,敢在我宇文家族行凶,还真是不怕死!”宇文州终于开口,声音冰冷如霜,别墅之内的温度,骤然间都降了好几度。

管家即便是地级巅峰之境强者,但此刻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杀意。

“家主,您先看看这个。”管家忽然小心翼翼上前,将手中的一张纸递了过去。

宇文州接过纸张,当他看到内容的时候,猛然间一掌落下,那张价值不菲的红木茶桌,瞬间化作齑粉。

“公孙家族,好大的口气,敢让我宇文州亲自登门谢罪,还真当我宇文家族不敢对你公孙家族开战不成?”

宇文州满脸都是暴怒,浑身一股能量气旋在告诉旋绕,脚下高档的大理石地面,瞬间崩碎。

管家小心翼翼的问道:“家主,这件事会不会有诈?公孙家族,应该不敢对我们宇文家族动手吧?如果公孙家族真的敢如此嚣张,也不会偷偷摸摸的做这样的事情吧?”

“不是公孙家族?”宇文州皱眉问道。

管家连忙说道:“家主,我也只是猜测,这会不会是百族为了让我们两族之间发生内斗,才这样做的?”

“哼!”

宇文州冷道:“区区一个世俗的家族,敢杀我宇文家族的人?这件事,绝对是公孙家族做的,他们就是想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宇文州的自负,根本不相信,除了四大家族之外,还有哪个势力敢对宇文家族动手,而且一次性就让宇文家族死伤近百。

不仅仅是宇文州,包括其他三大家族的家主,也不会相信世俗的势力,敢对他们动手。

见宇文州这样说道,管家也不敢在多说什么,悄悄地退下。

宇文家族,一栋别墅内。

刚刚从家主那边离开的管家,又出现在了这里。

此刻,宇文川正坐在一张精致的茶桌前,手中捧着一杯茶水。

而管家,正小心翼翼的对他进行汇报。

等管家说完,宇文川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随即目光落在管家身上,说道:“宇文州当然不会相信,世俗的一个势力,也敢对宇文家族动手,因为他很自负,除了四大隐世家族的家主之外,他谁都不放在眼里,即便是我这个叔叔,如果不是这一次打破桎梏,他又如何会正眼看我?”

“那您打算要怎么做?”管家问道。

宇文川放下了茶杯,随即开口说道:“这件事,不用想,都知道是百族做的,而且我还知道,这是百族的孤毒做的,他本就是至尊毒体,一身毒术更是出神入化,敢来宇文家族杀人,除了他,没有人能做到,既然你们想要主动挑起宇文家族和公孙家族之间的内斗,那我成全你。”

“您的意思是说,要和公孙家族斗?”管家顿时大惊失色。

四大隐世家族的祖上,本就是同一个人,四大隐族,也是随后家族内部的争锋,不断分化出去的势力,最后成为了如今的四大隐世家族。

所以当初,他们的祖先曾经有过要求,四大隐族内部可以争锋,但绝对不允许出现死人的事情发生。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四大隐族之间,才会明争暗斗,但却始终不会发生死人的事情。

就他们所知道的内部争斗而致死的事情,也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个人,为了能打破自身桎梏,杀戮了自己的人,才被隐族的圆桌会议决定镇杀。

从那之后,隐族之内,再无发生过一次死人的事情。

这也是他们上一任的家主人物,在实力达到天级之境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特意叮嘱,不允许内斗。

但如今,宇文川心中却有了这个念头。

“隐族内部不是不允许发生死人的事情吗?既然这样,那岂不是说,任何时候,四大隐世家族,都无法统一?当年,宇文之姓,才是隐族唯一的正统,如今被分化为除了其他三大隐族势力,这本就是我们隐族一脉的耻辱,既然如此,那我宇文川,就来打破这个规定。”宇文川的神色十分坚定,显然不是说笑。

管家听到宇文川如此大胆的话,心中只有浓浓的震惊,但他本就是宇文川的人,对此也不会乱说。

扑通!

“川守护,从今日起,我就是您身边最忠诚的下属,您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吩咐。”

管家忽然跪在了宇文川的脚下,立刻表忠。

他十分清楚,宇文川在他面前表现出了如此野心,若是他泄漏出去,宇文川只有死路一条。

既然宇文川将他叫来说这些事,那就是想要让他表忠,否则他只能被杀。

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管家,宇文川双目微微眯了起来,随即手指一弹,一颗黑色的药丸被弹射了出去。

管家连忙伸手抓住那颗黑色药丸,一脸不解的看向宇文川。

“我信不过你,只有服下这颗断魂丹,我才能放心。”宇文川笑眯眯的盯着管家说道。

听到宇文川的话,管家顿时瞪大了双目:“服用断魂丹之人,没有一个人能活过七日,川守护,您这是要我的命啊!”

“放心好了,这是改良过的断魂丹,别说是七日,就是百年,我不让你死,你想死,都死不了。”

宇文川冷笑着说道:“以后,每个月,你找我一次,我会给你一颗解药,保你不死,等到我一统隐族的那一日,我会给你最终的解药,而你,到时候就是我的左膀右臂,到时候掌管的势力,可不是如今的一个宇文家族,而是四大隐族的管家。”

听到宇文川的话,管家知道,不管宇文川说的话是真是假,如果他不服用断魂丹,只有死路一条。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妥协。

管家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口将断魂丹吞服了下去,一脸坚定的说道:“川守护,您放心,我一定会帮助你达成一统隐族的愿望。”

“哈哈,好!”宇文川大笑一声。

与此同时,公孙家族。

“公孙家族领地,任何人不得靠近!”铁牛和孤毒刚刚靠近,两名地级之境的守卫,连忙挡住了两人的步伐。

孤毒淡淡的看了两名守卫一眼,随即说道:“我们是百族的人,我是孤毒,求见公孙家主!”

听到孤毒的话,两门守卫一愣。

就在这时候,从孤毒的体内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两名守卫顿时目露震惊之色,显然已经相信了孤毒的话。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冷漠的声音忽然从天而降:“让他们进来!”

“是,家主!”两名守卫连忙应道。

就在刚刚孤毒释放半步天级气息的时候,公孙王城就已经知道了孤毒。

两分钟后,公孙家族中央别墅内,孤毒和铁牛见到了公孙家族的家主,公孙王城。

“公孙家主,半夜求见,还望赎罪!”孤毒拱手说道,态度放的极低。

公孙王城微眯着双目,盯着孤毒,至于铁牛,已经被他忽略了。

而在公孙王城的身后,一左一右,还站着两名半步天级之境的强者,也是如今公孙家族,除了公孙王城之外,仅有的两名守护者。

两名守护者浑身都是半步天级的气势,只是孤毒和铁牛两人,置若罔闻,就像是没有感觉到。

“你们敢来我公孙家族,还真是胆子不小,就不怕,你们走不出公孙家族?”公孙王城冷冷地说道。

陡然间,一股强横的气息从他体内爆发而出。

即便是孤毒,在这一刻,都感觉到了一丝威压。

同为半步天级之境,能让孤毒感受到威压,足以说明公孙王城的实力强大,若是真的两人交战,孤毒极有可能落败。

“我们既然主动来找公孙家族了,这就是我百族的诚意,而我之所以半夜求见,也是有要事跟公孙家主相谈,如果公孙家主不愿意,那也就罢了!或许,我可以去找宇文家族,谈谈?”

孤毒冷笑一声,说罢,转身,作势就要离开。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