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八百零七章 战半步天级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一个方向。

正是刚刚从修炼室走出的我,徐徐迈步而来。

如今的我,实力已经突破,战斗力堪比地级巅峰。

之所以说我的实力直逼地级巅峰,是因为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我的实力一直是玄级初期,但是随着修炼,我的战斗力却一直在暴涨,很快达到了玄级巅峰,可当我突破玄级巅峰的时候,身上的气息却直接达到了地级巅峰,但却与之前的那种感觉一有些不同。

所以我只能说,如今的我,战斗力堪比地级巅峰,但境界到底是不是地级巅峰,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但是这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只要战斗力能增长,就算我的境界一直是黄级初期,也没有关系。

刚刚神魂震撼的叶尚明,嘴角有一些血迹,脸色十分苍白。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自己堂堂叶家之主,地级后期实力,却被一名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一句话呵斥受伤。

他忽然有些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除了叶尚明之外,还有宫家家主宫战,也是同样的感觉。

刚刚那种感觉,十分的恐怖,就仿佛他们的灵魂受到了十分严重的重击一般,即便是实力比叶尚明更强的宫战,也能感觉到刚刚那种恐怖的感觉。

之所以他们会有这种感觉,是因为他们刚刚遭遇了我的精神力攻击。

自从我感受出精神力之后,就一直没有用精神力攻击过敌人,但就在今天实力突破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力空前的强大,甚至能感知到远超以前地级后期实力时候的感知,一念之间,我的精神力就能攻击别人。

而刚刚试图击杀教官的叶尚明,正是第一个接受我精神力攻击的强者。

所有人齐齐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只见我一步步的走出,目光落在那两名半步天级强者的身上,至于叶尚明和宫战,我根本看都不看一眼,仿佛随手能决定他们的生死。

“宇文川,我们又见面了!”我目光盯着宇文川,语气冰冷至极。

宇文川眯眼盯着我,冷声说道:“果然是你!”

显然,他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

而我这一次也没有打算要隐瞒烈焰长矛在我手中的想法,毕竟宇文川和公孙朔两名半步天级亲自来到百族,即便我如今的战斗力已经提升了不少,但也不过是地级巅峰的战斗力,独自一人面对两名半步天级强者,根本没有丝毫胜算。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彻底爆发,暴露我得到战神传承的事实,当初我凭借地级后期实力,手握烈焰长矛的时候,就能从宇文川的手中逃走。

再之后,我的战斗力达到地级后期极境,当我手持烈焰长的时候,战斗力更是稳定的达到了半步天级。

如今我的战斗力更上一层楼,直接达到了地级巅峰之境的战斗力,当我再次手持烈焰长矛的时候,我的战斗力又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既然在这个世界,但凡是实力达到天级的强者都已经离开,那我手持烈焰长矛,这世界还有谁能奈我何?

所以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暴露身份。

我只是淡淡的看了眼宇文川,随即目光又落在了公孙朔的身上,看着他正一手抓着铁牛,我忽然开口说道:“放开他!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哈哈!”

听到我的话,公孙朔忽然大笑了起来,随即眼中迸射出两道如同实质的寒芒,死死的盯着我说道:“小子,你未免太过嚣张了?真以为你这点实力,就真的能奈何我了?”

他话音落下,忽然伸手抓住了铁牛的脖子,铁牛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但他眼神十分坚定,丝毫没有因为受到半步天级的威胁而又任何的色变。

我的目光微微凝了起来:“你堂堂隐世家族公孙家族守护者,既然用一名地级后期实力的强者来威胁我,还真是一点老脸都不要了,既然用我的兄弟威胁我,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是因为害怕我,知道不敌,所以才用我兄弟的性命来威胁我?”

轰!

