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七百九十七章 鬼门的人

此刻的我,浑身闪烁着精芒,手中的烈焰长矛如同燃烧的烈火,浑身的气息也是暴涨到了极致。

烈焰长矛之上吞吐着一股极为恐怖的杀机,看着齐齐冲向我的四名强者,我的眼中锋芒闪烁。

下一秒,只见我的脚下微微一动,随即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烈焰长矛在虚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直接朝着其中一名强者攻击而去,他也是四人中,气息最弱的一人。

“闪开!”宇文川怒喝一声,大手一挥,一掌袭来,直取我的脑袋。

感受到脑后一股巨大的杀机降临,我目不暇视,眼中只有那气息最弱的强者。

噗!

烈焰长矛直接洞穿那强者的喉咙,他目光中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刚刚那一矛,他根本没有丝毫躲闪的可能,也是他低估我实力的最大错误。

一击!

一名货真价实的半步天级强者,直接陨落。

就在他倒下去的瞬间,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已经抽了出来。

与此同时,宇文川的攻击也即将落下。

“给我死!”

只听到宇文川一声怒吼,随即大掌挥动而下。

早就准备的我,就在拔出烈焰长矛的一瞬间,便猛然间脚下一动,骤然间爆发最强速度。

呼!

我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劲贴着我的头发闪过,可想而知,如果刚刚我再慢一瞬,或许我的脑袋已经被宇文川拍碎了。

一连后退了七八步才停下,目光看冷冷地扫过三人。

此刻宇文川满脸都是怒火,其他两名强者也好不到哪里,只是脸上并没有宇文川此刻的怒意。

“你竟然敢杀我宇文家族的守护者,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杀了你!”宇文川满脸狰狞。

实力到了半步天级这种级别,心境都很好,可现在宇文川依旧十分的暴躁。

原来是宇文家族的守护者,怪不得宇文川会如此愤怒。

我冷笑一声,说道:“我们之间本就已经不死不休,说的好像如果我不动手,你们就真的要放过我。”

“伶牙利嘴!杀!”宇文川怒喝一声,直接向我再次冲了过来。

其他两人对视了一眼后,其中那名还保持着半步天级实力的强者对另一人说道:“你中毒极深,还是先想办法将剧毒排除体外,这家伙有古怪,竟然能秒杀一名地级巅峰战斗力的半步天级强者。”

他话音落下,不等另一人开口,便已经向我冲了过来。

一时间,两大半步天级强者,围攻我一人。

刚刚我之所以爆发全力也要击杀他们中最弱的那人,也是为了避免更多的人对我动手。

如今只有两大半步天级强者对付我,虽然压力依旧很大,但至少比之前独战四名强者好许多。

宇文川和另一人的身上都爆发出了最强的气势,这种气势简直骇人,即便是地级巅峰强者,在这种级别的攻击之下,也会被秒杀。

此刻,无数燕京强者,目光纷纷落在我们交战的方向,他们虽然距离交战的地方很远,但却能清晰的感觉到我们交战之处,有一股股毁灭的能量在不断的爆发。

燕京四大家族的众强者,此刻每个人眼中都是震惊。

即便是四大家族之主,他们也没有人实力达到地级巅峰,但如今,交战之处的能量爆发,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这种级别的交战,根本就是半步天级强者之间的交战。

恐怕他们就算联手,也无法抵挡交战之处任何一人的最强一击。

此刻的我,浑身浴血,烈焰长矛之上精芒闪烁,仿佛我也化身烈焰长矛,浑身金光闪闪。

此时的我,仿佛已经与烈焰长矛融为一体,我就是烈焰长矛,烈焰长矛就是我。

每一次挥动烈焰长矛,空气都仿佛被炸响,一股股浩瀚的能量从我体内爆发,在由烈焰长矛爆发而出。

但宇文川和另一名强者实力也是极强,即便我已经爆发了最强的战斗力,可是在两人的联手之下,还是无法突破他们的防御,反而我遭遇了无数次的重击。

如果不是我体魄好,恐怕这时候已经彻底的倒下去了。

此时的孤毒,也浑身是血,浑身没有一丝气息,但他依旧双目圆瞪,死死的盯着交战现场。

他心中恨,恨自己不够强大,不仅自己要彻底的变成一个废人,还要连累自己的兄弟战死。

他心中还有不甘,如果他能恢复到从前也好,他还有复仇的可能,可如今他解开了至尊毒体的六重封印,即便能活着,但今后也要彻底的变成一个废人。

对于这种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他并不后悔今天所作的一切。

至于他说的太初神毒,也不过他为了吓唬宇文川他们才故意这样说的,毕竟是传说中的太初神毒,他如何能轻易的掌控?

