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八百零九章 我等着与你一战

感受到后背处传来的痛楚,我的面色十分苍白了起来,身体直接飞出十多米远。

“家主,小心!”

直到这一刻,我的耳边才忽然响起百族兄弟们的惊呼声,只是他们喊出这一声的时候,他一切都已经迟了。

可是就在我的身体还没有落地,忽然又是一股强横无比的威压朝着我的身体不断的接近,似乎要将我彻底的镇压与此。

这一刻,我的生命似乎受到了威胁,同时心中升腾而起一股无比强大的杀机,目光中冰冷如霜。

手中的烈焰长矛如同一把燃烧起来的神兵,耀眼无比,同时还有一股强大的气息,从烈焰长矛之上爆发。

我的身体虽然还未落地,但我已经在虚空凝聚一股无与伦比的气势,陡然间虚空振臂一挥,烈焰长矛在虚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直接朝着身后正接近我的那道身影袭去。

铛!

一声巨响,我的手臂仿佛都在颤抖,两把神兵碰撞在一起,爆发而出的能量像是要毁天灭地,数百米之外的宫家和叶家,以及百族的寻常强者,都像是受到了影响,身体如同被一阵无形的能量击中,无数人齐齐后退数步。

而我在这一击对轰之下,身体直接飞速向后退去。

轰!

我的双脚重重的落在地上,地面尘土飞扬,而我双脚所踩踏的位置出现了两个深深凹陷下去的脚印。

看到这一幕,无数人位置震惊。

直到这一刻,我也终于正面看到了刚刚背后偷袭我的人是谁。

“好一个宇文家族的守护者,竟然如此卑鄙无耻,竟然偷袭!”我的眼中冰冷如霜,杀机闪现。

宇文川见我似乎并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双目微微眯了起来,似乎有些不满意。

而他的手中,同样有一把青色长剑,剑锋闪烁着幽芒,一看就不是凡品,尖端还有一丝雷电在闪烁,似乎还有一阵雷鸣之声。

刚刚被我用烈焰长矛洞穿身躯的公孙朔,此刻也来到了宇文川的身边,虽然胸膛被我洞穿,但却没能刺入他的致命位置,只见他随手拿出一个白瓷瓶,直接将一整瓶白色粉末药物倒入手心,随即又直接按在了胸膛的伤口中。

简单的一番包扎之后,他才面色有些苍白的看着我,眼中满是如同实质一般的强烈杀机。

“宇文川,你还真是会挑选动手的机会,如果不是我命大,刚刚那一下,我已经死了吧?”公孙朔忽然目光冷冽的看向宇文川。

宇文川面无表情,盯着我,但却对公孙朔说道:“我已经警告过你,这小子很不简单,是你自己轻敌,再说了,刚刚你和他交手,即便被压制,你也没有想我求助,我还以为你能应对。”

听到宇文川的话,公孙朔冷笑一声:“好你个宇文川,这件事等解决了这小子之后,我再找你算账!现在,我们先将这小子解决了再说。”

“哼!”宇文川冷笑一声,没说话。

这一下,两大半步天级强者,要对付我一个人了。

公孙朔虽然被我洞穿胸膛,但身上的气息却依旧十分强大,并没有比之前弱几分,明显还能保持几乎全部的实力。

而我刚刚后背遭遇宇文川的重击,虽然体内的气血翻涌,但也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

迎面看着两人,我的眼神冰冷如霜,死死的盯着宇文川,对我而言,宇文川比公孙朔,令人更加的厌恶。

刚刚与公孙朔交战,我根本就没有想到,宇文川竟然会背后偷袭,简直就是侮辱了守护之名。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杀意,宇文川冷冷地说道:“小子,我现在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臣服于我宇文家族,或许我能给你一条活路,否则,杀无赦!”

“宇文川老狗,多余的废话就不要说了,想要杀我,你尽管放马来试试,真以为我张泽是好欺负不成?”

我的眼中杀机闪现,声音中明显有怒意,刚刚的偷袭,已经让我对他有了很浓的杀机。

即便我知道很难,但我也要试一试。

猛然间,一股更加强大的气势从我体内爆发,手中的烈焰长矛之上火焰缭绕,而我周身,也像是烈焰长矛一般,周身环绕一圈金色的光芒,身上的气息也不断的暴涨了起来。

只是瞬间功夫,我的气息已经提升到了极致。

大道天衍经依旧不断的运行,丹田部位,一股股暖流在流淌,浑身的力量,仿佛都来自于那丹田之处。

看到我身上耀眼的精芒,宇文川眼神中满是狂热,不与公孙朔说话,首先向我冲了过来。

而他的身上,同样有股强横的气息在暴涨,短短瞬间,他身上的气息,竟然更加强大,与我不相上下。

公孙朔见宇文川也冲了出去,也不再犹豫,紧跟着宇文川的步伐也向我冲了过来。

大战一触即发!

