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八百一十章 公孙朔之死

此时的我,已经与公孙朔和宇文川交战到了巅峰,三人都已经爆发了最强的实力。

而我的身上也遭遇了无数次的强大攻击,身上也有数道刀锋。

但宇文川和公孙朔也不好过,两人同样十分狼狈,一身华丽的服装,已经彻底的毁坏,如同两个老乞丐。

我们交战的地方,更是彻底化作废墟,而原本退避数百米之外的寻常强者,也再次向后退去数百米,此刻我们三人交战方圆一公里之内,已经没有玄级强者了,只有那些地级强者,还敢站在数百米之外。

百族之人,一个个双拳紧握。

铁牛的身上隐隐有要精芒闪烁,眼神冰冷如霜。

教官同样双拳紧握,低声说道:“我们还是太弱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帮到家主,今后,我一定要更加努力的修炼,争取有朝一日,不会再像今日这样,只能退避数百米,远远的看着家主独自一人面对两大巅峰强者。”

每一个百族的强者,此刻都有如此感觉,他们身为百族之人,但却没有人能帮到我,一个个内心都是内疚,同时还有坚定和决心,他们势必要成为更强的强者,为我而战。

此刻的我,却不知道百族兄弟们的心思,一心只想要灭掉眼前两名守护者。

如果不是宇文川,或许公孙朔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中,当然,就算是宇文川,只要他敢与我单挑,他也会死在我的手中。

但卑鄙的是,堂堂两名隐世家族的守护者,此刻竟然联手对付我一人。

“公孙朔,如果你只能爆发这样的实力,今天,就算我们能杀了这小子,我们也要累成半死!”宇文川忽然冷漠无比的说道。

在刚刚的交战中,公孙朔明显实力大打折扣,而凭借他一人,又无法将我击杀。

听到宇文川的话,公孙朔怒道:“放你的狗屁!如果不是你刚刚想要一箭双雕,让这小子杀了我,你再杀这小子,我又岂会受伤?也不会拖这么久都杀不掉这个小子了。”

“废话少说,我们继续!”宇文川不愿再继续因为这件事而相争,直接向我冲了过来。

我站在原地,身躯笔直而立,手中的烈焰长矛似乎已经彻底燃烧了起来。

即便浑身都是伤,但我身上的气息却依旧十分的强大,看着两人再度向我袭来,我的目光中冰冷如霜,同时杀机闪现。

此刻的我,如同一尊战神,手持烈焰长矛,等待着两名强敌的到来。

“杀!”

忽然一字爆喝而出,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再度化作一道美丽的弧线,直接朝着两人齐齐挥振而去。

铛!铛!

两人齐齐挥动神剑,三把兵器相接,又是一阵激战。

此时的我,已经彻底的人矛合一,长矛的使用更加灵活。

原本地级巅峰战力的我,手持烈焰长矛,却丝毫不比半步天级强者弱,甚至就是两名半步天级强者联手,也不能将我镇压。

只是对方毕竟是两名半步天级强者,而我只有一人,无论是消耗还是攻击方面,我所要面对的都是双倍打击。

身体之上的伤势并不轻,如果不是有一股执念,或许我此时的伤势,已经足够我躺下去了。

但我不敢倒,如果我倒下,那便是百族的未来。

我就是百族的神,我死,百族覆灭,我胜,一战封神,同时百族地位突飞猛进,一跃成为四大家族之上第一豪门。

只是,要出去隐世家族。

如今的隐世家族,还是很强,凭借我一己之力,并不能灭掉四大隐世家族。

即便如此,我也无惧,你们想要覆灭我百族,那就想杀了我再说,只是想要杀我,又谈何容易?

“给我破!”

我怒吼一声,长矛如同长了眼睛,直接朝着宇文川后退的轨迹而去。

噗!

长矛划过,宇文川的胸膛直接被横贯而过,一条长长的血痕出现。

嘭!

又是一击,公孙朔的身躯直接被烈焰长矛砸中,身体倒飞。

与此同时,我的脚下猛然间一踏,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秒,我出现在了宇文川的面前。

烈焰长矛挥舞而去。

“死!”

此刻的我,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长矛无情的朝着宇文川的心脏部位刺入。

宇文川感受到了生命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似乎生命已经在流逝,眼中满是惊惧。

与此同时,他忽然祭出一件古朴的白色玉佩。

就在他祭出玉佩的瞬间,一股强大的能量将他笼罩。

而这一刻,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已经刺了过去。

只见刚刚还是巴掌大小的玉佩,忽然间精芒闪烁,猛然间化作一个白色盾牌。

铛!

烈焰长矛狠狠的碰撞在玉佩之上,而那玉佩上面,竟然像是蜘蛛网一般的裂缝出现,但是还未彻底破碎。

我目光微凝,冷喝道:“给我碎!”

