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九十九章 救治孤毒的唯一办法

听到毒医的话,我一时间大惊失色。

原本还对毒医抱有希望,可没想到的是,毒医竟然也如此说。

“毒爷爷,难道他真的就这样躺一辈子了?”我一脸不甘的问道。

毒医没说话,而是走到了孤毒的身边,伸出五指,搭在他的手腕处。

我知道毒医这是再给孤毒把脉,也不说话,只能强忍着内心的着急,目光死死的盯着孤毒,期待有奇迹发生。

从毒医搭在孤毒手腕处,我能清晰的看到,似乎有股若有若无的幽暗气息,似乎从毒医的五指,进入了孤毒的身体。

这次时间持续了足足有三分钟,毒医才松开五指,起身,看向孤毒说道:“果然是至尊毒体,你体内用筋脉构成的六重封印,已经彻底毁灭,同时,你的经脉寸断,除非能筋脉能恢复,否则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度过了。”

如果之前毒医的话,只是他的猜测,那么现在他已经把过脉,就已经是诊断之后的结果。

想到这里,孤毒本就苍白的脸上,似乎更加没有血色。

我也如同被一记惊雷击中,久久无法回过神。

“毒爷爷,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我的眼中满是痛苦。

孤毒现在的遭遇,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我。

如果不是我想要让他融合冥王神格,有如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明明那个名叫西斯的西方人,已经找到我,并且告诉我,他有办法终止孤毒融合冥王神格,也告知了我,一旦继续下去,后果很严重,可我还是不相信,还是坚持要让孤毒试一试。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确撑过去了,与冥王神格彻底的融合,然而身躯也遭遇如此重创,一身地级修为尽废,只能躺在床上,终其一生。

“办法倒不是没有,只是,这个办法对你们而言,跟没有也差不多。”毒医忽然开口道。

刚刚还十分失望的我,在听到毒医说有办法的时候,猛然间大喜。

孤毒也同样如此反应,双目死死的盯着毒医。

“爷爷,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如何才能让他恢复修为?”一旁的铁牛也急了,连忙催道。

毒医目光盯着我,说道:“至尊毒体共有六重封印,除非实力达到天级,才能完全解除六重封印,但他在实力未达到天级之前,就彻底解封,对筋脉造成了不可逆转的重伤,之所以要求实力在天级,传说,天级强者,手段通天,抬手举足之间,就能颠覆一栋大楼,而天级强者,并不需要通过筋脉运气,而是本身会在丹田产生能量气海,而天级强者强大,即便解除六重封印,至尊毒体的剧毒,也无法对天级强者有任何的伤害。”

“可是他已经修为尽失,又如何能成为天级强者?”听到毒医的话,我有些着急。

毒医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小子,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知道你身世不凡,而我的猜测也没有错,短短数年时间,你已经从一名普通人变成了真正的地级后期强者,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去往那个世界,虽然这个小子的伤势极重,无法恢复,可当你实力达到天级之后,你就能彻底解决他的问题了。”

听到毒医的话,我听的云里雾里的,我有什么身世不凡的?

对于他所说的那个世界,我倒是清楚几分。

“那也就是说,只要我实力达到了天级,就能帮助孤毒恢复伤势?”我有些惊喜的问道。

毒医点头:“至于如何救他,暂时我还不能告诉你,等到你实力达到天级那一天,我再告诉你!”

尽管实力达到天级还有很远的距离,但毒医的这番话,却让我至少看到了希望。

孤毒的双目中也是忽然间有了神采,原本他已经彻底的死心,可如今听了毒医的话,才知道自己并不是没有恢复的希望。

“谢谢毒爷爷!我一定会好好修炼,争取早日实力达到天级。”我一脸坚定的说道。

尽管距离天级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我此刻充满了信心,就算是为了孤毒,我也要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的实力。

孤毒也一脸感激的看向毒医:“谢谢前辈,如果我能重新站起来,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毒医没说话,忽然看向铁牛。

见毒医看向自己,铁牛憨憨的一笑:“爷爷,您放心的去吧,我会好好的呆在张哥身边,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好!”

毒医点头,随即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小子,那个世界很残酷,一切都以武道为尊,铁牛的天赋也极强,我希望,有一天,你们能双双破境入天级,只有那个世界,才属于你们,以后,铁牛就交给你了!”

