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八十四章 该狠的时候要狠

李杰的手臂上鲜血不停的流淌,我心中无比内疚,前面还误会他想要把我推出来替罪,可是现在才知道,他并没有这样的打算,而是用自残的手段来替我受过。

他一声我们可以走了吧?中气十足,这本就是不夜城规里明文规定的,手下人犯错,老板可以一刀两洞来免除手下人的过错。

即便是黄老,他也没有理由还要追究我的责任,只是脸色不太好看,盯着李杰不说话,而他身后站着的男子,一双鹰鹫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我们,我毫不怀疑,一旦黄老说动手,他立马就能冲过来,我也不会怀疑,对方一定比我厉害。

而周钰也是饶有兴趣的盯着我,似乎没有想到李杰会为了我而一刀两洞,此刻,我内心没有丝毫慌乱,只有对李杰手臂上刀伤的着急。

李杰始终目光凝视着黄老,差不多有个两分钟的样子,黄老的脸上笑容终于出现,呵呵一笑:“好,为了手底下的兄弟,甘愿自己接受惩罚,你是条汉子。”

黄老说着看向了杜卓阳:“小杜,快带你老板去医院,别耽误了治疗而留下后遗症。”

听了黄老的话,杜卓阳连忙说了句是,走到了李杰身边:“老板,我送你去医院。”

李杰没有机会杜卓阳,而是看着黄老:“那就多谢黄老了。”

这才转身离开,我和杜卓阳连忙跟上了李杰。

一路无话,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人民医院大楼门口,李杰直接被安排进入了手术室,我和杜卓阳在手术室门口等着。

想起今晚杜卓阳在黄老面前说的那些话,我就一肚子的火气,他为了把我从不夜城弄出去,把我算计了进去,今晚如果不是李杰,我的后果肯定会很严重。

正在烦躁中,杜卓阳忽然说道:“张泽,我不管你用了什么手段,让老板为了你竟然受了惩罚,但我必须警告你,最好主动滚出不夜城,今天如果不是因为你,老板现在也不会进手术室了。”

听到杜卓阳的话,我顿时就怒了,一下子扑到了他面前,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红着双目,怒道:“杜卓阳,我特么的跟你无冤无仇吧?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今晚的一切难道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陷害我,我会受到惩罚吗?老板会替我受过吗?你给我听着,别以为自己是不夜城的经理,就能为所欲为了。”

杜卓阳不怒反笑:“小子,有本事你打我啊!看来你今天还是没有受到惩罚,皮子痒痒了,老板就不该替你受过,刀从身上割下一块肉的感觉,你一定没有感受过吧?来啊!打我啊!最好让我重伤,我倒是想看看,这一次老板还会不会为了你而受过了。哈哈哈哈!”

杜卓阳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他嚣张的样子,我真的很想一拳头挥在他脸上,但我知道不能,必须忍受着,李杰才刚刚为了我受了一刀两洞的惩罚,如果我再闹出来事情,那就是自己找死。

就在这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我一把推开了杜卓阳,连忙迎了上去,让我佩服的是,李杰是站着进去的,又站着出来的。

他的手臂上缠着白色纱布,鲜血都有些渗透了纱布,我连忙问道:“老板,你感觉怎样?”

李杰哈哈一笑,爽朗说道:“很痛快!”

一旁的手术医生眼中带着几分钦佩:“你还真是个硬汉,不要求打麻醉剂缝针,不过也好,这样伤口好的快。”

听了医生的话,我才知道李杰为何头上都是汗水了,原来是没有打麻药,一时间对李杰更加佩服了起来。

因为要打针,李杰被医生要求住院治疗,而我和杜卓阳也被李杰要求离开了。

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躺下就睡着了。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睡睡的最踏实的一晚上,这几天一直在任山家住,但是始终不踏实,害怕半夜突然被杜卓阳的人找到,今天总算是安全了,我也敢回家睡觉了。

次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还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的接通了电话,就听道白秘书的声音响起:“张总,你想到解决公司麻烦的办法了吗?”