我的话音落下,公孙朔振臂一呼,铁牛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好在铁牛并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伤。

“小子,我知道你是再用激将法,那我如你所愿,只是我十分好奇,你能强到哪一步?真的能与半步天级强者交战吗?”他话音落下,忽然从体内爆发出一阵强大的气势。

这一瞬间,整个百族庄园之内,仿佛都被他的神念所笼罩,巨大的威压让许多百族之内的强者,脸色瞬间变得十分苍白了起来,仿佛双肩之上压着千斤之力。

宇文川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

而我身上的压力最强,公孙朔直接将最强的威压释放在了我的身上,至于百族之内的其他人,也只是受到了波及,并不是因为公孙朔对他们释放威压。

在公孙朔的眼中,别说是其他人,或许就连我,都不足以让他正眼看待。

感受到双肩之上的巨山一般的威压,我神色如常,冷笑一声,随即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精芒闪烁的长矛,正是我的烈焰长矛。

我得到战神传承的人并不多,即便是百族之人,除了孤毒之外,也没有人知道。

此刻看到我手中凭空出现一把闪烁着精芒的烈焰长矛之后,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

除了烈焰长矛的出现方式之外,还因为烈焰长矛之上闪烁着的火焰。

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当初群山之巅,引来无数强者的那把烈焰长矛,竟然被我得到。

叶尚明和宫战,更是目瞪口呆,他们比其他人更清楚那天在群山所发生的一切。

原本他们还以为得到烈焰长矛的强者是一名隐世不出的半步天级强者,毕竟他们可是听说,就连宇文家族的守护者宇文川,都没能从那得到烈焰长矛强者手中夺走长矛。

然而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知道,那个从宇文川手中离开的人,并不是什么半步天级强者,而是我。

“得到战神传承的人,竟然是你!”宫战双目微微眯了起来,同时目光中还有几分狂热。

对于战神传承,他身为宫家之主,要清楚许多。

而我当初的实力还只是地级后期,就能从宇文川的手中逃走,显然是因为得到战神传承的缘故,若是让他得到了战神传承,他岂不是也能战斗力堪比半步天级?

叶尚明脸上也是苍白一片,他忽然明白,如今的百族,已经远远强过叶家和宫家了。

即便叶家和宫家联手,也不是百族的对手,甚至还要依靠隐世家族的守护者出现。

我手中的烈焰长矛之上吞吐着一股极为可怕的能量,这一瞬,整个百族之内,仿佛温度骤然间都上涨了好几度。

烈焰长矛之上的火焰,如果太阳之火,烈焰滔滔。

我的神色如常,只是盯着公孙朔。

公孙朔的目光也微微眯了起来,盯着我说道:“战神传承,果然是被你得到了,看来今日之行,也不算虚行,这种强大的传承,岂是你这种小角色有资格得到的?如果你现在拱手将战神传承交出来,或许我能饶你一命。”

公孙朔并没有因为我拿出了烈焰长矛而又丝毫的担忧,反而眼神中充满了狂热。

想要我叫出战神传承,那就必须我死,因为只有我死了,已经与我融合成为一体的战神神格才会脱离我的身体。

明明说让我交出战神传承,就饶我一命,可是却不知道,只有我死了,才能交出战神传承。

他既然知道战神传承,那就知道这件事,但却这样说,分明就是要杀我。

感受到公孙朔身上源源不断变强的气势,我眼中平静如水。

“公孙朔,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小觑了这小子,他当初在地级后期的实力就能因为战神传承,而从我手中逃走,这已经说明了问题,如今他的气势更强,应该是达到了地级巅峰之境,拥有战神传承,他的战斗力必然又会强大不少。”宇文川这时候忽然开口提醒。

只是公孙朔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不屑的一笑,说道:“宇文川,这小子从你手中逃走,那是你实力不济,但请不要将我当做是你,我公孙朔虽然狂妄,但却从不轻敌,或许准确说,只要是我公孙朔要杀的人,从来都是一击必杀,等到我杀了这小子,战神传承可就属于我了,你可到时候别跟我争,否则我公孙朔可不会放过你。”

“哼!”

宇文川冷哼一声,说道:“等你先杀了他再说!”

显然,宇文川和公孙朔虽然联手而来,但却根本不是和气而来,两人之间并不怎么友好,或许是两大家族之间,并不怎么友好。

公孙朔冷笑一声:“小子,你也听到了,我公孙朔从来不会手下留情,如果你现在想要主动交出战神传承,或许还有机会,如何?”

“老杂毛,要战便战,哪里这么多的废话?”我冷喝一声,随即浑身巅峰战斗力爆发,手中的烈焰长矛之上的火焰更加耀眼,脚下猛然间一踏,我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直接冲向公孙朔。

既然你要我死,那我也没有必要等你先动手了。

只是一瞬间,我便已经来到了公孙朔的面前,手中烈焰长矛挥动,一击朝着公孙朔而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