之前铁牛跟着我们一起回来的时候,就表明过他要留在我身边了,只是当时我正担心孤毒的伤势,并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听到毒医的话后,我才回过神。

铁牛今后是要彻底的留在我身边了吗?

如今百族刚刚成立,正是缺少强者的时候,孤毒如今又一身修为尽失,对百族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但毒医却将实力已经达到地级后期的铁牛留在了我的身边。

百族顶尖强者实力不仅没有衰弱,反而强了几分。

我顿时大喜,连忙保证道:“毒爷爷尽管放心,铁牛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的好兄弟,您放心好了!”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毒医点了点头,随即忽然又看向我说道:“小子,你跟我来!”

毒医显然要单独找我谈话,我连忙跟着他而去。

找了一间安静的房间后,毒医忽然看向我,问道:“小子,如果我没有猜错,当初在燕京拍卖行拍卖的燕都春秋图残图,最终应该是落入了你的手中吧?”

毒医的话让我大惊失色,我没有想到,他竟然猜到了。

想要隐瞒的时候,已经迟了。

毒医眼中并没有任何觊觎之色,看到我的反应后,他似乎很高兴,点了点头,说道:“很好,有燕都春秋图在你身上,就算是到了那个世界,我也能放心不少。”

听到毒医的话,似乎也知道一些燕都春秋图中的秘密。

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毒医开口说道:“传闻当年,燕都春秋图,是被一名那个世界的强者带出来的,只是后来,那人遭遇那个世界强者的追杀,在争夺中,残图被撕成了三份,而你手中的那一份,就是其中一份,而且也是最大的一份,据说,当三份残图聚齐的时候,会发现一个很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关乎那个世界的生死存亡,若不是后来有大能人物封印了那个世界通往这个世界的通道,恐怕我们的世界早已被各种那个世界而来的强者所攻占了。”

毒医的话,让我内心十分震惊。

“燕都春秋图,即便是在那个世界,都是十分重要的宝物?”我问道。

毒医点头,轻笑一声:“否则又如何能引起那个世界强者的厮杀争夺?燕都春秋图在你身上的秘密,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就算是你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不行,否则不仅会给你自己带来生命危险,也会给你身边之人带来巨大的危机。”

看着毒医忽然神色十分凝重的样子,我也感觉到了失态的严重性,连忙点头:“您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这件事。”

“好!”

毒医点头,随即忽然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深色小木盒,盒子全身都是上等的檀香木,看到这盒子,我忽然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强大能量,正源源不断的从小木盒中释放了出来。

虽然十分微弱,但依旧让我感受到了盒内之物上面的恐怖能量。

“既然你身上已经有一块燕都春秋图的残图了,那这一块残图,我就送给你好了,若是今后到了那个世界,我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能好好的帮助铁牛。”毒医开口说道,目光中一阵凝重。

而我在听到他这番话的时候,心脏已经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这竟然是燕都春秋图的残图,毒医显然还不清楚我身上已经拥有了两幅残图,这是第三幅残图。

一旦我得到了这最后一幅残图,那燕都春秋图就彻底的完整了。

曾经我就听说过燕都春秋图中所隐藏着很大的秘密,刚刚毒医也这样说了,显然是真的。

一幅残图就让我受益匪浅,两幅残图的融合,更是对我的修炼带来了很大的帮助,如今三幅残图都聚齐了,那又会对我的实力有多大的帮助?

“毒爷爷,您说,这是燕都春秋图的残图?”即便毒医已经亲口所说,我还是感觉像是在做梦。

一直想要寻找最后一幅残图,也安排了许多人关注残图的消息,可始终一无所获,我甚至都快要忘记还有第三幅残图的事情了,今天,毒医却亲手将最后一幅残图拿了出来,还要送给我。

看着我激动的样子,毒医淡淡一笑,说道:“一幅残图而已,看你高兴的样子,即便我给你这幅残图,你手中也不过只有两幅,据说只有三幅残图融合,才能发现秘密。”

他显然还不清楚两幅残图融合之后的能力,我当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毒爷爷,您放心好了,铁牛不仅仅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的兄弟,就算是到了其他的世界,我也会一直将他带在身边。”我一脸真诚,而又认真的保证道。

只要拥有了第三幅残图,我相信,三幅残图融合之后的秘密,一定能让我的实力突飞猛进,如今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地级后期,又拥有战神阿瑞斯的传承,我的实力距离天级,已经不远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