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八百二十二章 召唤杀阵

听到宇文川的话,宇文烨一脸惊讶,咬牙道:“难道真的要用那个办法吗?”

宇文川冷笑一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如果再不执行第二计划,今后就真的没有隐族的地位了,以我们今日对百族的所作所为,你认为,百族还有机会吗?”

宇文川和宇文烨两人的对话,让公孙治和宇文翔都是一脸懵逼,他们显然还不知道,宇文川竟然还有第二计划。

“宇文川,你到底在说什么?”公孙治皱眉问道。

宇文川看了公孙治一眼,随即开口说道:“公孙治,你也看到了,如今我们四人联手,也无法对付得了这两个小子了,而他们眼看就要破境,一旦在破境,他们的战斗必然会更强大,若是我们还不能想到一个解决的办法,等到这两个小子都突破了,你认为他们还会放过我们宇文家族和你们公孙家族?”

“你说的没错,他们只是地级后期和地级巅峰的实力,两人联手之下就能抵挡我们四大半步天级强者,若是让他们再突破境界,他们联手发出出来的战斗力,必然会更加的惊人。”公孙治点头说道。

宇文翔也是一脸懵逼,看向宇文川问道:“那你所谓的第二计划,到底要如何执行?”

宇文川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公孙治的身上,见对方看向自己,公孙治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就在他心中刚刚产生这种感觉,宇文川猛然间一剑朝着公孙治刺了过来。

与此同时,宇文烨也瞬间一剑挥出,直接向公孙治袭来。

不知道真相的宇文翔,顿时大惊失色,惊讶道:“你们要做什么?”

当公孙治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两把剑刺入体内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宇文川竟然会对他动手。

毕竟四大隐世家族之内曾经有过祖训,隐族之内的守护者,不允许互相厮杀,一旦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么四大隐族的圆桌会议,可以决定是否要击杀杀人者。

如今宇文川和宇文烨两大宇文家族的守护者,竟然一起对他下了杀手,如果这件事传出去,宇文川和宇文翔两人都要被制裁。

噗!

宇文川的长剑从公孙治的体内抽了出来,他一脸冷漠的看向公孙治,满脸都是疯狂,说道:“公孙治,你就当是为了隐族而牺牲,只有活人祭祀,才能召唤杀阵,对这两个小子进行击杀。”

“你……你……卑鄙无耻!”

公孙治被连刺两剑,此刻虽然还活着,但生机却瞬间消失了大半。

而宇文川的话已经表明,他要进行活人祭祀,来召唤杀阵。

对于杀阵,作为公孙家族的守护者,公孙治十分的清楚。

用活人之血为媒,来召唤杀阵,一旦杀阵被召唤而出,天级强者之下,没有人能活着,而且祭祀的活人实力越强,杀阵就越是强大。

如今他竟然被宇文川击杀,他心中不甘。

“宇文川,你们竟然真的对公孙治动手,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了,隐族的圆桌会议,不会放过我们的。”宇文翔看到公孙治的生机正在不断的消散,顿时满脸惊讶。

宇文川冷笑了一声,看向宇文翔说道:“我这也是为了隐族的未来,牺牲了隐族的一名守护者,但却能击杀两名潜在的强敌,这本就是一个大赚的买卖,如果这两个小子不死,你认为突破之后的他们,凭借我们四大隐族联手,还能与之对抗吗?”

听到宇文川的话,宇文翔才渐渐缓过了神,他顿时恍然大悟,连忙说道:“我明白了!既然要召唤杀阵,那我们开始吧!”

“好!”宇文川双目微微眯了起来。

宇文翔并不知道,他也已经被宇文川列入了必杀名单之中,就在他刚刚放松警惕的瞬间。

噗!

只见一直在他身后,没有说话的宇文烨,忽然一剑刺入宇文翔的胸膛,剑从宇文翔的前胸穿出。

宇文翔顿时瞪大了双目,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宇文川,随即缓缓转身,就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宇文烨。

宇文烨的脸上也有些不忍,但在他们来之前,宇文川就已经对他说了第二计划,原本他也没有想过能用的上第二计划,但想现在,显然是用上了,而且还是必须要用。

“宇文川,你好恨!”宇文翔咬牙说道,鲜血从他的口中不断的涌了出来。

宇文川面无表情的看向宇文翔,随即开口说道:“凭借祭祀公孙治一人就召唤出来的杀阵,可杀不了两个人。”

宇文烨这时候也开口说道:“宇文翔,你也不要怪宇文川,我们身为宇文家族的守护者,守护之名,就是为了守护隐族而生,如今隐族有难,若是不击杀这两个小子,隐族未来堪忧,但如今,能击杀他们的办法,只有召唤杀阵了,希望你能理解!”