数百米之外出的三大家族之人,此刻目光中全都是震惊之色。

百族之人,个个目光中都是浓浓的担忧,若是我输了,对他们而言,就是灾难。

但如果我赢了,如今燕京的四大家族,即便联手之下,也未必是我一人的对手,那今后的燕京,百族称王。

当然,前提是隐世家族不出世,只是看今天宇文川和公孙朔两大守护者齐齐降临百族,显然是要出世。

三大强者,战在一起,一股股浩瀚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朝着四周散射而去。

我们交战范围之内,方圆百米之内,已经彻底的化作了废墟。

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如同感知到了强大的危机降临一步,疯狂的燃烧了起来,每一次挥动,都如同是我的手臂在挥动,完全与我融合成为了一体。

公孙朔和宇文川两大半步天级强者,也不断的向我攻击而来。

铛!铛!铛!

神兵交接,碰撞而出的声音爆发而出的音浪,震荡而出,方圆几公里之内,都能听到神兵碰撞的声音。

与此同时,燕京无数强大强者,目光齐齐朝着百族的方向看了过来,他们能清晰的感觉到百族之内,正在爆发强者之战,而且是十分强大的强者,这种级别的强者交战,即便是地级巅峰强者,都无法撑得住一招。

可想而知,他们心中的震撼。

就在此刻,燕京某栋隐秘的庄园内,一名白发老者,正静静地站在庄园内的人工小溪旁,而他身后还站着一名十分貌美的年轻女子。

“老板,如果鬼门的半步天级强者再不出动,或许百族真的要覆灭。”年轻女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到女子的话,老者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不紧不慢的抓起了一把高级鱼食,随即撒入人工小溪之中。

一瞬间,数百条大锦鲤翻滚而起,溅起一阵阵水花。

年轻女子见老者不说话,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而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老者说话。

良久,老者才忽然开口说道:“如果他连两名半步天级强者都解决不掉,也实在是辜负了我。”

听到老者的话,女子微微一愣,老者是不打算安排鬼门强者去?

只是眼前的老者毕竟是鬼门的老板,他的话,可从未有人敢驳斥,既然他已经有了决定,那她也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

“明白了!”年轻女子轻轻点头,随即悄无声息的离开。

老者盯着人工小溪内翻腾而起的锦鲤,缓缓开口说道:“若是在生死存亡之际出手,才是最具价值的出手。”

他说完这句话,随即又抓起一大把鱼食,丢入小溪之中,看着锦鲤翻腾而起。

燕京,鬼门第一基地。

刚刚那在老者面前的年轻女子,已经来到了鬼门第一基地。

看到她,墨离殇连忙出现相迎,微微躬身说道:“神使!”

能让鬼门第一基地守门人,同时是前鬼门十将之一强者,但却面对一名年轻女子如此恭敬,可想而知,这年轻女子在鬼门的地位有多高。

年轻女子微微点头,盯着墨离殇说道:“麒麟,老板原话‘如果他连两名半步天级强者都解决不掉,也实在是辜负了我。’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静观其变,他应该能应对。”

听到年轻女子的话,墨离殇顿时大急,连忙说道:“那可是两名半步天级强者联手,他虽然实力增长了许多,就算再强,又能强到什么地步?半步天级已经是极限了,如今却要独自一人面对两名半步天级强者,怎么可能获胜?老板不是一直很看好他吗?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

“他是你朋友,你应该对他有信心!”年轻女子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

听到女子的话,墨离殇忽然有些无语,不知道要说什么。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告知,你们也做好准备,随时与隐世家族正面交锋。”年轻女子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去,只见她一步踏出,却瞬间消失在了墨离殇的视线中。

留下墨离殇一人站在原地,满脸着急。

他目光凝望着百族的方向,喃喃低语道:“张泽,你可千万不要死在隐世家族那些虚伪混蛋的手中,我还想要等着跟你再交手,如今的我,实力也很强!”

他话音落下,浑身一股强大的气势冲天而起,这股气息,隐隐有触碰到半步天级的感觉,赫然是地级巅峰,只要在往前一步,就是半步天级。

但他是鬼门五大守护者之一,他手中所掌控的药物,想要化身半步天级强者,并不难。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