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九十八章 能活着,已经是奇迹

而宇文川在听到黑衣人这番话的时候,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冷笑一声道:“你鬼门的人?”

只见黑衣强者没有搭理宇文川,而是随手拿出一个白瓷瓶丢给了我,说道:“这是两颗保命丹,你们先服下!”

听到黑衣强者的话,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拿出两颗丹药,帮助孤毒喂下一颗。

而我自己又服下了另一颗。

就在保命丹入口的瞬间,便化作一道暖流。

一时间,我感觉浑身的痛楚仿佛都减弱了不少,浑身说不出的舒畅。

对于眼前的黑衣强者,我还是十分信任的。

“毒医,你还来的真是时候,眼看他们就要落到我们手中了,才出现,只是,你说他们是你鬼门的人,他们就是你鬼门的人吗?想要从我宇文家族的手中抢东西,先问问我宇文川能不能答应。”宇文川一脸冷漠,浑身战意缭绕。

眼前的黑衣强者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救过我命的毒医,铁牛称他为爷爷。

当初他们就是为了躲避鬼门,所以一直隐世不出,恰巧遇到了我,后来鬼门强者追杀而来,毒医就曾经屈指弹石,击杀两名鬼门强者。

当初我就看出了毒医的强大,没有想到,他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此刻他身上的气息,也是半步天级之境。

看来,之后他和铁牛消失,也是被鬼门所猎捕成功。

他毕竟救过我的命,对于他,我也是无条件的选择信任。

毒医冷笑一声,看了宇文川一眼,随即看向刚刚互相搀扶着站起来的我和孤毒说道:“你们转身,让他看看你们的后颈处。”

我和孤毒都是一脸不解,但还是按照毒医所说,转过身。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感觉自己的后颈处一阵火热。

“鬼纹!”宇文川忽然惊呼一声。

毒医冷笑一声说道:“现在,知道他们是我鬼门的人了吧?”

我只是稍稍转身,就看到孤毒的后颈处,出现了一个十分明显的纹身,像是骷髅头,但又不是,整个纹身都是弧形线条,仔细看去,便发现,那密密麻麻的线条,竟然没有重合的,各种扭曲的弧线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纹身。

看到孤毒后颈处的纹身,我顿时大惊,因为我十分确定,之前我从未在孤毒的后颈处看到这种纹身。

显然,不仅仅是孤毒的后颈处,我的后颈处也有同样的纹身。

就是宇文川口中的鬼纹。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我们曾经都是鬼门的人,甚至刚加入鬼门的时候,后颈处就被植入了什么东西,难道说,就是鬼纹?

孤毒显然也看到了我后颈处的纹身,此刻同样一脸讶然。

但对我们而言,毒医出现,是一件好事。

且不谈我们是考虑过重回鬼门,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不是毒医及时赶到,恐怕我和孤毒现在已经被杀了。

鬼门先是让第一基地和第二基地出现在燕京,直接牵制了四大家族,就是因为引出隐世家族,但隐世家族始终不出,没想到的是,今天在这里,鬼门和隐世家族对上了。

宇文川神色也彻底凝重了起来,盯着毒医说道:“毒医,如果我没有记错,二十多年前,你就已经离开了鬼门,甚至隐世不出,直到三年前,才被鬼门找到寻回,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本不想成为鬼门的人吧?”

“你想要说什么?”毒医冷冷说道。

宇文川忽然一笑,说道:“毒医,以你无双的毒术和医术,只要你愿意,我们宇文家族愿意给你无上的权势,我甚至可以向你表态,只要你加入宇文家族,在宇文家族,家主之下,你就是第一人。”

不得不说,宇文川为了拉拢毒医,还真是吓了很大的本。

隐世家族本就十分强大,但他却承诺,只要毒医加入宇文家族,即便他宇文川,也在毒医之下。

毒医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宇文川说道:“废话少说,我今日来,可不是跟你谈是否加入宇文家族,而是带走我鬼门的人。”

他话音落下,直接转身就走,同时对我们喝道:“走!”

听到毒医的话,我搀扶着孤毒,紧跟随着他一起离开。

宇文川目光冰冷如霜,死死的盯着我们。

“毒医,你真以为凭你一人之力,就能带走他们两人了吗?”

宇文川忽然说道:“就算他们是你鬼门的人,如果不交出冥王和战神传承,谁也别想离开。”

他话音落下,一步踏出,直接出现在了毒医的面前。

毒医停下了步伐,面不改色,盯着数米之外的宇文川,冷声说道:“你宇文家族,是打算要承受我鬼门的怒火?”

“哼!”

宇文川冷道:“鬼门和隐世家族之间,难道还有回旋的余地?”

“我倒是要看看,我毒医要带走的人,谁能阻挡?”