“你放心的去,你的后人,宇文家族一定不会亏待。”宇文川平静的说道。

“你放屁!”宇文翔顿时怒吼了起来,双目中一片猩红。

因为情绪激动,他猛然间又咳嗽了起来,口中又是大量的鲜血喷了出来。

宇文川和宇文烨对视了一眼,随即两人齐齐出手,宇文翔和公孙治的身躯全都飞到了我和孤毒的身边。

宇文川和宇文烨,则是纷纷后退数步,随即两人手中的长剑飞出,长剑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在虚空不停的飞舞,划过一道道诡异的剑芒,而这些剑芒,竟然没有消失,就像是虚空组建的一张大网,瞬间将公孙治和宇文翔,还有我和孤毒笼罩了起来。

之间宇文川和宇文烨两人齐齐双手掐诀,一道道如同实质般的金芒不断的交织在一起。

而我们所在的大地之上,很快也出现了一张大网,与空间的密集金芒编制的网线汇聚着一体。

“杀阵,起!”宇文川和宇文烨两人忽然异口同声呵斥道。

就在两人话音落下的瞬间,公孙治和宇文川体内的鲜血不断的从伤口中流出,瞬间布满整个杀阵。

一股惊天的杀念,在杀阵中凝聚了起来。

而宇文川和宇文烨两人的脸上,也是一片苍白,显然消耗极大。

至于杀阵之内的宇文翔和公孙治,两人双目圆瞪,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极为苍白了起来,短短数十秒,两人的生机瞬间消散,只剩下了两具尸体。

这一刻,杀阵之中的气息也已经达到了巅峰,一股股恐怖的气息在杀阵之内席卷而来。

正在融合战神记忆的我,此刻也感觉到了外面发生的变化,身躯之上,一股邪恶而又强大的威压,瞬间将我和孤毒笼罩。

“死!”

宇文川忽然爆喝一声,随即他手中的长剑,竟然主动飞入杀阵之内,直接朝着我而来。

与此同时,宇文烨也控制一把长剑,朝着孤毒杀了过去。

只是两把长剑刚刚向我们飞来,就被烈焰长矛和灵魂锁链阻挡。

铛!铛!铛!

兵器相接,发出一道道惊天动地的声音。

杀阵四周的大地,也出现了一道道一米多宽的裂缝,唯独我们所在的杀阵之内,完好如初。

随着长剑的攻击,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长剑的攻击力越来越强。

即便烈焰长矛和灵魂锁链都是十分强大的神器,但在杀阵之内,似乎神器也不如宇文川和宇文烨的长剑了。

轰!轰!轰!

忽然一道金芒,直接从我体内爆发,直插云霄。

“啊……”

我猛然间站了起来,仰天长啸。

声音震撼天地。

正在控制长剑对付我和孤毒的宇文川和宇文烨,就在这一瞬,两人同时闷哼一声,身躯一连后退了七八步,而我们所在的杀阵,也如同他们,向后扩大七八步。

随着杀阵的扩大,杀阵对我们的影响似乎也小了不少。

然而只是一瞬,宇文川和宇文烨再度双手掐诀,不断的朝着我们走近。

我清晰的感觉到,他们没向前一步,杀阵对我的威压越强。

而此时的我,也渐渐平静了下来,手中的烈焰长矛依旧刺目。

孤毒依旧还在觉醒之中,浑身幽芒环绕,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紫,显然想要彻底觉醒,需要经历十分恐怕的记忆。

就像是刚刚的我,就是经历了一道道无比恐怖而又真实的记忆,才彻底觉醒。

因为是战神阿瑞斯的传承,所以我需要融合他的记忆,每一个画面,都像是我临,真正的身临其境,刚刚,我甚至怀疑,我就是阿瑞斯,而不是张泽。

如今,我终于彻底觉醒阿瑞斯的记忆。

此时的我,浑身充满了力量,这种充满咯量的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我知道,此时的我,实力再度提升,即便不借助烈焰长矛,恐怕我也能爆发出半步天级强者的实力,若是手持烈焰长矛呢?

随着宇文川和宇文烨的毕竟,一股无比强大的威压将我笼罩。

我的眼中闪过一丝强烈的战意,手持烈焰长矛,手臂猛然间一振。

轰!

烈焰长矛直接杀向宇文川。

只是长矛刚刚接近宇文川,却被一股无形的结界所隔绝,我根本无法碰到宇文川的身体。

但我却明显感觉到,宇文川和宇文烨,在这一瞬,两人面色瞬间苍白了几分。

“想要杀我们,你们还不够!”

我冷笑一声,猛然间再度挥动烈焰长矛。

轰!轰!轰!

每一次挥动烈焰长矛,天地间都爆发出一道无意伦比的能量,大地颤抖,整个百族都像是发生了大地震。

而宇文川和宇文烨手中的长剑,也不断的朝着我攻击而来。

嗖!嗖!

长剑忽然飞向我而来,我手中的烈焰长矛猛然间挥了出去。

铛!

两把长剑猛然间齐齐化作数米巨剑,重重向我砸了下来。

轰!

我的单膝猛然间跪在了地上,两把巨剑重重的砸在烈焰长矛之上,我只觉得整个天都压了下来,一股巨大的威压,似乎要将我的身躯压碎。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