听到白秘书的话,我猛然间惊醒,忽然想起了昨天才告诉白秘书我想办法,可是昨晚的事情一耽搁,我差点忘了这回事。

“白秘书,现在公司什么情况?”我坐了起来,尽可能语气正常的问道。

白秘书说:“陆军太可恶了,今天直接来了陆总的办公室,说让我把办公室收拾一下,明天开始他就要在陆总的办公会办公了,还说明天早上九点,要开会,我问他内容,他说现在陆总失联,有必要重新选择一位董事长,以我看,陆军就是要趁陆总不在这段时间,把公司占为己有。”

以前白秘书都是叫陆军陆经理的,今天直呼其名,可见白秘书也很愤怒。而我在听了她的话后,眉头紧锁了起来,本来想着短时间内,陆军应该不能怎样,怎么说也要等到陆一菲回来了再夺公司,现在看来,陆军就要行动了。

陆军又是让白秘书收拾办公室,又是要开会,十有八九是要明天早上的会议中,就要说自己担任董事长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些着急了起来,跟林南有关系的第三大股东,明天早上肯定也会参会,如今他们手里的股份开起来有百分之五十五,就算是没有陆一菲,他们也能有办法让陆军担任董事长。

“张总,到底怎么办啊?不知道怎么回事,陆总的电话一直联系不上,我都快急死了,如果这样下去,明天陆军就要成为非凡的懂事长了,张总,你快想想办法啊!”白秘书急的都快哭了。

我说:“明天早上九点,我会参会!你安心工作,其他的交给我。”

说完挂了电话,我虽然还没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但却不能让白秘书担心。

起床收拾了一番后,直接去了医院,李杰正在打针,看到我来了,他微微一笑:“来啦!”

我回应了声,将手中的果篮放在李杰床头,问道:“老板,今天感觉怎么样?”

李杰说:“放心吧!你李叔我身体好着呢,不过一个刀伤而已,年轻的时候,比这严重的伤多了去了,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医疗条件,不也好好的过来了。”

想起李杰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受了伤,有些内疚,忽然开口道:“老板,我给你丢人了。”

李杰笑了笑:“你可没给我丢人,别多想,本来就是因我而起,说起来倒是因为我,你才被牵连进来。”

我刚要说话,李杰就说:“张泽,别多想了,真的不怪你,到底怎么回事,你我都清楚,不必内疚。”

李杰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苦笑着说:“我知道了,不管怎样,谢谢老板!”

虽说本就是李杰带我去了黄鹤楼,也是他让我闹事的,但是就冲着他没有把我推出去,反而还替我受罚,就是这一点,也让我很感动了。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李杰忽然看着我:“张泽,其实我一直知道,你本来就不想来不夜城,只是因为碍于我帮了你,才跟着我的,这一次的事情虽然安然度过了,可我还是有些后怕,你本就是个高材生,还有个有钱的老婆,生活的可以很好,我让你跟着我就是在耽误你,这段时间我也想清楚了,我之所以当初让你跟着我,也是因为看中了你这个人,还有你的身手不错,你还是离开不夜城吧,这个圈子,不合适你。”

我以前一直觉得李杰是个危险的人物,一开始来不夜城确实很不情愿,可昨晚的事情发生之后,我才知道是我对李杰有误解,就算这次的事情不说了,我还欠他人情。

“老板!你是不是觉得我昨晚太没用了,就不要我了?”我忽然有些急了。

李杰连忙摇头:“张泽,你昨晚表现的很好,已经出乎了我的意料,不是我想要你走,而是我不想把你牵连进来,昨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这个圈子很复杂。”

“老板,你放心好了,我张泽虽然年轻,但也不是怕事的人,跟着你我不后悔。”我一脸真诚的看着李杰说道。

李杰盯着我半晌,眼中满是感动的说道:“好,我不让你走!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李杰的义子!以后你就光明正大的叫我李叔。”

“李叔!”我有些感动。

虽然伊婉儿和韦洪他们对李杰误解挺大的,但是我是真正接触过李杰的人,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不夜城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李杰并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情而埋怨我,我也继续留在不夜城了,只是这边的事情没事了,可是非凡的事情却很麻烦,如果赶在明天早上九点之前,我还不能想到解决麻烦的办法,陆军就真的要担任非凡董事长了。

“张泽,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怎么一副愁容的样子?”李杰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看着李杰担忧的样子,我不想欺骗他,想了想,还是把非凡的事情告诉了李杰。

听我说完,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陆军还真是个卑鄙的家伙,虎毒不食子,他竟然跟外人联手欺负自己的女儿,太不是东西了,张泽,你放心好了,我安排人敲打敲打,他不敢抢董事长的位置。”

我连忙摇头:“李叔,还是不用了,我再想想办法。”

“张泽,男人该狠的时候一定不要心软,对付陆军这种人,就要来阴的,狠的,要不然他真能骑到你的头上拉屎拉尿。”李杰叮嘱道。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李叔放心好了,该狠的时候我绝不会心软。”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非凡,前段时间一直躲在任山家里,也没去过公司。

白秘书一看到我,就高兴了起来:“张总,你能来太好了,办法想到了没有?”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