话音落下,又是一记长矛攻击落下。

嘭!

又是一声巨响!

只是这一次,玉佩所化的盾牌,瞬间破碎。

一直躲在玉佩后面的宇文川,早已蓄势待发。

就在玉佩破碎的瞬间,一道锋芒瞬间穿过碎裂的玉佩而来。

“死!”

宇文川满脸狰狞的出现,手中的长剑冰冷无情,向我刺入。

我的周身金芒大盛,猛然间一脚践踏地面。

轰!

下一瞬,我的身躯已经消失在了原地,而宇文川的一击,也落空。

两人相对而立,宇文川的气息极为不稳定,显然是刚刚那一次玉佩化作盾牌的招式,让他伤势极大。

此刻他正大口的喘息,身上的气息却不如刚刚开始那样强大。

而公孙朔也站在了他的面前,两人齐齐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小子,能将我宇文川逼到这种程度,你就算是死,也足以自傲了!”宇文川忽然开口说道,而他身上的气息,陡然间又暴涨了一大截。

公孙朔见状,眼中出现了一丝喜色,哈哈大笑道:“宇文川,我就知道,你还能更强,快杀了他!”

感受到宇文川体内骤然间爆发的气势,我眉头紧锁。

刚刚那种感觉十分明显,宇文川根本就是强弩之末了,已经消耗极大,根本无法再爆发如此强大的气势,但他的确爆发了出来。

看着宇文川满脸狰狞的样子,我不敢怠慢,手中烈焰长矛火焰缭绕,而我周身精芒闪烁。

蓄势待发,一股股强大的能量遍布全身。

这一次交战,我虽然是借助了烈焰长矛,但我的实力却只是地级巅峰之境,然而即便同时与两名半步天级强者交战,我也丝毫不落下风,反而占据上风。

这一切都出乎了我的意料,看来,完整的燕都春秋图,真的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原本我的实力化为玄级初期的时候,我都有些绝望,可当我的实力源源不断的增长,短短一周之内就从玄级初期增长到了玄级巅峰,再用了一周时间,直接突破玄级巅峰,实力更是连续跳跃了地级初期和中期还有后期,直接达到了地级巅峰。

我才意识到,燕都春秋图的强大,如今我凭借地级巅峰实力,手持烈焰长矛,却丝毫不惧两大半步天级强者,优势极为明显。

宇文川身上的气息也已经强大到了巅峰,我能感受到,若是他这一击落下,恐怕我不死,也会重伤。

一旦我重伤,将无法承受两大半步天级强者的杀意。

我的心情凝重到了极点,明明知道对方能爆发出对我的致命一击,但我却不能退,一旦退,那失去的就是百族的未来。

百族能有今天的地位,眼看就要封神,凌驾于四大家族之上的唯一顶尖豪门,但却必须面对两名半步天级强者,只有他们退了,才有百族的未来。

“想要杀我,尽管来试试!”我怒吼一声,大道天衍经疯狂的运行,丹田之内的能量疯狂的渗透我的四肢百骸。

我浑身精芒大盛,此时的我,也彻底的爆发,就算无法接下,那我也要爆发最强一击,也要让宇文川付出巨大的代价。

看着我和宇文川齐齐爆发,公孙朔眼中满是阴险和得意。

宇文川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狡诈,就在这一刻,还在得意中的公孙朔,直接被宇文川一脚踹中,公孙朔的身躯直接向我飞了过来。

谁都没有料到这一幕,以至于公孙朔飞向我的时候,我有了短暂的惊讶。

公孙朔显然也没有想到宇文川会对他动手,此刻身躯已经向我飞了过来,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人还在虚空,便怒吼一声:“宇文川,我不会放过你!”

只是他被宇文川一脚踹飞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他没有机会不放过宇文川了。

因为早已蓄势待发的我,脚下猛然间一动,身躯如同雷电一般,瞬间冲向公孙朔。

同时手中的烈焰长矛已经高高举起,一击挥出。

“死!”

伴随着一声怒吼,烈焰长矛直接刺入公孙朔的身躯。

轰!

一声巨响,公孙朔的身体重重的砸落在地上,而烈焰长矛正刺入他的身躯,将他钉在了大地之上,他双目圆瞪,嘴角有鲜血流出,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百族。

而此时的宇文川,在一脚踹飞公孙朔的时候,已经离开。

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只是公孙朔死在了百族,而宇文川却离开了。

千米之外的各大强者,距离太远,并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一些修为强大的地级强者,看到了公孙朔向我袭来,然而我的烈焰长矛刺入了他的身躯。

“张泽,你杀了公孙朔,就等着承受公孙家族的怒火吧!哈哈哈哈!”忽然一道爽朗的大笑声,从天而降,正是已经离开了的宇文川。

当我想要追杀而去的时候,哪里还能感知到他的气息?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