现在的他,只能为我祈祷,祈祷我不会死在这些王八蛋的手中。

轰!

猛然间我的后背遭遇了一次重击,我只觉得自己的喉咙深处一甜,忍不住就想要一口血喷出来,但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喷出这口血。

烈焰长矛骤然间虚空一震,直接朝着身后挥舞而去。

只是当我挥动过去的时候,宇文川已经退后,根本没有伤到他。

就在我转身攻击宇文川的那一瞬,另一名强者已经向我攻击而来。

我来不及多想,只能放弃对宇文川的攻击,转身就朝另一名强者攻击而去。

他的手中正握着一把长剑,此刻没有丝毫犹豫,朝着我的心脏位置刺了过来。

我的目光中闪烁着一股极恐怖的狠辣,没有丝毫的躲闪,任由对方一剑刺来。

与此同时,我已经开始蓄势,将浑身的力量全都聚集在了深渊短匕之上。

噗!

对方的长剑刺入我的胸膛。

见长剑轻易的刺入了我的胸膛,只是被我躲开了心脏位置,对方也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他只看到我的嘴角忽然勾起了一抹狠辣的弧度。

“不好!退!”强者意识到了什么。

只是想要躲避,已经迟了。

早已准备好蓄势待发的我,手中的深渊短匕猛然间朝着他的心脏位置处狠狠地扎了下去。

噗!

没有丝毫的悬念,深渊短匕直接刺入他的胸膛,只是依旧没有刺入他的心脏位置。

轰!

与此同时,我的后辈之上,遭遇了重重的一击,不用想,也知道是宇文川的攻击。

我的身躯像是断线的风筝,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了孤毒的身边。

“你不该跟我一起送死的!”孤毒面如死灰,无力的说道。

我的身躯摔落的时候,想要再爬起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断了很多骨头。

“诸葛长青,你怎么样了?”宇文川看了眼刚刚被我用深渊短匕刺入胸膛的强者问道。

对方正是诸葛家族的守护者,他微微摇了摇头,没说话,只是拿出一颗药丸,直接吞服了下去。

“我没事,先杀了他!”诸葛长青冷漠无比的说道,随即迈步朝着我的方向一步步而来。

宇文川知道,我重伤了诸葛长青,他一定想要我的命,也不急着抢着杀我,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即便我已经用深渊短匕重伤了诸葛长青,可他毕竟是诸葛家族的守护者,本就是真正的半步天级强者,这点伤又如何能动得了他的筋骨?

只见诸葛长青一步踏出,下一瞬,他的一只脚已经狠狠地踩在了我的胸膛。

“自从我成为诸葛家族守护,这么多年来,能让我见血的人,你还是第一个!”诸葛长青看似平淡无比,但话语中却充满了极致的杀机。

我冷冷地盯着诸葛长青,眼中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大道天衍经疯狂的运行,试图恢复一丝力量。

只是在两名半步天级强者的联手之下,我的伤势极重,凭借大道天衍经,已经无法让我很快恢复一丝力量了。

孤毒双目中满是怒火,只是他此刻浑身的修为都已经彻底的散去,就跟一个废人没有任何的差别,此刻也无能为力。

“身为隐世家族守护者,你们联手对付我们两人,简直就是隐世家族的耻辱。”我冷笑不已。

听到我的话,诸葛长青脚上的力道陡然间加大,眯着双目说道:“既然你想要死,那我送你一程!”

他话音落下,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的脚上传来。

我胸前的肋骨,又不知道被他踩断了几根。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极强的威压降临这片天地,一时间,诸葛长青和宇文川都是大惊失色。

就在诸葛长青惊讶之际,我猛然间怒吼一声,手中的深渊短匕直接划过。

嘭!

诸葛长青的腿上被我划出一道口子,他还没反应过来,胸膛之上便遭遇了一次重击。

他的身躯直接飞了出去,宇文川顿时大惊。

只见一道身穿黑衣的强者,骤然间降临我的身边。

“隐世家族,还真是威风,每个家族出动两名守护者,八大半步天级强者,对付我鬼门的人。”

一道冷漠而又带着几分熟悉的声音从黑衣人的口中响起。

听到这声音,我目光中满是震惊。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