毒医冷喝一声,随即迈步就朝着宇文川一步步而去。

宇文川站在原地,浑身战意缭绕,死死的盯着一步步向他毕竟的毒医。

我和孤毒不紧不慢的跟着毒医,不知道为何,看着挡在我们前面的毒医,我忽然对他十分有信心,有他在,我和孤毒今日都能安然无恙的离开。

数米距离,不过顷刻之间,毒医就已经走到了宇文川的面前。

两人像是十分默契一般,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两人齐齐爆发攻击。

轰!轰!轰!

只是瞬间功夫,两大真正的半步天级强者,正式开战。

我和孤毒对视了一眼,孤毒立马明白了我的意思,微微点头。

随即我带着孤毒快速的离开。

对于毒医,我虽然信任,也清楚他当初为了躲避鬼门猎捕,甚至隐世不出十几年,但他现在毕竟已经加入了鬼门,谁知道他今天来救我们,又是为何?

有了毒医之前给我们服用的保命丹,我和孤毒的伤势倒是恢复了不少。

只是孤毒此刻浑身没有一丝武道气息,就像是一个普通人。

我也顾不上询问,只能带着他疯狂的逃离战场。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们的前面,忽然出现了一道魁梧的身躯,他就像是一尊铁塔,身躯笔直而立,站在那里。

当我看到对方的时候,一时间惊呆了。

“铁牛!”我忍不住呼喊了一声。

他正是铁牛,当初救了我的傻小子铁牛,没想到会在这里相遇。

近三年时间未见,铁牛身上的憨劲少了许多,身材也更加魁梧了几分,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尊铁塔,浑身散发着一股强者气息。

铁牛看到我,也十分激动,三两步冲到了我的面前,激动的看着我说道:“张哥!”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我心中暖暖的。

“好小子,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地级后期!”我和铁牛重重的抱在一起,拍了拍他坚实的后背说道。

两人分开,铁牛憨厚的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笑着说道:“张哥,你也变得更强了!”

“我们还是先离开吧?”孤毒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这才回过神,连忙说道:“铁牛,今日先不跟你叙旧,我们先走了!有时间来燕京百族找我!”

听到我的话,铁牛嘿嘿一笑,说道:“张哥,我一直都在这里等你,这次,我跟你一起去百族!”

说着,他三两步来到了我的身前,不等我开口说话,他已经将身受重伤的孤毒背了起来,这才看着我一笑,说道:“这样,我们能快点!”

话音落下,他便主动向前而去。

我愣了半晌,才回过神,虽然不清楚他为何说要去百族,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至于毒医,他的实力本就在半步天级之境,虽然那边还有八名半步天级强者,准确说,应该是七名,因为我还杀了一名宇文家族的强者。

只是剩下的七人中,也就宇文川还有半步天级的实力,其他人,要么身中剧毒,要么被我重伤丧失战斗力。

两名半步天级强者之间,或许会分出胜负,但想要死人,还是很难的事情。

当我们回到百族的时候,东方已经泛白,又一夜过去了。

我直接将孤毒带回了我的私人领地,让铁牛帮助我们护法,而我则是亲自帮助孤毒恢复伤势。

偌大的修炼室内,我盘膝而坐,意念一动,出现在了残图的世界,大道天衍经运行,一股股充满生机的能量不断的修复着我的身躯。

这次交战,我的伤势极重,如果不是我的实力强大了许多,或许也撑不到现在。

而孤毒也在我的身边,只是他的伤势极重,原本吃了毒医给的保命丹之后,还能站起来,可如今,却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躺着。

我只是稍稍恢复了一番后,就连忙将大道天衍经所炼化的充满生气的气息不断的输入孤毒的身躯。

但废了很大的力气,我几乎已经将全身的气息都输送进入了孤毒的身躯,但他依旧像是个无底洞,没有丝毫的好转。

他就像是一个筛子,不管我向他输送多少生机,都会立刻消散。

“家主,不用浪费力气了,我的伤势我自己清楚,能保住一条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尊毒体之所以出生之时就要布六重封印,就是因为至尊毒体身负剧毒,即便是至尊毒体本人,也会遭遇剧毒反噬,今日我解开六重封印,本就是逆天而行,就算是神仙,也无法让我再恢复从前。”孤毒微微一笑说道。

他看起来十分平静,像是能接受一切,但我却清晰的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情绪波动。

好不容易已经成为了地级初期强者,在继承冥王传承的时候,更是突破到了地级中期,彻底融合冥王神格之后,战斗力更是飙升。

如今却成为了一个废人,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他说的没错,至尊毒体,在实力达到天级之前,一旦解除六重封印,非死即废,他之前彻底解封,有强行透支身体,体内的筋脉已经彻底毁灭,能活着,已经是奇迹!”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人影出现,正是毒医,他看了眼孤毒,一脸平静的说道。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