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八百一十一章 拒绝的后果

直到这一刻,我才意识到,宇文川算计了我。

我能坚持到这个时候,已经说明了自己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宇文川和公孙朔两大半步天级强者与我交战,都不能取胜,而宇文川和公孙朔的实力一直在消耗,反观我,实力虽然也在消耗,但却要比他们消耗的慢许多。

只要继续下去,很有可能宇文川和公孙朔都会受到重伤,但我想要杀他们,也不容易。

可是宇文川一脚将公孙朔踹了过来,反而成全了我杀公孙朔。

这样一来,宇文川自己逃走了,而我变成了杀公孙朔的罪魁祸首。

虽然被宇文川算计了,但我既然已经将自己得到战神传承的事情暴露了出来,那就是不惧他们。

公孙朔虽然死在了我的手中,但这对我而言,却也没有什么不好,毕竟我本身就想要将宇文川和公孙朔两人都给杀了。

只是因为宇文川,我杀公孙朔更加容易了。

但是被余文乐穿算计,我心中十分不爽,仅此而已。

我的目光微微眯了起来,看着已经被我盯在大地之上的公孙朔,此刻生机已经彻底的消散在这天地间。

即便已经死了,可是他的双目依旧大大的瞪着,显然死不瞑目。

恐怕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是如此窝囊的死法,被自己的同伴算计,然后又被我这么一个年轻的强者击杀。

直到这一刻,千米之外的叶家和宫家,还有百族之人,才意识到了什么。

毕竟宇文川已经离开,而公孙朔也被我用烈焰长矛钉在了大地之上,刚刚交战的地方,只有我一人傲然而立。

“宇文川呢?”叶尚明呆呆的看着我的方向,对身边的宫战问道,眼眸深处还有深深的震撼和恐惧。

宫战也同样一脸凝重,眼中满是浓浓的担忧。

他刚刚亲眼所见,我手中的烈焰长矛直接将公孙朔钉在了大地之上。

显然半步天级的强者公孙朔已经彻底的陨落,他虽然没有看到宇文川去了什么地方,但他可以确定的是,宇文川因为知道自己不敌,所以已经离开了。

今日本来是他宫家和叶家联手围攻百族,他原本还以为有宇文川和公孙朔两大半步天级强者,覆灭百族没有丝毫的困难,但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如今的百族,已经远远的超过了燕京四大家族,如今也只有隐世家族,才能镇压我们。

每个隐世家族也就那么几名半步天级的守护者,如今公孙家族的一名半步天级强者已经陨落,被我亲手所杀,那岂不是说,我的实力已经能够击杀一名半步天级强者了?

毕竟刚刚是两名半步天级强者,两人与我一人交战,反而死了一人,另一人逃走了。

百族之人这时候也都是一脸懵,尤其是那些玄级之境的长老们,此刻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的方向,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知道,远远的只有一个人站立。

“铁守护,知道发生什么了吗?”教官看向身边的铁牛问道。

铁牛眼中出现了一抹凝重,随即开口说道:“家主击杀了公孙朔,而宇文川,已经逃走了!”

周围本就一阵死寂,铁牛并没有压制自己的声音,他这番话说出口,周围的人全都听到了,一时间所有人都是双目圆瞪,满脸的不可思议。

而宫家和叶家的寻常强者,也听到了铁牛的话,一时间一个个面如死灰。

他们可是十分清楚,那两名从隐世家族而来的强者,在叶尚明和宫战面对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显然是实力更加强大的存在,可是如今,如此强大的两名强者,竟然一人被杀,一人逃走。

这对叶家和宫家而来,就是灾难,毁灭的灾难。

我虽然心中有些担忧公孙家族的报复,但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直接将烈焰长矛从公孙朔的体内拔了出来。

随即目光落在了叶家和宫家方向,手持烈焰长矛,一步步而去。

所有人远远的只看到了我的正缓缓迈步向前,然而下一秒,我已经距离他们只有数百米了,再一眨眼的功夫,我已经出现在了百族强者的最前面,面对着叶家和宫家方向。

这一刻,周围一阵死寂,所有人都是盯着我。

叶尚明和宫战脸色也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目光十分凝重。

“张家主,如果我说,今天的事情,我们都是被逼的,你信吗?”宫战忽然沉声说道,他的话,明显充满了担忧,也是在向我解释。

叶尚明听到宫战的话,也瞬间反应了过来,连忙开口说道:“张家主,宫家主说的没错,我们两大家族都是被逼的,不得已之下,才带人来你百族,既然现在公孙朔已经死了,而宇文川也已经逃走了,那我们也该离开了。”

叶尚明说完,不等我说话,就直接转身要走。

叶家众人,齐齐跟随着他一起离开。

宫战倒是没有反应,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我的发落。

“我让你们走了?”

我的声音忽然响起,这一句话,让叶尚明浑身一颤,身体下意识的站在了原地,而叶家众人的步伐,也齐齐一起停在原地。

叶尚明艰难的回过神,看向我,咬牙说道:“公孙朔已经死了,你还想要如何?”

“你叶家和宫家想要覆灭我百族,如今你们的靠山一死一逃,你们就想要如此轻易的离开?真当我百族是个摆设,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浑身精芒闪烁,手中的烈焰长矛之上也是火焰缭绕。

天地间的温度,陡然间都暴涨了好几度,像是要焚烧一切。

而我脚下的大地瞬间崩碎,一道道裂缝朝着四周蔓延而去,如同蜘蛛网一般,天地间宛如一个炼狱。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极为强横的威压,我仿佛天地间的神王,一念之间,就能决定所有人的生死。

叶尚明更是直接接受我的威压,双肩之上只觉得压上了两座巨山。

“跪下!”

我猛然间爆喝一声,叶尚明双膝直接重重的跪在了地上,额头之上,豆大的汗水不停的流淌了下来。

看到叶尚明竟然跪在了我的脚下,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

当然,叶尚明并不想跪下,但是却无法抗衡我施加在他身上的威压,他不得不跪。

一旁的宫战看到叶尚明已经跪在了我的脚下之后,也知道叶尚明并不是自己想要跪下,而是我的威压。

他心头一动,噗通一声,竟然也跪在了我的脚下。

这一幕,更是深深的震撼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叶尚明是叶家的家主,宫战只宫家的家主,都是站在燕京巅峰的强者,也是巅峰掌权者,但如今两人却齐齐跪在了我的脚下。

尤其是叶家和宫家的人,此刻都像是做梦一般,他们何曾见过自己的家主有过如此卑微的时候?

百族之人,一个个满脸都是激动,我的获胜,也说明了百族的正式崛起,空前的强大,今后的燕京,除了隐世家族之外,还有哪个家族有资格与我们百族为敌?

“张家主,我们真的是被逼的,你也知道,我们的头上还有隐世家族,如果不是他们逼迫,我们又岂会与你为敌?”叶尚明一脸惶恐,连忙解释求饶。

我双目微微眯了起来,不屑的一笑:“那我是不是可以先去灭了你叶家,然后在告诉你,我并不是故意的,而是背后有人让我这样做,我不得不做?”

“你到底想要怎样?”叶尚明咬牙说道,他知道,想要通过求饶就让我放过他,根本不可能。

他堂堂叶家之主,如今跪在一名不足三十岁的年轻人脚下,还要求我放过他一马,已经是他这一生的耻辱了。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目光又落在了宫战的身上。

见我看向自己,宫战浑身一颤,连忙说道:“张家主,我知道现在无论怎么解释都没有用了,我宫战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既然错了,那就是错了,我认输,今后宫家,全凭张家主吩咐,我宫战,愿意支持百族,为四大家族之上的唯一顶尖势力,今后我宫战,就是张家主的一条狗,只要你愿意,但凭吩咐。”

听到宫战的话,我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老东西竟然能当众说出这番话。

不过我宁愿用叶尚明,也不会用宫战,因为我曾经听闻,宫战本身就是公孙家族某个大人物的儿子。

如今公孙朔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中,公孙家族与我之间必然是不死不休,而宫战的父辈又是公孙家族的大人物,我放过宫战,那就是放虎归山。

现在宫战向我表忠,谁有知道,他不是缓兵之计?

等到我放过他了,今后躲在公孙家族的背后,我又有什么办法?

而宫战的话,也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是一脸呆滞而又震惊的看向他。

叶尚明同样一脸呆滞,他根本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十分硬气的宫战,今日竟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就要像我表忠。

宫家的强者,也都是一脸震惊,他们甚至都有些怀疑,跪在我脚下的宫战,到底是不是他宫家那个高高在上的家主。

我嘴角轻轻上扬,随即看向宫战,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你愿意当我的一条狗,那我就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

听到我的话,宫战顿时一惊,连忙问道:“不知道张家主想要我如何证明,自己有这个资格?”

“杀了他!”

我忽然伸手指向叶尚明,冷漠道:“只要你杀了他,那就证明,你有这个资格,当然,你也可以拒绝,只是如果拒绝,后果很严重!”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